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局中局

第九十四章 局中局

        无人机传来的监控画面上,那深深的山沟里,都是碎石和跑车的碎片零件,燃烧着的车架,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车里的人,被安全带完全固定在车里,从车祸一开始就没有逃出来的机会,而是在火中燃烧着,更有可能的是在落地的那一瞬间,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大桥下的那一堆火光,在这样的夜晚,十分的显眼。

        陈青云看了身边脸色如常只是微微眯着眼看着无人机传来画面的王无垠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删除了无人机拍下的所有监控视频,然后把无人机收了回来。

        “你这活干得没得说……”陈青云对王无垠说道,这个时候,他对王无垠的“技术”是心服口服,彻底没有了疑问。

        “我只是把他喜欢玩的东西送给他,他不明白,其实,要一个人的命很简单!”王无垠笑了笑,自始至终,许辉都不明白他惹到的是什么人,许辉的所有依仗,对王无垠来说,屁都不是。

        “少了一个这样的祸害,以后曲安也会少一点悲剧,那些被他害了的姑娘,也可以瞑目了!”陈青云有些感慨的说道。

        “但愿吧,对了,可以进行第二步了,除恶务尽!”王无垠看着陈青云,“剩下的你们比较拿手了,毕竟准备了那么久!”

        “嗯,放心吧!”陈青云点了点头。

        “那钱要我分担一份么,我倒不介意……”王无垠笑了笑。

        “不用了,一点小钱,我们有行动基金!”

        “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王无垠离开陈青云的奔驰,回到自己的哈弗h9上,不带走一丝云彩,开着车走了。

        看着王无垠离开,陈青云镇定了一下心神,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周树明和刘国安去一条短信——火锅店已经打烊了。

        刘安国很快回了一条——中年大叔要注意减肥,这是我听到的好消息。

        周树明也回了一条——哈哈,这么早就打烊了,其实早就该打烊了,要不明天来我家里吃火锅庆祝一下。

        这样的聊天短信,就算被人看到了,也绝不会想到这里有什么问题。

        ……

        一个小时后,王无垠开着车返回华夏联大附近的小区,车刚刚到小区,他的手机就响了,是老周用公共电话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老周只在电话里说了一句,“快递刚刚已经货了!

        “好了,我知道了!”

        那边随即就挂掉了电话。

        快递已经货,那就是第二步已经完成了。

        估计就在刚刚,万安侦探操控的一个海外的神秘账户,向黄毛王宇在工行的一个户头上,打了五十万的现金……

        黄毛王宇的银行账户很多,这个账户,是他早就遗忘的一个,很久没用了,账户里的钱只身下几十块,而且收到钱,也没有短信提醒。

        许辉刚刚出车祸死了,许辉手下的黄毛就收到一笔五十万的巨款,而许辉开着出事的车,正是黄毛送去检修的,提车的也是黄毛。

        落在有心人的眼里,这里面的信息量就很大了。

        这是王无垠他们计划的第二步。

        现在的黄毛,不知道自己的账户里已经多出了一笔巨款,更不知道因为涉及到之前的一起少女吸毒自杀的案件,他早已经被刘安国盯上了。

        一切都水到渠成,这就像是钓鱼一样,许辉的车祸是鱼钩,黄毛王宇现在已经不知不觉成了被王无垠他们挂在钩上的饵料,那5o万就是鱼线,鱼竿在刘安国的手上,现在就等着大鱼来咬钩。

        这就是为虎作伥的走狗宿命。

        四两拨千斤也好,借刀杀人也好,剩下的,已经不需要王无垠来操心了,他只要等一个结果。

        ……

        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王无垠一脸平静的回到“大宿舍”,刚刚用钥匙打开了门,王无垠就看到朱跃鑫,凌霭丽和罗菲菲三个人居然还没有睡,而是关了客厅的大灯,全部趴在客厅的沙上,在看着《恐怖大师》。

        自上次的《极度空间》之后,朱跃鑫就买了许多的惊悚片和恐怖片回来,晚上没事的时候就和回到“大宿舍”的罗菲菲与凌霭丽三个人在看电影。

        凌霭丽坐在朱跃鑫的身边,看到紧张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抓着朱跃鑫的手,罗菲菲则抱着一个玩具狗。

        王无垠回来的时候,三个人正在看《华盛顿食人族》,这个片子是《恐怖大师》的一个部分,讲述的是一家人到度假村度假,女儿偶然现了一封信,信里面的内容非常惊悚……

        这片子也很惊悚!

        “啊,我们的大忙人回来了,这两天到哪里去了,都学会夜不归宿了?”罗菲菲看着王无垠说道。

        “没什么,这两天我就在东山御湖小区那边,那里清净一点,方便我修炼!”王无垠笑了笑,并没有告诉罗菲菲,就在今晚,她永远不需要再为许辉的事情担心了。

        “无垠,快过来看,太诡异太吓人了,这些老外的电影什么都敢拍了,怎么会有这种脑洞……”朱跃鑫招呼了王无垠一声。

        王无垠脸色如常的对着三个人挥了挥手,然后直接上了楼,“哈哈哈,不了,你们看吧,我到楼上修炼一会儿……“

        看到王无垠上去了,旁边的罗菲菲才小声的问了朱跃鑫一句,“他最近怎么变得那么勤快,一天到晚都在忙着练气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朱跃鑫也回头看了看,现王无垠已经上去了,才小声的告诉罗菲菲,“呃,无垠最近的修炼进展有点慢,所以估计他有点着急!”

