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同桌凶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能不能借一个拥抱?

第一百六十五章、能不能借一个拥抱?

        真是岂有此理!

        幸好这些是大学同学,要是小学同学的话,还不得把自己光着屁股偷人西瓜结果被人提着菜刀追了好几里地的事情说出来?

        还讲不讲同学情谊了?还要不要保护隐私了?

        孔溪笑容玩味的看向陈述,说道:“女寝室一定很好看吧?会不会有很多少儿不宜的内容?”

        “是他们生活部缺人,非要请我们纪检部帮忙。”陈述一脸认真的解释着说道:“兄弟部门互相帮助,这是常有的事情。我们人手不够的时候,也请生活部帮我们搬桌子抬椅子,伟刚,你说是不是?”

        说话的时候,陈述还在拼命的对着王伟刚打眼色。

        可惜,王伟刚这个蠢货根本就不愿意把视线放在陈述的身上,一见到孔溪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立即激动的进一步揭露,说道:“你还不承认?当时是谁说要和我换的?你说让我去做纪检部部长,你来做生活部部长……还说女生的寝室卫生太糟糕了,你要「乱室用重典」。还说好多女生跑出去和男朋友租房子住,这是极不安全的行为,万一男朋友对人动手动脚的怎么办?到时候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幸好我没答应,不然我要得罪多少人?”

        “我那也是为了同学的安全着想。”陈述恶狠狠地盯着王伟刚,又有些心虚的看了孔溪一眼,小声说道:“做为学生会干部,我们要本着对领导尽职,对同学负责的态度来开展工作。咱们中文系大部份都是女生,其它系的男生对咱们系虎视眈眈,一个个的眼睛冒着绿光,跟一群饿狼似的----作为同学选举出来的学生代表,作为院领导任命的学生干部,我们不能不考虑的更加全面仔细一些。万一有哪个学生出了事?我们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同学的父母?”

        “你是为了这个?”王伟刚不信。

        “你以为我为了什么?”陈述撇了撇嘴,一脸嘲讽的说道:“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是主席你是秘书长了吧?就是因为我有着宽广的胸怀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你呢?脑子里装的都是下三路……这样的人,领导怎么放心把院里面的学生工作交到你的手上?”

        “你……”王伟刚指着陈述,气得身体直哆嗦。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既然陈述在学校里这么厉害,那一定很受女生的欢迎吧?”孔溪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意,装作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咳……”陈述咳喇了一声,举起面前的酒杯,说道:“大家不要一个劲儿的说话。来,喝酒。喝酒。大家一起干一杯。”

        王伟刚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看着孔溪说道:“可不是嘛。那个时候陈述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你想啊,我们系里面女生多,男女生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4。譬如我们班吧,四十几个学生,只有十一个男生。那个时候每天都有很多女生要请陈述吃饭,还有人往他们寝室打骚扰电话,有两次都是我接到的……”

        “我也接过我也接过……我问她找谁,她说找陈述,我问她是谁,她们就把电话挂了……”

        “不过那个时候陈述已经有了凌晨,其它女生也没有了机会。”

        “凌晨啊……”孔溪低头看向酒杯里面的酒水,说道:“她一定很漂亮吧?”

        “漂亮,是我们系的系花。”

        “就是,不漂亮能被我们陈主席看上吗?”

        “我的初恋情人啊……”

        -------

        戴莹撇了撇嘴,说道:“没有溪姐好看。”

        听戴莹这么一说,其它的几个钢铁直男也都反应过来,纷纷点头附和,说道:“对对对,还是溪姐比较漂亮。”

        “溪姐是女神级的。”

        “溪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

        陈述很生气。

        你们这么没有底线的赞美孔溪,增加了我以后的工作难度好不好?

        于是,陈述再一次举起酒杯,说道:“来来来,咱们一起敬我心目中像花一样娇艳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女神孔溪小姐。”

        “------”

        “陈述,你不要总让我们喝酒。我们想和女神聊天。”王伟刚满嘴酒气,不满的说道。

        陈述看向王伟刚,说道:“能不能把你前面一句话给重复一遍?”

        “我们想和女神聊天?”

        “再前一些。”

        “溪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我们见面的第一句话。”

        “陈述?”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陈述说道。

        陈述很后悔。

        要是刚才他没招谁惹谁的坐在那里的时候,王伟刚打着酒嗝从他身边经过,在他喊出「陈述」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回他那么一句,这该是多么幸福啊?

