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道君在线阅读 - 第一四五五章 好过分呐

第一四五五章 好过分呐

        她哪会听元色那边的警告,不准泄露一群人来到的消息。

        她也不怕吓,也没办法怕,稀里糊涂的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跟着牛有道造九圣的反了,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走上这条路的,反正一路走着走着就成这样了,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

        换了其他人可能会被吓唬住,可她干的本就是和元色对着干的事,又怎么可能会有忌讳。

        这般提醒,也是希望大家想想看,体型如此特殊的人能是缥缈阁的什么人。

        “大胖子?”牛有道狐疑,思索着,缥缈阁内哪位是大胖子?还是地位不一般的大胖子?

        管芳仪颔首,“对,是大胖子。茅庐别院怎么说都是一州中枢地带,缥缈阁光天化日之下办事,不穿缥缈阁的服饰便闯入我们这样的地方,已经有点不像缥缈阁一贯的风格,再看一群人对他的态度,连南州府城的钱庄掌柜面对他的手下都唯唯诺诺,那个大胖子的地位可想而知,肯定不一般。”

        几人还在琢磨,吕无双忽问:“什么样的大胖子?长什么样?”

        她的思路和一般人有点不同,因她平常接触缥缈阁下面的办事人不多,考虑问题首先会想到她那个层次的人,

        而牛有道等人则不一样,乍考虑之下,肯定有思维局限性。

        “不是一般的胖,很胖,白胖白胖的,脸上一直挂着笑,似乎永远没烦恼似的……”管芳仪思索着把目标外貌形容了一下。

        然话还没说完,吕无双、牛有道、云姬还有袁罡,几乎是异口同声而出,惊呼出了同一个名字,“元色!”

        四人都见过元色,吕无双不说,牛有道和云姬起码是在蝶梦幻界内见过,而袁罡被囚禁在问天城遭受严刑审讯的时候也见过元色露面,元色的体貌特征太明显了,见过想忘记都难。

        元色居然来了茅庐别院?四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管芳仪愣住了,什么情况?怎么才一形容,好像大家都认识似的,就她一个人不认识?

        难道除了老娘之外,大家都见过九圣之一的元色?

        “你们确定?”管芳仪惊疑不定。

        吕无双:“我对他太熟悉了,应该是他没错。”

        牛有道狐疑,略带心惊,“元色怎么会来茅庐别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解答这个问题。

        云姬迟疑道:“若真是冲我们来的,能这么平静?”

        吕无双:“不像,若真是知道什么而来,不管是对付我,还是对付圣罗刹,哪怕知道我丧失了修为,元胖子都会谨慎小心,绝不会这样撞上门找事。若是冲牛…冲道爷和袁罡,他发现了目标肯定就直接动手了,也必然会有周密布置,不会让人轻易逃脱。红娘,不妨把具体情况从头到尾详细说一下,不要遗漏了细节,我了解他,也许能知道他想干什么。”

        牛有道亦对管芳仪点头示意,让她照办的意思。

        “当时我们在密室内聊天后,道爷让我去联系王爷,告知王爷不用担心朝廷出兵,我刚到外面院子,便刚好撞上他们登门,手持缥缈阁令牌不动声色地稳住了门口守卫,然后一群人直接闯了进来,迅速控制了整个茅庐别院……”管芳仪回忆着将事发经过娓娓道来。

        众人凝神听着,吕无双思索神色明显,待到听完讲述,众人还在琢磨,她已经出声道:“元胖子鬼鬼祟祟的,六圣的确由明转暗了,他应该是六圣中负责处理燕国这一块的。我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茅庐别院了。”

        大家还在疑惑,依旧满头雾水,她就明白了?牛有道愿闻其详,“怎讲?”

        谁知吕无双却盯向了袁罡,而袁罡正瞅着她等着她后面的话呢,被她这么一瞅,感觉她眼神不太对劲,弄了个不太自在,避开她的目光不是,不避开也不是。

        另几位也跟着吕无双的目光瞅向袁罡,心中惊疑,难道是袁罡暴露了,冲袁罡来的?

        袁罡也有同样的怀疑,问:“我暴露了?”

        吕无双:“你没暴露。”

        那你盯着我干嘛?袁罡心里有此问,嘴上却没说出来。

        吕无双没放过他,“我不知我说出来你会不会相信。”

        袁罡没有反应,牛有道干咳一声,“先说来听听。”

        吕无双没理他,继续盯着袁罡,“你说吧,要不要我说出来?”

        袁罡淡漠,就一个字,“说!”

        吕无双:“我说了你会信吗?”

        剩下的三位回头看看她,又回头看看他,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袁罡:“说真的自然就是真的,说假的自然就是假的。”

        吕无双:“我之前对你的解释是真的,你信不信,现在回答我。”

        管芳仪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头雾水,只见牛有道和云姬面面相觑。

        袁罡:“你解释过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吕无双:“是解释过了,但你信不信,现在回答我。”

        袁罡:“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吕无双:“信,元胖子的事我就继续说下去。不信,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我还有说下去的必要吗?”

