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狗咬狗

第四十五章 狗咬狗

        蓝怀金去让客栈弄吃的,屋子里就只剩下王无垠,马钊和乌四三个人。

        进了屋的王无垠显得有些谨慎,把屋里到处看了一遍,还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的。

        马钊和乌四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

        都到了这个时候,两人也怕出什么意外,担心王无垠看出什么端倪,那就前功尽弃了,以王无垠的能耐,要是真拼命,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就算他们能把王无垠干掉,但谁也不敢保证王无垠能不能把自己拉去垫背。

        “咳咳,无垠,你在干嘛,过来坐着吧……”马钊开了口。

        “嗯,我看看这屋安不安全,外面有没有什么情况!”王无垠笑了笑,走了过去,他要做的事情刚刚其实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等着看戏,“第一次来万岁堂的地盘,稍微有点紧张!”

        马钊和乌四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客栈,你紧张什么?”乌四笑着说道。

        “我总觉得这虎尾城中,咱们大风帮,万岁堂和天王教,迟早要出什么事,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一山不容二虎,现在虎尾城这座山上,可是有三只虎,现在暂时看起来相安无事,但谁知道万岁堂的那些人会不会给咱们设局……”王无垠一脸认真的说道。

        “无垠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种事,还轮不到我们来操心,至少现在,咱们和万岁堂还算是站在一起的,黑甲城才是我们的敌人!”马钊说道。

        “我也觉得无垠说得有道理……”乌四一脸赞同的表情,推心置腹的说着,“等咱们三兄弟干完这一票,有了钱,要是感觉这大风帮和虎尾城实在不好呆,不如换个地方,也能重新过活,这刹罗州小溪域能容人的地方多了,我也觉得现在虎尾城中有些不太平,搞不好什么时候要出事!”

        马钊还在旁边脸色严肃的劝道,“老乌,你这话,就在这里说说可以,要是到了军营,可千万别说,要是被人听见告上去,那可不是小事……”

        “我又不是傻子,这话也是咱们几个人说说,真要回到军营,我哪里敢胡说!”乌四笑了笑。

        王无垠在旁边点着头,一脸赞同的模样,这几个人为了让自己踏入陷阱,真是费尽心机啊,这语气,表情,动作,不去竞争一下奥斯卡,还真是可惜了,要是自己没看到几个人之前的那些布置和商量,说不定还真把他们当成推心置腹的朋友了,哪里又能想到,这几个人是想要自己的命,谋夺自己的那一点祖神晶,然后拿自己的血肉器官去给人制药卖钱呢。

        人心之恶,真不是表面上能看出来的。

        几个人说着话的功夫,蓝怀金已经亲自端着两大盆香喷喷的酒菜走了进来,他端进来的东西,种类不多,但分量十足,一锅炖肉,再加上一大盆馒头,还有一壶酒。

        “来,这客栈最拿手的就是这大锅炖肉,大家先凑合着吃一点,填填肚子,等这事办完了,回去想怎么吃都行……”

        四个人也没有客气,就直接围着桌子坐在一起,开始吃起来,特别是王无垠,就像没有半点戒备一样,一样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

        乌四给众人倒了两圈酒,然后大家一起碰杯,也王无垠也跟着喝了,只是蓝怀金带来的酒,只有一小壶,四个人喝,每人只喝了两小杯就没了,等乌四还想给大家倒第三圈的时候,酒壶里已经一滴酒都没了。

        “老蓝,这酒也太少了,怎么够喝!“乌四抖了抖酒壶,对蓝怀金说道。

        “今晚咱们可是要去办事呢,喝多了不好!”蓝怀金谨慎的说道,似乎后面真有事要办一样。

        “屁,咱们四个人喝这一小壶酒还叫多,润喉咙都不够,这酒我一个人能喝十壶,无垠老弟喝酒喝得最少,一个人也能喝三五壶,何况四个人,赶紧老蓝,再去弄几壶来暖暖身子,别磨叽了……”

        蓝怀金看了马钊一眼,马钊砸了砸嘴,说了一句话,就像在打圆场一样,“这一壶酒的确少了点,还没啥滋味就没了,但老乌啊,今晚要办事,也的确不能喝多,咱们就再来一壶,意思一下,润润嗓子,等今晚办完事,咱们找地方喝个痛快!”

        “好,那就再来一壶,我也忍着点,等办完事,咱们找地方再喝个痛快!”乌四点了点头。

        蓝怀金没说话了,转身,再去拿酒,在这边的屋子里,都能听到蓝怀金吆喝客栈小二的声音,“小二,再给我这里送一壶酒来……”

        “好咧……”外面的走廊上,小二回了一声。

        尼玛,这些家伙,玩弄这些鬼蜮伎俩,肮脏手段,还真是个顶个的人才!

