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奥术起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二章?求援

第七百三十二章?求援

        现在限制永夜军领推进速度的,并不是东海舰队的反抗对他们造成了多大威胁,而是他们自身的消化速度——他们需要兼顾的战场太大,分兵太厉害,登船部队稍显不足。

        东海舰队不是不想从朵瑙江上撤出去,而是不能。

        永夜军领的布局实在是太周全了。

        等到他们开始往后撤的时候,方才发现,朵瑙江入海口,已经被永夜军领的舰队给堵上了。

        永夜军领堵口的舰队,只有区区二十三艘战舰,飓风级仅有七艘,剩下的全是破浪级。

        若是换成一周前,东海舰队根本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认为他们是不自量力。

        现在,他们才知道,不过是他们无知罢了。

        二十三艘装载了术法火炮的新式战舰,组成的拦截火力网,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

        东海舰队就算是最快的战舰,还没等到靠近永夜军领的战舰群,就被轰成了渣。

        与上游的蚕食推进不同,探索者舰队主要是为了堵口,防止东海舰队远逃。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毫不留情。

        只要东海舰队敢尝试,他们便会毫不留情的击沉。

        他们的这种超远程打击,不仅火力密集,同时也精准可怕。

        在连续被击沉了三艘飓风级、五艘破浪级战舰后,十八艘小型战船,东海舰队不得不偃旗息鼓,不敢继续硬冲。

        损失太大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怕在同一水域,大型沉船太多,会堵塞水道。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东海舰队就真要全搁这里了。

        ……

        东海舰队,江门登陆部队,主营帐。

        “舰队长,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若是再僵持下去,咱们会被活生生拖死的。”

        “这件事情还用你提醒,这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情,你倒是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

        “只要永夜军领的那两个军团在,咱们就不可能轻松的与舰队汇合,逼急了,咱们跟这些混蛋拼了,毕竟咱们的人数优势还在,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他们垫背。”

        “嘿……永夜军领的军阵威力,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你觉得一倍的人数优势,叫优势吗?破不了他们的防御阵型,无论有多少人同时冲击他们的阵型,永远都是他们在局部上以多打少,人家在没有动用秘密武器的情况下,就吊打咱们,现在人家不用藏着掖着了,咱们的军队在冲进对方军阵前,对方先来上两轮术法炮弹的远程轰击,你觉得咱们的士兵士气,到时候还剩几成?”

        “让你这么一说,这仗根本没有办法打了,干脆,咱们打开营门,向对方乞降得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不能盲目硬冲对方早有准备的军阵而已。”

        “实在不成,咱们直接往沿海方向撤吧,到其他分河流域,与**摩尔舰队长汇合吧,对方的那两个军团,总不会一路追到那里去吧?毕竟他们还有一个江门港需要防守,咱们若是将其引走,也变相减轻陛下在江面上的压力。”

        “这倒是一个办法,但是里面有着太多的不切实际,首先咱们怎么确定**摩尔舰队长主力具体所在位置?其次,咱们的补给能撑住咱们远距离行军才成,咱们登岸的时候,带下来的补给可是不多,顶多再坚持一周,就要断粮了,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能确定**摩尔舰队长那边的状况,会比咱们这边好过吗?你觉得永夜军领的统治者是那种,顾这头不顾另一头的蠢货吗?”

        “实在不成,咱们派人与永夜军领议和吧?”

        “议和?哈哈……这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冷的冷笑话,议和的前提,是建立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人家永夜军领现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只需要熬时间,就能够将咱们活生生拖死,换做是你,你会接受议和请求吗?”

        “打打不成,逃逃不成,降降不成,难道咱们就这么干坐着,等断粮后,士兵们饿的走不动了,士气彻底崩溃了,被对方轻轻松松俘获不成?这与投降又有什么区别?要我说,咱们还不如干净利落的投降呢!”

        砰!

        一声巨响,用木条临时拼凑出来的桌案,被莉娜舰队长一掌拍碎,野性脸庞紧紧绷着,里面流露着几分铁青,怒声道:“谁要是再敢说这种投降言论扰乱军心,别怪我的刀不认人。”

        顿时东海舰队步兵军官们,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就跟老和尚入定一样,没人再敢出声。

        因为他们知道,让莉娜舰队长愤怒的,并不是他们的不当言论,而是他们现在所面对的恶劣局势,这个时候,谁冒头,谁就有可能沦为对方发泄心中怒火的出气筒。

        一时之间,营帐中陷入了诡异寂静中。

        寂静的让人心慌。

        “咳咳……”康奈尔舰队长佯咳一声,打破沉静道,“从咱们低估永夜军领的那一刻起,这场战争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注定了咱们东海国要在这里栽一个大跟头,若是能爬起来,咱们还有未来可言,若是爬不起来,咱们将万劫不复。

        若是没了舰队的依托,咱们就是一条上了岸的鱼,无论怎么努力,在人家的眼中,也只是无力蹦跶而已,自始至终,胜负并不在我们这里,依旧在陛下,依旧在舰队那边,若是陛下能率领舰队大部,从朵瑙江中冲出去,无论是打,是和,还是逃,主动权都在咱们的手中,若是冲不出去,大家就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要么为陛下尽忠,要么沦为永夜军领的俘虏。”

        营帐中依旧是一片沉寂,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表示在倾听他的言论。

        康奈尔舰队长的话虽然十分难听,但是众人却知道,这都是事实。

        “咱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莉娜舰队长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江面上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显,永夜军领从一开始就憋着算计,陷阱准备的相当完善,先是引诱咱们的步兵放心上岸,然后又将整支舰队诱入了朵瑙江的三十公里江段上,一上手更是夺取了,咱们舰队的三个核心无畏级战舰,极大的打击了整支舰队的士气,到现在很多士兵一听到炮声,就乱了手脚,更别说是驾着船冒着密集炮火往外冲,舰队想要凭一己之力冲出去,实在是太难了。”

