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碰瓷儿

第二章 碰瓷儿

        在靶场打完靶后,王无垠心中那股郁闷的情绪,已经缓解了不少。

        难道这就是从未来回到现在的代价?王无垠自嘲的想着,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他在山洞里第一次看到那颗神秘的珠子的情景——从坚硬的岩石之中钻出一半的骸骨,骸骨手上捧着的那颗珠子,还有周围差不多有两亿年的化石。

        王无垠曾经以为那颗珠子的作用就是让他重生到三十多年前,现在看来,这样的重生似乎还有副作用。

        不能修炼气功,这对王无垠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王无垠清楚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在真正的危机席卷全球的时候,什么财富和势力最后都靠不住,每个人最能依靠的,其实只有自己,上辈子,不能加入华夏国的精英部队成了他最大的遗憾,没想到这辈子,这样的遗憾还会继续,甚至更进一步。

        难道自己天生就只能做一个技术支援官?上辈子,自己好歹还又活了三十多年,不知道这次重生,自己还能不能坚持活到那个时候!

        开着车的王无垠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车里有些安静,王无垠干脆打开了车里的收音机。

        “……印度马哈拉斯特拉邦的骚乱还在持续,据当地的媒体报道,暴乱的原因是当地的印度教徒发现有其他不信仰印度教的人在捕杀疑似感染了丧尸病毒的猴子,随即引发了马哈拉斯特拉邦内不同宗教信徒之间的对立和暴力行为,最近几天,马哈拉斯特拉邦各地的骚乱已经造成了上千人的伤亡……“

        “一些非官方的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和人权组织对马哈拉斯特拉邦的骚乱各有不同的立场,国际人权组织在批评印度政府在马哈拉斯特拉邦的戒严活动和清除丧尸的行动中粗暴野蛮的使用武力,侵犯了当地百姓的人权,而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则批评印度政府没有切实保护好印度境内的猴子,纵容了印度国内对猴子的大规模伤害事件的爆发,印度外交部发言人斯瓦蓝在回应这些批评的时候声称,那些对印度指手画脚的人应该亲自到孟买来住上一段时间才能明白印度政府到底做了些什么,同时,斯瓦蓝也表示,印度政府有能力稳定国内局势……”

        “由华夏国发起的国际《反生物恐怖主义公约》今天继续在联合国大会继续辩论,该公约获得超过一百多个国家代表的支持,美国依旧持反对立场,指该公约具有政治目的,威胁美国生物公司的利益,各国p4实验室内的科学研究涉及到的公众安全和商业利益的伦理边界到底在哪里,成为这次大会各国争论的焦点……”

        印度的骚乱开始扩大了,这一切,和历史上发生的如出一辙,没有什么变化。接下来印度会发生什么,王无垠很清楚,印度政府和军方的强硬派,很快就会在马哈拉斯特拉邦境内采取更加强硬的行动来消弭暴乱和被丧尸病毒感染的猴子,在这次行动过后,马哈拉斯特拉邦境内貌似平静了一小段时间,但教派冲突却从马哈拉斯特拉邦扩张到印度全境,而且很快,更大规模的丧尸病毒就会在印度境内爆发,而且开始波及到孟加拉国,缅甸,巴基斯坦等国……

        到了下半年,华夏国国内的丧尸也开始在各地爆发。

        末日的气息在逼近了!

        没有用多长时间,王无垠就开着车回到了城里。

        明天就是除夕,大年三十,过了明天,就是2021年,农历辛丑年牛年的春节。

        原本平时还算拥挤的曲安城里的街道上在今日一见变得空荡了不少,经济不好,返乡的人一多,再加上遇到过年,在这座城市打拼的人基本都回家了,整座城市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铁屋公司这几天同样也放了假,罗菲菲和凌霭丽他们已经回家和家人团聚了,所以王无垠开着车也就没有再回在华夏联大那边租的房子,而是开着车朝着龙江新区的东山御湖小区驶去。

        在距离东山御湖小区还有两三公里的一个十字路口,似乎发生了交通事故,一辆mini和一辆摩托车碰在了一起,在转过弯后,王无垠才发现那辆mini有些眼熟,再一看,那是倪芸夏的车。

        穿着黑色风衣的倪芸夏就站在车前,一脸气愤的表情,一个四十多岁体型肥壮的男人和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在围着倪芸夏,在倪芸夏面前张牙舞爪的说着什么,其中那个肥胖男人的胳膊的动作幅度很夸张。

