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电视节目

第十八章 电视节目

        四个人开着车,在外面又痛快玩了几天,一直到把那两万块的慰问金真的全部花掉,而且还买了一堆小东西,等到8月16日,几个人玩得尽兴了,王无垠才又带着他们回到了曲安。

        先把凌霭丽和罗菲菲送回学校,又把朱跃鑫送回家,王无垠才开着车回到了东山御湖小区的住所。

        在车库里停好车,王无垠检查了自己在家中布置的一些小东西,发现这几天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人进入过他房子,他也才放下心来。

        刚刚回到屋里,王无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一看,是倪芸夏倪老师打来的,他就接通了电话。

        “倪老师……”

        “嗯,还叫倪老师……”倪芸夏在电话之中的语气很轻松。

        “哈,我习惯了,应该叫倪姐……”

        “刚刚在小区里散步,看到你别墅的灯亮了,才知道你回来了,怎么,这几天不在家么?“

        “嗯,这几天我和朱跃鑫约了朋友,到外面玩了两天,散散心!”

        “对了,你明天晚上有时间么?“

        “有啊,倪姐你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只是上次戴强的事情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明天晚上我在家里做饭,想请你过来吃饭,妞妞这两天还说起你,问了我好几次,上次那个大哥哥为什么没来我们家了!”

        “好的,那我明天晚上就来尝尝倪姐的手艺!”

        “说好了,你可不许买东西,人过来就行!”

        “好的,倪老师!”

        倪芸夏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挂了电话,王无垠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时的打开了电视,随意的调换着电视台,等到那电视调换到国家电视台一台的时候,看到电视上的内容,王无垠的身体一下子就坐直了,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电视上播放着的是一部比较老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拍的记录片,记录片上的内容,是北方某省一个九岁多的小姑娘,被发现有特异功能,可以看到埋在地下的东西,然后电视台的记者就去采访,在采访的过程中,刚好遇到该市埋在地下的一根煤气管道出了问题,但市里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段管道出了问题,全部把管道挖开寻找工程量太大,所以就派人来请那个小女孩去看,然后来采访的记者也跟着去了。

        在摄像机的跟随下,那个小女孩低着头,在埋管道的地上走了几百米,然后就指着她脚下的一个地方说,坏的就在这地下。

        工人挖开地面,在地面两米深的地方,果然找到了那段出了问题的管道……

        这个纪录片放完,镜头一转,变成了一个光着膀子的外国男人在镜头前,只见旁边的人不断的把各种铁制的勺子等东西拿过来,然后那些铁制品一碰到那个男人就像被磁铁吸住一样,牢牢被吸附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纪录片放完,画面一下子跳到了演播室,主持节目的是白松岩和两个头发花白但却非常精神的老者。

        主持人,“刚刚的这两段拍摄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纪录片令人震惊,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还有在那个外国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两种匪夷所思的能力,一种能力是可以透视,双眼可以穿过数米厚的地面看到地下的东西,还有一种能力是让身体产生像磁铁一样的磁性,有点像好莱坞电影中的人物,这两种能力都不是常人能具有的,甚至是只是在影视剧中才能看到的,我想请问顾教授,人体的特异功能是否真的存在?”

        顾教授,“特异功能真实存在,这点毫无疑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全国的几十个研究所和几十所大学都响应国家号召,开始了特异功能研究,我在的研究所也进行过很多研究,我还到全国各地开设了特异功能研究班的大学去了解过,接触过许多真实的案列和个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特异功能真实存在,钱学森钱老所说的特异功能与气功,与中医是一体的,属于人体科学范畴的这个结论,是真实可靠,经得起历史与时间检验的。“

        主持人,“那为什么后来特异功能和气功会在社会上引起这么大的争议呢?“

        顾教授,“有争议很正常,因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随着特异功能和气功的火热,社会上有很多不法之徒和骗子,就打着气功培训或者是让人拥有特异功能的旗号,利用普通老百姓对科学和气功的无知,装神弄鬼,大肆敛财,甚至组织人员从事危害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的活动,现在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当时许多荒唐的事情,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然后这些事情一多,经过媒体的报道渲染,难免就让人对当真正的气功和特异功能产生了疑问和怀疑,甚至还有人觉得连钱老这样的科学家都被误导了!“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我们的绝大多数科研机关和院校,当年在研究特异功能的时候态度非常严谨,从事研究的人也是各方面的专家,有着非常高的科学素养,当然,在那些研究机构和院所之中,我也不排除有的人和有的单位在搞放卫星那一套,通过媒体哗众取宠刻意夸大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和特异功能的作用,让普通的民众有了一些误会,但总体上,绝大多数的研究机构和院校,当年在研究相关课题的时候都是非常严谨的!“

        “有多严谨呢?”

        “我们有专门的机构,有科学的仪器和系统的方法进行检验,就像做科学实验一样,可以说,两弹一星是怎么造出来的,我们的研究就是怎么进行的,我们的所有的研究成果和步骤都是可记录可追溯的,现在网上的不少舆论认为几个江湖骗子用点江湖把戏就可以骗过我们的专业科研机构的,把我们的一干科学家和科研人员耍得团团转,这种认识,要么就是对我们的科研体系彻头彻尾的无知,要么就是在胡编乱造,以我们所为例,当年为了研究特异功能,我们所把某军工单位研究炮弹弹道的高速摄影机都一次搬来了四台,全方位无死角的记录,没有任何的江湖把戏和骗子可以在我们面前作弊,我们的研究结果能证明钱老品格高洁,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钱老当年以党性保证特异功能真实存在绝不是在胡说,钱老也没有被误导……”

        电视机上的主持人和请来的嘉宾侃侃而谈,却一下子把王无垠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王无垠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砰的跳动着,剧烈,有力,既兴奋,又紧张。

        普通的电视观众看到这样的节目或许只是觉得耳目一新,刷新三观,但王无垠却明白国家为特异功能者和当年研究特异功能的这些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正名背后到底会带来怎么样的改变。

        这改变,说起来可能还和他发出的那几条短信有关。

        一个新的时代要来临了……

        电视上的节目还在继续播放,王无垠瞪大眼睛,竖着耳朵,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生怕漏过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