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逼人就范

第二十三章 逼人就范

        能进入二重天的人,修为都到了外壮境。

        作为剑道社的护法,邵无名自然也不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人,但是无论邵无名平时有多狡猾,把剑道社的事情考虑得有多周详,他都绝对想不到会在探视飞刃堂伤员的时候遭人偷袭。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近距离之下的突袭,根本就不给人留下半点反应的时间。

        王无垠一动手,邵无名的头部和胸口就遭受重创。

        刚刚还一身虚弱的王无垠瞬间龙精虎猛,在瞬间重创邵无名之后,一把扭住邵无名的手臂反剪到身后,同时手上的匕首直接抵在了邵无名的后心上,把邵无名制住了。

        整个过程,从邵无名被重创到被制住,也就一秒钟的时间。

        这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病房内的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特别是刚才靠近王无垠旁边病床上的伤员,更是一下子惊得后退了好几步,把病房内的一张桌子撞倒,桌子上的药物水瓶之类的东西哗啦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所有人,就像见鬼一样的看着王无垠。

        “你干什么?”木立峰怒喝一声,瞬间就取下了他背着的盾牌和短剑,一下子就上前一步,想要把邵无名从王无垠手上救下来。

        “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捅死他……”王无垠冷冷的看着木立峰。

        “你不想活了,居然敢背叛剑道社,袭击邵护法……”木立峰有些惊怒的说道。

        “他……他没有背叛剑道社……这个人就是……王无垠……”脸上像是开了杂酱铺一样的邵无名脸色扭曲,用一只左手捂着右胸的伤口,有些虚弱的说道。

        王无垠那一刀,直接洞穿了他的肺部,此刻,邵无名正感觉自己的右边胸口的鲜血正不断流出,只是片刻,就已经把他身上穿着的长袍浸湿,而且呼吸困难起来,体力在迅速流失,如果不止血,只要再过片刻,邵无名感觉这失血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不错,我就是王无垠,果然不愧是剑道社的军师,这脑子果然好用,邵护法不是在到处找我么,我自己来了……”

        听到同一个病房的人居然就是昨晚上把众人杀得大败的王无垠,病房里的那些“病友”一个个都被震得不轻,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再次后退了几步,朝着病房的门口挤去。

        而那个木立峰听到王无垠自己承认自己的身份,双眼更是一下子爆出一团精光,死死的盯着王无垠,同时也更加的警惕起来,微微后退了半步,用盾牌护在自己的身前。

        王无垠已经杀了晓惊猿,杀了高飞,同为剑道社的六大金刚,木立峰要说心中不惊惧,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想要什么?”邵无名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偏过头来,看着站在他身后的王无垠,有气无力的问道。

        “无界山的那一次对我的暗杀是谁策划的?”王无垠冷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剑道社与那件事无关……可能是易宗元的私人所为,晁翼……和易宗元的私教很好,易宗元有可能是在为晁翼报仇……你找上剑道社……毫无道理……”

        “不错,不错……”王无垠笑着,“身为剑道社的护法,这个时候还在考虑剑道社的名声,知道你要承认了,这画面要出现在我的私人频道,那几百亿人看了,对剑道社的名声不太好,所以把责任推给一个死人,还对我倒打一耙,我来找你们还变成了无理取闹,你这脑子的确好用,心机也够,只是你忘了一件事……”

        “什……什么事?”

        “你忘了,我来这里,不是来和你讲道理听你诡辩看你玩心机的……”王无垠话音一落,声音瞬间变冷,顶着邵无名背心的匕首顺势往上一撩,那匕首锋利的刀刃从下往上切过邵无名的左耳,血光一闪,直接把邵无名的一只耳朵给切了下来。

        邵无名惨哼一声,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耳朵伤口处那淋漓的鲜血,瞬间就顺着他的颈部流淌下来,凄惨无比。

        “我给你说说我的规矩,我问,你答,你的回答要让我不满意,我就在这里,一刀刀的把你凌迟,对了,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凌迟,凌迟是阎浮提古时候对付穷凶极恶之人的一种酷刑,就是用刀把一个人身上的肉一点点的割下来,这是最痛苦的死法,当然,你也可以在这里用你的这条命来展现一下对剑道社的忠心,为自己博一个死后的美名,我一定会成全你的,好了,我再问一遍,无界山那一次对我的暗杀是谁策划的?“

        这一次,只是经过了短短的两秒钟的犹豫之后,邵无名终于学聪明了,“是……是社长古奎安排的?”

        “古奎为什么想要杀我?”

