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同桌凶猛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我只有幸福!

第两百一十五章、 我只有幸福!

        洗脸刷牙,刮掉细不可察的胡渣。在衣柜里面一阵翻找,终于找到能够衬托自己英俊脸庞彰显自己优雅气质的衣服。

        又用吹风机把短发吹的根根竖起,摇晃着发胶瓶对着上面一阵猛喷,用几根手指头仔细的打量着每一根秀发。

        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有一根头发异军突起,很不合群。再次抓起发胶瓶对着那根头发一阵喷洒……竟然没压下去。

        无奈之下,只好用手指头沾水,小心翼翼的把它塞进头发缝里。

        梳妆打扮完毕,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感觉对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处都非常的满意。

        “你怎么这么好看?”汤大海对着镜子抛了个媚眼,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死亡拷问。“这么好看怎么办?”

        换上刷得锃亮的皮鞋,轻轻的带上房间门,离开的时候来一个肥胖版的三百六十度转身。

        伸手正准备按响对面房间门铃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重新跑回自己的房间,等到再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嘴上已经叼着一枝火红色的玫瑰花了。

        “我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汤大海嘴里哼唱着郭天王的歌曲,扭着郭天王的潇洒舞步,再一次出现在了对面的房间门口。

        这一次,他终于伸手按下了门铃。

        轻轻的,温柔的,生怕把这门铃给按坏了似的。

        一次,没人应答。

        两次,没人应答。

        当他按下第三次的时候,谢雨洁「轰」的一声拉开了房间门,身穿睡衣,头发凌乱,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汤大海,语气极不耐烦的说道:“这么早按什么门铃?”

        汤大海从嘴里取下那枝玫瑰花送了过去,笑容温柔,声音充满了把人融化掉的磁性,出声说道:“尊贵的谢雨洁小姐,能否荣幸的邀请你一起共进早餐?”

        “不能。”

        砰!

        房间门再次被关上了,汤大海的鼻子差点儿撞到门板上面。

        “这该死的女人。”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浪声说道:“凶恶的模样还真是迷人。”

        汤大海再一次伸手按响了门铃。

        谢雨洁还是接受了汤大海一起吃早餐的邀请,虽然那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她又重新回去睡了一个回笼觉,这才精神抖擞的出现在汤大海的面前。

        “今天去哪里玩?”汤大海出声问道。

        “去巴黎圣母院吧。”谢雨洁低头切着盘子里面的香肠,头也不抬的说道。

        这几天他们俩游遍了巴黎的各大景点,卢浮宫、埃菲尔铁塔、皇宫花园、凯旋门、看了好几场歌剧,塞纳河畔也走了好几圈。虽然经历了那次劫匪事件,谢雨洁对塞纳河畔还有着巨大的心理阴影,但是有汤大海陪伴在身边,莫名的安心了许多。更是听汤大海说起他从小就练习跆拳道,而且现在有着黑带七段的高水平段位后,恨不得再去把那个匪徒给从塞纳河畔的某个小巷子里找出来狠狠地揍一顿出一口恶气。

        最后他们俩去塞纳河畔都不像是去游玩了,四只眼睛东张西望,外人看来,活生生的一对情侣小偷。所有看到他们俩的游客纷纷躲避远离,生怕被他们顺走了身上的钱包手机等贵重物品。

        遗憾的是,他们再也没有碰到过那个匪徒。

        “为什么要去巴黎圣母院?是因为《巴黎圣母院》那本书吗?”

        “你看过那本书?”谢雨洁颇有些惊讶的问道。在她的心目中,汤大海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全身上下充满暴发户气质的……暴发户。

        “当然看过。”汤大海得意洋洋的说道:“世界名著,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个故事了,我妈买来每天晚上给我读一段。”

        “显然,阿姨的努力都白费了。”谢雨洁不忘挖苦汤大海一句,问道:“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个人物?”