        王无垠在路边停下自己的车,立刻走了过去。

        王无垠还在十米之外,就听到其中一个男人在对着倪芸夏大吼,“你懂不懂交规,转弯让直行,我在直行,你在转弯,出了这样的事故,当然是你全责,你以为我的这车便宜么,好好看看,这是本田大金翼,你懂么,大金翼,你去打听打听,我这摩托车可比你的这小mini贵多了,现在你把我车撞成这样,这维修费起码也要七八万……”

        倪芸夏已经气得脸色发白,一脸委屈,整个人的身体都被气得发抖,但还是在据理力争,“刚刚分明是你撞过来的,我转弯的时候你还在远处,我一转过来你就加速冲过来撞在我车上,刹车都不带,怎么是我的责任……”

        “转弯让直行,我直行,你不让我,撞上了就是你的责任,你懂么?你一个女司机,懂不懂交规,我不和你吵,你要不服气就报警等着交警来处理吧,看看是谁的责任,你不报警么,我报警也行!”

        和倪芸夏大吼着的那个男人也是四五十岁的模样,留着短发,穿着夹克和t桖,手上戴串,一副油腻中年人的模样,此刻气势汹汹,一副我有理我怕谁的模样,一口咬定责任在倪芸夏这边,而且一张口的赔偿就是七八万。

        而那个油腻中年男人的身边,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也还在给油腻男帮着腔,指责着倪芸夏要负全责。

        “这位女司机,你交规怎么学的,我们直行,你转弯,现在发生碰撞,你还有什么道理和我们吵,当然是你的责任,还好我们两个人没有出事,要是我们两个出事,你连我们的医药费都要算上,现在只让你赔车的维修费已经对你算客气的了……”

        一个女人在这种场合面对着两个男人,倪芸夏气得不轻,同时感觉委屈无比,但又不知道怎么和这样的两个男人争吵,这点钱倪芸夏倒不在乎,而且有保险,也不用她掏,但关键是倪芸夏心中憋气,刚刚分明就是骑摩托的男人在她转弯的时候故意冲过来撞到她车上,把她的车门撞凹进去一块不说,居然还让她赔偿他们钱,而且赔偿的数目还不算小,这摆明就是欺负她……

        在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王无垠已经走了过去。

        倪芸夏也发现王无垠走了过来,看着王无垠的目光微微有些复杂,几个月不见,王无垠的个子似乎又高了一点,体型更挺拔了一些,而倪芸夏,还是那样,知性中透着美丽,只是这个时候显得多少有些无助。

        王无垠什么话也不说,他先仔细看了看那辆大金翼和nini碰撞的现场,看了看两辆车的损伤情况。

        mini的车门凹进去一块,车漆掉了一点,和mini发生碰撞的大金翼倒在地上,前轮看不出损伤,只是前减震的护板上掉了一点漆,有点变形,同时隐藏在前减震的护板下面的车身悬架的一个轴形部件,已经断裂。

        王无垠仔细看了看那个断裂的轴形部件的裂口,再结合刚才听到的那个油腻男的叫嚣,心中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完两辆车擦碰情况的王无垠直接来到了那两个男人的面前,平静的开了口,“别的废话我也不说了,你们把我姐的车门撞凹了,要做钣金和补漆,你们赔五千就可以走了!”

        王无垠开口,再看王无垠和倪芸夏的年级,那个油腻中年还真以为王无垠和倪芸夏是姐弟关系,一下子瞪大了眼,”小子,你吃错药了,我直行,你姐转弯,你姐没让我,才发生的交通事故,是你姐全责,要赔偿我,你懂不懂交规?“

        王无垠抬头看了看这个路口,“你们选择在这里找人碰瓷,应该就是觉得这里的路口没有摄像头,所以不怕露馅是不是?”

        那两个人的脸色微微一变,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还指着王无垠,气势汹汹的吼道,“小子,你胡说什么,我开几十万的大金翼,我需要碰瓷么?我这车比你的那辆破哈弗贵多了!”

        “我估计你们两个在附近的路上转悠了不少时间了吧,就等着一个女司机开车转弯的时候好冲上来,故意发生碰撞,然后来讹人是不是,你们知道交警遇到这种交通事故会怎么判责,一定是我姐全责,所以你们有恃无恐,对不对?”

        “本来就是你姐全责?”旁边的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还在帮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