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荒野枪声

第九章 荒野枪声

        天亮之后,王无垠背着行囊,离开山洞,先到河边用河里的水洗漱了一下,然后吃了一点随身带着的肉干,补充了一点热量,整个人的状态也就随着那初升的太阳一样,再次饱满起来,变得精神抖擞。

        这片河边的滩涂两边有很大的一片坡地,夹杂着碎石和一些树木,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王无垠也就不急着马上离开,而是又在这里搜索了一番,看看能不能有别的发现,或者再找一条容易攀登出去的道路。

        折腾了一早上,到了中午,什么发现也没有,河边的山壁陡峭险峻,没有专业的攀爬工具很难从这里爬上去,王无垠也就放弃了从这里离开的想法,而是按照原计划,还是从这里的河道顺流漂下去。

        王无垠来这里之前就仔细研究过这里的卫星地图,他发现这条山里的河流再往下漂上十多公里,就会穿出这片险恶的崇山峻岭,来到一处水流平缓的开阔的地带,和山里的另外一条河在哪里汇合,然后流向雅鲁藏布江,再过去一点,就是印度了。

        从那片开阔地带上岸,再返回到之前他来的山谷,中间距离三四十公里,隔了几座山,没有太险恶的地方,只要一天时间就能再次回到昨天来的那个山谷,然后再原路返回去。

        拿出随身携带的g和地图看了看,再次确认了一下行动的路线,王无垠就像昨日一样,又把行囊之中的充气浮漂拿了出来,吹好,把自己的衣服裤子什么的都脱了,装到背包里,再用塑料袋给背包包裹好,把充气浮漂拴在背包上和套在手上,然后喝了两口白酒暖身,就带着背包,再次跳入到水中,顺着河流一路往下漂。

        早上河里的水,冰冷刺骨,现在到了中午,太阳出来了半天,河水暖和了一点,泡在水里,不算难受,可以坚持的时间也更长,这也是王无垠到中午才下河的原因。

        这是最正宗的野外漂流,在这样的漂流中,除了需要漂流者水性过得去之外,还需要注意到在某些湍急地段露出水面和藏在水下的礁石之外,整个过程,其实非常有趣,沿途都是不同的风景。

        当然,就算再小心,王无垠在水里的时候,胳膊和大腿上还是和水里的石头剐蹭了几次,在手上和腿上留下了两道血印子,蹭破了一些皮,好在还不算严重。

        不到一个小时,王无垠顺着水流,终于来到了一片山里的开阔地带。

        有两条河流在这里汇合,河床两边几百米内,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河水流到这里,只有膝盖那么深,冲刷着河床上的鹅卵石,发出潺潺之声,河床边上的草地上,已经有一片野花竞相开放,迎接着春天的到来。

        王无垠在这里上了岸,在岸边又喝了两口白酒,然后开始换起衣服来。

        正在换着衣服的时候,天空之中传来一阵响动,王无垠转头一看,一架直升机从西边的山岭里飞了过来,朝着东边飞去。

        那架直升机的高度不算高,速度不算很快,但声音却很大,王无垠看了一眼,只是从那飞机的轮廓和体型上,他一眼就就认出那是一架米8直升机,米8的双发动机五叶单旋翼的构造,在飞行时带来的噪音是非常大的,再看直升机上的白色和蓝色的涂装,应该是一架民用的米8。

        王无垠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在意,一架直升机而已,恰巧飞过这里,很正常。

        但就是在王无垠刚刚把衣服穿起来的时候,远处的山岭之中,一点明亮的火光突然从一片密林之中飞了出来,犹如射向天空的利箭,闪电一样的就朝着那刚刚飞过王无垠视线中前面山头的直升机飞了过去。

        就在那点明亮的火光从山林之中飞起的时候,天空之中的米8似乎发现了什么,整驾飞机在空中瞬间完成了一个高难度的避让机动,那点明亮的火光就擦着米8直升机的机腹飞了过去。

        避过那一点火光的米8则迅速压低机头,没有飞高,而是迅速斜着飞低,避过腾起火光的那座山头,朝着山岭之中的地面飞了过去,迅速拉近与地面树梢的距离。

        但不到两秒钟,那点明亮的火光又像回头反噬的毒蛇一样,在空中掉过头,再次朝着那架米8猛扑了过来。

        这一次的米8,就没有再躲过去了。

        轰

        天空之中一声巨响,那点火光命中了米8直升机的尾翼,米8冒着黑烟,机身失控的打着旋,就朝着远处的一片山脊后面坠落。

        看着眼前出现在这片荒山野岭之中的惊人一幕,目瞪口呆的王无垠打了一个激灵。

        刚刚击落米8的那点明亮的火光,只是从它的灵敏的飞行轨迹上来判断,王无垠就知道那是一颗毒刺导弹。

        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颗毒刺导弹命中米八的时候,王无垠感觉直升机上有一个黑点和一个黑影同时掉了下来,那个黑点似乎是一件什么东西,而那个黑影好像好像是一个人影在直升机被毒刺导弹击中之前从直升机的舱门之中猛扑了出来

        虽然那直升机飞的高度不高,虽然下面有密密麻麻的森林,但老天,那黑影跳下的时候,距离山岭间的树梢的高度都在五十米以上,哪怕有树枝什么的作为缓冲,这一跳,也是纯粹在玩命,让王无垠都赶到震惊,以至于让王无垠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怎么可能有人能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

        刚刚这一幕,也是因为王无垠所处的位置比较空阔,又刚好面对着那驾斜着飞过山坡的米8,没有被山岭遮蔽住视线才能看到,如果是在米八下面的山林之中的人,因为视角的关系,估计很难看到有人和东西从直升机上掉下来的那一幕。

        一架华夏国直升机,在华夏国西南的这片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之中,被一颗毒刺导弹击落,这是什么意思?

