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过山车

第一章 过山车

        “哒哒哒哒……”ak47步枪在王无垠的手上跳动着,那强大的后坐力,通过枪身传递到王无垠的手臂和抵住枪托的肩膀的位置,让王无垠的稍稍前倾的上半身也在颤动着。

        靶场的vip靶位上,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牛仔裤,戴着护目镜和防噪耳机的王无垠以一个非常标准的持枪姿势站在靶位前,一颗颗7.62mm规格的子弹在枪口的火舌之中喷射而出,以每秒710m的初速飞向两百米外的目标。

        几个泡沫移动靶在ak47倾吐出来的子弹中变得粉碎。

        在王无垠的手上,那把ak47变得疯狂起来,不断有移动靶出现,然后被打倒,一夹子弹很快打完,王无垠重新换上一夹子弹,一拉枪拴,ak47再次开火。

        王无垠换弹夹的迅捷和麻利,让站在他身后的靶场的工作人员都有些侧目。

        以那个靶场工作人员的经验来看,就算是很多在靶场玩了几年的老顾客,玩ak的时候也没有王无垠这么麻利,而王无垠,似乎才刚刚来靶场玩了几个月而已,但只要王无垠一拿起枪,整个人就散发出一种那些老顾客都没有的犀利的气息。

        飞洒跳动的弹壳不断的落在王无垠身边的地面上,只是一会儿的功夫,王无垠就打完了整整20个弹夹,600发子弹,达到了靶场ak47一次打出子弹的上限。

        ak当然还可以再打一会儿,但靶场为了枪支的安全性考虑,每支枪都有一个单次射击的最大弹药上限。

        自始至终,王无垠都沉默着,只是不断的开枪,开枪,开枪,就像想要把心中的所有郁闷,化成子弹射出去一样……

        接连不断的枪声在王无垠的耳边轰鸣着。

        ak47的枪管已经变得滚烫,甚至肉眼都能看到枪口在倾吐的火舌中变得有点发红,王无垠的肩膀也在枪托接连不断的后座力中变得有些酸疼,在最后一个弹夹打完后,王无垠才停了下来,把枪放到一旁的桌上,然后退到了后面,坐在椅子上,接过朱跃鑫递过来的一瓶矿泉水,仰起头,咕噜咕噜,一口喝了一瓶。

        朱跃鑫知道王无垠最近心情有点不太好,所以他也没说什么,王无垠打靶的时候在朱跃鑫眼里看起来就像是在发泄情绪一样,在王无垠退下来之后,他走到靶位上,拿起一支m16a1,开始打起靶来。

        m16a1的后坐力没有ak47那么大,同时它的的精度也比ak47要高很多,在这个靶场,m16a1是朱跃鑫最喜欢的自动步枪,王无垠平时用m16a1用得也多,只是今日特意选了ak来发泄一下。

        朱跃鑫慢条斯理的打了六个弹夹的50米的移动靶,然后才退了回来。

        “不错啊,比上次提高很多,差不多要达到美帝的新兵标准了……“王无垠看着靶位上传来的图像,对朱跃鑫说道。

        “来这里玩了这么久,要还是像以前一样,那我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朱跃鑫耸耸肩。

        王无垠笑了笑,走到靶位,让旁边的服务员拿过一把m9手枪,单手持枪,开始啪啪啪的打起了25米外的人形移动靶。

        一颗颗子弹飞出,移动靶上不断的出现一个个的弹孔。

        和用ak一样,打完一夹子弹之后,王无垠就迅速的换上弹夹,继续开枪。

        打了一百多发手枪子弹,王无垠又退回来休息,让朱跃鑫上。

        朱跃鑫选了一把国产的92式手枪,打了几个弹夹,也退了回来。

        靶场里的狙击步枪没有沙科    trg    42,只有国产的88式一款可供选择,这对王无垠来说多少有一点遗憾,不过88式用得久了,王无垠还是慢慢找到了一些当初的感觉,发现自己的狙击水平还是保持着“当年”的水平,“当年”在战场上,作为战场技术支援官的王无垠使用得最多的武器就是狙击步枪,他的岗位和职责就决定了这就是他用得最多的武器。