        “都不喜欢。”汤大海说道:“副主教克罗德是个外表光鲜内心阴狠的小人,得不到的就毁掉。这不符合我追求真善美的人生信条。敲钟人卡西莫多心地善良,但是却面目丑陋,我同情他,却没办法把自己代入到这个角色的命运中去。我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他的喜怒哀乐,而不是设身处地的去感受。”

        “如果非要让你选一个角色代入呢?”

        “那就宫廷弓箭队队长菲比斯吧。”

        “因为他和你一样轻浮浅薄,到处寻欢作乐,喜欢欺骗女孩子的感情?”

        “不,因为他长得好看。”汤大海义正辞严的说道。“还有,我拒绝你的言语诽谤,并且保持追究你情事责任的权力。”

        “情事责任?”

        “是的。”汤大海为谢雨洁面前的咖啡杯里面加了一勺子奶半包糖,轻轻的为她搅拌着:“让你终身只爱我一人。”

        “……”

        谢雨洁抱起面前的柠檬水狠狠的灌了一大口,这才强行压下胃部翻滚的不适感,生气的说道:“汤大海,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汤大海连连道歉,说道:“跟陈述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总是被他拖着对台词……习惯性的用书面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陈述的剧本里面要是有这么油腻的台词,小溪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这你就不知道了。”汤大海一脸笃定的模样,说道:“说不定孔溪就喜欢这些油腻的台词呢?你看他们俩狼狈为奸打得火热的模样,这还不是喜欢的话,那什么是喜欢?”

        “陈述是狼,小溪可不是狈。”谢雨洁出声替自己的闺密正名。

        不过,这一次她还是被汤大海给反驳的哑口无言。很显然,自己的那个好闺蜜算是彻底的沦陷了。虽然她这段时间不在国内,但是却一直在关注国内的娱乐圈动向。想不关注也不行啊,每天手机上安装的各大新闻APP不停的给她弹送各种最新娱乐圈大事件。

        自己的那个好朋友再次上了热搜,被顶上了风口浪尖。

        她就想不明白了,以前的孔溪也不是一个那么火辣奔放的女人啊。相比较而言,她骨子里还保留着中国传统女性的矜持和含蓄,不轻易显露自己的情感。

        怎么遇到这个陈述的时候,她就那般的孤注一掷不留退路呢?

        想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以前自己还一直劝她找一个男人恋爱,去尝试一下爱情的滋味。但是,你要偷偷摸摸的啊,你要悄无声息的啊。等到感情稳定,时机成熟,你再发个微薄官宣一下……

        你们娱乐圈大咖们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怎么到了你这里,刚刚开始,就闹得世人皆知了呢?

        你说你们平时私密约会也就罢了,不过出去拍几天戏,就受不了这相思之苦,大老远的把情郎给召唤过去探班?

        这下子出了大名吧?

        难道那小子给她种了情蛊下了降头?听说娱乐圈的一些女人为了嫁入豪门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万一陈述也有这样的心思呢?

        谢雨洁有些警惕的盯着汤大海,心想,这个胖子是陈述的好朋友,陈述会的他肯定也会……难怪自己最近看他是越来越顺眼了。不会是也着了他的道吧?

        “嘿嘿嘿,我们是不是要赶回去看看热闹了?”汤大海不知道谢雨洁的复杂心思,笑嘻嘻的看着对面的女人,说道:“现在他们俩可是大大的出名了,真想看看陈述现在的表情啊。除了他失恋那次,好久没有看到他出糗了。”

        “今天游巴黎圣母院,明天回国。”谢雨洁出声说道。

        “好的。”汤大海坦然接受了谢雨洁的安排,说道:“你也是因为那本书才一定要去看巴黎圣母院的吗?”

        “存世数百年的景点,自然是看一次少一次。”谢雨洁说道:“万一巴黎圣母院消失了呢?”

