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暗流汹涌

第五十四章 暗流汹涌

        华夏国刚刚布了对丧尸的法律身份的认定标准之后,国外的一些媒体和华夏国内一些网络上的大v就开始质疑和攻击华夏国这个法律认定标准的科学性和严谨性,一些大v和网络意见人士,甚至还叫出“丧尸也是人”的口号。

        在那些人的口中,丧尸也是人,只是有了病的人,他们只是得了怪病,被病毒感染,神志不清,有攻击别人的冲动,其实他们还活着,这样的人也应该要拥有人的基本权利和法律地位,丧尸的这些权利,不应该被“粗暴”剥夺,而应该予以充分的尊重……

        某个臭名昭著逃到美国的过气的网络过街老鼠还了一篇文章,继续给华夏国的老百姓“科普”,那个过街老鼠声称不能把丧尸叫丧尸,这是对人的基本权利的侵犯,所有的丧尸而应该叫做“异动嗜血症患者”,这些“异动嗜血症患者”的病是有可能治好的,那个过街老鼠还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两千多字的文章,力图证明所有的丧尸,并不是丧尸,只是患有“变异性红细胞生成性卟啉症和肝性卟啉症”的特殊病人。

        华夏国政府把这样的病人当成了死人,是如何残暴和不负责任等等!

        甚至轰港的部分媒体也跟着开始在起哄,把前些天华夏国生化小队成功及时对生在钵兰街的丧尸危机的处置,形容成侵犯了轰港人的基本权利,有的轰港小报和网站形容华夏国的生化小队那晚在钵兰街奉命“杀死了”那些可怜的“只是得了怪病”的轰港同胞,还有的则说是那些“只是得了怪病”的轰港同胞被华夏国政府关押,用来进行残忍的科学研究之类的……

        一些人写了大字报,直接帖到了轰港的大学里,鼓动轰港的大学生上街游行,“拯救同胞”。

        原本的一件好事,在某些人的颠倒黑白之下,居然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行,煽动民众对华夏国政府的仇恨与不满。

        在这样的煽动下,轰港部分人还被人组织起来到钵兰街进行了一次名为“拯救异动嗜血症患者同胞”的游行……

        一切与华夏国有关的,所有华夏国政府的决策,都被人黑,被人指责,攻击,形成舆论风暴,给没有是非判断能力的人洗脑……

        这些信息,戴演德都看到了,但戴演德这样的老江湖却是不会被那些垃圾信息洗脑的,这点分辨力他还是有的。

        综合看来,这些年过去,丧尸事件出现的地方越来越多,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大,国内面临的丧尸事件的风险越来越高,前两年国内警方还破获了一个规模极大的贩毒集团,缴获了数百公斤的毒品“浴盐”,也就是丧尸药,现在国内有多少人在吸食这个丧尸药戴演德不知道,但戴演德猜测,人数恐怕不会少,所以这次轰港的钵兰街丧尸事件有可能就是一个开始。

        在了解了最近沸沸扬扬的丧尸事件的前因后果和各种消息舆论之后,再回味一下王无垠提出的那个方案,戴演德不得不在心中感叹,王无垠的眼光太毒了,不说别的,看了这些,就连戴演德都想给自己家里弄个避难所了,花点钱,买个放心,买个安全,有钱人应该都会有这种想法。

        “这东西又恶心又吓人,昨晚你回来就在看这些新闻,国内不会真的也有丧尸吧?“那天王无垠等人在餐厅见到的跟着戴演德的那个妖娆的女人穿着睡衣,就站在戴演德的身后,轻轻的给戴演德捏着肩膀。

        “这可不好说,前些天轰港就出现了,说不定国内哪天就有了,这世道,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主导的,所以生什么,也不是我们能看得明白的……”戴演德摇了摇头,有些感慨,要是十年前有人在他面前说国内会爆什么丧尸,他一定会以为那个人是神经病或者喝多了,而现在,面对着这接连出现在身边的事实,他的心也悬了起来,他的社会经验告诉他,丧尸那种东西,绝不可能是自然出现的,而是人为的结果,背后绝对有黑手。

        “那个新公司你的考虑怎么样,占股百分之四十九和百分之五十可是两回事啊,你要不要再和那个年轻人商量一下,要不被人拿捏可不好受!”身后的女人继续说着,身后的那个女人不仅有姿色,而且很聪明,所以戴演德很愿意和身后的女人交流一些事情,身后女人的意见,有时候还真有用。

        “你以为我不想么,只是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戴演德关了电视,叹了一口气……

        “怎么不简单了,一个毛头小子,看样子二十岁还不到,你还搞不定他么,多少老板你都搞得定?”站在戴演德身后的女人奇怪的问道,这么多年来,她是还是第一次听戴演德说搞不定什么人的。

        “你知道什么,那个年轻人的厉害不是你能想象的,他之所以愿意让我的厂子溢价入股新公司,愿意让我当新公司的老总,条件就是他控股,新公司未来由他说了算,这是信任,也是制约,告诉我把蛋糕做大后我能分得很多,但新公司也不会完全让我主导,他主要看中的是我戴演德的能力,关系还有人脉,不是厂子里的那些机器设备,那些东西,只要有钱,分分钟就可以买来,我要不同意,就不可能有这些优惠条件,要是我这边破产清算,他最多只要一半的钱就能把我的厂子拿下了,所以他才愿意给我时间考虑!“

        妖娆的女人愣了一下,“那你怎么想的?”

        “那个人的眼光太毒了,我昨天到现在研究了一天,新公司的业务绝对大有可为,有钱人都怕死,都惜命,我要不同意,他分分钟可以另起炉灶,把我踢开,我没得选择,现在有钱的人都是爷,现在表面上是我主动,他在等我回复,其实是他主动,给我戴演德面子而已,不过这个人的确是我的福星,这件事的确有搞头……”

        戴演德说着,他还在充电的手机响了,身后的女人他的手机拿了过来,戴演德一看,是化工厂的张总打开的。

        按下手机的通话键,戴演德的语气,立刻就热情了起来,极有感染力,“张总啊,货收到了么,还满意吗?”

        “戴总啊,你做事可太不地道了!”电话里中年男人的声音透露出浓浓的不满,一开口就在抱怨。

        “张总你这话说的,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么,我有可能会做不赚钱的事情,但绝对不可能做不地道的事,更不可能坑朋友……”

        “你还说你地道,今天拉来的货我看了,那鱼鳞焊,没得说,你厂子里早有这样的能人,之前怎么不给我拿出来,莫不是嫌我以前的单子小,看人下菜,把好东西都藏着掖着!”

        一听电话里的张总这么说,戴演德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瞬间就在电话里叫起冤来。

        “张总,我冤枉啊,张总你知道你那批货我是怎么完成的么,刘工前两天在厂里受了伤,手腕骨折了,现在还在市医院的病房里住着呢,我厂里就这么一个七级的焊工,刘工一住院,我这里就没有人能干得了你的活了,为了不耽搁张总你的活,我这边可是用尽了关系,托了朋友,欠了好大的人情,求爷爷告奶奶才请来了一尊大神把张总你手上的活儿给干完了……“

        戴演德直接嘴上跑起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