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艰难处境

第九章 艰难处境

        夜晚的曲安城,霓虹闪耀,车水马龙,街道上那热闹的景象,对王无垠来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无论是街边最普通的小吃店,还是街边的酒吧和咖啡厅,超市,还有那晚上出来散步的行人,在街边玩耍的小孩,相伴的情侣,刚刚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办公室白领,看在王无垠的眼中,都是那么的美好,仿佛画中的景色一样,他用欣赏而又贪婪的眼神注视着这一切,一边走,一边看,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他落脚的曲安嘉园小区。

        王无垠同班的同学,在上学的时候要么是骑电动车,要么是骑自行车,或者是做公交,只有王无垠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学,不管刮风下雨,都是靠着两条腿走上两三公里路,才能到学校,他身上从来没有什么零花钱,至于交通工具什么的,哪怕是一辆最普通的自行车,只要是会花钱的,对此刻的他来说,都是奢望。

        嘉园小区算是曲安市的一个中等档次的小区,刚刚建好五年左右,这里,严格说来,也不是王无垠的家,而是他舅舅家,自从父母过世之后,他就住在他舅舅家里,而王无垠以前的那个家,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前几年已经被他舅舅给卖了,在卖了王无垠父母留给王无垠的房子之后,他舅舅家才买了嘉园小区,搬到了这里。

        在路上的这一个小时,王无垠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想清楚自己后面要做的事情了。

        回到小区,来到三单元二栋,做着电梯来到6楼,602号房就是他舅舅家。

        鞋柜放在了门外,那暗红色的防盗门上,还贴着一个大大的福字。

        王无垠换了拖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拿出钥匙,打开了这道矗立在他面前的压抑而又沉重的防盗门。

        房间里的人已经听到了门的响动声,所以王无垠一进门,就看到了他舅妈穿着拖鞋,走了过来,那个女人冷着脸,肥肥的手指,都差点戳到了王无垠的脑门上。

        “王无垠,你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早点回来做饭,害得我们今晚都没怎么好好吃,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知不知道是谁在养你,你在吃谁家的,用谁家的,嗯?”

        在他舅妈大骂着王无垠的时候,他舅舅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腿,手上拿着遥控器,头都没有转过来一下。

        王无垠看着自己面前那张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的脸,心中平静无波,在他父母因为意外去世之后,他就和他舅舅家住在一起了,他的母亲在去世前在医院里把年幼的王无垠的监护权托付给了他的舅舅。

        在他真和这一家人住在一起之后,他舅舅一家对他那三分钟热度的亲情很快淡漠了下来,而且随着他父母留给他的财产被他舅舅处置完,王无垠在这个家里的处境也就越来越艰难,连保姆都不如,以前还经常被打,现在随着王无垠的年纪增大,被打的次数少了,但每天动不动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和羞辱。

        两年前,要不是他小姑上门为王无垠争取,在他舅舅家里闹了一次,王无垠就算考上高中也上不了,因为他上学要花钱,他的学费,都是他小姑给的。王无垠想要在这个家里要点钱,那就等于是要了这家人的命一样。

        “今天我在学校里出了一点事情,以我回来晚了!”在已经决定好要做什么之后,面对着他舅妈,王无垠的心中已经古井无波。

        “你不回来做饭,那你也不会打个电话回来?害得我和你舅舅回来要现做,你表哥的晚饭也没吃好,你知不知道你表哥明年就要高考,现在正是要营养的时候,一点都不能耽搁……”王无垠的舅妈继续指责着王无垠,喋喋不休,在这个家里王无垠无论说什么,听在他舅妈耳中似乎都能找到王无垠不对的理由,至于王无垠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根本没有人关心。

        “我没有手机,打不了电话!”同学们都有手机,王无垠也想有一个,但在这个家里,哪怕是几百块钱对王无垠来说是一笔他不能奢望的“巨款“。

        “你没有手机,你不会和同学借吗?”他舅妈的吐沫,差点都喷到了王无垠的脸上。

        “学校里不许同学带手机进学校,我身上也没钱打公用电话!”