        -------

        饭局结束。

        王伟刚小声询问能不能邀请孔溪参加他的生日派对,陈述说你现在还年轻生日随便过过就成了等到你六十岁做大寿的时候再邀请孔溪参加吧-----

        王伟刚硬生生被陈述给气吐了。

        因为听完陈述的回答后,他一转身就趴在一棵大树下面狂吐起来。吐得撕心裂肺,也吐出心中所有的委屈。

        陈述准备送孔溪回家,这里距离孔溪居住的小区不远,孔溪却并没有上车,而是看着陈述说道:“散散步,消消食。今天晚上吃太多了。还喝了好多啤酒,怕是又要长胖了。”

        “知道喝啤酒要长胖,你还喝那么多?”陈述看着孔溪出声说道。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孔溪的脸颊红润,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沾上了露水的星辰。

        这个时候的孔溪没有平时睿智,甚至连身体都有些摇晃。但是,这种微熏的模样却让她看起来娇羞慵懒,很是撩人。

        “因为他们是你的朋友啊。”孔溪说道。“我要是太过高傲的话,会不会让他们觉得和你之间有隔阂?”

        “他们要是能够这么想就好了。”陈述无奈说道。这些家伙在孔溪的有意引导下,把他大学时期的糗事给讲了一萝筐。什么丢脸讲什么,哪里会有生疏隔阂的样子?

        “工作几年,你就会知道,身边有几个朋友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

        “我无所谓。”陈述说道:“毕竟,我就是传说中那种「有了异性就没了人性」的渣男。”

        孔溪想了想,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在赞美自己?”

        “渣男怎么会是赞美人的词语呢?”

        孔溪的脑袋有点儿晕,大手一挥,说道:“走,去江边。”

        江边不远,下了江堤,走几步就到了。

        两人再冷色沿着江堤漫步,陈述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觉得这里有点儿眼熟。

        当他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三角梅公园」时,这才想起来,上次孔溪和神秘男人闹绯闻----走的就是这一条道。

        想起孔溪美妙的歌声,陈述忍不住出声说道:“想不想听歌?”

        “还是我唱吧。”孔溪说道。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

        这首《同桌的你》是九十年代最有名气的校园民谣之一,老狼也凭借此歌成为「校园民谣之神」。直到现在还被无数人改编和传唱,在学生群体中影响极大。新生报道的时候唱,老生散伙的时候也唱,每次同学聚会,都是KTV的必点神曲之一。

        这首歌的歌词是由矮大紧高晓松所做,高晓松在给初恋女友「红」梳理头发时得到的创作灵感。高晓松与女友「红」相识并相恋,之后,俩人在厦门大学附近一个小渔村租了一间民房同居。一天早晨,高晓松为红梳头,突然间大叫一声「有了」,然后他迅速放手,来不及找纸,就在一本书的封底上记下了他瞬间的灵感。

        《同桌的你》带给我们两个启示:

        第一,男人要多给女朋友梳头。可能梳着梳着,灵感就来了,人生就改变了。

        第二,才子不一定长得好看,但一定要风流。

        古人为什么总是把「才子」两个字前面加上「风流」两字?因为少了风流,好像才子的才华和人生就要黯淡三分似的。

        当然,这些话是古人说的,现在的才子都会牢记八荣八耻坚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百年不动摇……

        陈述以前听的都是老狼的版本,一个长发男人弹着吉它唱着歌,声音清朗,却又带着让人无法挽回,无处可去的忧伤。

        孔溪的声音更接近黑鸭子组合的那个版本,声音更加的低沉,演绎的更加细腻,情感蕴含的也更加浓烈。

        陈述听的有些痴了。

        一曲结束,陈述仍然沉寂在歌词所营造的那种氛围当中。

        这首歌是一个故事,是一个很伤感的故事。

        越是细想,越是伤人。

        陈述不说话,孔溪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所有的话都显得多余。

        俩人并肩走在这江堤之上,由江风吹拂,任月色在他们脸上身上晕染开来。

        一阵风来,陈述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说道:“有点冷。”

        “是要借手吗?”孔溪嘴角浮现一抹俏皮的笑意,脆声问道。

        “总找人借手,也怪不好意思的。”陈述说道。

        “……”孔溪鼓起腮帮,气呼呼的模样。不借算了。你以为谁喜欢借你啊?

        “能不能借一个拥抱?”陈述说道:“我下次还你。”

        “……”

        ------

        -------

        江堤之上,树丛之中。

        一道黑影一直跟随在陈述和孔溪身后,他们快,他的步伐也跟着快。他们慢,他的步伐也放缓下来。当他们停下来时,他便潜伏在荆棘之中不再动弹。

        风清月朗,却总有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