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单刀赴会

第六十九章 单刀赴会

        “晁翼,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

        “是的,感觉,我的感觉有时候挺准的!“

        在寒毛的能力再次进化之后,王无垠对危险和危机的感觉更加的敏锐,他这次一回到磨石城,就感觉磨石城的气息有点不一样,结合手上的这份东西,王无垠越发的肯定,晁翼可能已经来了。

        “呵呵,小小的磨石城还弄得热闹起来了!“

        雪千颜说着话的时候,王无垠的手在那条围巾中摸索着,最后在围巾中间的一个夹层之中,抽出了一张字条,他看了看,把字条递给雪千颜。

        雪千颜接过字条一看,字条上只有两个字--新,四,“这是什么意思?“

        “代表有四个新来磨石城的人在找我,晁翼就有可能在其中,他还有帮手……“

        “谁叫你得罪晁家,以为有钱人好欺负么!“雪千颜毫不在意的说着,把手上的小字条丢到了一边。

        “拜托,有点同情心好不好,我现在搞不好随时会没命唉!“

        雪千颜丢给王无垠一个白眼,“那个晁翼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估计不敢这么送上门来!”

        ……

        早餐还没有吃完,服务生又敲响了房间的门,“石先生,这个……有一个人来酒店外面找你,说是你的朋友!“

        “哦,他在哪里?“

        “还在酒店大堂,他说你看了这个就会明白了……“服务生递过来一个弹壳。

        王无垠接过弹壳看了看,直接告诉服务生,“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把他带上来吧!“

        几分钟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带着帽子和墨镜的风老大出现在王无垠的房间,在脱下帽子和墨镜之后,王无垠才看到风老大的脸上有些血痕,显得有些狼狈,神情也有些焦急。

        风老大不知道雪千颜是谁,有些顾忌的看了雪千颜一眼。

        “没事,说吧!“

        “老大,你要救救沙城,沙城被那几个狗娘养的抓走了!“风老大扑了过来,抓着王无垠的手,嘴唇颤抖,“他们还想抓我,但被我从密道之中逃走了!“

        王无垠眉头一皱,“沙城被抓走了?“

        “嗯,昨天晚上我让沙城给你传递消息,沙城出去后就没有回来,我回到雇佣兵旅店,感觉有些不对劲,借故出来找沙城,才到了一个落脚点,就有两个狗娘养的闯了进来,想要抓我,幸亏我在落脚点早有准备,才从密道之中逃了出来……“风老大这个时候也有些着急了。

        王无垠皱着眉,“他们怎么知道你和我有关联?“

        “我也不知道,昨天他们拿着这张照片来找我,我觉得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能肯定我和你有关系……“风老大把王无垠的那张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了王无垠。

        “把昨天你们见面的过程详细说一遍!“

        “是!“风老大把昨天和那四个人见面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没有犯过任何一个细节。

        王无垠听了,也发现风老大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不知道风老大和沙城是怎么暴露的。

        “不用想了,要确定一个人有没有说实话,其实有很多的办法,也有很多秘法,你看似没有露出破绽,但在有些人的眼里,你却浑身都是破绽!“雪千颜看了看王无垠的那张“素描照片“,嘀咕了一句,“还有你,我就说你这变装很烂吧,蒙蒙一般人还行,真遇到行家,眨眼就被识破了……“

        王无垠也顾不得和雪千颜斗嘴了,直接问风老大,“那四个人长什么样?“

        风老大描述了一遍,王无垠听着,发现晁翼不在,那四个人,有可能只是晁翼的帮手或者手下。

        “你知道那四个人住在什么地方么?“

        “他们说他们住在城里的飞云酒店,但我觉得有可能是假的,他们既然已经怀疑我和你有关系,应该不会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我才是!“

        王无垠思考了片刻,捋顺了一下思路,“他们的目标是我,沙城暂时应该暂时不会有事,你能来到这里,也说明沙城还没有把我的身份泄露出来,他们既然说出了飞云酒店的名字,那就算他们不住在飞云酒店,也想必能猜到在沙城失踪之后我们有可能会去飞云酒店找他们……“

        “老大你的意思是……“

        “他们有可能在飞云酒店给我留了消息!“

        ……

        一个小时后,风老大从飞云酒店里走了出来,看到周围没有人盯梢,才转过酒店外面的公园,穿过一条街道,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咬着牙,把一个信封递给了王无垠,“酒店前台说昨晚有人留了这个在那里,指明要交给我!“

        王无垠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纸,纸上两行字。

        --王无垠,无论你藏到什么地方,我都能找到你,别像一只老鼠一样躲来躲去了,今晚城外八角镇的磷矿厂,我们来做个公平的了结。

        一看这口气,王无垠就知道,是晁翼。

        王无垠也不知道,这算是找上门来还是送上门来。

        “这是一个陷阱……”雪千颜看了看那张纸,直接说道。

        “陷阱是一定的!”王无垠眯着眼睛,“晁翼也知道,我可能会去,也可能不会去,我去的话,正中他下怀,我若不去,就是放弃沙城,他就可以用攻心术把沙城的嘴撬开,我若逃跑,离开磨石城,那后面就是猎人和猎物的游戏,晁翼一定有所准备,他或许还期待可以享受那个过程!”

        “老大,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沙城,沙城和我是过命的兄弟,他绝不会出卖我们……”风老大的眼泪都出来了,紧紧的抓着王无垠的手。

        “放心!”王无垠拍了拍风老大,“我一定能把沙城救出来!”