        “一……一方面是你杀了晁翼,晁翼是晁家的人,咳……咳……古奎极力想要拉拢晁家,你杀了晁翼……就等于断了古奎对晁家的这条线,所以他自然想要杀你……”邵无名一边说着话,一边咳嗽,然后一边吐着血,鲜血倒灌进他被刺穿的肺叶之中,在他说话呼吸的时候,肺部在收缩挤压,那鲜血自然就会从他的口中咳出来。

        门外的走廊上,已经传来嘈杂而激烈的脚步声,还有盔甲的摩擦之声,大批全副武装的飞刃堂的弟子已经赶了过来,挤满了外面的走廊和病房外面的门口。

        有拿着机弩的飞刃堂弟子在门口半跪着,站着,排成两排,把一堆机弩全部对准了王无垠,但是王无垠在就藏身在邵无名的身后,整个人只在邵无名的身后露出小半的脸,那些人拿着机弩,谁也不敢射击。

        “呵呵,要是他们之中有人手一抖,你可别怪我把你当肉盾啊……”王无垠笑了笑。

        “滚开,都给我滚开……”邵无名发怒了,对着门口的人大吼,“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谁都不许出手,谁敢逾越一步,小心我砍了他的脑袋……”

        门口的人看到邵无名这么怒吼,连忙收了机弩退开。

        要知道在剑道社,除了古奎之外,真正主导剑道社和负责飞刃堂的人,就是邵无名,在某种程度上,邵无名比古奎还有权威。

        王无垠只是淡淡扫视了外面一眼,看到门口的人退去,但没离开,还是在走廊里面守着,也不在意,而是继续问道,“无界山的事情晁家参与了么?”

        “参与了……”

        “参与了!”

        “说说晁家怎么参与的?”

        “古奎与晁家联系,晁家答应古奎,如果古奎能干掉你,晁家会支付给古奎2000万星元的酬劳……”邵无名脸色痛苦,身体颤抖,语气更虚弱,“我……我知道的就这些……你只要放了我……我下令,可以让你离开……或者,我可以把你送到枫叶堡之外……”

        “别急,你体内的鲜血暂时还流不干,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王无垠笑了笑,精彩的桥段还没有开始呢,他怎么愿意就这么放开手,“别哭丧着脸啊,你现在说的这些,都会在我的私人频道中直播啊,大虞帝国的几百亿观众在看着你呢,要放在我的家乡阎浮提,有这么多人能看到你,你这么一上镜,马上就火了,接代言接广告都能接到手软,立马人生巅峰啊,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对了,你以前应该没有这样的机会吧?“

        “咳……咳……是……是没有!”

        “所以说,这个机会你不能错过了,对不对,看你对古家和剑道社那么衷心耿耿,来,向万宝大殿的古灵溪古长老问个好,是不是不知道怎么问题,没关系,我教你,来,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一句,先来第一句,记得要大声,古灵溪,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老王八蛋……“

        刚才邵无名没有变脸色,而现在,听王无垠要让他在这个时候给古长老“问好”,他的脸色才彻底变了,惨变。

        这可不是躲在角落旮旯里骂人发牢骚,而是要当着几百亿人在骂,无数人会看到,他要在这个时候骂了,古灵溪还能饶得了他么,古灵溪是什么性格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要开了口,古灵溪绝对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但这种时候,能不骂么?

        邵无名只是稍稍一犹豫,就感觉王无垠顶住他后心的匕首,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和背肌,那尖锐冰冷的匕首的刀尖,正在缓慢的,一点点一丝丝的,毫不动摇的朝着他的心脏推进。

        一边是未来要没命,一边是现在马上就没命,都是没命,怎么选?

        邵无名没有再犹豫,因为那匕首还在缓缓的,一丝丝的在朝着他的心脏在前进着。

        “古灵溪,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老王八蛋!”邵无名大叫了起来。

        听到邵无名真的吼了出来,病房里的人一个个的脸色都变了,有些不知所措。

        “邵护法……”木立峰大叫了一声。

        王无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我们继续给古长老来自阎浮提的最诚挚的问候,古灵溪,你老妈作鸡,你老爸生花柳,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三岁就偷看女人洗澡,四岁就逼女人偷看你洗澡,七十岁你这个老不休的才想到要去割bp,七十一岁你就骗人家小女孩去看金鱼,其实想要非礼人家,七十二岁就贴钱去做大玻璃,看有谁光顾你就送1000两银子加个包子……“

        听着从王无垠口中说出的这些骂人之话,邵无名脸色扭曲,虽然有些意思他不懂,像是做大玻璃什么的,但估计也不是会什么好话,邵无名只是稍稍一犹豫,他又感觉背部一紧,那已经停下的匕首的刀尖,似乎又在蠢蠢欲动。

        邵无名彻底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