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调理身体

第二十四章 调理身体

        “你懂得真多,上次我脚崴到,你给我按了一下,第二天还真不疼了,我觉得你这手艺,都可以给人去看病了……“

        “哈哈,多谢倪姐夸奖!“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王无垠打倒戴强并给她把脚伤化解了之后,和王无垠在一起,倪芸夏总能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放松和愉悦感,这种感觉,比在学校的同事面前轻松没压力,又比在朋友和闺蜜面前要亲近安全,这感觉稍微让倪芸夏有点恐慌,但她自己在心里对自己说,或许这就是认了一个弟弟的感觉。

        两个人在客厅里坐着聊了一会儿,倪芸夏的茶刚刚喝了一半,她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无垠,我右边的肩膀这几天有点不舒服,经常转过头的时候感觉肩膀这里会扯着有点酸疼,你能帮我看看么?“

        王无垠放下手中的茶杯,直接站了起来,来到倪芸夏的面前,把倪芸夏右边肩膀的卷曲秀美的长发捋了一下,然后隔着倪芸夏丝织的衬衣,伸手捏了捏倪芸夏的肩膀,“倪姐,是这里么?“

        “嗯,有点,再靠近脖子一点!“

        王无垠的手移动了一下,手指直接触碰到了倪芸夏白皙的颈部靠肩膀的一侧,用手捏了捏,“倪姐你轻轻转下头看看……“

        当王无垠的手指碰到倪芸夏的颈部皮肤的时候,倪芸夏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但她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还按照王无垠的话,轻轻转了一下头,只是她的头刚刚动了半圈,就感觉王无垠的两根手指,就像捉泥鳅一样,一下子就捉住了她颈部靠近肩膀一侧皮肤下面的一条筋,又酸又麻,情不自禁哎呦了一声,“无垠,就是这里……“

        “倪姐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穿的吊带睡裙?“

        倪芸夏脸微微一红,她晚上睡觉穿的不仅是吊带睡裙,而且还是那种很性感很舒适的刺绣花边薄款吊带睡衣,听到王无垠的问题,她故作生气拍了一下王无垠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我穿什么睡觉都要问,是不是以为现在不在学校,我就不能收拾你了?“

        看到倪芸夏羞红的脸色,王无垠就知道倪芸夏有些误会了,所以他连忙认真的说道,“咳咳,倪老师息怒,我的意思是,你的睡裙无法给肩部保暖,倪姐你睡觉经常露着肩膀,你两边肩膀的筋脉就容易受寒受寒,再加上你平时在学校里用右手拿粉笔在黑板上写字,这右手的肩膀经常处于半抬起的紧张状态,整个右边肩膀的关节筋脉和肌肉的状态都不好,有点像职业病,你现在感觉转头会让脖子和肩膀不舒服的时候,这说明你现在右边肩膀和颈部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必须及时调理,要是时间拖得太久,你的右手有可能无法再举起,脖子转动也会受影响,最严重的情况,有可能会导致你一边的脸上面瘫!“

        听王无垠这么一说,倪芸夏被吓了一跳,“啊,那怎么办?“

        “幸亏发现得早,我帮倪姐你调理几次就好了!“

        “现在可以调理么?“

        “可以,只是这里客厅不太方便,倪姐跟我到楼上,到楼上卧室里,倪姐你躺好我好好跟你调理一下……“

        听到王无垠要让她躺倒楼上卧室的床上,孤男寡女的,倪芸夏的心跳了几下,脸也有点发烫,稍微犹豫了一下,“这个……在客厅不行么?“

        王无垠看了客厅一眼,抓了住头,“客厅这里太大,太通风,调理的时候容易受寒,而且这沙发靠背太高,我只能站在一侧,有些不方便……“

        看了看王无垠那坦然的脸,倪芸夏只能点了点头,还感觉自己不够坦荡,“那,好吧,就麻烦你了……“

        “倪姐你跟我来吧!“

        王无垠走在前面,倪芸夏跟着,就上了二楼。

        王无垠直接来到二楼靠近书房的一个卧室,推开门打开灯走了进去,先拉起了房间的窗帘,然后拉起床上的床罩,指着那一张床说道,“倪姐,就这里了,这里的东西都是新的的,还没有人来睡过,倪姐你就躺在这里吧,我去拿点帮你调理的东西……“

