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到阳城

第三十一章 到阳城

        照片上的朱跃鑫,戴着眼镜,穿着校服,一副人畜无害的青涩的模样,凌霭丽和罗菲菲看了面面相觑,她们两人都没想到居然还会遇到给自己的好哥们请私人健身教练的。

        “王先生,这个……我问一下,你所说的每天锻炼两次,具体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有什么要求?”凌霭丽小心的问了一句,不知怎么回事,虽然王无垠的年级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但凌霭丽总感觉王无垠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一个年龄比她小好几岁的小弟弟身上可以有的,所以她称呼王无垠王先生也不感觉违和。

        “就是每天早上在他上学之前,你陪他锻炼一次,而等到下午,他放学之后,你再督促他锻炼一次,两次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你每周可以休息两天,休息的时间可以和我那个好哥们商量,他们家住在市区的洪山公园附近,他们家小区周围还有一个健身俱乐部,跑步健身都没有问题,凌小姐拿到过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具体怎么练我就不干涉了,我的要求是在凌小姐大学毕业之前,也就是一年后,我这个好哥们的体力可以坚持跑个全马,身体各方面的素质上一个大台阶,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这中间可能要凌小姐稍微辛苦一点,每天挤出一点时间,早出晚归,在城里来回奔波两次……“

        只要坚持锻炼,一年的时间,让人能坚持跑个全马,身体素质上一个台阶,的确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凌霭丽心中也没有觉得这有多难,至于所谓的奔波,在每天兼职四小时就能拿三万的月薪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轻松得很。

        “如果这样的话我这边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凌霭丽很爽快的说道,“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就明天怎么样,我把凌小姐你的照片发给我那个哥们,你们两个加个微信,然后凌小姐你和他约时间锻炼!”王无垠说着,就站了起来,打开客厅里面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凌霭丽的面前,“这里面是四万块钱,其中的三万块是我预支给凌小姐你的第一个月的薪水,还有一万块是其他费用,要办健身卡或者是买健身的东西就从这里面出!“

        “这个,不用签合约么?”

        “不用了,这是小事,我相信我们之间这点信任还是应该有的!”王无垠摇了摇头。

        罗菲菲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笑盈盈的看着王无垠,插嘴说道,“这个私教的差事我们家霭丽自然没有问题,只是要是你那个哥们不配合我们家霭丽,他自己不锻炼那怎么办?”

        “这就要看凌小姐自己的沟通能力了,我那个哥们有点内向,但也很单纯,没有太多的心眼,要是他和凌小姐合不来,凌小姐无法做到我说的那些,我就只能考虑换一个私人教练,还有,我雇佣凌小姐的事情还请凌小姐向我那个哥们保密,凌小姐的待遇什么的不用和我那个哥们说得太详细!”

        “好,我明白了!”凌霭丽想了想,发现这件事没有什么对她不利的地方,她也就答应了下来。

        “王先生,我叫你帅哥你不介意吧?“

        “哦,不介意!”

        “那小帅哥,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罗菲菲笑意盈盈的看着王无垠。

        “什么问题,问吧?”

        “你一个人住这里么?”

        “是的!”

        “那你有女朋友么?“

        王无垠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没有!”

        “那你觉得我们家霭丽做你女朋友怎么样,我们家霭丽可还没有男朋友哦?”罗菲菲看王无垠年轻,还忍不住调戏了王无垠一把。

        看着自己的这个好闺蜜,凌霭丽一下子只能把脸埋在自己的手掌里,使劲儿拉着罗菲菲的衣服,脸都臊红了,“菲菲,你胡说什么?”

        “我觉得我和凌小姐维持着现在的关系最好,也更单纯!”

        “是吗,那你看我做你的女朋友怎么样?”

        王无垠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罗菲菲一眼,罗菲菲挺直了身子,挺着胸,笑着看着王无垠……

        最后王无垠摇了摇头,一脸严肃,“不行,你太老了……”

        “噗嗤……”凌霭丽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罗菲菲瞬间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脸色都黑了。

        ……

        “那个小屁孩,什么眼神,跟他开个玩笑而已,居然敢说我老了,我也只比他大三四岁,正是风华正茂……”从东山御湖小区走出来的罗菲菲,依旧愤愤不平,用脚踢着路上的小石子,“霭丽你说说,现在的这些小屁孩,都这么刁钻了么,说话这么毒?”

        “刚才是谁说的,所有戴着三十万的劳力士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无论年龄大小是那么迷人,怎么现在那个迷人的男人就变成小屁孩了?”凌霭丽打趣道。

        “那是我刚刚看走眼了,那个姓王的就是一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说话还特别人让讨厌那种,估计就让父母给惯坏了!”罗菲菲依旧怒火难消,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太老了,

        “好啦,你别说了,你骂的那个小屁孩以后可是我的老板了,长期饭票……“凌霭丽拍了拍她带着的包,里面有四万现金。

        罗菲菲噘着嘴,勾住了凌霭丽的胳膊,”今天陪着你来,我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必须要一支口红和一顿大餐才能抚平我心里的创伤!”