        “这怎么可能?”汤大海笑着说道,像是听到一件极其荒谬的事情。

        ------

        -------

        “陈述,我们分手吧?”孔溪态度冰冷,言语如刀。

        奇怪的是,这说话的人明明是孔溪,但是那张脸又有些像是凌晨。凌晨和孔溪的脸竟然融合到了一起。她们的嘴唇在说话,那嘴唇分裂又融合,融合又撕裂,从一张说话的嘴唇分裂成为两张说话的嘴唇,又从两张嘴唇融合成为一张嘴巴在说话。

        “为什么?”陈述大惊,一脸难以置信的出声问道。

        “我们不合适,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压力太大了,就好像全世界都在反对……”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就算全世界反对,我们也要和全世界为敌。我们是为自己而活,不是为了别人活的。”

        “可是我太饿了,爱不动了。”

        “没关系,喝一碗羊肉汤就好了。喝完之后就有了爱的力气。”

        “好吧,那我先喝汤,再爱你。”

        -------

        陈述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一脸惊慌的看着四周。

        原来是个梦。

        在这个梦里面,孔溪要和陈述分手。因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也因为有太多的人反对。

        明明是孔溪的脸,但是说话的时候却又有些像是凌晨,因为她说话的神态语气和凌晨一模一样。后来孔溪的脸和凌晨的脸不停的变幻,最后一直到陈述要端来那碗羊肉汤的时候,那张脸才变得清晰起来,变成真正的孔溪的脸。

        感谢羊肉汤!

        “陈总监,你醒了。”小梦站在门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躺在床上的陈述。

        “是啊。”陈述点头,说道:“小溪呢?”

        “溪姐去拍戏了。”小梦说道:“陈总监你饿不饿?”

        在小梦眼里,吃饭是世间第一重要的事情。陈总监睡了那么久,现在醒来自然是要吃饭的。

        “确实有些饿了。”陈述笑着说道:“不过我想先喝杯水。”

        “陈总监稍等。”小梦跑过去端来一杯凉白开,搀扶起陈述站了起来,然后看着他把那杯开水一口气喝完。

        “陈总监还要喝吗?”

        “不用了。”陈述摇头,抬眼打量着四周,问道:“这是小溪的房间?”

        “是的。”小梦点头。

        “我怎么睡到这里来了呢?”陈述说道:“赶紧扶我起来。”

        “不用了。”小梦眼神幽怨的看向陈述,又咧嘴笑着说道:“陈总监已经睡了两天了。”

        “我睡两天了?”陈述惊讶的问道。

        “是啊。”小梦点了点头,说道:“你被剧组的人抬出来之后,就陷入了晕迷状态,还发烧了,高烧不退。这两天你就一直睡在溪姐的床上了。”

        “我睡在这里,你们溪姐睡哪里?”

        小梦不答,却说道:“陈总监,我去给你拿饭进来。溪姐说你今天应该会醒来,让我在保温杯里面给你留了饭。”

        不仅仅有饭,还有菜和汤,素炒青瓜和一碗极其鲜美的蘑菇汤。陈述确实觉得肚子饿得厉害,一口气把那碗稀饭就着清瓜给吃完,又把那碗蘑菇汤也给喝了个干净。

        吃饱喝足,陈述这才看向小梦,笑着说道:“小梦,你坐下,咱们俩聊聊天。你把我这两天生病后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小梦面露犹豫之色,但是接触到陈述坚定的眼神,只得点了点头,说道:“陈总监,你想知道些什么?”

        “就从我被抬回来之后说起吧。”陈述笑着说道。那天晚上,他们饥寒交迫之下,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虽然孔溪用那些树枝树叶做了一道避雨棚子,但是那设备实在是太过简陋,陈述和孔溪仍然被那雨水给浇灌个透彻。孔溪生病还没好,小脸冻得惨白,身体哆嗦,一直不停的在打喷嚏,后来身体摇摇欲坠,眼见着已经坚持不住了。

        陈述不顾孔溪的反对,硬是脱下了身上的毛衣外套裹在了孔溪的身上,然后再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孔溪。至于那顶树枝帐篷,则被陈述给绑在了头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雨却是越小越大,就连他们所在的坑洞都开始积水……

        陈述真的开始担心起来,开始思考孔溪担心的那个问题: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有那么一刹那间,陈述当真怀疑他们会死在这里。

        陈述不想死,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孔溪死。

        他紧紧的抱着孔溪,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温度都传递给他。

        坚持!