        王无垠说着就走出了房间,留在房间里的倪芸夏看了看,这个房间的确干净整洁,没有人住过,床上的用品都带着一股清香的气息,她也就脱了鞋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颗心脏还是噗通噗通的跳着,虽然她知道王无垠只是给她调理一下,但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躺在另外一个男人家里的床上,心中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两分钟后,王无垠拿着东西进到房间,关了门,就看到倪芸夏身体有些紧张,闭着眼睛正面躺在床上,倪芸夏这么躺着,身体的轮廓更加分明,让王无垠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微微一荡,

        “倪姐,不用正面躺,你背过来躺着就行!“

        “嗯!“倪芸夏更不好意思,但还是按照王无垠的吩咐转过了身躺好,把背部翻了过来,把脸埋到了枕头里。

        这一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身材上看,倪芸夏正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整个人的身材保持得非常好。

        王无垠用欣赏的眼光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眼神,“倪姐,那我开始了!“

        “嗯,你来吧!“倪芸夏把脸闷在枕头里小声回应。

        镇定了一下心神,心里默念了十遍医者父母心,王无垠的小心脏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他站在床边,先伸手在倪芸夏两边的肩膀上按了按,发现倪芸夏的身体太紧张,两边的肩膀都紧紧的绷着,像两块木头一样,硬邦邦的,“倪姐,可以放松点么,我先帮你把肩部的筋脉活动开来……“

        “嗯,我……我不知道怎么放松!“倪芸夏回答。

        “哦,那你躺好,我来吧!“

        倪芸夏还正感觉紧张,就发现王无垠的双手已经从她的颈部穿入到她后脑勺的头发之中,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两下,她就感觉后脑勺一麻一酸,原本绷劲的身体,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完全放松下来,陷到了软软的床上。

        看到倪芸夏的身体放松了,王无垠开始给倪芸夏调理起来,随着王无垠的一双手在倪芸夏的肩膀和脊椎上慢慢的移动揉捏,倪芸夏也就慢慢感觉舒服起来。

        王无垠的手法很奇怪,不同地方的轻重缓急也不一样,只是片刻,倪芸夏就感觉王无垠的手不是在按着她的身体,而是在拨弄着她体内的筋脉一样,王无垠的手指山就像带着一股神秘的魔法,只是他的手指一动,她背上和肩膀上的某根筋脉就会跳动起来,带着全身的筋脉,和呼吸心跳的节奏融合在一起,从头发到脚趾都在震颤着,整个人舒服无比,身上的每个细胞似乎都放松了下来,就在这种震颤中,她的身体彻底从木头石头变成了水和泥,懒洋洋的,完全放松下来。

        倪芸夏开始的时候还强打精神,但不到两分钟,她就感觉一阵难以抵御的睡意袭来,整个人就像泡在温水里的青蛙一样,什么都不想,只想放松……

        半个小时之后……

        “倪姐,你先把你衬衣的纽扣解开,把两边的肩膀露出来,我后面要给你拔火罐驱寒,中间不能隔着衣服……“

        王无垠说了一遍,发现倪芸夏没有反应,再说一遍,还是没反应,细细一看,才发现倪芸夏居然已经不知不觉在床上睡着了,呼吸均匀,脸色红润,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之上,随着呼吸轻轻的颤动着,睡得像一个孩子。

        王无垠摇了摇头,他揉了揉弯了半个多小时有些发酸的腰,扶着倪芸夏的肩膀,给她翻了一个身,以免落枕,然后从房间里的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给倪芸夏盖好,才收了东西,关了灯,放轻脚步离开了房间。

        以前做这个都是给战友们调理恢复,都是男人对男人,除了一堆臭汗,伤痕,血迹什么都没有,这还是王无垠第一次给一个女人,一个像倪芸夏这么漂亮的女人做调理恢复,做完之后,倪芸夏是美美的睡着了,王无垠却不得不给自己在卧室的浴缸里放了一缸凉水,然后把自己泡到凉水里好好冷静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