        “呵,敢顶嘴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说着就要习惯性的伸手来拎王无垠的耳朵。

        王无垠一伸手就把他舅妈的手打开了,然后冷冷的看了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眼……

        看到王无垠居然还敢反抗,那个正在更年期的中年妇女本能的就想大叫起来,但不知为什么,她一接触王无垠冰冷的眼神,心中却莫名的打了一个颤,最后她没叫,把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然后暴躁的骂了一声,“你上点高中还约上越能耐了是不是?还像一根木头一样的愣着干什么,死人么,快去把厨房里的碗给洗了,把地拖干净,然后把我买来的葡萄洗干净,声音小点,你表哥还在做作业……”

        在骂了王无垠一通,丢给王无垠一堆家务之后,这个尖酸刻薄的更年期的中间妇女才扭动着肥硕的腰身,转到了客厅里,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对着王无垠的舅舅不满的大声说道,“你也不管管,他越来越不像话了,要不是你,我们家里怎么会多了一个吃白饭的,都十八岁了,我当初就说不要让他上什么高中,去打工多好,男人就要自己养活自己,你看现在都敢和我顶嘴了,到了明年上完高中赶紧让他滚,我们家里的房子也不多,不能让人白吃白住……”

        这些话是当着王无垠的面说的,也是说给王无垠听的。

        “嗯!”他舅舅转过头来淡漠的看了王无垠一眼。

        自始至终,这个家里的人没有一个关心王无垠到底在学校出了什么事,到底有没有吃晚饭,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中氛围的王无垠什么话都没说,他先来到自己住的那个杂物间,把书包放下,然后平静的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厨房里还堆着一堆没洗的晚饭的碗筷餐具,至于饭菜什么的,自然不会给王无垠留下半点,要是王无垠回来得早一点,这做晚饭的事情也会落在他头上,而买菜什么的事情,他舅妈却不需要他去,因为买菜要用钱,他舅妈怕王无垠自己偷偷藏钱,所以不让王无垠去买菜,这是王无垠在这个家里唯一不需要做的事情,从来到这个家里开始,这个家里诸如扫地做饭洗衣服之类的家务,慢慢就是王无垠在做了,王无垠在这个家里,就和童工差不多。

        而有时候他舅舅一家要出门吃馆子旅游之类的,则根本不会带上王无垠,就算是在家里煮点排骨炖点鸡汤之类的,王无垠吃饭的时候敢要多夹两块,他舅妈马上就会把他的筷子给打下来,然后用刀锋一般的目光看着他……

        王无垠的身体瘦弱,不是没有原因的。

        王无垠沉默的把碗筷洗完,然后看到厨房里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些葡萄,他又把葡萄拿了出来,洗了一遍,他洗葡萄的时候,他舅妈又来了,站在厨房的门外,瞪着眼睛看着他,生怕王无垠偷吃。

        “这是买给你表哥的,二十多块一斤,贵得很,你给我洗干净了,不许偷吃,对了,冰箱里的苹果昨天还有九个,今天我回来一数就只有八个了,少了一个,是不是你偷吃的?”

        “我没吃过,或许是表哥吃的,你去问一下表哥!”王无垠闷声说道,手上的葡萄又大又水,紫色的葡萄带着特有的水果香味,王无垠一边洗,口水一边在急速的分泌着,在诉说着身体对这些营养物质的渴望,但王无垠忍住了,安心的洗着葡萄,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要是敢吃一颗葡萄会有什么后果。

        “我问过了,你表哥说他没吃,那就一定是你吃的!”站在厨房门口的女人像审问犯人一样的在和王无垠说着话。

        王无垠没吃过什么苹果,就算条件再艰难,他也不屑于去偷东西吃,这是他父母从小留给他的家教。

        “我没吃,你去看看表哥房间里的垃圾筐里,应该还有一个苹果核,要不要我现在去帮你找出来?”

        王无垠的舅妈瞬间语塞,然后有些恼羞成怒的骂了起来,“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偷吃家里的东西,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一点规矩都不懂,还上什么学,有人生没人教的!”

        王无垠停了下来,一下子转过头,目光像狼一样的盯着那个唠叨的女人,语气瞬间冰冷,一字一句的说道,“你骂我可以,但不要提到我的父母!”

        女人被王无垠的目光吓住了,她觉得今天的王无垠和以往的王无垠有点不一样,似乎不那么逆来顺受了,她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看了看王无垠那冰冷的目光,又看了看王无垠面前挂着的那些厨房里用的刀具,那原本冲到喉咙边上的刻薄话就一下子缩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