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在线阅读 - 第4695章 刀法厉害

第4695章 刀法厉害

        听到杨若晴和骆风棠对杨华明竟然还有这份心意,杨华忠很是意外,意外之余更觉宽慰。

        “好,好啊,你们四叔这趟真是出乎我的预料,竟然帮我挡了那一剪刀,这份恩情,我也记下了。”杨华忠又道。

        杨华明是被剪刀戳到了额头,而自己的身高和站的位置,倘若剪刀过来,指不定就不是戳额头,而是直接戳眼睛了。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瞎了一只眼睛,杨华忠就阵阵后怕。

        心里面对杨华明的感激,也就更重了几分。

        “爹,时候不早了,你和娘早些歇息吧,我们明日再来看你。”杨若晴说着,站起身来。

        骆风棠也道:“岳父,你这两日奔波也受累了,明日好生歇着吧,道观那里有我大伯在,田地里有长工们,我也会去盯着的。”

        杨华忠点点头,“好,好,你们也早些歇息。”

        临走之际,杨若晴不忘叮嘱孙氏:“娘,明日早上我就去给四叔送好吃的,你就不要费心了。”

        孙氏点点头:“好,那晌午我再给你四叔做猪肝汤,原本是打算今夜给他做的,许是他伤口痛得没胃口……”

        ……

        夜里睡觉的时候,杨若晴跟骆风棠这千叮咛万嘱咐,明日一早一定要喊醒她,她要跟着他一块儿去田沟那里取黄鳝笼子,要亲眼目睹黄鳝从笼子里倒出来,要亲自查看战果。

        骆风棠当时正压在她的身上,像个老农民般勤劳的开垦着身下这片沃土。

        她说啥他自然都是点头满口应下……

        杨若晴满意了,这才敞开了身心,迎接他的闯入……

        可是第二天早上她醒来,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把身边的位置。

        空的!

        她霍地坐起身,突然就想起昨夜临睡前约定好的,气得抓起他的枕头用力砸了几下。

        这个混蛋,不讲信用哈,她才不想看到水桶里的黄鳝,她要亲眼目睹过程!

        望了眼窗外的天色,不晓得现在赶去还来不来得及?但她还是以最快的度下床,穿衣梳头洗漱。

        刚弄好,骆宝宝就屁颠着跑进了寝房,口里大喊着:“娘,娘,你还在睡懒觉吗?”

        “没呢,我起来啦,啥事呀?”杨若晴神清气爽的从洗浴房出来。

        骆宝宝跑到她跟前,道:“娘总算是起来啦,我爹坏,不给我开笼子看黄鳝,说要等娘起来了再一块儿看,我都急死啦!”

        “啊?”杨若晴被骆宝宝这话里的信息量给弄懵了。

        随即便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骆宝宝的手道:“咋?你爹带了黄鳝笼子回家来?还没有拆?”

        骆宝宝点头,嘟起小嘴道:“是呀,我爹老早就挑了好多笼子回来呢,全都放在墙角,过一会儿就淋点水儿说是怕黄鳝在里面干涸死了,我要看,我爹不让,非得等娘起来,害得我出去玩了好一阵回家来,我爹还是不给看,娘,你快些去呀,去叫我爹拆笼子呀,我爹今个竟然不听我的话啦,气人!”

        相比较骆宝宝的气,杨若晴可是高兴得差点哼起了小曲儿呢。

        算他还有良心!

        娘俩个一口气跑到前院,一眼便看到墙角处堆放了十几只笼子,骆风棠正往那些笼子上面浇水,笼子里面很是安静,外面沾惹着新鲜的水草和泥土,在杨若晴眼中,这一只只笼子就好像一只只尚未拆开的快递,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爹,我娘和妹妹过来了。”

        辰儿也在一旁站着,看到杨若晴和骆宝宝过来,他微笑着了声,跟骆风棠提醒。

        骆风棠转过身来,对杨若晴道:“早上看你睡的沉就没喊你,一只都没拆,就等着你起床呢!”

        杨若晴朝他笑着眨了眨眼,在他看来,这就是媳妇抛过来的媚眼,他喜滋滋全接了。

        “快快快,赶紧拆吧!”杨若晴撸起了袖子,吩咐道。

        “好嘞,东西都准备齐全了。”骆风棠道,拿出来一只干净的木桶,然后又拿了一把锄头。

        “爹,你拿锄头做啥呀?”骆宝宝好奇的问。

        骆风棠道:“等会这笼子里出来的不一定都是黄鳝,指不定还有蛇。”

        “哦!”骆宝宝懂了。

        辰儿上前来牵起骆宝宝的手,“妹妹,我们到这边来看。”

        兄妹两个乖巧的蹲到一边去了,而这边,杨若晴也走了过来,“我来给你搭把手!”

        骆风棠摇头:“用不着脏那么多人的手,我一个人便可。”

        杨若晴道:“那我便拿锄头,待会出来了蛇抬手就是一锄头,砸个稀巴烂!”

        开始拆笼子了……

        “这只笼子里应该有货,沉甸甸的。”骆风棠晃了晃手里的笼子,对身旁蹲着的一双儿女道。

        两个孩子的眼睛都亮晶晶的,一眨不眨的盯着。

        骆风棠娴熟的拆了底部的盖子,往木桶里哗啦啦的倒。

        “哇,好多黄鳝呀!”骆宝宝惊呼起来,探着脖子去瞅木桶。

        “嗯,是不少。”骆风棠笑着,接着拆后面的。

        几乎每一只笼子都有货,让两个孩子惊呼不断,惊喜连连。

        当然了,期间也有一两条蛇混杂其中,全都被杨若晴给消灭了。

        还有几条泥鳅,小鱼,螃蟹之类的也闯进了这迷宫不知归途。

        “黄鳝不少呢,待会不仅可以给四叔弄一碗,还能给孩子们添菜。”杨若晴笑眯眯道。

        “我要吃螃蟹,要清蒸的。”骆宝宝道。

        “好,清蒸。”杨若晴应了。

        “娘,我想吃泥鳅,跟豆腐一块儿炖的那种。”辰儿也道。

        杨若晴笑眯眯点头:“没问题,晌午就炖!”

        这几年开酒楼,杨若晴跟着酒楼里的大厨学了不少做菜的本事。

        比如,拾掇黄鳝,她学到了一种新的技巧。

        不是拿着活黄鳝下剪刀,而是锅里烧开水,把黄鳝烫一下。

        死了的黄鳝就不会在手里乱动了。

        一手按住黄鳝头,另一手拿柳叶小刀,照着黄鳝的腹部一刀划拉到底,中间不能断。

        完事儿了,再在两边挨着黄鳝脊梁骨的地方再下俩刀子。

        一共是三刀子,等到三刀子下完,一整条黄鳝便被分解为三部分。

        两片尝尝的鳝肉,一条黄鳝头连接着长长的骨头。

        骆宝宝打量着案板上这一条条的黄鳝头骨,惊叹道:“娘,你的刀法好厉害呀,这黄鳝就跟龙骨似的,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