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雨夜救美

第三十五章 雨夜救美

        瓢泼的大雨让王无垠灼热的身体迅速冷静了下来。

        大雨之中的王无垠奔跑着穿过整个小区,一直冲到自己的住所别墅的门廊下面,浑身湿透,心中的那团燃起的火焰,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熄灭了下来。

        王无垠想把门打开,摸了摸身上,才发现他的钥匙包还放在倪芸夏家里的客厅里,刚刚他冲出来的时候忘记拿了。

        糟糕,难道这个时候再回倪芸夏家里去拿钥匙么,那太尴尬了

        就在这时,王无垠身上带着的手机响了起来。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王无垠以为是倪芸夏打开的,所以他看也不看就直接把电话接通了,喂

        王无垠么呃外面黑漆漆的我头好晕,好害怕电话里的声音不是倪芸夏,而是罗菲菲,罗菲菲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哭腔,还有些含糊不清,非常柔弱,似乎状态不太好,你能来来救救我他们他们要把我带走

        脑海之中浮现着罗菲菲的那张美丽的面孔,听罗菲菲这么说着,王无垠心中一惊,罗菲菲出事了。

        你在哪?

        我在我在学校附近的轻语ktv的外面我在一辆车上在罗菲菲含糊又柔弱。

        你喝酒了么?

        我只喝了一点头好晕有人在酒里下药了我不认识他们

        不要打开车门,我马上就来!

        嗯!

        挂了电话,王无垠直接拨打凌霭丽的电话。

        凌霭丽的电话打通了,但连续两次,都没有人接听,可能是电话不在身边。

        王无垠骂了一声,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瓢泼的大雨,直接冲了出去,冲到小区门口,一辆出租车刚好停下,有人从车上下来,王无垠直接上了出租车,让出租车开到联大。

        小伙子,你浑身湿淋淋的,别把我的座椅弄湿了,我还要拉人呢?看到浑身湿透的王无垠上了车,出租车司机抱怨道。

        师父,我给你加200块钱算换坐垫的,我有急事,要到华夏联大,麻烦师傅你快一点!

        听到王无垠这么说,出租车司机不说话了,发动了汽车,直接朝着华夏联大驶去。

        在出租车上,王无垠打开了手机的地图,输入轻语酒吧,果然在联大附近的一条街上,找到了这个酒吧,王无垠直接把手机地图给出租车司机看,师父,去这里,麻烦快一点!

        时间晚了,又因为下雨,路上的行人和车都不多,出租车司机开得非常快,只是二十多分钟,就到了轻语酒吧外面的大街上。

        这里是联大附近的酒吧街,街道两边种满了梧桐,酒吧的霓虹在大雨之中闪耀着,平时有不少学生喜欢来这里喝酒休闲。

        下了车的王无垠看到街边的一张桌子上还有两个没收的酒瓶,他顺手就抄起一个酒瓶,然后在大雨之中穿过街道,朝着轻语ktv跑了过去。

        轻语酒吧外面的停车位上停了好几辆车,但只有一辆车的尾灯亮着,那是一辆红色的宾利欧陆gt,有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围在那辆车的周围,不断的拉着车门,拍打着车窗,想要把车门拉开。

        王无垠走到车前,通过车里的灯,就看到罗菲菲闭着眼睛,脸色绯红的靠在车的副驾驶位置上。

        美女,开开门,喝多了躺在车里不好,我们送你去休息一下一个戴着一顶鸭舌帽,鸭舌帽下面露出一头黄毛的青年不断的拍着车门。

        王无垠阴沉着脸走过去,一语不发,在来到车前才突然发难,直接把手上的啤酒瓶狠狠的砸在了黄毛的脑袋上,啪的一声,啤酒瓶粉碎,戴鸭舌帽的黄毛的惨叫一声,一下子弯下了腰,王无垠一脚,猛蹬在那个戴鸭舌帽的黄毛的小腹上,把那个戴鸭舌帽的黄毛被踹得在地上滚出两米之外,半天爬不起来。

        在汽车另外一边的那个人被王无垠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

        王无垠用玻璃瓶隔着车指着另外一边的那个人,冰冷的眼神和眼中燃烧着的火焰把那个人吓住了。

        滚。

        那个人直接被王无垠身上的气势震慑了,连忙后退几步,不敢冲上来。

        下一秒,王无垠来到驾驶室的旁边,一肘击碎了驾驶位的车窗玻璃,把手伸进去,把车门从里面打开,然后上车,片刻都没有耽搁,而是迅速把车发动起来,给罗菲菲扣上安全带,然后开着那辆红色的宾利欧陆gt    ,一声轰鸣,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等车灯消失在远处,那个被他踹倒的戴鸭舌帽的黄毛才在另外一个人的搀扶下,一脸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早已经消失在远处的汽车尾灯,然后龇牙咧嘴惊魂未定的重新回到了轻语酒吧的一个包厢。

        那酒吧的包厢里,一个花花公子模样,穿着黑色丝绸衬衫戴着项链坦露着一半胸膛眼神张扬气质阴郁的十八九岁的男人正搂着一个穿着短裙的二十多岁的女人在包厢里喝酒,看到那两个人走了进来,一个人头上还流着血,非常狼狈,那个男人脸色一沉,放下酒杯,冷冷的问道,怎么,罗菲菲呢,没弄进来么?

        辉少,刚刚来了一个小子,把把那个女的接走了戴鸭舌帽的黄毛喏喏的说道。

        哗啦包厢里的桌子被那个男人掀翻了,那个男人站了起来,直接一耳光抽在了那个黄毛的脸上,双眼像是要喷火一样,废物,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到底怎么回事

        被抽了一耳光的黄毛犹犹豫豫的说着,可能可能是那个女的男朋友,我们找到那个女的时候,那个女的在车里,怎么叫都不开门,那个女的手上拿着电话,估计是那个女的打电话叫来的,那个小子一来话都不说一声就直接动手,我一个不注意就被他用玻璃瓶在头上砸了一下

        你们不会把车窗砸开么?

        这个街上那么多人看着呢,还有摄像头我们怕怕有人报警黄毛旁边的那个人也畏畏缩缩的说道。

        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一下子转过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个穿着短裙的女人,目光像狼一样,那个男的是谁?

        啊,我也不知道罗菲菲在学校里没有男朋友那个穿着短裙的女人连忙说道,脸色也有些惊慌。

        滚,给我想办法找到那个小子,我要知道是谁坏了我的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他辉少喘着粗气,掏出两扎人民币,砸在黄毛的身上,然后一下子又坐在沙发上,也不管包厢里还有别人,直接抓过旁边女人的头发,把那个女人抓了过来,按在自己身前跪了下去,用沙哑的嗓音来了一句,妈的,老子还以为可以好好玩一下呢,白高兴了

        戴鸭舌帽的黄毛捡起钱,看也不敢多看一眼,连忙从包厢里退了出来,同时把包厢门给关上了!

        片刻之后,包厢里响起了那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