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请君入瓮

第四十四章 请君入瓮

        前面几天,马钊和乌四与自己一起离开军营,请自己大吃大喝,晚上又一起回来,取得自己的信任,让自己放松警惕。

        而今天,就是他们毒计开始的时候,自己今天要是单独离开军营,没有与任何人一起出去,要是自己不回来,出了事,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他们身上,他们也就不用承担责任。

        到了傍晚,准备好的王无垠一个人离开了军营,到了乌四所说的天真楼。

        天真楼在虎尾城,也不是什么大酒楼,而只是一个普通的酒楼,而且在的位置有点偏僻,不在热闹的地方,来这里消费的,基本上都是大风帮的一些底层的帮众混混之类。

        乌四等人选择这里,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王无垠到的时候,乌四果然已经在天真楼的那个包厢里等着王无垠了。

        “乌大哥,马大哥还没有来么?”王无垠进入包厢,看了一眼,故意明知故问。

        “谁知道呢?”乌四也皱了皱眉,朝着包厢外面打量了两眼,“我是早就告诉老马今天在这里,按理说他早就应该来了,之前他还嚷着要来点几个大菜补补呢,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反而落在了最后,娘的,不会是脚软都搞软了吧……”

        “没关系,咱们等一下,马大哥说不定被什么事耽搁了……”

        “嗯,我们先喝着一点东西,等着他好了,再等一会儿,要是他还不来,我们就自己先吃……”

        两个人落座,刚刚不多不少的喝了两杯酒,包厢外面响起脚步声,那包厢的门,一下子就被人推开了,马钊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马钊的脸色,似乎非常兴奋。

        “老马,怎么回事,和一个女人缠这么久,你就不怕腿软么,我和无垠都等你半天了,你要再不来,我就要和无垠先点菜吃了……”乌四不满的嘀咕道。

        马钊先警惕的把包厢的门关上,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凑过头来,放低了声音,“屁的女人,我被事情耽搁了……“

        “什么事?”乌四马上放下酒杯,好奇问道,“难不成比咱们一起喝酒的事还要大?”

        马钊没说话,而是先拿过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他压低了声音,“当然比咱们喝酒的事情大,而且还是一件大好事,你们猜今天中午我和谁在一起?”

        “谁?”王无垠恰到好处的问道。

        “蓝怀金!”马钊看了王无垠一眼。

        “啊,老蓝!”乌四一脸惊讶,“他这几天在外面跑得没影,找他喝酒都找不到人,我还以为他又找到了什么财的门路呢,你怎么遇到他了?”

        “你猜老蓝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谁知道呢,老蓝那个人最是鬼,路子野,消息灵通,又能折腾,不是又鼓捣什么生意去了吧?”

        马钊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声音压得更低,“老蓝这几天还真找到了一个财的门路,他一个人弄不过来,所以今天遇到了我,想要让我叫上两个靠得住的兄弟,和他一起去把这件事办了……”马钊说着,重重拍了拍王无垠的肩膀,“兄弟,咱们财的机会来了,这件事要干成了,咱们一人至少赚七八万块祖神晶……”

        王无垠也露出兴奋的模样,舔了舔嘴唇,”马大哥,干什么能赚这么多钱?“

        “是啊,老马,你不会是吹牛吧,干什么能赚这么多钱?”乌四也在旁边惊讶的问道。

        “就算我会吹牛,老蓝也不会拿这种事和我开玩笑!”马钊摇了摇头,“老乌你知不知道,这虎尾城以前可是石家的城池!”

        “那又怎么了?”

        “在天王教起事之前,这虎尾城中,可住着不少依附石家的富豪大户,当时天王教起事,到处兵荒马乱,这虎尾城中的不少富豪大户,还有依附石家的那些人,就把来不及搬走的祖神晶在城里找地方埋藏了起来……”

        “不错!”乌四在旁边补充着,生怕王无垠不知道,“咱们的大风帮,万岁堂,还有天王教当日占了虎尾城之后,的确在城里不少大户人家所在的地方,挖出了巨量的祖神晶,石家在虎尾城的官库和私库有不少啊,依附石家的那些人,这些年靠着虎尾城的祖神晶矿,一个个都得流油,家财亿万,老蓝不会现别人藏的祖神晶了吧……”

        马钊招了招手,让王无垠和乌四凑过头来,“老蓝还真现了一处大户人家藏的祖神晶……”

        “老蓝那么精明,他若现了,他自己就想办法全部吞了,渣都不会留给别人,怎么会告诉你,舍得让我们分润?”乌四怀疑的说道,摇着头,”我可不相信老蓝有那么好心!”

        “我开始的时候也不信,但听老蓝说完,我才有些信了,老蓝说他现的那个埋藏着祖神晶的地方不在咱们的地盘上,而是在万岁堂的地盘上,就在那边一栋废弃的老宅里,那个地方以前是虎尾城内的一个粮商的老宅,那些祖神晶有好几大箱,全埋在地下,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能把那些祖神晶从地下挖出来,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来,所以才想找几个帮手,和他一起干……“

        “在万岁堂的地方,这倒有可能,靠他一个人没办法把那些祖神晶弄出来……”乌四看了王无垠一眼,喃喃自语,“那老蓝有没有说怎么分?”