        当了那么多年的兵,王无垠的狙击水平,虽然比不上那些优秀的狙击手,但也算非常不错,两百米内,不说用狙击步枪打硬币,但打一个苹果的话,准确率还是相当高。

        王无垠用卧姿打光了一夹88式的子弹后,在靶场服务员惊艳的目光中,然后让朱跃鑫上。

        不得不说,朱跃鑫其实没有当狙击手的潜质,使用狙击步枪的成绩简直惨不忍睹。

        王无垠也发现朱跃鑫似乎没有多少耐性,两夹子弹,他片刻功夫就打完了,成绩自然不用说,相比起来,朱跃鑫喜欢的是更暴力的,破坏力更大,而且射速更快的那些武器,他觉得那些武器才好玩。

        这是每个人的天赋的不同,无法勉强,要成为一名狙击手,需要的不仅仅是技巧,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因素,王无垠感觉如果在战场上,朱跃鑫或许会是一名优秀的机枪手。

        “看来我是当不了狙击手了,我总觉得这一枪一枪的打太不过瘾了!”打完两个弹夹的狙击步枪后,朱跃鑫苦笑了一下,退了下来,摘下护目镜和防噪耳机,坐在王无垠的身边,喝着果汁,和王无垠聊着天,“对了,无垠,你说这部队里培养一个合格的狙击手需要多长时间

        “这要看狙击手使用的枪械了?”

        “使用不同的枪械对培养狙击手有区别吗?”

        “区别非常大!”

        “有多大?”

        “大到就像古代战场上培养一个合格的弓手和一个弩手的一样,甚至更夸张,在古代的战场上,一个会使用弓箭的合格弓手的培养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但是一个使用弩箭的弩手的培养却可以很短,只要会上弦,会瞄准,几天就够了!”

        “有这么夸张么?”

        “当然有……”王无垠喝了一口水,“这就是武器的技术含量变革带来的飞跃,现在最新式的狙击步枪,科技含量非常高,配备着最新式的激光测距仪弹道计算机还有枪身稳定机构,那样的枪会自动测算枪口到目标的距离和弹道,会考虑风速还有环境与天气之类的影响调整瞄准参数,它可以让一个从来没有摸过枪的成年人,在半个小时的熟悉之后,利用它很轻松的精准命中几百米外的目标,达到一个训练多年的狙击手的射击水准,使用那样的步枪,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一批批的培养战场上的狙击手,那样的狙击手培养出来很快,只需要掌握在战场上的伪装隐蔽技巧就够了,射击的事情全部交给狙击步枪,狙击手只负责选择目标,把枪口对准目标,然后扣动扳机……”

        “真有这么先进么?”

        “有的,前些年就有了,只是那样的步枪生产成本太高,枪身部件有点多,看起来很笨重,不利于野外行军携带,而且平时维护有些麻烦,枪上还带着电池模块,所以没有大规模装备部队而已!”

        听着王无垠说的这些话,朱跃鑫没有再问王无垠怎么知道的,因为他知道他要问了,王无垠的回答一定是那个——从网上看到或者是学到的,直接让人无语。

        自从王无垠说他打靶玩枪的本事也是从网上学来的之后,朱跃鑫就打定了注意,他以后绝对不再问王无垠同样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个。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一个靶场的工作人员来到王无垠的面前,恭敬的说道,”两位先生,不好意思,今天的俱乐部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关门了,明天除夕,所以今天结束营业的时间比平常提前了几个小时,明天俱乐部开始放假,一直要到初七才继续营业,两位先生还要再玩一会儿么?”

        王无垠站了起来,“不了,我们也走吧!”