        “所以,你准备去?”雪千颜看着王无垠。

        “我当然要去!”王无垠笑了笑,“这是一个陷阱,所以一定会有猎人守在一旁等着看结果,我若不去,岂不是要让他们失望了,我和晁翼,也应该有一个了结了,晁翼唯一的错误,就是还以为现在的我还是三个月前的那个我……”

        “所以,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不一定!“雪千颜也笑了起来,”这一出好戏我可不能错过了!“

        ……

        八角镇在磨石城东边的山里,是山沟里的一个小镇,距离磨石城大概三十多公里,八角镇周围,都是山,而从磨石城到八角镇,只有唯一的一条公里。

        随着虫族的推进,这个没有什么防护能力的镇子早已经被废弃了,镇子里的人已经逃走,整个镇子已经没有人居住,到了深夜,八角镇黑灯瞎火,只有寒风裹着雪花在那空无一人的镇子的街道上打着转,吹过那些空荡荡的建筑和镇子里架设的散乱的电线,发出鬼谷狼嚎一样的呜呜之声,只是偶尔有一两只饥饿的野猪会游荡到这个地方找一点吃食。

        就在这一片黑暗中,一辆从磨石城驶来的车顺着那唯一的公里开到了八角镇外,镇外的道路被倒塌的大树阻拦,车辆无法通过,所以车上的人就下了车。

        一个人,一把手电,照着路,在八角镇内移动着。

        那个人穿着又大又长的防雪风衣,脸上带着面罩,把整个人都笼罩厚厚的风衣里,从头到脚,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嗤嗤嗤嗤……

        王无垠的皮靴踩着积雪,每一脚下去,那积雪都没过脚背,而且还有声音发出。

        王无垠从镇外走来,顺着穿过镇子的那条公路,一直走到镇子的中心位置,然后才转移了一个方向,朝着镇子边缘的磷矿厂走去。

        因为镇子周围的山里有磷矿,所以那个磷矿厂是整个八角镇上唯一的企业,磷矿厂就在镇子的西南边,下风口,没有几分钟,王无垠就已经来到了磷矿厂这里。

        磷矿厂很大,比一个足球场都要大,厂区的大门早已经破损,在寒风中晃荡着,王无垠直接走了进去,厂区里显得很空阔,紧挨着一面采矿的山坡,低矮的围墙遮挡不住四周影影绰绰的山峰,厂区内还有一些些杂物和机器,但大半被积雪覆盖。

        整个厂区,只有一个选矿车间看起来还是完好的,选矿车间是一个巨大的遮棚,四面透风,下面是传送带和一部已经锈蚀的机器,就在那遮棚的的钢架上,一个血淋淋的人正被用铁链吊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个人正是沙城。

        王无垠直接朝着选矿车间走了过去。

        被吊在车间钢架上的沙城也看到了王无垠正拿着手电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近,他激动了起来,徒劳的挣扎着,想要发出什么信息,但是,他的手脚都被铁链捆住,嘴上还塞着一团破布,连叫都叫不出来。

        王无垠一直走到选矿车间的边缘,在抬脚想要踏进选矿车间遮棚下面的时候,突然停住了,他闭起了眼睛,细细感受着那呼啸的寒风中和黑暗中传来的比风雪更刺骨的气息。

        那股比风雪更刺骨的气息来自于他周围的两个方向,一个来自于他四点钟方向的一片山坡上,距离他越2300多米,还有一股气息来自于他的九点钟方向,500米外八角镇废弃的钟楼上。

        防雪风衣下,王无垠的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冷冽的微笑。

        “夜鹰,夜鹰,目标区域确定,在磷矿厂西南面2300米外的17号高地的山坡上,可以火力覆盖……”

        王无垠嘴唇微动,藏在衣领处的军用通讯步话机正在与某处进行着通话。

        “夜鹰收到,夜鹰收到,火力准备中,即刻到达……”

        耳麦传来一个低沉男人的声音。

        ……

        2300米外的那一片山坡的乱石区域……

        “那个人怎么不动了,难道是发现了我们在车间里的布置……”

        耳边传来血影门杀手四人组中老大的声音,晁翼眉头微皱,放下了手上的夜视望远镜。

        就在一片乱石中,晁翼眯着眼睛,放下手上的夜视望远镜,眉头微皱,这个距离有些远,出现在磷矿厂的那个人全身裹在风衣里,面部也看不清,晁翼也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王无垠,还是王无垠派来试探的人……

        “要不直接让钟楼开火,先把他干掉再说……”

        晁翼正想同意,让埋伏在钟楼的狙击手开火,但就在这时,他的耳朵之中,突然听到天空之中传来一阵有些尖锐的啸叫声,晁翼有些警觉的他一抬头,就看到一架战机从远处飞来,在掠过他们的头顶上火光一闪……

        不好……

        晁翼想都没想,整个人就如猎豹一样的猛的朝着山坡下面猛扑过去……

        几乎同一时间,王无垠猛的转身,一下子甩飞身上穿着的防雪风衣,他藏着风衣下面的黑暗咆哮露出峥嵘的面目,在转身的同时,黑暗咆哮已经到了王无垠的手上,王无垠双手持枪,在转身的瞬间就锁定了500多米的那座钟楼。

        “砰……”

        一颗金属爆裂弹猛的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