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血影

第三十章 血影

        王无垠转过头,看向那个和自己说话的人。

        那个人看起来也很年轻,二十多岁,皮肤白皙,眼神灵动,手脚显得有点长,是个长得有些秀气的男人。

        当然,在这种斗兽场,一个男人秀气可不是什么好事,那就意味着“脆”。

        “害怕有用的话我倒不介意害怕一下……”王无垠平静的说道。

        “我叫胥舒,我们应该是一起下场的,认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无垠!”

        “我来到降龙城已经三年多了,你来了多久了……”

        “一年多吧……”

        “呆会儿下场时互相照顾一下啊,我们的是团战,面对的妖兽最有可能的就是影狼,我用剑,你用什么武器……”

        “随便……”

        王无垠自始至终显得不冷不热,没有胥舒那么活泼热情。

        在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之后,王无垠其实有些怕在这种环境里还认识什么新的朋友,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过一会儿上场,刚认识的朋友就要在他面前支离破碎。

        如果不熟,那就不会太伤心。

        就几句话的功夫,外面突然传来观众的惊呼声,然后就是一个人的惨叫声传来。

        “啊,太可惜了,在六号区的这位勇士,身体很强壮,只是他没想到铁牙野猪的背部的防御那么强悍,冲刺度那么快,他的那一刀,从铁牙野猪的背部划开了,只是在铁牙野猪的身上留下一小点伤痕,而铁牙野猪的锋利牙齿已经洞穿了他的小腹,六号区的勇士倒地,铁牙野猪在撕扯他的身体,啊……”

        主持人的声音随后就从外面传了进来,似乎不忍在说下去。

        那惨叫声持续了几秒钟,然后戛然而止。

        “让我们为六号区的勇士默哀……”

        一分钟后,斗兽场的工作人员用担架从通道里面抬出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尸体上的鲜血从担架上不断的滴落下来,一路走,一路洒,一只血淋淋的手伸到了担架外面,手上的伤口,已经可以看到骨头。

        洒在地上的鲜血像一团团绽放的梅花,分外刺目。

        休息室里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王无垠看着担架上的那具尸体,眼神深沉,就在几分钟前,那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但转眼间,就在外面的斗兽场上,成了尸体。

        外面的搏斗还在继续……

        “漂亮……”主持人的声音转瞬间高亢,没有了刚才的低沉,“二号区勇士的这一招回旋踢非常漂亮,动作犀利,迅猛,影狼的下颚估计已经碎裂,摔倒,攻击被打断,二号区的勇士开始反击了,开始反击了,影狼跃起,在做最后一搏,嘶……结束了,二号区的勇士直接把手中的长剑从影狼的嘴里刺了进去,瞬间终结了这只野狼的生命,恭喜二号区的勇士,进阶祖神武士,期待这位勇士将来能在降龙城外大展身手……”

        外面一下子响起了欢呼声。

        “四号区,四号区的石蛇把那位勇士缠住了,啊,不好……”

        ……

        第一轮,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出去的八个人,有五个人活了下来,在几十万人的瞩目下,进阶祖神武士,还有三个人,则成了尸体,能从斗兽场上夺回来的尸体只有两具,还有一具尸体,则直接被石蛇给吞噬了,可谓尸骨无存。

        “还有一具尸体呢,为什么不把那具尸体从石蛇的肚子里夺回来,难道要让死的人也这样没尊严么?”休息室里有人大声的问道。

        “那个人已经死了,你如果能出5oo        祖神晶买下那条石蛇,你就可以把石蛇杀了,取出蛇腹中的尸体,否则的话,那条石蛇还要留在下一场比赛的时候登场呢,这些有过搏杀经验的妖兽,比起普通的妖兽来,会更加的难以对付,这也是斗兽场比赛的看点之一……”有人冷冷回应道,“在祖神星,尊严只留给有实力的人,而不是尸体!”

        ……

        一轮一轮的人上去,在外面的欢呼声中,惋惜声中,一具具的尸体不断被抬下来。

        在和妖兽一对一的战斗结束之后,团体战逐步登场,外面的欢呼声,也更加的热烈起来,相比起一对一的挑战,这团体战,才是斗兽场最精彩,也是让观众最期待的人与妖兽的对决。

        几个十人队上去了,每次上去,差不多只有六七个人能下来。

        终于,轮到王无垠他们上场了。

        王无垠他们被人带着离开休息室,从那条洒满了鲜血的过道上,来到了斗兽场的出口,在出口的地方,放着几排兵器架,兵器架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各人从兵器架上挑选自己上场的武器。

        为了公平,在角斗场上,所有人只能用这里提供的武器,而且不能穿戴铠甲之类的防护装备,王无垠的千幻剑,今天都不能带来。

        王无垠挑选了一杆长戟,戟,是戈和矛的合体,也就是在戈的头部再装矛尖,具有勾啄和刺击双重功能,杀伤力比戈和矛都要强,攻击也有更多的变化,同时还具备一定的格挡功能,那长戟头部的横出来的两段戈和矛合体的部分,倒有点像矿区里挖矿“矿镐“顶部音叉的变形,也因此,这是从矿区离开的矿工们最常选用的武器。

