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激战

第三十一章 激战

        随着隔离墙慢慢缩回到角斗场的两边的高墙之内,整个角斗场内,人和影狼之间,再无任何隔阂。

        双方的距离,就两百多米。

        二十只影狼,不急不躁,散开,慢慢朝着王无垠他们逼近过来。

        而血影,走在所有影狼的后面。

        “杀死它……杀死它……杀死它……”几十万现场观众的吼声让现场的气氛分外的狂躁。

        看着血影,和王无垠他们一起来到斗兽场的几个人,已经有些跃跃欲试。

        “大家想要活命,就在这里围成一圈,抱团,那长戟的向前,负责攻击,拿短兵器的在后,负责掩护……”还有人在大吼。

        抱团,报个鸟的团,王无垠心中嘀咕一声,一群临时拼凑起来的人,彼此没有任何了解,又没有信任,谁放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陌生人?

        而且这二十人中,不少人明显是想要杀血影立功,各有心思,绝难团结在一起,所谓的抱团,就是一个笑话,那个大吼的人只是在纸上谈兵,如果是磨合好的团队,的确可以这样,但现在的情况,大家只能先有限的站在同一个阵线,先磨合,临机应变,离抱团还差得远。

        王无垠拿着长戟,没有上前,而是慢慢后退到距离墙角三四米的地方,警惕的盯着那群缓缓走过来的影狼。

        在二十个人中,大概有一半抱着和王无垠一样想法的,都选择暂时后退,而不是冲上去。

        选择后退的人,互相看了看,各自抵近了一些,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后面的墙壁,但又预留一点活动空间,而把侧面两边留给了一起进来的同伴,让自己处在同伴的长戟的攻击范围内,各自独立,但又彼此能互相有点照应,这是最稳妥的。

        刚刚大声喊抱团的那个人,看到没人理他,自己在哪里跳脚。

        因为王无垠等人主动后退,那些不想后退的人不愿意单独冲到前面,所以也不得已跟着一起后退,二十个人,就在靠着墙壁的地方,围成了一个松散的半圆,隐隐结成了一道防线。

        “无垠,我和你一起吧……”胥舒有些紧张,和王无垠一起后退。

        “你在我的左侧,我左边的空档留给你……”王无垠看了胥舒一眼,直接给胥舒下了命令,若是这个胥舒不配合,那他也没有必要再管这个只和自己说了三五句话的人的死活。

        “没问题……“选了一把长剑的胥舒舔了舔嘴唇,乖乖的站在了王无垠的左边,做出防守的姿态。

        围过来的影狼眨眼的功夫就逼近到众人的二十米之内,二十只影狼全部散开了,一只只影狼龇着牙,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用血腥的眼睛盯着做出一副防守姿态的王无垠等人,在王无垠等人的前面来回踱步,打着转,在寻找攻击的空隙。

        那原本在最后面的血影也慢慢走到了所有影狼的前面,用冰冷的目光扫视着王无垠等人。

        “杀死它……杀死它……杀死它……”场内观众的叫声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的躁动起来。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进入场内的二十个勇士被影狼逼到了墙角,结成了一道防线,但这个防线能坚持多久谁都不知道,我们看到血影已经冲到了最前面,跃跃欲试,大战一触即发……”主持人的声音也适时响了起来,“根据影狼的习惯,影狼一定是主动发起进攻的一方,有影狼动了,在进攻了……”

        就在主持人的尖叫声中,王无垠右侧十多米外的一只影狼,猛的朝着一个拿着长戟的人扑了过去。

        那个拿着长戟的人非常紧张,看到影狼冲了过来,想都不想就猛的把长戟刺了过去。

        那影狼却非常狡猾,前冲只是一个假动作,就在要接近到长戟的攻击范围的时候,那影狼身子灵巧的一转,就停下下来,然后一下子转到了旁边,那个人的一击就落在了空处,而还不等那个人的长戟收了回来,另外一只影狼却猛的扑了过来,幸好,旁边另外一个拿着长戟的人刺出手上的长戟,把第二只扑过来的影狼逼退……

        不断有影狼尝试着冲过来,这边的人不断此处从长戟,把冲过来的影狼逼退。

        影狼在试探,在寻找突破点,而不是一上来就混战。

        那些影狼在试探中,不断在调整着队形,时聚时散,除了七八只影狼在围着王无垠他们的防线游走嘶吼之外,剩下的十多只影狼,居然慢慢的集中到了王无垠他们防线的最右侧。

        现场的气氛,瞬间绷紧。

        “这些影狼非常狡猾,它们留下了几只影狼牵制其他人,而是想要集中力量突破场上勇士的右翼的防守……”

        突然间,引爆角斗场的那个爆点出现了,血影猛的冲出,朝着最右侧一个拿着长戟的人冲了过去,那个拿着长戟的人看到血影朝着自己冲过来,一下子大喜,一下子跨出一大步,拿着长戟猛的朝着血影刺了过去。

        “血影是我的……”

        但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那个人刚刚刺出长枪,之前在他旁边的一个人,就猛的一下子撞在他身上,把那个刺出长戟的人撞得一个踉跄,长戟瞬间刺歪,撞人的人则猛的一个箭步冲出,就像抢宝一样,拿着手上的长戟,狠狠的朝着血影刺了过去。

