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姐弟和好

第三章 姐弟和好

        看着那两个人嚣张的样子,王无垠面无表情,“交警的确可以判我姐全责,但我是不同意的,我会较真,我告诉你我接下来会做什么,我也会报警,然后和你打官司,同时我会申请对受损车辆进行技术鉴定,或许你们两个还不清楚车辆的技术鉴定可以鉴定出什么内容,我现在给你们扫扫盲,这两辆车发生碰撞,各自受到的力量是一样的,同样的力量造成的破坏效果也一样,这点是可以鉴定出来的,同时……“

        王无垠指着那辆倒在地上的大金翼破损的车架里面的断轴,“那根断轴是不是现在断裂的也很容易鉴定出来,如果那根断轴是之前断裂的,哪怕只过了一天,断轴处的金属表面也会被氧化,形成一层肉眼难以看见的氧化膜,同时造成断轴的残留在断轴中的金属应力也能被检测出来,在检验的时候,只要检验断轴表面的那层氧化膜和断轴中残留的金属应力,就能准确判断出那根断轴断裂的时间是否与现在发生车祸的时间一致,是否是刚刚的碰撞造成,如果时间不一致,只要超过一天,或者断轴中残留的金属应力超过我姐车门碰撞受损的那个力量,凭你们刚才开口五六万的赔偿,你们两个最轻就构成了骗保罪,骗保的数额超过3000,就要承担刑责,你们要求的赔偿数额是五六万,这个数额介于三万元至十万元之间,按《刑法》规定,属于诈骗公私财物中数额巨大的范畴,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

        听着王无垠说的这么溜,那两个男人脸色逐渐变了。

        王无垠说着,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只要你们再说一句是我姐的责任,我现在就给我在刑警队的朋友打电话,马上报案,同时申请技术鉴定,你要不要试试,看看在监狱里渡过五年是什么滋味……”

        听王无垠一说完,那两个男人终于知道这次碰到了硬茬。

        刚刚滔滔不绝的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没有了主意,脸色仓惶的看着那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而那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脸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看到王无垠真要打电话,一下子就变了一副面孔,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一脸堆笑,拉住王无垠的手,“兄弟,别打,别打,这只是小事,打什么电话,大过年的,这是浪费司法资源啊,咱们自己就解决了,你说是不是,我们走,我走还不成么!”

        “你们撞了我姐的车,诈骗不成,就想一走了之,当别人都是傻子么?”王无垠冷冷一笑,伸出手,“拿五千块来给我姐修车!”

        “五千,太多了,我们身上也没有带这么多钱啊……”

        “多么?”王无垠冷冷说道,一步都不退让,“那就再加上浪费我姐时间的损失和精神赔偿,一万,给不给?“

        油腻男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然后一下子跨了下来,“好了,算我栽了,五千就五千!”

        王无垠咄咄逼人,“五千是刚才,我说了,现在一万,给不给,不给我再涨点?”

        油腻男几乎要哭出来,“兄弟,我……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

        “没关系,微信支付宝都行!”

        最终,那个油腻男咬着牙,给王无垠的手机转了一万块,然后灰溜溜的扶起他的摩托车,就准备走了。

        王无垠给他们的大金翼拍了一张照片,“这两天要过年我放你们一马,我有朋友在保险公司,我记着你们的车牌了,我会让我朋友留意一下你们这辆车的赔保情况,如果你们再敢拿这种手段来讹人,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油腻男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陪着笑脸,”不会了,不会了……“,随后发动起摩托车,灰溜溜的走了。

        倪芸夏一直在看着王无垠在和那两个男人交涉,刚刚那两个男人几乎把她气得想哭,而现在,看到那两个男人灰溜溜的被王无垠收拾得离开,倪芸夏心中的一口恶气,终于出了,有一种难言的畅快感。

        “刚刚……谢谢你!”倪芸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也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和王无垠的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合,刚才王无垠口中的“我姐”两个字,让她的心中又温暖起来,没有了那种尴尬。

        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过了之后,没过两天倪芸夏也缓过来了,接受了“事实”,只是因为有些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王无垠,再加上王无垠后来又在华夏联大附近租了房子,回东山御湖小区的时间不多,所以两个人见面联系的也就不多了。

        之前的那点尴尬,在王无垠给倪芸夏解围之后,似乎已经烟消云散。

        “两个笨蛋过年赶着给倪姐你送红包来了……”王无垠笑了笑。

        看到王无垠毫无芥蒂的样子,倪芸夏也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变得自然了许多,“好久没见了,你现在还好吗?”

        “嗯,还好,我最近几个月就住在华夏联大附近!”

        “住校么?”

        “我在外面租了房子!”

        “哦……”倪芸夏看了王无垠一眼,脸颊微红,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王无垠一看倪芸夏的脸色,就知道倪芸夏误会了,不过这种事,解释起来也麻烦,因为罗菲菲也的确和他住在一起,那是一个大宿舍,干脆就让倪芸夏误会下去好了,省得又横生枝节,所以王无垠也没有再详细解释什么。

        但倪芸夏瞬间就调整了过来,还对着王无垠笑了笑,“对了,你现在是要回东山御湖么?”