        怎么回事?管芳仪左看右看。

        云姬苦笑。

        牛有道则抬手挠了挠额头,好尴尬,发现这对狗男女卯上了,这种尬点,他有点不知道该帮谁说话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袁罡:“拿这种事做要挟,你觉得有意思吗?”

        吕无双:“好!的确没意思,我听你的,那就说点有意思的,你我至今未圆房,你什么意思?”

        袁罡脸色骤变,很精彩,板着的脸上表情刹那间很丰富,甚至可以用‘惊艳’来形容,明显被噎着了,欲言又止的,还赶紧看了看另三人的反应。

        边上三人的表情也很精彩,有种走错地方的感觉,已经天亮了,半上午的,光天化日的,众目睽睽之下的当众讨论这种事情合适吗?

        三人明显被雷着了,很严肃、很认真、事情很严重的时候好不好,话题突然往这种事情上拐,好过分呐,却让人无言以对。

        牛有道很无奈,上次这女人来这套的时候,他算是帮着瞒了袁罡,这次又来这套,还有完没完了,这是高高在上惯了,习惯了拿捏着人玩还是怎的?

        他算是看出来了,猴子这辈子算是栽这女人手里了,长期这样搞的话,猴子这种人吃不消的,迟早被这女人给搞趴下。

        袁罡有点恼羞成怒了,“吕无双,你不要太过分了!”

        吕无双:“好,你不愿意解释,那就不解释了,你觉得过分,我听你的,再让一步。但有一点我要强调,你对我的态度,令我很不满意。让我说可以,我可以说出你想听的,但你是不是也该说点我想听的?”

        袁罡带着怒意问:“你想听什么?”

        吕无双:“想听点好听的话行不行?”

        袁罡:“对不起,不会说。”

        吕无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语气铿锵激烈,“对不起,我也不会说!”

        “那个…”牛有道终于出声了,实在是两人这样杠下去不是回事,正事要紧,还得赶紧弄清情况呢,如不合适,管芳仪显然是不好久不返回别院的,会让元色那边生疑。“吕无双,猴子这人我知道,嘴笨的很,说不来什么好听的话…”

        吕无双一口打断,“好,我给你道爷面子,我再退一步,我只想听他说两个字行不行?”

        怎么感觉有坑?牛有道警惕性很高,犹豫了一下,两个字?哪两个字?这女人的心思有点琢磨不透啊!略琢磨之后,还是试着问道:“哪两个字?”

        吕无双:“你不觉得他开口闭口的称呼我为吕无双太刺耳吗?好听话不会说,你说他嘴笨,我认了,那换个称呼行不行?今后他再见我,必须称呼‘夫人’二字。我和他是拜过堂的夫妻,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袁罡下意识握了双拳,不是想打人,而是…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总之,他现在悔青了肠子,悔不该娶这女人。

        牛有道呵呵着,做和事佬,“不过分,不过分,我帮他答应了,那个,可以说正事了吧?”

        吕无双:“这难道不是正事?这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正事。你看他什么态度,握拳干嘛,想杀了我吗?”

        牛有道含含糊糊道:“没有的事,他就那狗脾气,那个,我都帮你作保了,还是先说正事吧。”

        吕无双狠劲上来了,实在是之前受了委屈,“我现在就想听他当着众人的面,对我喊出‘夫人’二字,不过分吧?”

        管芳仪和云姬很安静,就在旁左看右看,很有耐心的目光左右忽闪不停,完全是在看热闹的样子,完全忘记了茅庐别院那边还有多大的事等着。

        过分不过分的,牛有道左看右看,这事还真不好说,按理说不过分,可是对袁罡那张嘴来说,让他当众对吕无双喊出“夫人”二字来好像是有够为难的。

        袁罡却是憋的够呛,双手指节捏的发白。

        “过来一下。”牛有道对袁罡招呼了一声,发现没用,当即动手了,上去一把扯了他胳膊,将他扯远了方推开,“怎么办吧?你说怎么办?当初你说娶她,我劝你,让你好好考虑一下,你不听,现在你摆出一副狗不吃屎的样子,想怎样?”

        “你应该清楚,不得已的话,红娘不能在此久留,必须尽快赶回去,时间久了会惹来元色怀疑。”

        袁罡咬牙,“道爷,她在趁火打劫!”

        牛有道稀奇了,“劫你什么了?松口服个软这么难吗?真难也是你自找的,怪谁?退一步说,怎么办吧?是我过去将她毒打一顿,还是你过去将她毒打一顿撬开她嘴?能打到她开口的话,那你去试试,她顶着那个名份我是下不了这个手的,你去!”顺手推了袁罡一个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