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特种设备厂

第四十七章 特种设备厂

        “南疆特种设备厂?这就是那个戴总的厂么……”坐在车里的朱跃鑫看着车窗外的厂房和厂房紧闭的大门忍不住嘀咕道,“这位置也实在太偏了一点,我们从新区过来在路上都走了四十分钟!”

        “也不算偏了,这里是高新区,只是住的人少,周围厂子多,交通什么的其实挺方便的,而且周围环境还不错!”王无垠说着,按了两下喇叭。

        那紧闭的大门旁边的一道小门打开,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人走到王无垠的车旁边,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车里的王无垠,“你找谁?”

        这个保安王无垠还有点眼熟,就是上次在宾利店里敲锣的那个。

        “我和戴总约了今天来喝茶!”

        那个保安听到王无垠这么说,一下子愣了一下,看了看王无垠的车,又看了看王无垠,脸色略有疑惑,“你是……你是王总……”

        “我的确姓王!”

        “啊,王总稍等,戴总已经交代了,说王总会来……”那个保安连忙跑开了,连忙把厂区的大门打开,然后站在门口的岗亭边上给王无垠敬了一个礼,目送着王无垠开着车进到了厂区

        大门口有水泥路,直通里面,王无垠直接就开着车,来到厂里的一栋办公楼下面才停下,打开车门,刚刚下车,就看到穿着一身西服的戴演德哈哈大笑着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人还没到就把手伸了过来,“哈哈哈,王老弟,果然来了!”

        “戴总今天挺精神啊!”王无垠和戴演德握手,朱跃鑫几个人都下了车。

        “都是熟人了,王老弟给我介绍一下王老弟身边的这几位帅哥美女啊……”

        “这位是我兄弟,朱跃鑫,这两位是我朋友,这位是凌霭丽,这位是罗菲菲……”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啊……”戴演德热情的和三人握手。

        几个人认识之后,戴演德看着王无垠开来的车,啧啧两声,“怎么,王老弟又换车了,怎么,是宾利开腻了,想试试国产的,这车好像是哈弗h9吧……”

        “哈哈哈,戴总果然好眼光,这车就是长城的哈弗h9,我今天早上才从4s店里提的,只拿了一个临时牌照,还没上牌呢,戴总你看这车怎么样?”王无垠拍了拍车门说道。

        戴演德认真的围着王无垠开来的墨绿色的哈弗h9转了一圈,不断点着头,“不错,不错,我也有朋友买了这个,价格不贵,但感觉比普拉多好多了,能走烂路,又不挑食,耐操,越野能力还非常出众,王老弟果然是喜欢玩车的人!”

        “哈哈哈,原本我还想买长城的皮卡玩玩,那皮卡叫长城炮,太霸气了,底盘三把锁,越野能力比这个还强,只是现在还有些地方限行皮卡,好多地方不让皮卡进城,所以我才买了这个,我觉得这个更适合我,不显眼,磕磕碰碰不心疼,不像宾利,换块玻璃就七八万,都够我再买台小车了!”

        “哈哈哈,王老弟够低调啊,这车多少钱?”

        “二十多万!”

        “不错,不错,现在的国产货越来越好了!“

        “当然,我们大家都是国产的嘛!”

        戴演德大笑起来,“对,对,对,王老弟说得对,我们都是国产的,走走走,我们上去喝茶,那冰岛我可是收藏了好几年了,就为今天等着王老弟来呢!”

        “戴总别急啊……”王无垠指了指周围的那一圈厂房,“戴总这厂区挺大的,不如先带我们参观一下,看看戴总的产业,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看那些机器!“

        戴演德求之不得,原本他打算喝完茶后再带王无垠他们下来看看,既然王无垠主动提出,他更高兴了。

        “行行行,王老弟想看,我就带你们去看看……”戴演德招呼了一声,让一个工人拿了五顶新的红色安全帽,在戴上安全帽之后,他才带着王无垠几个人在他的厂区里逛了起来。

        戴演德的这个南疆特种设备厂的厂区差不多有一百多亩,车间仓库什么的都是新建的,油漆锃亮,许多的车间里摆放着机器也都挺新的,就是没有多少工人,许多的车间这个时候都停工了。

        朱跃鑫,凌霭丽和罗菲菲三个人第一次参观这样的工厂,都饶有兴趣。

        “戴总,你们这个特种设备厂是做什么的?”朱跃鑫一边看一边问道。

        “朱老弟啊,我这个厂主要生产的是储油罐和液化气罐之类的压力容器,当然,偶尔也接订单生产一些其他东西,像是大型游乐设施的部件,或者给曲安的一些小工作和作坊加工一点特殊零件之类的!“

        戴演德说的这些,涉及到一些专业知识,朱跃鑫其实不太懂,他只看到这厂里的各种设备很多,而且看样子很新,但是人却不多,好多车间机器旁边都没有人,偌大的厂,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怎么车间里人这么少,好多机器都停了!”

        “唉,一言难尽啊!”朱跃鑫的这个问题,刚好问在戴演德想说的地方,于是戴演德就开始对着王无垠吐起了苦水,“原本前两年我这厂子还挺好的,业务蒸蒸日上,订单忙都忙不过来,因为之前的厂子不大,我还从银行拿了贷款,在高新区这边拿了地,扩建了厂房,上了新的设备,没想到这些弄好之后经济一下子不行了,订单一下子没了,连之前的一些货款也收不回来,我就只有叫部分工人先回家休息了,现在厂子里只留了少部分的工人,维持着厂里的运转,在外面接点小活,勉强负担一点工厂的水电费,这么大的厂区还有那么多的设备,现在都在闲置,要不是高新区这边还有点优惠政策,我这厂子恐怕都要关门了!”

        戴演德说着,还一脸义愤,颇有感触,“说起来也真是操蛋,我差不多每天都看新闻,那新闻上每天不是形势一片大好么,各地又是农业大丰收又是经济大展gdp多少多少的,连续叫了多少年,按那些人的统计,连咱们曲安这种三四线城市的人均月收入都跑到七千以上了,怎么突然之间,这一片大好的形势就突然不行了呢?“

        “这就像你原本用一百二十码的度在高公路上开着车,但突然之间,那路就没了,连给你刹车的时间都没有,高公路一下子变成了乡村的机耕路,这不是坑人么?这么大的国家,那么多的专家教授经济学家,每天在电视上巴拉巴拉,经济出了这么大的问题,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有点预见性,提前说一声?“

        “你看现在,这银行说断贷就断贷,经济说不行就不行,老百姓的钱都被搞房地产的给抽干了,没钱消费,所有产业一下子过剩,一些地方的官府还不准房地产降价销售,要继续抽老百姓的血去支撑一堆水泥砖头,有意义么,像我这种老老实实搞实业的人都要被坑死了,我的好多朋友,都不干了,要么带着家人出国定居,或者就干脆把工厂搬迁到国外了……”

        戴演德说着,带着四个人来到一个高大的仓库门口,哗啦一声打开仓库,“你们看看,这就是之前一个液化气站老板给我定的气罐,我这边弄好了,他这边资金紧张,却不要货了,也不付尾款,我现在还找律师和他打着官司呢?”

        仓库里堆放着十多个高大的气罐,那气罐上面都积了一层灰尘。

        从这间库存仓库中出来,戴演德又带着几个人去了打磨车间,刚刚才来到打磨车间的门口,一个穿着灰色工装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急急忙忙从焊接车间里跑了出来。

        “戴总,不好了,焊接车间的刘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