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烂树根

第九章 烂树根

        “哇,这毛耙太重了,拿不动啊……”

        “是啊,太重了,怎么会这么重!”

        “难道是因为太饥饿没有力气么,一定是这样……“

        一干劫后余生的人来到那堆工具面前,有几个人弯下腰去拿毛耙,然后脸色瞬间就变了,显示出吃力的样子,还有一个女的,挣得满脸通红,却根本没有办法把那毛耙拿起来,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那毛耙和钉耙差不多,主要材质是木的,有三米多长,鸭蛋粗的握杆,只是毛耙的头部的钉齿,看起来像是金属的,论重量,只是看起来,估计只有十多公斤的样子。

        在一片叫苦声中,王无垠拿起一把毛耙,在那毛耙拿在手上的时候,他脸色也变了变。

        好重!

        看起来不怎么重的工具,拿在手上给人的真实感受,却是重量达到一吨以上的巨物,犹如一颗沉重的树干一样。

        对很多进入到凝液境的人来说,一吨多的重量不至于拿不起来,但也绝不轻松,特别是刚刚众人从残破大殿那边走到这边,虽然只是短短十多里,却已经让很多人累得汗流浃背,感觉到了疲惫,还有那种难言的饥饿感,更让人感觉羸弱不堪。

        祖神星上的重力环境,几乎无处不在,影响是全方位的,在这样的重力环境下,那毛耙的重量几乎增加了100倍,变成了很多人难以轻松使用的重型器具。

        “呵呵呵,就你们这样,凝液境就敢来祖神星,一个个和弱鸡一样,连这么轻的工具都使用不了,要是披上战甲都能把你们压垮了,更别说使用武器,也幸亏今天遇到的是我们,要是在这荒野之中再呆上一晚,你们估计就没有几个人能活下来……”那个降龙城的弟子在旁边讥讽的嘲笑着。

        这种情况下,被嘲笑的人连反唇相讥的资格都没有,不管那工具有多吃力,也只能一个个咬着牙,忍着饥饿,拿起地上的工具,加入到工作的队伍之中。

        王无垠拿起一把毛耙,也不说话,就走到不远的地方,开始有样学样,跟着几个正在清理山丘巨猿身上猿蚤的人干起活来。

        毛耙的作用和一把大梳子一样,就是用来梳理山丘巨猿身上的猿蚤的,猿蚤也就是猿猴身上的跳蚤,像山丘巨猿这样巨大的生物,身上有跳蚤,毫不出奇。

        山丘巨猿的毛发非常的长,在外面那比人还长的毛发下面,还有一层更短更细的毛发,那些猿蚤,就藏身在那些细绒的毛发下面,犹如藏身在草丛之中老鼠一样,非常不容易发现,只有用毛耙像犁地一样梳理山丘巨猿身上的毛发的时候,才有可能把藏身在巨猿身上的那些跳蚤给赶出来。

        而那山丘巨猿身上除了有猿蚤之外,它身上有些地方的毛发,是纠结在一起的,就像被松脂或者泥巴之类的东西粘在了一起一样,并不顺滑,更没有多干净,看起来甚至有些恶心,需要用毛耙把那些纠结在一起的毛发给梳理开。

        王无垠他们就在倒下的山丘巨猿的肩膀和手臂的附近干着活。

        抬起头来,那山丘巨猿的倒在地上的一只胳膊的宽度都有四五米那么高,从他们眼前往前延伸出几十米,就像一堵肉墙一样,看起来尤为可怖。

        一吨多重的东西拿在手上,要挥舞起来,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对王无垠等人来说,就像身上背着几吨的重物,手上再挥舞着一吨多的重物一样,连王无垠和轩辕千日都感觉有点吃力,但两人都咬着牙坚持着。

        至于其他人,则是状况百出,要么就是动作慢腾腾的,要么就是在使用的时候力气不够,拿不稳毛耙,毛耙一次次的掉在地上,还有的没有办法把毛耙举高,再就是毛耙在梳理中遇到山丘巨猿纠结的毛发,没有力气把那些纠结的毛发给扯开。

        相比起王无垠等人,那些降龙城中穿着制服梳理山丘巨猿毛发的人,使用起毛耙来却极为轻松,这边大多数人用毛耙梳理一次的时间,那些人已经麻利的用毛耙梳理了两三三四次,而且一点也不吃力。

        看着这样的情况,王无垠也暗暗心惊,这虽然是简单的劳动,但背后却折射出双方实力的差距,想一想,如果把各自手上的毛耙换成长矛之类的武器,双方现在在战场上相遇,那会是什么情景?一方面连长矛都举不起来,动作慢腾腾,刺出无力,软绵绵的,而另外一方面却已经把长矛却在你闪避不及的时候刺过来好几下。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一场屠戮。

        如果自己不使用异能或者其他手段,就用武器硬拼的话,想要赢也不容易。

        王无垠他们的表现,自然是受到了一起干活的穿着降龙城制服的那些人的嘲笑和挖苦。

        “哈哈哈,真是一群弱鸡,这么点事情都干不好,连毛耙都拿不稳……”

        “老陈,别这么说,这些凝液境的大高手来祖神星之前,一个个没准都想这将来在这祖神星上叱咤风云威风八面呢,谁会想到来这里是和咱们一起捉跳蚤呢!”一个人扯着嗓子说道,还在“大高手”三个字前加了重音,惹得旁边不少人哈哈大笑。

        “要不要打个赌,看看他们将来有谁会成为连自己口粮都挣不到的奴隶,到时候咱也买一个回去,放在家里暖脚……”