        再坚持!

        直到听到远处传来的说话声音,以及一道道光束从他们的头顶穿过。

        “救命。”陈述扯着嗓子嘶吼。“我们在这里。”

        他听到了越来越近的呼喊声音,听到了那杂乱却又清晰的脚步声音,他看着更多的光束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接下来的事情陈述就不知道了。

        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大大咧咧的睡在孔溪的大床上面,时间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你和溪姐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成了……成了两个雨人,衣服都湿透了,全身上下都是水。外面的帐篷已经不能住了,溪姐说把你放到她的床上。”小梦看着陈述,说道:“你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幸好你带了换洗衣服。”

        “我身上的衣服是谁帮忙换的?”陈述问道。

        “溪姐啊。”小梦说道。“那天晚上又黑又冷,雨下的特别大,剧组的人全部都淋湿了。他们把你送回来之后,就全部都赶回去换干净衣服了。溪姐没办法,只好亲自为你换衣服了。”

        “你和小冉……没有帮忙?”

        “我们也是女孩子啊,怎么帮忙?”小梦瞪大眼睛看向陈述,说道:“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是溪姐让我们出去的。等到我们打好热水进来,她已经帮你换好了衣服,盖好了被子,正在给你吹头发呢。然后她又用热水给你擦拭了一遍身体。不过,等到要喂你喝姜水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发烧了。”

        “后来就是医生的事情了,医生来检查过,说你就是受了寒气,然后就是不停的吃药输液。溪姐就可怜了,即要照顾你,又要拍戏。这两天守在你床边怕是都没有合过眼。”

        “小溪没事吧?”

        “感冒还没好,就是没有你那么严重。不过你没看到溪姐的黑眼圈……化妆师可是难为坏了,想方设法的帮她遮掩掉,不然戏都没办法拍。”

        “让她受苦了。”陈述感叹着说道,心里怜惜不已。

        人生得此知己,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我不辛苦。”孔溪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很快的,那道清丽的身影便出现了,而且还穿着拍戏时的衣服。“这算是什么辛苦?你生病才辛苦呢。”

        “溪姐,你回来了。”小梦赶紧站起身来迎接。

        “休息时间,我回来看看。”孔溪出声说道。

        “不要累着了。”陈述说道。他知道,拍戏的地方在村子角落不远处,但是不能乘车,只能步行。孔溪从剧组那边走过来,大概需要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还没办法确定自己是否醒来,或许只能看上一眼再次返回去继续拍戏。

        佳人恩重!

        陈述招了招手,孔溪走到他身边坐下,主动握起他的大手,宠溺的说道:“吃过饭了?看来表现不错嘛。”

        “嗯,实在是饿坏了。”陈述笑着说道。

        “吃饱了吗?我让厨房那边再给你做一碗面?我可是有加小炊的特权哦。”

        “吃饱了。”陈述摇头,看着孔溪说道:“我怎么睡到你床上来了,这对你影响不好。”

        孔溪瞥了陈述正好,娇笑出声,说道:“现在知道影响不好了?早点儿干什么去了?”

        “早点儿我也不知道啊。”陈述说道:“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知觉了。不然我肯定是要阻止的。”

        “那可不行。”孔溪态度坚决的说道:“你都病成这样了,我怎么能让你继续睡帐篷?外面的那些闲言碎语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能应付。”

        “……”

        陈述无言以对。

        连孔溪自己都说让他不要担心外面的「闲言碎语」,证明外面确实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当时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只是那个时候一心等待救援,根本无心考虑那些事情。

        现在回来了,自然要面对这些不好听的声音。

        孔溪握紧陈述的大手,看着陈述的眼睛,说道:“你是我男人,为什么不能睡在我床上?他们莫名其妙,是不是?”

