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绣华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担心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担心

        夏日黄昏时分,顾佑则一行人在城门口跟镖队分开,他们前往顾家,而早前和他们一路同行阳州城的军士,早十天前已经急急赶路来了都城。

        街道还是从前的那一条街道,程可佳却觉得仿佛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一样,她的身上大约是少了一些那种深闺女子的气息。

        在阳州城的生活,对程可佳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她至少愿意去接纳那些友善的接近,而不是象从前那样笑着而礼貌委婉的回避过去。

        顾家的大门打开了,门槛也拆了下来,马车就直接行驶进去,缓缓的停在长园的门口。

        马车清空了以后,顾佑则给了车夫们红包,他们一家人进了家门,大顾娘子和小顾娘子满脸欢喜的神情。

        早到的厨房娘子跟管事妇人低声说:“主子房里都准备好沐浴用的热水。”

        管事妇人上前跟程可佳低声说了说,程可佳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转头跟顾佑则说:“我们先派人知会一下长辈们,我们会衣着整齐再去给长辈们请安。”

        顾佑则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好,你去沐浴,我和阳光接着沐浴,我们再带着阳光去给长辈们请安。”

        程可佳明白的点头,她不曾再耽误什么,她直接示意丫头把随身包袱提起来,她跟管事妇人说:“你把给家里人的礼物先整理一下。”

        管事妇人明白的点了点头,在路上的时候,程可佳已经跟她说好各种礼品的安排,她现在只是把东西整理出来。

        程可佳比较匆忙的沐浴,她洗了汗湿的头发,然后直接用干帕子擦拭后,在半湿半干的情况下,就那么随意的挽起头束,用一根步摇斜插固发。

        顾佑则父子一起沐浴后,顾佑则的头发匆匆擦拭了几下,然后他随意绑了起来,只有顾定曦就这样的散着头发。

        一家三口就这样提着礼品去拜见长辈们,他们最后到景阁时候,三人又是一身的汗水。

        景阁里面,已经准备好晚餐,顾五老爷夫妻陪着顾佑则和顾定曦用了餐,顾五老爷神情淡定瞧着黑得只瞧得出一双圆溜溜大眼睛的孙子。

        顾五夫人悄悄跟程可佳说:“阳光是天生这么的黑吗?他比他的父亲肤色还要黑。”

        程可佳微微的笑了起来,她笑着说:“母亲,阳光是这一路给太阳晒的,他和他父亲天天在马上,就这样的晒黑了起来。”

        顾五夫人轻舒了一口气,说:“阳光的容貌生得太好看一些了,他肤色黑一些比较象男孩子。”

        程可佳瞧着顾五夫人微微的笑了起来,顾五夫人对自个孙子总能够看到优点。

        顾佑则夫妻和顾定曦在景阁用了餐后,也只是稍稍的坐了一会,顾五老爷夫妻便让他们先回去休息。

        他们走了后,顾五夫人跟顾五老爷轻叹说:“老爷,你说阳光要是一直这样的黑下去,这以后还能遇到良缘吗?”

        顾五老爷轻抬一边眉毛说:“他父亲肤色也黑,他父亲的脸还冷,他父亲都能够结到良缘,阳光比他父亲爱笑,他自然能够遇到他的良缘。”

        顾五夫人瞧着顾五老爷感叹说:“老爷,你总算觉得老大夫妻是难得合适的一对夫妻了?”

        顾五老爷都不耐烦跟顾五夫人说话了,他直接说:“则儿能够有这一门亲事,还多亏我当年那样的费尽心思,我当年如果没有那样的用心,他还结不下这样一门亲事。”

        顾五夫人瞧着顾五老爷笑了起来,她直接说:“老爷,你当年是后悔了,你都不赞成了,是则儿有主见,我坚决支持,所以才有这一门亲事。”

        顾五老爷瞪眼瞧着顾五夫人说:“夫人,你总算是说了实话,你当时还跟我装,你说你是顺着我的心意,原来你当年瞧出来我的不赞成啊。”

        顾五夫人瞧着顾五老爷讪讪的笑了起来,然后想了想,她强力解释说:“我问过嫂嫂,如果老爷和则儿意见不一样的时候,我怎么办?”

        顾五老爷不去接顾五夫人的话题,顾五夫人瞧着顾五老爷的神情,她想了想说:“嫂嫂跟我说,如果是关于则儿的人生大事,我自然是要顺着则儿的决定。

        老爷一向英明神武有决断,可是我舍不得老爷一直为则儿费心下去。

        则儿挑选的是他的妻子,这人选的好好坏坏,都不应该由老爷来担这个重任,则儿的决定,他自个便得担起这个责任,我不想给他机会,让他将来有机会来埋怨老爷。”

        顾五夫人把她护夫的架式端了起来,顾五老爷瞧着顾五夫人也不想说话,他原本看好顾佑凯和成氏这一对夫妻,结果这对夫妻把好好的日子,直接给过成勉强的样子。

        旧事果然经不住重提,顾五老爷瞧着顾五夫人眼神深沉,问:“夫人,那你还有什么隐瞒我的事情?”

        顾五夫人仔细的想了想,她肯定的摇头说:“老爷,我从来不曾隐瞒过老爷任何的事情,老爷其实什么事情都瞧得明白,当年老爷坚决要去拦一拦,则儿的亲事也不会成功的。”

        顾五老爷只觉得顾五夫人大智若愚,他瞧着顾五夫人轻摇头说:“你以后遇事还是要多听四嫂的话,你别自行做决定。”

        顾五夫人笑着轻轻点头说:“老爷,你说得对,我一直按着老爷的提议行事,我这些年觉得听四嫂的话,绝对不会出错,就是有错,那一定是我做法上面出了错。”

        顾五夫人只要顾五老爷不跟她清算旧帐,她是什么都好说,她跟顾五老爷又提起顾定扬兄弟的事情,她跟顾五老爷说:“他们明天会接季哥儿和磊哥儿回来吗?”

        顾五老爷皱眉头瞧着顾五夫人说:“他们自然要接季哥儿和磊哥儿回来,他们当父母的都回来了,季哥儿兄弟还能够继续在舅家住下去吗?”

        顾五夫人瞧一瞧顾五老爷的神情,低声说:“我瞧着程家大约是不会舍得季哥儿和磊哥儿兄弟,他们要是有心想留一留,当小辈的人,总不能违了长辈的心意。”

        顾五老爷瞅着顾五夫人说:“程家人不会做这种小家子气的事情,他们就是舍不得季哥儿兄弟,也不会在这一时表现出来,时日还长,季哥儿兄弟日后还是一样可以去程家小住。”

        顾五夫人瞧着顾五老爷轻叹说:“卓家已经分了家,季哥儿和磊哥儿回来后,他们兄弟以后读书的事情,总不如在程家那样的方便。”

        顾五老爷瞧着顾五夫人摇头叹息起来,说:“他们的母亲回来了,你担心这么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