        王无垠是一个兵,一个老兵,一个经历过无数战火而且活了下来的老兵,看到那架米8冒着黑烟坠落的时候,王无垠灵魂之中的战斗本能,瞬间就被激活了。

        刚刚才把衣服裤子什么的穿起来的王无垠把随身的背包丢在旁边一颗大树的树洞里藏好,然后拿着手上的开山刀,整个人就迅速的朝着米8坠落的地方冲了过去。

        米8坠落的地方,离王无垠所在的这片河滩,至少有两三千米的距离。

        这里周围山势逶迤,重重叠叠,树木茂密地势复杂,偏偏又荒无人烟,所以哪怕发生这样激烈的场面,也丝毫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要不是王无垠恰巧在这里,恐怕他也不知道这山林之中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长时间的体育锻炼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效果来,王无垠快速的在山林之中奔跑着,身上的衣服与无数的花草树木的叶片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响声,他手上的开山刀不时在奔跑中挥舞一下,把拦着路的荆棘灌木和树枝斩开。

        刚刚跑出一千多米,王无垠的耳边,就已经听到了不远处的那道山脊背后传来一片激烈的枪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远远传来,已经减弱不少,但还是犹如爆炒的豆子一样,瞬间让整片区域热闹起来。

        这枪声太密集了,只是一听那枪声,王无垠就知道有不止一个人在开火,从声音上看,是突击步枪的声音,其中还夹着着手枪的声音,虽然都是开枪,但对王无垠这种老鸟来说,他只听枪声在山谷之中的回音就能大概判断出枪的类别。

        随着王无垠的靠近,那枪声逐渐没有之前密集,在稍微停了两分钟后,那枪声似乎逐渐朝着远处转移了。

        终于,王无垠翻过那座山脊,看到了那架坠落在一片山坡上的米8。

        米8坠落的那片山坡,一片凌乱狼藉,山坡上的一大片的草木都被机身给碾平了,几颗大树的树冠部分直接被直升机的旋翼斩断,杂乱的树枝掉落得到处都是,米8直升机的尾翼彻底断成了两截,和一些散落的机身零件掉落在山坡上,而直升机的机身变形严重,夹在两颗高大的槐树之间,仔细一观察,直升机的机身和驾驶舱上,密密麻麻的遍布着弹孔。

        王无垠没有马上冲过去,而是先停了下来,蹲在一片草丛的后面,先谨慎的观察了一下那架米8和周围的情况,在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他才冲到了那架坠落的米8旁边。

        米8的驾驶室一片血污,机舱盖已经完全粉碎,两位驾驶员就在坐在驾驶位,低垂着头,脖子歪朝一边,身上有不少弹孔,一片血污,已经死去。

        米8舱门旁边的地上,还有两个浑身鲜血倒在地上的人,那两个人都三十多岁的模样,是华夏人的面孔,穿着黑色的西服,留着短发,看起来很精干,其中一个人的颅骨被子弹掀开了,脑浆洒了一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至少有十多个弹孔,已经死了。

        那两个倒地之人的手上拿着两把国产的92g手枪,看他们的样子,有点像是保镖之类的角色,但在华夏国,可以持枪的保镖,都不是普通人物。

        在这两具遗体旁边的地上,都是散落的,还带着一点温度的弹壳。

        王无垠蹲下,捡起了地上的两个弹壳,那两个弹壳,明显不同,一个是国产92g手枪的5.8mm手枪弹,还有一种弹壳,王无垠一眼就看出,那是ss109小口径步枪弹,这是在国际军火市场很常见的一种弹药。

        这两种弹壳,也就证明了刚才王无垠的判断。

        米8里面,还有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被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浑身鲜血,一截断裂的粗壮树枝从直升机的窗口之中刺了进来,穿过一个人的胸膛,把那个人钉在了椅子上,还有一个人的脖子扭曲着,有可能是在直升机坠落的时候出了意外,这两个人的身上,同样有不少弹孔。

        只是看了这两个人一眼,王无垠就知道他们已经死了,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两个人面前的座椅中间的地面上,还躺着一个胸膛上中了两枪的人,那个人六十多岁,两鬓斑白,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有些书卷气,倒像个学者或者专家之类的角色,这个时候,同样已经在濒死的边缘。

        似乎是听到了王无垠进入直升飞机机舱的脚步声,那个躺在地板上的老者睁开了眼睛,虚弱的看了王无垠一眼,口中吐着鲜血,嘴里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石碟别让他们抢走石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