        “是啊,倪姐你也回去么?”

        “嗯!”

        “那就一起走吧!对了,倪姐你给我一个账号,我把刚刚那两个土贼给倪姐你拜年的红包打给你!”

        “算了,那个红包你留着吧,刚刚他们的摩托车撞在我车上的时候,也吓到我了,这车小了安全系数的确不高,带着妞妞出去也不太方便,一看这车是女人开的,还容易被人碰瓷,我也准备过几天重换辆新车!”倪芸夏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这车小了开着方便,不过的确不太安全,换一辆也好,越大的越安全!”

        “嗯,上次去动物园坐你的车,妞妞说你的车好坐,又大又舒服,我也想换一辆!”

        “倪姐你也别折腾了,订车要好几个月,我的那辆车我平时都不开,一直放在小区的车库,妞妞喜欢坐,倪姐你就拿去开好了!”

        “你舍得?”倪芸夏刚刚说出这句话来,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感觉这话和王无垠说,似乎有点暧昧,就像在和王无垠调情。

        不过王无垠一句话就化解了倪芸夏心中的那点小尴尬,“一辆车而已,给我姐开,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哈哈,和你开玩笑,我这边家里平时就几个女人,差不多手无缚鸡之力,你那辆车太显眼了,我一个女人开不太好!”倪芸夏笑了笑说道。

        两个人聊了几句,似乎又找到了姐弟的那种感觉,之前的发生的那些事,谁都没有再提,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开着车返回了东山御湖小区。

        因为要过年,小区的门口装饰一新,已经挂起了喜庆的灯笼,进入小区之后,在一个分叉路口,王无垠和倪芸夏挥了挥手,开着车返回御星园78号,倪芸夏则返回御湖园16号。

        刚刚在车库里停好车,王无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电话,正是倪芸夏打来的。

        这也是最近几个月倪芸夏第一次给王无垠打电话。

        “车放好了么,过来吃饭吧,朱阿姨已经做好饭了!”

        “嗯,好!”王无垠回了一声,“妞妞以前的那些营养糖果应该差不多要吃完了吧,上次回来我又给妞妞又做了一些营养糖果,刚好带过来!”

        拿着前两天给妞妞做好的解印丹,王无垠来到了。

        来到御湖园16号,一进门,王无垠就把解印丹递到了倪芸夏手上,“这是给妞妞的!”

        倪芸夏坦然拿着王无垠递过来的解印丹,笑了笑,“来,把外套脱了吧,屋里有暖气,没外面那么冷,我给你挂起来!“

        王无垠的外套是倪芸夏帮忙脱下来的,以前王无垠来的时候倪芸夏似乎都还不好意思在家门口服侍王无垠脱外套,因为这就像是妻子在家里服侍丈夫一样,但今天的倪芸夏,似乎已经彻底把王无垠当成了弟弟,没有了半点心结。

        反而是王无垠,享受着倪芸夏的服侍,心中微微有点异样的感觉。

        “叔叔……叔叔来了……我要抱抱……”刚刚脱下外套,妞妞听到王无垠的声音,高兴的张开双手朝着王无垠冲了过来。

        王无垠一下子把妞妞抱了起来,“哈哈哈,妞妞有没有想我……”

        “想了……只是妈妈不让想……”粉雕玉琢的妞妞搂着王无垠的脖子,天真的回答道。

        “啊,妈妈怎么不让了?”

        “妈妈说我想了没用,叔叔你去上大学了,妞妞也要去上大学,和叔叔一起学做糖果……”

        “哈哈,叔叔做的糖果好吃么?”

        “好吃!”妞妞用力的点头。

        倪芸夏就站在旁边,用一种特别的目光,看着妞妞满脸笑容搂着王无垠脖子的样子。

        “好了,好了,一家人都来了,过来吃饭吧……”朱阿姨在饭厅笑着招呼着,王无垠才放下妞妞,牵着妞妞的手,一起来到餐桌面前。

        “哈哈哈,朱阿姨做的菜还是这么香?”王无垠拉着妞妞在桌子边上坐下,看着那满桌的菜,衷心赞叹道。

        “今天的事情,小姐回来都和我说了,要不是遇到你,今天就被那两个骗子得逞了,既破了财,还把小姐气得够呛,所以我说啊,这就是缘分,老天给定下来的,这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怎么都断不了的,就像上次一样,小姐身边需要人的时候,你就出现了……”朱阿姨热情的说着,比以前更热络,“以后无垠你要是和小姐再闹什么别扭,你别管她,小姐的脾气我知道,最多就是两三天就好了,不会往心里去,我这里做的饭菜,你每天过来吃就行!”

        “好的!”王无垠点了点头。

        这一顿饭吃完,王无垠和倪芸夏的关系,感觉又恢复如初,而且更进一步,有了一种说不清道明的默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