        “下游堵路,上游蚕食,确实非常聪明的战术。”康奈尔舰队长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说。”莉娜舰队长眼巴巴的望着对方。

        “舰队长刚刚也说了,仅凭舰队一己之力,是没有办法冲出去的,若是两面合击呢?”康奈尔舰队长点拨道。

        “舰队长的意思是,向**摩尔舰队长求援?让他们从后面攻击永夜军领的堵江舰队?”莉娜舰队长也不是笨人,一点就通。

        “是的。”康奈尔舰队长点点头道,“永夜军领之所以费尽周折的将咱们的舰队,勾引到朵瑙江上来开战,而非直接在海上开战,归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战舰数量太少,若是咱们的舰队在海面上,铺天盖地的展开,向他们发动进攻的话,他们又能轰沉几艘?哪怕咱们战沉了几百艘,上千艘,咱们也伤不了筋,动不了骨,只要能击沉他们二三十艘,他们的舰队可就要全灭了。”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莉娜舰队长重重的一拍桌子道,“永夜军领战舰数量稀少,是他们的致命短板,只有在这个上面做好文章,咱们才有一线生机。”

        “**摩尔舰队长可不是咱们能够调动的动的,这个计划,必须得到陛下的首肯才成。”康奈尔舰队长的话没说全,就算是拿到了史杜宾国王的命令,还需要**摩尔舰队长的全力配合才成。

        这一次侵袭永夜军领朵瑙平原计划,是**摩尔舰队长一力主导的,原本他想亲自带队出征的。

        结果半道被史杜宾截胡了,变成了御驾亲征,他只分得了一个分舰队统帅的位子,心中估计攒了一肚子怨气。

        若是他知道朵瑙江这边的战局后,会不会全力援助。

        或者说,他相不相信东海舰队主力陷入了这种窘境中?

        真的很难说。

        毕竟在永夜军领的大炮响之前,东海国君臣都坚定的认为,他们在水战上,占据绝对优势。

        **摩尔舰队长的救援态度,到时候也将会决定东海舰队主力的命运。

        “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去说服陛下。”莉娜舰队长根本没有考虑这么多,拍着胸脯保证道,“只要咱们能够逃过这次劫难,陛下绝对不会吝啬对舰队长的奖励。”

        “禀报舰队长,国王使者戈登队长求见。”还没等到莉娜舰队长采取行动,侍卫已经带来了史杜宾国王的使者。

        莉娜与康奈尔对望了一眼,似乎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这来的也实在是太巧了。

        “都散了吧,今天的议题,不准有半个字外泄,同时也注意安抚下面人的情绪,任何关于叛逃言论,都要重罚,咱们现在陷入劣势,只是暂时的,毕竟咱们庞大的舰队在那里摆着,永夜军领想要一口吃下,没有那么容易。”莉娜舰队长冷着脸警告道。

        “明白,舰队长尽管放心,我们会管理好自己部下的。”

        “遵命,我保证不会让他们乱说。”

        “咱们的兄弟还没有孱弱到那种程度,他们是吓不到咱们的,顶多就是一个死。”

        东海国军官们一个个拍着胸脯保证道,他们像土匪海盗的做派,依旧远远超过正规军的模样。

        等到诸位军官散去,莉娜舰队长方才道:“请戈登队长进来吧。”

        “几日不见,队长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再次见到戈登队长,莉娜舰队长大吃一惊。

        这位史杜宾国王身边的大红人,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子不正常寒气,整个人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脸上看不到上次的趾高气昂,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披散的头发有一半斑白,给人一种苍老了十好几岁的感觉。

        戈登队长吐了一口寒气道:“有没有烈酒,给来一口。”

        莉娜舰队长一边将一张毯子给戈登队长披上,一边招呼道,“来人,送一瓶最好的朗姆金酒上来。”

        朗姆金酒很快便送了上来,戈登队长迫不及待的夺了过去,一仰头便灌了半斤下去。

        过了数分钟后,莉娜舰队长方才问道,“队长有没有好一些。”

        “酒劲上来了,好多了。”戈登队长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里面带着浓浓寒气,脸上多少出了一点血色。

        “究竟是怎么回事?戈登队长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大骑士,哪怕是在水中泡大半夜,也不至于冷成这样吧?”莉娜舰队长一脸疑惑的问道。

        “先前作战的时候,有一枚死神的微笑在我身边爆炸,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但还是让寒气侵入了体内,原本已经没事了,没想到埋藏到身体深处去了,长时间浸水后,又发作了,要不是跟我一起来的那几个兄弟拼死拖拽,我这一次就不明不白的死在江中了!”戈登队长如实回答道。

        “死神的微笑有这么恐怖?仅仅是被余波扫中,也会留下这种隐患?”莉娜舰队长和康奈尔舰队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他们毕竟远距离围观,很多时候,只听到永夜军领炮击的轰鸣,以及炮弹的爆炸声,并没能亲自感受炮击的威力。

        “死神的微笑威力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它能轻松的在战舰上,撕开一道直径三四米的口子,若是在其爆炸范围内,没有人能够幸免,包括冠军骑士。”戈登队长神情肃穆的道。

        “难怪,难怪陛下始终不敢打反攻。”莉娜舰队长和康奈尔舰队长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种火力压制也未免太厉害了。

        “舰队那边现在什么情况?”莉娜舰队长虽然知道戈登队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上岸,肯定带来了史杜宾国王的最新命令,但依旧还是忍不住先问东海战舰的情况。

        戈登队长可是史杜宾国王身边的卫队长,他带来的东海舰队消息可不是普通哨兵带回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