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同桌凶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退婚!

第一百五十章、退婚!

                「我有点冷,借你的手给我牵牵。」

        你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吗?反正孔溪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

        简直把人给高兴坏了。

        牵手和握手不同,虽然都是手与手之间的触碰,但是,握手是礼仪,是朋友或者商业伙伴之间打招呼的方式。

        牵手则是感情,女女牵手是闺蜜情,男男牵手是兄弟情或者基情,男女之间牵手就是爱情……至少是爱情的起动仪式。

        当一个女生愿意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一个男人的大手里,证明她对这个男人有着极其强烈的好感,甚至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有着更进一步的期待。

        孔溪不是那种懵懂无知的小女生,她走过很多路,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懂得很多道理,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陈述给欺骗。

        所以,她那灿若星辰一般的眼睛看向陈述,说道:“我也有点冷呢。”

        于是,她便把自己那双即使是在黑夜里也仍然白皙动人的小手给递了过去。

        这一次,轮到陈述有点儿蒙了。

        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你拒绝的准备……大腿怎么就当真把自己的手给送过来了?

        你这样会让我很膨胀的你知不知道?

        孔溪的手举在半空,却并没有等到陈述应有的回应。

        又羞又恼,尴尬之极,想要赶紧把手抽回去的时候,却被陈述一把给握住了。

        “凭才华借出来的手,我还没准备要归还呢。”陈述一脸认真的说道。

        陈述的左手牵着孔溪的右手,两人直视前方,并排朝着更漆黑的海岸线走去。

        他们不敢有任何的眼神对视,甚至都不敢偷偷去打量一下对方的侧脸。

        距离近了,但是说话好像更不方便了。

        当然,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孔溪的手纤细、润滑、手心有因为紧张而渗出来的细密汗水。

        虽然外表看起来若无其事,但是内心却是如这脚边的海潮一般波涛汹涌。

        “陈总监,你准备借多久呢?”孔溪出声问道。

        因为紧张而沉默,越是沉默又越是紧张。孔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腔了,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牵手……以爱情的名义。

        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所以主动出声打破了这无声的世界。

        “能借多久就借多久。”陈述笑着说道:“最好是海枯石烂。”

        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你好。”陈述出声问道:“你是?”

        “陈总监,你和溪姐在一起吗?溪姐的手机在我这里,我们没办法和她联系----”话筒里面传来静静的声音。

        陈述看了孔溪一眼,说道:“在呢,有什么事情吗?”

        “月亮出来了,导演说要开拍了。”静静说道。“让溪姐赶紧回去。再不拍月亮又没了。”

        “-------”

        -------

        汤大海推门进屋的时候,看到父亲汤迎城和母亲陈岩正坐在客厅喝茶,他们最喜欢的狗血婆媳剧都没有看,满脸严肃的在等待着什么的模样。

        汤大海愣了愣,出声问道:“你二位这是在做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陈岩放下茶杯,走过去便揪住了汤大海的耳朵,喝道:“你还问我们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还想问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汤大海,你今天必须要给我说清楚。”

        “妈,疼……疼……”汤大海耳朵吃痛,连连求饶:“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啊。你这种行为要是在欧美可是要坐牢的。”

        “坐牢?那就让我去坐牢吧。我杀人偿命。”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汤大海连忙讨好,说道:“我的命是您给的,你拿走我没有二话……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样不明不白的就揪我耳朵,我也很委屈好不好?犯人被砍头前还要宣读一下罪状呢,我做错了什么?你总要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坐下。”汤迎城指了指面前的沙发,出声说道。

        汤大海看了汤迎城一眼,坐在了他的对面。

        陈岩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两个人就像是审视犯人一样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可以开始了。”汤大海说道:“审完了我还得上楼加会班。创业狗创业狗,创业不如狗。明明知道这个道理,我为什么还要跟他们去创业呢?”

        汤大海一脸崇拜的看着汤迎城,说道:“爸,你从一无所有靠自己的勤奋和智慧打拼成为国内著名企业家,年轻的时候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那是。我们那个时候哪有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么好的条件啊,我刚到花城的时候,口袋里只有十几块钱了,和都老乡一起睡在大桥底下,我们睡的可不是现在的海珠桥,我们之前睡的那桥早就拆了,桥上走车,桥下就睡人,去晚了都找不到睡觉的地方,那时候正好是夏天,蚊子简直把人给吃掉了,但是累啊,躺下去就醒不来了,蚊子爱吃就吃吧……改革开放好啊,要是没有改革开放,哪有我们的今天啊?你是不知道那时候……”汤迎城激动坏了,这是自己最想和儿子分享的故事啊。以前自己一张嘴他就满脸的不耐烦,说自己讲的都是些老黄历。没想到他今天主动提起来了,汤迎城自然要把自己的创业史好好的讲一讲。

        “好了好了。”陈岩白了汤迎城一眼,出声打断丈夫的自我吹嘘,说道:“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你都没发现被他转移话题了吗?”

        “转移话题?”汤迎城这才醒悟过来,气呼呼地指着汤大海,说道:“臭小子,你要是把这点儿心思放在姑娘身上,人家姑娘也不会跑过来和你退婚。”

        “退婚?退什么婚?”汤大海出声问道。

        “刚才雨洁来了。”陈岩出声说道,她知道,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她来张罗。要是让老汤出马,又不知道被那个混小子给带到哪个岔道上去了。“说要取消月底的订婚仪式……这还有几天就到了,请柬也都发了,亲戚朋友的百多号人,这让我怎么和人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