        “好啦,今晚要去哪里吃,随便你!”

        “啊,你说那个小屁孩的哥们会不会也会觉得你年龄比他大,不合适你当他的私教,毕竟才高二啊?”罗菲菲突然问道。

        “不会吧!”凌霭丽吓了一跳,心里还真有些忐忑起来,真要这样,她现在这份打着灯笼都要找不到的兼职,那就可黄了。

        “嗯,不过我看那个叫朱跃鑫的小男生应该不会有那个小屁孩那么讨厌,我教你两招,保准让他乖乖听话!”

        ……

        王无垠站在别墅顶楼的落地窗前,一直看着凌霭丽和罗菲菲两个女生消失在远处的一片单元楼的后面,他才收回了目光,以他对朱跃鑫的了解,凌霭丽正是朱跃鑫喜欢的那种小姐姐,只要凌霭丽稍微用点心的话,朱跃鑫绝对会乖乖就范,这倒了却了他一桩心事。

        王无垠感觉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生存的问一解决,很多事情必须要抓紧了。

        王无垠拿起手机,把凌霭丽的两张照片发到了朱跃鑫的手机上,留下了一句话。

        ——这是我给你找的美女健身教练,你明天就能见到了她,不用谢我啊,哈哈哈!

        打完电话,王无垠看了看时间,才下午两点不到,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储存在脑袋里的那些东西,然后看了看房间里挂着的日历,随后回到屋子里收拾了一下东西,背着一个双肩包,叫了一辆出租车就来到了曲安的汽车客运北站。

        曲安的汽车客运北站,有开往曲安周边城市的大巴,省内省外的都有,客运站的外面,还有不少自己开私家车在拉客跑周边长途的司机,还有一些司机是来曲安办完事后回去顺带拉两个人赚点油钱和过路费的。

        王无垠只是来到客运站这边没走几步,很快就有开私家车拉客的司机来问王无垠要去哪里,前面的几个都不合适,但没走几步,王无垠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举着一块“去阳城”的牌子,就走了过去。

        “师傅你好,你这边去阳城么?”

        “去啊!”

        “什么时候走!”

        “车上已经有了两个人了,再来一个人现在就走!”

        “多少钱!”

        “四百!”

        “有点贵啊!”

        “小兄弟,我们这个车是帕萨特,比大客车舒服,而车票也只是贵一小点而已,沿途走高速,停车什么的都挺方便……”

        “那好,算我一个!”

        “小兄弟有行礼么?”

        “没有,就一个双肩包!”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

        那个中年妇女直接带着王无垠来到客运站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找到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让王无垠上了车。

        开车的师傅和另外两名乘客都已经在车上,那两名乘客看样子像是来旅游的情侣,王无垠交了钱,摆好双肩包,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师傅直接开车就走。

        阳城是南疆临近省份黔贵省的省会,曲安距离阳城也就五百多公里,全程走高速,也就四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坐私家车的好处,虽然路上耽搁点时间,没有飞机快,但却不需要登记身份买票。

        晚上七点多,天黑的时候,王无垠已经到了阳城,重新换了一辆出租车。

        在出租车里,王无垠重新打开之前关机的手机,才发现朱跃鑫给自己回了几条信息。

        ——哈哈哈,真有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每天和我一起锻炼身体,我累死也愿意!

        朱跃鑫还以为王无垠在和他开玩笑。

        ——对了,无垠你看一下新闻,戴强的事情闹大了,今天好多网站都刊登了他的事情,已经上了热搜,还有几个大v在关注,今天学校里都在说他的事情……

        王无垠拿着手机打开了几个门户网站,一看,戴强的事情果然闹大了,曲安二中副校长嫖娼被抓直接上了新闻热搜,在一篇关于戴强的新闻中,王无垠很意外的居然在新闻里看到了自己揍戴强的事情。

        “……据曲山二中的一个老师说,之前戴强在学校里就名声不好,他因为欺负骚扰一个高中年级的女同学,然后和一个高二年级的男生发生了剧烈的肢体冲突,随后戴强运用自己的权力,让那个即将面临高考的学生休学一个学期,对一个即将上高三的学生来说,休学一个学期有什么后果我想大家都清楚……“

        “……一个副校长,利用自己的权力,在学校里骚扰女生和老师,毁掉别人的前途,这是什么行为?实在令人发指,在这种时候,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不应该再用沉默来面对公众的关心和疑虑……”

        王无垠隐隐感觉这事的走向有点神奇,不过他也没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