        看到这里,王无垠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这杀局,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密不透风,从马钊为自己打抱不平刻意结交开始到今晚把自己骗到这里来挖宝,这要命的地方,其实就是在这最后一壶酒上。

        自己来到这里,被人忽悠了想着怎么发财,而且之前吃喝的酒也没有问题,大家都一起喝了,换了谁能想到这些杂碎会在第二壶酒里动手脚呢。

        而且那第二壶酒还是乌四要的,马钊打了圆场,蓝怀金勉为其难当着自己的面让小二送来的,只要了一壶,谁能想到杀机就在第二壶酒里。

        蓝怀金取酒的时候在外面,自己这里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他在酒里做的手脚。

        真是好算计。

        王无垠冷冷一笑,撇了一眼房间里的灯罩,波澜不惊。

        小二的酒还没有送来,蓝怀金也还在外面等着,王无垠一下子站了起来。

        心怀鬼胎的马钊和乌四都微微一惊,“无垠,你这是……”

        王无垠摸了摸肚子笑了笑,“刚刚在车上憋了好长时间,这里有方便的地方么,我找个地方放点水……”

        马钊和乌四都一下子松了一口气,马钊也站了起来,笑着,”无垠你这么一说,我也想方便一下,走,我们一起去吧,那方便的地方,在外面院子的后面,我带你去……“

        “嗯,好!”

        等王无垠和马钊回来,时间又过了几分钟,蓝怀金已经取酒回来了。

        走进屋的马钊落后王无垠半步,在蓝怀金和乌四看过来的时候,给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微微摇头,表示没有问题。

        看到马钊的眼色,乌四就嚷嚷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壶,重新给每个人倒了一杯酒,“来,来,来,快点来吃,这饭菜都要冷了,这一杯酒,就祝我们今晚四人马到功成,等今晚事了,咱们再找地方痛痛快快的喝个够……”

        “好,就祝咱们四人马到功成!”

        众人举杯,蓝怀金,马钊和乌四都痛快的一下子把杯中的酒喝尽了,然后三双眼睛各自斜瞟着王无垠的动作,王无垠把那杯酒举到嘴边,刚要喝,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把酒杯放下了……

        看到这一幕,三人都微微一愣,那蓝怀金的甚至眉头猛的跳了跳。

        “无垠,你这是……”乌四的脸上强装出一个笑意,还故意略带不满的而看着王无垠,“大家都喝了,你不喝,这不是不给哥哥我面子么,你这几日的酒量,可不止这么一点啊?”

        王无垠摇了摇头,“行了,这几天你们也装得挺累的,这个时候也就不要再装了……”

        “无垠……你什么意思?”马钊的脸色也变了,有些牵强的笑了笑。

        “这杯断魂酒我要喝了,我哪里还有命在呢,是不是,马大哥!”王无垠微笑的看着三人。

        三人同时变色,几乎不约而同就想猛的起身,退后,但是,蓝怀金,马钊和乌四三人刚想用力,却发现自己的身上檀中穴和气海穴一疼,那屁股刚刚离开凳子,却浑身一软,一下子又坐了回去,一下子都动不了了,连舌头都有些打结起来。

        三个人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就想见鬼一样的看着王无垠,浑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了招。

        王无垠低着眼皮,在三人脸上扫了一眼,就没有再看三人,而是自顾自的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这客栈的大锅炖肉的确不错,馒头也还香,别浪费了……”

        看着镇定自若吃着东西的王无垠,蓝怀金已经满头大汗,脸色惨变,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舌头打着节的开始求饶,“无垠兄弟……无垠兄弟……我错了……是他们,是老狗,是马钊他们想要害你,我是被他们拉下水的……求求你,放过我……”

        马钊和乌四再笨,听到蓝怀金开始求饶,他们两个也反应过来了。

        “无垠兄弟,无垠兄弟…别听他胡说,是老狗……还有,蓝怀金出的主意……我是……我是被他们拉下水的……”马钊一下子涕泪交加,瘫在椅子上,开始惨哼着求饶。

        “无垠兄弟……无垠兄弟……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他们……都是他们想要害你……放过我……”乌四也面色惨变的求饶起来,“我……我以后都听你的……你……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是蓝怀金,是蓝怀金出的主意,是他要谋害你……”乌四也开始找替死鬼……

        “乌四,你这个杂碎……是你嫉妒无垠兄弟年轻有为……想要害了无垠兄弟的性命……”蓝怀金脸色一变,结结巴巴的开始反驳,“还有马钊,这下毒的主意……不就是你……你出的么,无垠兄弟,我什么都不知道……”

        “蓝怀金……明明是你……是你想要暗害无垠兄弟……”马钊瞪着眼,怒视着蓝怀金,恨不得扑上去把蓝怀金身上的肉都咬下一口来。

        王无垠就在旁边坦然的吃着东西,看着三个人在自己面前眨眼间反目成仇,开始狗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