        “奶奶的,我以前也这样,心比天高,现在老子只想在降龙城挣够钱,赶紧离开这鬼地方,一辈子都不来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随便到那颗星球,舒舒服服的开个武馆,招收几个漂亮女弟子,想干嘛就干嘛,干什么也比在这里捉跳蚤强,我当初也是鬼迷心窍才来这个地方……“一个大汉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梳理着山丘巨猿的毛发,似乎是在发泄着心中的愤懑。

        “老梁,这地方,不来会后悔,来了也会后悔,离开的更后悔,多少离开的后来又忍不住回来了,离开祖神星,你这辈子估计都到不了还婴境,尝过修炼甜头的人,真舍得半途而废么,别到时候有了钱,又去买丹药提升实力……”

        “这次要是舍不得,我是你儿子……”叫老梁的那个大汉咬着牙。

        “你上次就这么说了……”

        王无垠一边干着活,一边听着身边的这些人聊天,从这些聊天的内容中,倒可以了解到许多祖神星的信息。

        “啊……”王无垠附近,突然一个男的发出惊叫声,却是他旁边的一个人在用毛耙梳理着山丘巨猿毛发的时候,发现了一只猿蚤,那猿蚤猛的从山丘巨猿的毛发从中猛的蹦了出来,一下子跳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把那个男的吓了一跳,手上的毛耙都掉地上了。

        那猿蚤,通体黑色,身体扁平,脸盆大小,有着长长的后退,后退上还有毛刺,乍一看,就像是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变异蟑螂一样。

        那个男的叫了一声,就想用手把粘在他身上的那个恶心的大猿蚤给拨开,但那大猿蚤的非常敏捷,还不等那个男人的手伸过来,就已经猛的又弹了起来,蹦向别的地方。

        猿蚤后退的毛刺非常锋利,原本那毛刺就是挂在山丘巨猿身上的钩子一样,在猿蚤跃起的时候,它后退的毛刺就一下子快速滑过那个男人的左边的脸颊,瞬间,就在那个男人左边脸颊的一块皮一下子就飞了起来,血流如注,惨叫着倒下。

        那猿蚤刚刚落地,一把毛耙就飞了过来,啪的一声,毛耙的金属锯齿穿过那只猿蚤的身体,直接把那只猿蚤拍死在地上,血浆爆裂,变成恶心的一团。

        周围一下子有点骚乱起来。

        很多人都没想到一只猿蚤都能伤人,而降龙城的那些人,却已经见怪不怪……

        旁边一个穿着降龙城制服的大叔,平静的把自己手上的毛耙收了回来,看了周围的几个“新手”一眼,“看到山丘巨猿身上的那些毛发在动,就是有猿蚤要出来了,发现猿蚤就要把它及时钉死拍死,再把它勾出来,猿蚤在山丘巨猿毛发里钻的速度不快,别等它完全跳出来再去打,刚刚算他运气好,只伤到脸,要是那猿蚤后退的毛刺刚刚再往下半尺,划过他的脖子,他哪里还能活,这祖神星上,一只跳蚤有时都能要了人的命,别大意了……“

        受伤的那个男人最后被送到那边,和那些伤员呆在一起,而剩下的,继续干活。

        只是,所有人都沉默了许多。

        “小子,看你干活还算麻利,喏,爬上去,梳理一下那边的区域……”刚才称呼王无垠他们为“大高手”的那个家伙走了过来,示意让王无垠爬到山丘巨猿的肩膀上去清理那些皮毛。

        几米高的地方,要是在别处,王无垠一步就可以跨上去,但在这里,王无垠也只能抓着山丘巨猿的毛发,踩着山丘巨猿皮肤的褶皱和缝隙,就像爬墙一样,有些艰难的爬到了山丘巨猿的身上,开始近距离的清理山丘巨猿的毛发。

        不止是王无垠,轩辕千日和其他几个人也被那几个降龙城的人指使上来,爬到身体上来清理。

        站在山丘巨猿的肩膀上,就像站在一堆茂密的杂草从中,活动起来更加困难,旁边不远处,山丘巨猿的面孔正对着这边,那巨大的脑袋,就像一座狰狞的城堡一样的对着王无垠,山丘巨猿的眼睛还睁着,就像在看着王无垠几个人在它的肩膀上在劳动一样,只是已经失去了神采。

        站在山丘巨猿肩膀的毛发堆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鼻中嗅到的,是山丘巨猿身上特殊的腥噪气息,把人熏得头都有点晕。

        王无垠只能把衣服拉起来,遮住口鼻,然后艰难的梳理着毛发,一发现猿蚤,还不等猿蚤跳出来,他就用毛耙把那猿蚤拍死。

        在清理完肩部的区域之后,几个人又被安排去清理山丘巨猿胸部和腹部的区域。

        正在山丘巨猿腹部位置清理着的时候,走着走着,王无垠的神念突然一动,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山丘巨猿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撩”了他一下,让他全身的寒毛一下子就感觉到了……

        王无垠表面装作不动声色,但却定睛一看,他犀利的目光,一下子就穿过了山丘巨猿的身体,在他脚下的山丘巨猿腹部的胃部,发现了一截像是树根一样的东西。

        那根东西只有一尺多长,被山丘巨猿吃到肚子里,但还没有完全消化,毫不起眼,和山丘巨猿其他胃里的东西完全混在一起,浸泡在胃液之中,犹如残渣一样。

        这样的树根,按理说,已经不会有半点植物的生命力了,他也不可能感觉得到。

        只是让王无垠震惊的是,他全身的寒毛传来的感觉,却告诉他,那一截烂糊的树根,还有着一股强悍澎湃的生命力,就像活的一样,细细感觉一下,那股生命力如山如海,还带着一股神圣霸道的气息,把王无垠都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