        “哦……“

        ……

        楼上有一间十多平米喝茶的阳光房,还摆放着不少的绿植,光线很好,如果不出去的时候,王无垠就会在这里修炼。

        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有什么感觉,王无垠继续练着,没有放弃,而天空却下起雨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阳光房的玻璃屋顶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外面的雨变大,整个阳光房的屋顶,就像被浸透在水幕之中。

        感觉那噼里啪啦的雨滴的噪音弄得自己有些心烦意乱,王无垠才睁开了眼睛,摇摇头,结束了修炼。

        打开门,走出阳光房,王无垠才现穿着睡衣的罗菲菲抱着一个玩具狗,正在阳光房外好奇的看着他,似乎已经站在门外有一段时间了,刚才因为他在修炼,所以罗菲菲没有进来打扰。

        罗菲菲穿着睡衣的样子,让王无垠都不敢乱看罗菲菲脖子以下的地方,只是问了一句,“啊,怎么还没睡?”

        “下雨了,睡不着,想来看看你练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神功?”罗菲菲眨了眨眼睛。

        “啊,不是告诉过你了么,就是《混元周年功》!”

        “哦,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修炼的是《葵花宝典》呢?”罗菲菲掩嘴而笑,眼神在挠着王无垠,“怎么样,王总打算什么时候进宫啊?”

        王无垠的脸瞬间黑了,但转眼又苦笑起来,“估计我是天赋不太好,还没有什么气感!”

        看到王无垠有些苦恼的神色,罗菲菲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刚刚跟你开玩笑的,别把自己累着了,或许放松下来效果会更好!”

        “嗯,谢谢,我知道了!“

        “你不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女朋友了么?”

        “啊,为什么?”

        “你练气功的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叫独阳不生孤阴不长,要是你找个女朋友阴阳调和一下说不定就练成了呢,要不本小姐和你凑活一下得了,你也教教我这门气功怎么练呗!”罗菲菲送给了王无垠一个脉脉的秋波。

        “罗大姐,你不会是又想来占我便宜!”王无垠退后两步,抱着自己的胸口,一副生怕遭受凌辱的模样。

        “混蛋!”罗菲菲直接把抱着的维尼熊砸到了王无垠身上,然后气鼓鼓的转身回房间了。

        在罗菲菲回去之后,王无垠笑了笑,抱着罗菲菲的维尼熊,放到了二楼茶厅的沙上。

        ……

        这雨下了一夜未停,在这样的大雨中,少年班每天早上在运动场上的锻炼就无法进行下去了,王无垠查了一下天气预报,未来几天曲安都有雨,所以他就在班级群里了一个通知,少年班每天早上在运动场的修炼暂停,大家各自修炼,等这几天雨过了再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天一亮,王无垠就买点鲜花和水果,冒着雨来到了医院,去看望胡逸。

        胡逸已经从icu转移到了普通的病房,虽然还不能下床,但这几天身体和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

        刚刚来到病房,一推开房门,王无垠就看到了卓振东。

        没想到卓振东也来得这么早!

        “啊,卓老师,你也在啊!”

        “哦,王无垠,你也来了!”卓振东也微微有点意外,没想到王无垠也来得这么早,还给胡逸带来一捧鲜花来,看着王无垠,卓振东暗暗点头。

        王无垠和卓振东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把鲜花放在了胡逸的床头。

        躺在床上的胡逸已经知道王无垠为他做了什么事,不善言辞的他只是用感激的目光看着王无垠。

        “今天感觉怎么样?”王无垠问胡逸。

        胡逸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嗯,好多了,刚刚卓老师还在给我说着气功修炼的事情……”

        “你现在的状态练不了气功,不过可以先把功法和全身的经脉穴位什么的先记住,你的考核可以延后,不用紧张,这些日子安心养病!”卓振东在旁边说道。

        “嗯,班长之前已经给我送来一副经脉穴位的图谱和背记经脉的歌诀,我这几天没事就在看……”

        几个人正在病房里说着话,突然之间,卓振东的手机响了起来,卓振东直接就在病房里接通了电话,“喂,杨老师,什么事?”

        只是几秒钟后,王无垠就看到卓振东的脸色微微一变。

        ”……已经确认是我们班的学生……许辉……好的,我知道了,许辉是特招生,之前并没有办理住校手续,我们班的其他学生有参与的么……没有……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卓振东看了王无垠和胡逸一眼,“校长办公室这边有点事,我回去一下,胡逸,你好好养伤,王无垠,你就在这里陪一下胡逸!”

        “好的,卓老师!”

        “卓老师慢走!”

        看着卓振东离开,王无垠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到了下午,《曲安某富二代昨晚百峰山飙车车毁人亡》的新闻就已经传遍了王无垠的朋友圈,少年班的班级群里很快就知道了许辉身亡的消息,许多人都深感震惊。

        当然,因为王无垠和许辉在学校里从来没有生过什么表面上的冲突,许辉又是因为意外出的车祸,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人脑洞大开到把许辉的车祸和王无垠联系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