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揭开

第六十五章 揭开

        王无垠开着车到了红云路,这里的新华书店,是曲安最大的,一个书店,占据了红云路上一栋大厦的下面整整三层,有上万平米。

        在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停好车,王无垠坐着电梯来到了新华书店一楼的大门口,因为今天国庆,新华书店的人很多,大门口来来往往的都是人,特别是家长带着小孩子来买书的人,很多。

        我已经到了新华书店了!

        王无垠用手机qq给万安侦探去了一条信息。

        你在哪?

        我在书店门口。

        描述一下你的穿着年纪!

        我十八岁,穿着灰色的运动裤,黑色的t恤,挎着一个包,你在哪里?

        王无垠一边着消息,一边打着着四周。

        书店的四周人来人往,附近有两个商场,还有咖啡店,冷饮店与天桥,书店里也有不少人,他知道那个万安侦探一定躲在什么地方打量着他,但他却不知道那个人究竟在哪里。

        我看到你了,哈哈,你比我想象得要年轻啊,你不用管我在哪里,我只是确认一下我的合作客户,这是我的习惯,你现在走进书店!

        王无垠按照消息走到了书店里。

        我进来了!

        朝左边走,左边三十米处有一个人物传记类作品的专区,你走到哪里。

        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王无垠也就朝着左边走了过去,穿过书店里重重的展柜,来到了书店的人物传记类专区。

        看到那个绿色柜台没有,柜台上还插着一个九折优惠的标识,就在那个柜台的最上一层靠左边的位置,有三本《曾国藩家书》,你打开中间的那一本,在书的扉页上,夹着我留给你的东西。

        王无垠照做,他来到那个绿色的柜台面前,果然在那个绿色柜台的最上面靠中间的地方,看到了三本《曾国藩家书》,他拿下中间的那本书,一翻开,果然就在书的扉页里看到一张小小的纸片。

        那纸片上有一个条形码,上面还写着一个36号的字样。

        东西我已经放到了书店外面的存包柜那里,你拿着这张纸条,就能拿走柜子里的东西。

        拿着那张小纸片,王无垠离开书店,就在书店门口附近,看到了书店存包的那些柜子,把那张小纸片上的条形码放到柜子上扫了一下,一个柜子自动打开,王无垠看了看,柜子里只放着一个文件袋,他拿了文件袋,关上柜子,离开书店,到停车场取了车,开着车就离开了这里。

        ……

        半个小时后,在去戴演德厂子的路上,王无垠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把那个厚厚的纸质文件袋打开了。

        文件袋里装着不少照片还有几份纸质的资料,那些照片随便一看,就知道是用专业的摄像器材在远距离偷拍的。

        那天晚上在车外骚扰罗菲菲的那两个男人的照片就放在最上面,一个叫柳有成,那个被王无垠砸了一啤酒瓶的叫王宇,居然还和王无垠是同宗。

        文件袋里除了有这两个人的照片之外,这两个人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信用记录等信息,全部都在。

        这两个人只是小角色,王无垠只是看了一遍,就把他们的那些信息丢到了一边,然后认真看起他们的社会关系来。

        在这两个人的社会关系中,有两个人引起了王无垠的注意,其中一个人就是华夏联大大三的女生,叫郭艳,在那个文件袋里,就有几张郭艳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就是郭燕和那个黄毛在华夏两大的学校门口,那个黄毛开车去接郭艳的时候拍的。

        王无垠雇佣的那个私家侦探了解到的信息,是黄毛和郭艳已经认识了两年,不过郭艳却不是柳有成和王宇的女朋友,而是柳有成和王宇老大的女人,柳有成和王宇的老大,叫许辉。

        不错,这个许辉就是王无垠今天在停车场遇到的那个许辉,还是王无垠少年班的同班同学。

        许辉是曲安市内一个规模较大的地产公司许氏地产老板许然的儿子,在曲安的某个圈子里,被人称为辉少,标准的纨绔子弟,惹是生非,因为家庭的纵容,从14岁开始就没有消停过,打架和非礼女生之类的都是小事了,之前出过几台大一点的事情,在学校里把人打残疾,还有下药把女同学的肚子搞大,都被他爹用钱压了下去。

        许辉在曲安一中读高三,平时喜欢飙车,女人,打拳,这次少年班招生,许辉以前跟过他爹身边的一个高级气功师练过气功,听说还练得有模有样,所以他家里这次为他走了特殊渠道,被少年班特招。除了气功之外,许辉还在练泰拳,自己弄了一个俱乐部,性格很凶狠。

        文件袋里也有几张许辉的照片,这几张照片中,许辉搂着郭艳,叼着烟,非常张扬,身边是几个同龄男女,还有几辆跑车,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就停在许辉的身边。

        罗菲菲那天晚上出事的那个ktv,就有许辉的股份。

        王无垠自然知道许氏地产的背景有多深,这种地产公司,年销售额上百亿,在南疆省根深蒂固,特别擅长经营政商关系,而且老板钱多,人多,社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结交。

        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许辉才非常难搞,这份资料的价格才飙升到了三十万,估计那个私家侦探也知道惹到这样的人有多麻烦,所以收起钱来一点都不手软。

        看了这些东西,王无垠脑袋里已经知道罗菲菲那天晚上到底生什么事了,这个郭艳,十有八九就是那天晚上子啊ktv里给罗菲菲的酒里下药的人,而她之所以这么做,自然和许辉有关。

        看到这些信息,王无垠在心中暗暗感叹,那三十万果然花的值。这就像在战场上打仗一样,知道敌人是谁,在哪里,比之前的两眼一抹黑好多了。

        想到许辉居然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学,王无垠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自己那天晚上救了罗菲菲,打了许辉的狗腿,以许辉的能量背景,他难道不会查一下是谁坏了他的好事么?从今天见到那个许辉开始,王无垠就感觉那个许辉对自己有一股敌意,看来这敌意并不是因为自己当了班长,而是许辉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有意思……”看了看手上的那些中篇,王无垠冷冷一笑,把这些东西收好,放在车里的手套箱里,随后才开着车到了高新区戴演德的厂里。

        一个月不到,曾经的南疆特种设备厂这个时候已经悄然换了一块招牌,变成了“铁屋公司南疆生产基地“。

        厂门口的保安早已经记住了王无垠开的这辆哈弗h9,看到王无垠的车来,不用王无垠按喇叭,厂区的大门就打开了,门口的保安敬着礼,让王无垠开车进了厂区。

        厂区办公楼前面的那块草坪前,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入地下五六米的大坑,这个大坑现在是厂里的产品展示区,根据王无垠的图纸生产出来一个避难所,现在就在大坑里放着,已经可以让人去参观了,这个大坑,也就是可以让人看到避难所在地下的布局和施工完成后的样子,就像汽车的白车身一样,是用来展示的,这样的展示,比起模型,图片什么的,会让人印象更加的深刻。

        王无垠停下车,刚刚打开车门走下来,戴演德和朱跃鑫就已经走了过来,戴演德哈哈大笑着,“王老弟来了,刚好可以去看看咱们的产品,我还正等着你来验收呢……“

        那个大坑的底部,一个长七米多,高三米多的银亮色的金属大罐正在太阳下闪动着一层耀眼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