        “他现的祖神晶,他要一半,剩下的,我带着两个人过去,分一半,那些祖神晶估计有几十万块,就算我们三个只分一半,也了……“

        “老蓝人呢?”

        “他在那边守着,准备了一些工具,我刚刚从那边回来,准备了一辆马车,想问问你们的意思,干不干,要干的话今天晚上就要过去,连夜就要把那些祖神晶挖出来,然后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把那些祖神晶运过来,你们两个干不干?”

        “老马,你果然够意思,这财的好事还想着兄弟我,行,这事我干了!”乌四满脸红光,“那五成祖神晶,我也不多要,就要一成半……”

        “兄弟,你呢?”马钊看向王无垠,乌四也目光灼灼的看着王无垠。

        “多谢马大哥还能想得起我,我当然干,这种事,谁不干谁是傻子!”王无垠也一脸兴奋,搓着手“我也和乌大哥一样,那些祖神晶,我也只要一成半,剩下的两成,是马大哥的……”

        马钊和乌四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一抹讥诮之色在两人眼中一闪而过。

        “行,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马钊干脆的说道。

        乌四点了点头。

        三个人也没有吃饭,直接就结了账,下了楼。

        马钊果然弄了一辆马车,就在天真楼外面的小巷里,车上还堆着一些框框篓篓之类的杂物,他自己赶着车,让王无垠和乌四坐在车厢里,一声吆喝,马车就跑了起来。

        在车厢里,只能听到外面车轱辘飞转动的声音,乌四还安慰着王无垠,“不用担心,这虎尾城这么大,这么多人,咱们大风帮,万岁堂还有天王教的地盘上每日那么多人员货物往来都没事,咱们也没有把大风帮三个字刻在脸上,呆会儿到了万岁堂的地方,过岗哨检查的时候,万岁堂的那些人,最多只是检查一下就会让我们过去了,你别说话就行,一切有老马和我应对!”

        “有人问,无垠你就说住在虎尾城西边,是跟着我过去搬东西的?”老马也从前面的窗户口转过身来,交代了一句。

        王无垠点了点头。

        马车在路上度一点都不慢,在路上跑了两三个小时,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后,那马车,终于到了大风帮和万岁堂地盘的交界线。

        那是一座桥,大风帮的人在桥这边设了一个检查的检查岗,而桥对面,则是万岁堂的人设的检查岗。

        桥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两边的人都排着队过桥。

        桥两边的检查都不严,那检查岗只是打开马车的车厢看了一眼,现车里堆着一些杂物,只有两个人,又没有碍眼的东西和兵器,就挥挥手让王无垠他们通过了,连问都懒得问。

        过了这座桥,马钊又赶着马车在路上跑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了虎尾城内一处喧闹的坊市之内。

        那坊市的街上,到处都是酒肆旅馆,而坊市后面的巷子里,则到处都是一片老旧的宅院。

        与前面街面上的热闹相反,在那片热闹的街面背后,一条条的幽深的巷子在夜里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马钊把马车赶到了一处僻静客栈的后面的宅院门口,随后才敲了敲车窗,让王无垠和乌四下了车。

        “马大哥,你说的那埋祖神晶的宅院,就在这里么?”王无垠问了一句。

        “应该就在这附近,那地方具体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老蓝那个人精得很,他先在这里租了个客栈的院子住下,看着那宅院,要等我把人带来,到半夜行动的时候,他才会带我们过去,让我们知道到底在哪里,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马钊回答得滴水不漏,一边说着,一边就把马车拴在了客栈后院的停靠车马的地方。

        “老蓝也太小心了……”乌四嘀咕了一句。

        “嗯,他那人就那样,反正咱们三个在一起,也不怕他会玩什么花招!”马钊说道。

        说着话的功夫,马钊直接带着王无垠和乌四来到那客栈后院的后门,轻轻敲了敲门。

        几秒种后,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而又略显警惕的声音,“谁?”

        “我,老马!”

        吱的一声,门打开,露出蓝怀金的那张脸,蓝怀金左右看了看,目光从王无垠与乌四的脸上扫过,“快进来!”

        三个人走进客栈的院子。

        一进院子,马钊就指着王无垠,正色说道,“老蓝,这是无垠,你见过的,我觉得无垠兄弟信得过,就把他一起带来了!”

        蓝怀金看着王无垠,脸上还露出一丝笑容,“都是自家兄弟,没问题,老马和老乌你们信得过,我自然也信得过!”

        乌四嚷嚷着,“老蓝,叫客栈先弄点吃的东西送过来填填肚子,奶奶的,原本我和无垠就在天真楼等着老马过来吃饭呢,老马一来,我们却连饭都没吃就赶来了,现在肚子饿得不行,我们先填饱肚子,晚上才有力气干活!”

        “好,你们先到堂屋里坐着,我让客栈弄桌吃的东西送来!”

        一切自然而然,几乎让人感觉不到这里蕴含的险恶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