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避难所

第五十章 避难所

        “王老弟,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每次遇到王老弟,都能给我解决一个大问题!“戴演德坐在一张由树根根雕制成的巨大茶几一侧,热情的给王无垠,朱跃鑫还有凌霭丽与罗菲菲的茶杯里倒着他刚泡好的茶水,“几位也尝尝,这是我收藏的冰岛,味道非常正,王老弟你们今晚也不用急着回去了,反正时间也不早了,我已经告诉食堂的师傅,晚上做一桌菜,咱们就在厂里的食堂吃,我还有还多问题想向王老弟请教啊……“

        戴演德拿出来的茶的确是好茶,闻着香,喝完之后口中回甘,有点像吃过橄榄之后再喝水的感觉,而戴演德估计经常在这里喝茶,那一套泡茶的手法非常熟练,让人看了,倒有几分赏心悦目,对他刮目相看的感觉。

        “呵呵,没想到戴总也是雅人啊,这泡茶的手法,一看就是专门练过的……“王无垠说道。

        “什么雅人,我就是一俗人,也不怕几位笑话,我这个人爱好不多,也就有三个爱好,炸金花,喝茶,还有漂亮女人,这茶几还是前几年我花了八万块从南边买的崖柏根雕的,要现在叫我买,我可舍不得了,八万块,够我请两个保安干一年了!“戴演德有几分感触的说道,“这厂里的经营现在很不顺,我现在手上的资金链就有些紧了,花钱都要省着点,上次在宾利店里弄的那一出,也是逼不得已,希望王老弟和几位别见笑!“

        “哪里会见笑,戴总是真正干事业的人,今天来厂里看了看,我才感觉现在干实业真不容易!”王无垠有几分同情的说道,说实话,戴演德的这个厂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不是戴演德没有本事,而是大环境的关系,戴演德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倒闭,也算是本事了。

        “和王老弟聊天就是舒服,说话都能说到人心里,来,来,来,喝茶……“看到王无垠的茶杯一空,戴演德立刻就给王无垠又倒了一杯。

        王无垠摩挲着手上的茶杯,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语气却很诚恳,“戴总你这厂像现在这样的确有些浪费了!“

        “谁说不是呢,我厂里设备都在,人也在,之前担心材料涨价,我还存了好多库存,现在经济不好,接不到活,我就只能看着那些东西放着生锈,可也没办法!“戴演德趁机向王无垠吐起苦水来。

        “戴总你这厂里之前生产的那些油罐气罐什么的销路的确窄了点,容易受大环境影响!“

        戴演德叹着气,“谁说不是呢,前两年谁他娘的能预料到大环境变化会这么快,现在我后悔都来不及了,现在厂里歇业,好多工人都回去了,还有一笔银行贷款马上就要到了,我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娘的,当年我赚了钱要是也学身边的几个朋友去炒房子,现在早就赚了大把的钱换了美元去国外安度晚年了,哪里会弄得像今天这么狼狈,他娘的,像我们这种干实业的都是傻x,我以前也是不忍心看跟着我的一群兄弟没工作,才继续弄实业,也怪自己不懂经济,吃了没文化的亏才会踏入这个坑里,你知道上次我和一个大学研究经济的教授吃饭,那个教授怎么说的么,他说前些年国家在疯狂印钞票放水,我们还去干实业,干制造,以实业和制造业的利润率,放水被淹死的就是我们这些人,那些搞地产炒房子的一放水就去冲浪了,随便买几套房子都比我干厂子强……“

        “此一时彼一时,戴总现在的厂子虽然有点问题,不过我看也是小问题,要翻身也不难!“王无垠喝着茶,刚刚放下茶杯,戴演德立刻就给王无垠把茶水倒上了。

        “王老弟,说实话,我戴演德很少佩服什么人,像王老弟这样的人,年纪轻轻能开得了宾利,能焊得了鱼鳞焊,有钱有本事的,我这几十年还没见过,我对王老弟就两个字,服气!”戴演德直接对着王无垠竖起了大拇指,语气诚恳无比,“要是王老弟能给我的厂子指条明路,保住我手下一干兄弟的饭碗,我戴演德给王老弟你磕头都行!“

        王无垠微微一笑,“戴总言重了,戴总你现在的厂里,什么都不缺,只要戴总你换个思路,换个产品,要赚钱其实不难,在我看来,戴总你现在就是捧着金碗在要饭啊!“

        戴演德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这厂子里的机器设备还有材料除了能生产那些罐子还能生产什么,还请王老弟指点!“

        “那些铁罐子不装油,不装气,可以装人啊!“

        “装人?“

        不止是戴演德,旁边听着两个人聊天的朱跃鑫还有凌霭丽与罗菲菲三个人也都呆住了,不明白王无垠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几个人脸上的表情,王无垠笑了笑,“戴总你这里有纸和笔么,我画个东西给你看看!“

        听到王无垠这么说,戴演德立刻起身,到旁边的办公室里拿了一个本子和一支铅笔笔进来,“王老弟你看这个可以么?“

        “可以!“王无垠接过戴演德的本子和笔,就把本子放在茶几上,拿着笔直接在本子上画起来,旁边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全部站了起来,聚集在王无垠的身后,看王无垠到底在本子上画什么东西。

        王无垠没学过画画,所以他在笔记本上画的东西不算生动,基本都是直线条的,就像施工图一样,但还是可以让人一目了然。

        王无垠先画的是一所房子,然后他在房子外面画了一个院子和草坡,随后就是在草坪和花园的地面下面好几米深的地方画了一个深埋在地下的房间,那房间有通气的设施,还有床……

        旁边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王无垠画在纸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王老弟,你画在地下的房子是什么?“戴演德直接开口问道。

        “这是避难所!“王无垠开口说道。

        避难所?

        听到王无垠口中说出的这三个字,旁边的戴演德,朱跃鑫,还有罗菲菲和凌蔼丽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个的脸上都是一样的神色——茫然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