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斩杀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斩杀

        战斗瞬间爆发!

        之前围着王无垠的十多个人,一下子,大部分拿出兵器,朝着宫子炎扑了过去,人还未扑到,各种暗器,飞刀,毒罐,毒砂,铁蒺藜,飞针,就如一片蝗虫一样的朝着宫子炎飞了过去。

        可以看得出,这支巡逻队的队员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以在出手的时候,都已经有了默契,先来一波暗器,然后人再跟着杀上去。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的暗器,只要一个闪避不及,瞬间就要中招,然后战斗结束。

        宫子炎显然不是一般的修士,面对着那如蝗虫一样飞来的暗器,他嘴上大叫着,“你们要不要脸……”,整个人却一个铁板桥,后背几乎贴着地面,如一条蛇一样的贴着地面飞速倒退,避过许多暗器,手上的长剑一下子舞得泼水不进,在叮叮当当之中,把一些无法避开的暗器全部格开。

        那些被他用长剑格开的暗器,有的居然倒飞了回去,射向那些扑过来的人。

        “啊……”

        “我的脸……”

        在两声惨叫之中,朝着宫子炎扑过去的那些人中,一个人的身上被格挡回来的飞刀射中,还有一个人的脸上被格挡回来的一片飞针射中,那两个人瞬间倒下。

        被飞刀射中的人,眼睛一翻,倒在地上,身体就变得僵硬,然后眨眼的功夫,整个人就七窍流血,全身漆黑如焦炭,死得无比凄惨。

        而被飞针射中的那个人,却慌乱的用手去抓脸上的飞针,虽然脸上的飞针被他抓了下来,但紧接着,那个人脸上的鼻子,耳朵,眼睛就掉了下来,整个人的脸部开始迅速腐烂,露出头上的骨头,也是眨眼的功夫,那腐烂就从脸部蔓延的全身,那个人跪在地上颤抖着,伸手挣扎了几下,就倒在地上,整个人的尸体的血肉骨骼开始一点点的腐烂,消失,化为脓血……

        那所有的暗器,都是淬了剧毒的。

        “哈哈哈,想要害人,最终却是害了自己,来来来,再射几波暗器来,看看是你们的暗器厉害还是本公子手上的移花接木剑法厉害……”宫子炎在哪里哈哈大笑着,身体却如游龙一样,猛的从地上弹起,冲入那朝着他冲来的人群之中,手中的长剑化为一道剑光,噗嗤一声,瞬间就又把一个巡逻队员从头到脚一分两半,下手极其干脆狠辣……

        “去死……”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手拿长刀扑来,当头一刀就向着宫子炎劈了过来,一瞬间,刀气凝形,化为一道道藏蓝色的潮汐,绵绵滚滚,一浪高过一浪,划破空间,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数米长的深深的痕迹,从四面八方向着宫子炎席卷而来。

        面对着这样的一刀,宫子炎也不得不暂避锋芒,整个人连人带剑,在身形诡异闪动之间,硬生生从那连绵的刀气之中闪避开来。

        “可惜了,龙虎境的高手,到哪里都有大好前程,却甘心在这里助纣为虐,做这丧尽天良之事……“宫子炎一边飞退,一边摇头叹息。

        听到宫子炎的话,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双眼杀机闪动,又是快速的朝着宫子炎扑了过去,”留你不得……“

        那边的战斗已经爆发,而王无垠这边,巡逻队只留下了两个人来对付他,那两个人,就是刚才拿出绳子和手上戴着长针指套的那两个人。

        “别反抗,小心自找苦吃……”手上戴着长针指套的那个巡逻队员一脸狞恶的朝着王无垠扑了过来,手上的长针,直接刺向王无垠的胸口,

        行了,不装了,摊牌了!

        其实老子没有虚弱期!

        进阶龙虎境之后,再看那个人扑过来的动作,王无垠总觉得那个人动作太慢,随意一招,就是一身的破绽。

        王无垠冷冷看了一眼那个家伙,伸出手,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抓着那个人戴着长针指套的手,然后把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噗……”那个扑过来的家伙的拳头自己砸在了自己脸上,整个人脸上的骨头全部粉碎,半个拳头几乎全部没入到自己的脸中,那指套上的长针,直接穿破他自己的眼球,扎入到了他的大脑之中。

        在旁人看来,那个人就像自杀一样,狠狠的给了自己脸上一拳,然后把那要命的长针完全从他的眼球刺入到大脑之中。

        只是一招,那个人就直挺挺的倒下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拿着绳子扑过来的那个人几乎被吓傻了。

        不是虚弱期么,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和王无垠的眼神一接触,那个人就浑身冰冷,感觉全身像被冻结了一样。

        王无垠瞥了一眼拿绳子的那个人,伸手一弹,一道劲气从他的指间飞出,射入到那个人身上的大穴之中,那个人瞪着眼,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虽然在与宫子炎激战,但也留意着王无垠这边的情况,看到王无垠伸手之间,轻轻松松就把他手下的两个人放倒在地,那修为身手,似乎比正在与他交手的这个白衣男子更强悍,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心中瞬间一惊,知道这次可能要糟糕了,意外情况接二连三的出现,眼前这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当务之急,他应该马上离开,然后传出消息,调集高手来围杀这两人……

        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瞬间萌生退意,看到宫子炎被旁边几个巡逻队员牵制住,他一刀朝着宫子炎斩出,然后整个人却猛的折身,朝着山谷外迅速逃离。

        王无垠又怎么可能让那个留着几缕山羊须的男人离开。

        可能到那个男人要走,王无垠想都没想,隔着三十多米,伸手在地上一抓,一挥,之前倒在地上的一个巡逻队员手上的长剑瞬间飞起,犹如惊鸿,闪电一样的就朝着那个逃窜的男人斩了过去。

        这飞剑的速度太快了,比起之前王无垠还在金丹境时,这飞剑飞起来的时候,已经连虚影都没有,直接化为一道无形的流光。

        而且飞剑又是从那个男人的身边猛的弹起射出,出其不意,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想到王无垠还是一个剑仙,隔着这么远还能操控飞剑,仓促之下,那个男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是虚空之中光芒一闪,那个男人惨叫一声,直接被飞剑拦腰斩成两段,掉落在地上。

        王无垠再伸手一指,化为流光的飞剑绕了回来,从宫子炎身边飞过。

        一串脑袋紧跟着冲天而起,宫子炎身边的那几个巡逻队员,全部枭首。

        几具无头尸体轰然倒下,山谷之中瞬间安静了。

        这一连串变故,把宫子炎都吓了一跳。

        哐当一声,刚刚斩了大把人的飞剑,在王无垠放弃控制的一瞬间,就跌落凡尘,化为凡铁。

        这一瞬间,宫子炎瞪着王无垠,有些戒备,王无垠也看着宫子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片刻,最终,还是王无垠突然一笑,对着宫子炎打了一个招呼,“宫兄,好久不见了,当时虎尾城一别,没想到我们今日又在这六指山中见面了!”

        王无垠的面孔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声音,却已经变成了之前在虎尾城和宫子炎认识时候的那个声音。

        宫子炎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像见鬼一样的看着王无垠,“你……你是无垠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