        “好的!”朱跃鑫也站了起来。

        两个人收拾了一下东西,洗了一个澡,然后才离开了俱乐部。

        这个射击俱乐部是曲安市内唯一一家可以玩枪的地方,俱乐部的地址就在曲安西边城外二十公里的山里,环境非常幽静,条件也不错,有点像高尔夫球会所的意思,俱乐部实行的是会员制,自从知道曲安有这么一个射击俱乐部之后,王无垠就成了这里的常客,是俱乐部的白金vip,王无垠平时经常带着朱跃鑫和张亚洲宋乐他们过来玩枪,熟悉武器的性能,像今天两个人来这里折腾了上千发各式子弹,小两万块钱也就没了。而这点钱对王无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两个人从俱乐部里出来,来到了停车场。

        时间才刚刚五点多,天色已经要黑下来了,山坳里吹来的西北风还带着一股寒意。

        “无垠,真不去我家么,我爸我妈都说了好几次了,要让你来家里过年,一起热热闹闹的,我妈还买了不少你爱吃的黄花菜和笋干,准备给你炖红烧肉呢……”

        “不了,你代我谢谢叔叔和阿姨!”王无垠笑着拍了拍朱跃鑫的肩膀,“我已经订了去外地的机票,过年这两天准备到外面散散心,阿姨做的红烧肉只有等回来再来吃了!”

        “呃……那……好吧!“朱跃鑫知道王无垠是不想去打扰自己一家人过年,加上王无垠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想出去走走。

        “行了,你自己开车回去,刚拿的驾照,路上小心一点!”

        “好的,你路上也小心!”

        两个人就在停车场分开,王无垠朝着他的那辆长城h9走去,朱跃鑫则朝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走去,朱跃鑫一个月前刚刚考到了驾照,那辆黑色的大切诺基,就是王无垠让公司给朱跃鑫配的车。而王无垠,放着宾利不开,却是喜欢开这辆不起眼的国产suv。

        走了几步,朱跃鑫转过头,看着王无垠那略显孤单的背影,朱跃鑫心中突然一阵悸动,鼻子有些酸,他不由又叫了一声,“无垠!”

        王无垠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朱跃鑫……

        “你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话么,男子汉大丈夫,一次两次的失败算什么,就算你练不了气功,但你还是你,还是王无垠,还是我们少年班所有人心中最好的班长,还是班上一堆男生最高的好哥们,是班上一堆女生和罗菲菲暗恋的对象,也是我的偶像和一直学习的目标,加油!”朱跃鑫在停车场大声的说道,几乎吼了出来。

        一个灿烂的笑容出现在王无垠的脸上,他对着朱跃鑫挥了挥手,“行了,我知道了,没事的,好好过年!”然后王无垠转过身,继续朝着他的车走去,发动起车来,然后开着他的车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王无垠驾驶的皮卡消失的尾灯,朱跃鑫心中五味杂陈,最后不由叹了一口气,也朝着那辆黑色的大切诺基走去。

        去年少年班刚开学的时候,王无垠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但是,任谁都想不到的是,王无垠居然无法修炼气功,一下子在少年班的主修科目上成了班上最落后的一个。

        朱跃鑫还记得那天王无垠的脸色有多苍白,少年班上同学看着王无垠的眼光有多奇怪。

        第一次考核检测之后,少年班每天早上在体育场上锻炼的时候,王无垠就再也没有站在前面带领大家一起修炼了。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绝不应该发生,因为朱跃鑫明白王无垠究竟有多努力,为了修炼气功,王无垠几乎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偏偏,整个少年班就是王无垠没有通过第一次的气功考核。

        过完年,寒假一收假开学,王无垠就要进行第二次气功修炼的考核检测,而现在,王无垠还是没有半点气感,第二次考核检测貌似也不可能通过。

        按照少年班的规矩,同一个项目三次考核王无垠没有达到一级的话,王无垠就只能被少年班劝退了。

        少年班享受着华夏联大其他的打学生享受不到的资源和待遇,同时也有着更严格的管理考核规定。

        少年班的第一学期,老天似乎和王无垠开了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