        “不好……”王无垠一直在关注着血影,就在那个人抢功的时候,王无垠瞬间就从血影的眼神之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屑。

        血影这是在用自己做诱饵,要撕开他们的防线。

        但那里距离王无垠这里有三十多米,王无垠想做什么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那个身形踉跄人的刺出的长戟一歪,一下子就有一只影狼从旁边猛的冲了出来,咬住长戟的枪杆,把那个人拉扯得直接扑倒在地上,摔出防线之外,而还不等旁边的人反应过来,第三只影狼已经冲了上来,咔嚓一声,在那个人的一声惨叫声中,只是一口,就咬住了那个人的手腕,把那个人的手腕咬断,同时还要把那个人往外面拖去……

        撞人抢功的那个人刺出的长戟在距离血影还不到一尺的时候,那血影的身形,以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灵巧和速度猛的跳了起来,像一抹血色的黑影,只是在长戟的前段踩了一下,就顺着长戟的枪杆扑了过来。

        一声惨叫,鲜血飙风……

        抢功那个人的喉咙上一下子就多了几道深深的伤口,几乎半个脖子,都被血影的一爪子撕烂,惨叫着倒下。

        “狡猾的影狼突破了场上勇士的防线,勇士们危险了……”

        最右侧的防线因为两个人的贪功和内讧,瞬间就被影狼撕开了一个口子,旁边有几个拿着长兵器的脸色一变,想要补救,剩下的那七八只影狼,已经从那撕开的缺口处一下子扑了过来。

        这样一来,长戟作为长兵器的威力,在与影狼的近战之中,就无从发挥,原本那二十个人的防线,几乎一下子就被影狼从最右侧撕破了,而且还损失了两个人,所有人一下子大乱。

        最右侧的防线一突破,之前在王无垠前面游走着的一只影狼,就猛的朝着王无垠和他身边那个人的间隙处扑了过来。

        这只影狼也非常狡猾,它不是朝着一个人冲过来的,而是朝着两个人同时冲来的,目的自然是引诱两个人同时出手。

        王无垠没有动,而是王无垠旁边的那个人有些沉不住气,猛的刺出了长戟,就在那只影狼避过长戟,故技重施,旁边的第二只影狼冲上来的时候,来到场上一直没有动静的王无垠终于动了。

        王无垠口中一声低喝,手上的长戟一转,身形一往无前大步前突,一招“一战千里”,长戟化为一道寒光就直接刺了过去,长戟的锋利的矛头直接没入到第二只影狼的脖子上,横出的那一部分则夹着影狼的脖子,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第二只影狼,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一只影狼被王无垠一招击毙。

        “好……“主持人叫了起来,“勇士们的防线已经崩溃了一半,但有一个勇士一招就刺杀了一只影狼,完成首杀……”

        王无垠才刚刚拔出长戟,右侧的防线就已经彻底崩溃,右侧的人在狼狈的朝着左边后退,把王无垠他们防线都冲散了,几只影狼贴着地面猛扑过来,只是瞬间,就又咬住两个人的小腿,把两个人扯翻在地。

        一片混乱之中,王无垠逆流而上,又是一招“一战千里”。

        长戟如龙,瞬间再次贯穿了一只影狼的身体。

        “刚刚击毙了一只影狼的勇士瞬间又刺杀了一只影狼……”主持人的声音都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好样的……”

        转眼完成双杀的王无垠没有恋战,更没有冒失的想再杀一只影狼,而是极速后退,因为他看到,血影和另外一只影狼嘶吼了一声,已经朝着他冲了过来,一双冰冷的眸子,死死锁住了他。

        那血影的速度,反应,太快了,冲过来的血影就真的像是一道血影一样,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胥舒……”极速后退的王无垠叫了一声。

        胥舒一下子出现在他的左侧,一剑斩向那一只从旁边扑过来的影狼,把那只影狼逼退。

        血影冲上来,王无垠长戟一挥,护住胥舒,然后和胥舒飞速后退,血影片刻不停,直接扑向旁边的一个人,只是咔嚓一声,就直接把那个在仓惶后退的人的脖子咬断……

        ……

        斗兽场的一号包厢内,好几双眼睛都这个时候都集中在王无垠身上。

        “那个人是谁,他那一招长戟的刺杀,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不像是一般的武技,长戟的武技我学过看过的有149种,他那一种,我以前居然从未见过,在祖神武士这个阶段来说,非常犀利……“包厢内的一个年轻人皱着眉头。

        “三弟,如果那个人能活下来,你问问他就是了,我也觉得他那一招有点意思,影狼就以速度见长,两只影狼居然都没有闪过……”

        “老师,你觉得那个人能杀了血影么?”

        几个年轻人转头看向那个让他们敬畏又尊重的人,却发现,那个人手上的酒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双眼盯着下面的斗兽场,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奇怪,似是专注,似是恍惚,细细深究,在那人的眼角舒展的皱纹之中,还隐藏着一丝深藏的喜悦。

        “能,也不能!”那个人看了包厢里内其他人一眼,微微一笑,说出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