        手上的长戟比矿镐重了将近一倍的重量,对每天挥舞无数次矿镐的王无垠来说,这点重量变化倒还可以适应,而对新手来说,就比较困难了。

        二十个人,有差不多一半选择了长戟,而剩下的另外一半,则选择了刀剑之类的武器,还有一个大汉,选择了一对重锤。

        然后所有人,就从斗兽场的门口排成一队走了过了出去。

        斗兽场外刺目的光让走出去的人都眯起了眼睛,然后,就是巨大的欢呼声响起。

        王无垠打量着这斗兽场,斗兽场的中间,差不多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比赛的场地,就在斗兽场中间的一个大坑里,大坑里一片泥泞,有没有融化的雪,有凌乱的脚印,还有那洒落在地上的一片片血迹。

        大坑的周围,是一排差不多有十米高的围墙,围墙上还有一圈铁丝网,几十万的观众,就团团坐在围墙上面的看台上,欢呼着,尖叫着,在看台的最高处,有一圈向内突出的建筑和窗口,那是斗兽场里最好的位置,可以居高临下把整个场地的情况尽收眼底,那里应该是贵宾房和包房之类的地方。王无垠看到那些贵宾房和包房里,有人站在上面看着。

        而在王无垠他们的对面,是一道道可以活动的隔离墙,现在隔离墙还没有打开,所有的妖兽,就从隔离墙的那一边。

        “现在走出来的第二十一轮的勇士,总数有二十人,他们要面对的,将是二十头影狼,我们期待他们的精彩表现,好了,隔离墙即将打开,精彩的较量即将开始……“

        在主持人激动的声音中,斗兽场中间的隔离墙正缓缓的打开,二十只灰黑色的影狼缓缓在另外一边露出了身形,一对对寒光四射充满兽性和杀气的眼睛,就开始紧紧盯着这边。

        那些影狼的个头比起普通的狼起码要大一倍,一只只影狼的体型,不比狮子要小,而影狼满口的尖牙所代表的恐怖的咬合力,更是让人生畏,还有它的爪子,也透着一股锋利的气息。

        在那二十只影狼之中,有一只影狼的体型,明显比其他影狼要大一圈,一身灰黑色狼毛的毛尖,微微有点翻红,看起来有些特别,那只影狼看向王无垠他们的目光,更加的冰冷,龇着牙,带着浓浓的血腥气。

        “各位观众,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是血影,是血影又出来了……”主持人瞬间尖叫了起来,“斗兽场刚刚传来消息,他们根据斗兽场的抽签规则,在这一次的较量之中,抽中了血影,血影登场了,血影是斗兽场上的影狼之中最可怕最凶残的一只,从被捕获开始,血影已经在斗兽场上出场23次,杀死了42个勇士,虽然只是二星影狼,但血影却是二星影狼中最可怕的存在,如果是在野外,血影这样的野狼将有可能成长为影狼狼群之中的狼王……“

        那头血影的出现让现场观众席上的气氛瞬间高涨。

        而王无垠他们这队人里面,许多人已经变了脸色。

        “啊,血影,惨了,惨了,我听说过那只影狼,简直是这里的屠夫,一对一从来没有失败过,上一次一个十人队,在血影手上几乎全军覆没,最后只活下来两个……”胥舒看着缓缓消失的隔离墙,声音颤抖,几乎要哭出来。

        “杀死它……杀死它……杀死它……”

        斗兽场的无数人大吼起来。

        血影的出现,让接下来的较量更加的刺激,但是身为人族,在这种时候最喜欢看到的,还是能有人在这里将血影击杀。

        “一号包厢的贵宾刚刚做出悬赏,这场上,有谁能杀死血影,将奖励一万祖神晶,一瓶凝液丹,并直接获得进入降龙卫的资格……”

        “啊,一万祖神晶,一瓶凝液丹……”

        “降龙卫,雷家的降龙卫,降龙城第一武力……”

        “还能进入降龙卫,妈的,拼了……”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到主持人的话,王无垠身边的不少人,立刻双眼像影狼一样的红了起来,死死盯着那边的血影,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扑上去把血影给啃了一样……

        王无垠也盯着血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血影似乎知道周围的人在喊些什么,血影那冰冷的目光看向周围的看台,带着明显的仇恨,还有一丝不屑。

        从血影的身上,王无垠同时感觉到了影狼的骄傲和凶残的气息。

        这只血影身上有着出普通影狼的智慧,王无垠心中一惊。

        ……

        斗兽场的一号包厢内,几个气质不凡衣着华丽的青年男女正在包厢里看着下面斗兽场中的情景,除了这几个青年男女之外,包厢内还有一个穿着黑袍,头银白,额头宽广眼神明亮的老者在悠闲的喝着酒,那几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对那个老者异常尊重。

        “老师,为什么要把血影安排在这一轮出场呢,你觉得这群人中会有人能击败血影么?”一个年龄稍大的年轻人转身恭敬的问道。

        “所有强者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击败的……”老者微微一笑,“我对强者没兴趣,只对能击败它的人有兴趣,那生死之间的迸,悬于一线,变幻莫测,不按常理的演出,那才最是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