        陈述坚定的点头,说道:“是。”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孔溪忍不住娇笑出声,柔声说道:“我还担心你醒来会骂我呢。”

        “我为什么要骂你?”陈述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给你带来这么多迫切需要解决的困难,让你承受这么重的压力。”想起外面风高浪急,孔溪的心情也就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有很多事情,我已经习惯了,但是,我不希望你来体会这些。我希望你还是原来的你,按照你喜欢的方式生活。”

        “傻丫头,我怎么会骂你呢?我怎么舍得骂你呢?”陈述真是心疼坏了。

        这个傻丫头,事情曝光出去,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好不好?

        她没有担心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个人形象、璀璨前途以及粉丝们的「脱粉」,还有那来数之不尽的谩骂攻击,却担心会让自己承受被曝光在媒体之下所需要承受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审核、粉丝谩骂、媒体监控、以及公司那群高管们的雷霆反击。

        因为爱的太深沉,你被一阵冷风吹,我就已经开始打喷嚏。

        “那我们谁都不许怪谁,好不好?”孔溪笑颜如花,出声说道。

        “好。”陈述点头。“谁也不怪谁。”

        听了小梦的讲解,也听了孔溪所说的一些支言片语,即使心里已经对这件事情的破坏力和余波有了一定的预估铺垫,但是,当他真正的了解之后,仍然有种瞠目结舌的震撼感。

        “热恋男友探班,孔溪和其失踪数小时引剧组恐慌……”

        “孔溪和神秘男友掉落山崖,据闻伤势严重……”

        “孔溪和男友同居,疑是好事将近……”

        --------

        这些是各大主流媒体们报道的新闻标题,他们因为体面或者审核的缘故,至少还能够稍微的替艺人藏着掖着一些,说话也没有那么露骨。那些娱乐小站八卦自媒体可就不讲情面了,直接说陈述和孔溪跑到深山老林里面「野战」。

        而那些报道的下面也是骂声一片,说现在人心不古世风败坏说孔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虽然表面上冰清玉洁其实骨子里面是XXXX------

        好多评论语整条整条的都是小星星,看来那些字眼不堪入目到了何种程度。

        陈述的手机充满了电,打开手机的那一刻,无数条信息弹跳出来。

        “陈述,你小子是不是闹得太大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至少也要找家酒店开个房间……实在不行,就去我们家的福星大酒店,我给你把总统套给留着?”显然,这是汤大海的信息。

        “没事吧?”这是李如意的信息。因为自己没有回复,李如意一连把「没事吧?」和一个问号给连续发了十几遍。

        “陈先生你好,我是花城都市报的记者,请问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陈述,给我回电话……”

        “陈述,快给我回电话,救命啊!”

        --------

        陈述把所有信息看完之后,又把手机默默的关机。

        接下来两天,陈述一边养病,一边陪伴在孔溪的身边。

        既然媒体已经铺天盖地的报道了,而他也在孔溪的床上躺了两天两夜,再说两人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就有些羞辱人的智商了。

        所以,接下来陈述和孔溪便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

        孔溪在拍戏,陈述在旁边等着为她拍照。孔溪在锻炼,孔溪及时为她递上水杯。孔溪在化妆,陈述看的两眼痴迷。

        他们同进同出,形影不离,甚至就连夜晚仍然睡在一起……当然,陈述睡帐篷,孔溪睡床上。

        在孔溪的要求下,陈述把帐篷给搬到了孔溪居住的房间。他们已经不在意外界那些异样眼神以及背后的戏说非议,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孔溪还不习惯和一个男人同时躺在一张床上。

        虽然陈述昏迷的那两天,他们已经睡过了。孔溪睡在陈述的旁边,也只是为了随时观察陈述的病情,喂他吃药,给他端水。

        可是,终究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孔溪亲自送陈述下山,在即将上高速的路口,孔溪握紧陈述的手,说道:“不要有压力,更不要有畏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陈述伸手把孔溪搂在怀里,柔声说道:“我只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