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勇闯魔窟

第一百二十八章 勇闯魔窟

        青山药坊的那片晒场占地几十亩,晒场的周围,有一圈的围墙,而晒场内,就是一个个的木棚,木棚里是一个个的木架,那些木架上,晾晒着许多切片或者是蒸煮过的药材。

        哪怕是在晒场之外,也能闻到晒场之中传来的一阵阵的药材的味道。

        停在晒场上的飞舟,看起来就是一只鲶鱼,从那晒场上高高的围墙上露出一半的身形。

        此刻,这晒场之中的工人早已经下班了,但晒场之中还有人在守着,一队十多个人的护卫,正分成两班,在晒场之中转悠着。

        王无垠和宫子炎就在晒场院墙外的一颗大树上,透过大树的树枝,看着晒场里的情况。

        宫子炎在给王无垠介绍着那艘飞舟的结构,“这是小型的飞舟,用来运输物资或人,运输的物资和人,都在飞舟肚子里的那个仓库里,飞舟的头部是物资的进出入口,现在还没有打开,呆会儿马车里的那些木箱送来,会从飞舟头部的开口处进入,而在飞舟的尾部,有通气口和工作人员的进入货仓的通道,可以到达下面的货仓!“

        “那个进入通道就在飞舟尾部像烟囱一样的排气口旁边那个?”

        “嗯,不错,我们就从飞舟尾部的通道先潜入货仓,在货仓之中潜伏起来,等着他们来,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走,飞舟落地的地方,应该就是那些被他们掳掠绑架来的修士们要送到的目的地。”

        “好!”

        “我们两个人行动目标太大,就分批进去,现在飞舟上没有人,我们到飞舟上再汇合!“

        “行,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嘿嘿,我给无垠兄弟你看着,就无垠兄弟你先来吧!”宫子炎笑了笑。

        飞舟周围虽然有看守在巡逻,不过那些看守警觉性不高,不是什么高手,看起来有些松懈,这样的守卫,对王无垠和宫子炎来说,要进入飞舟几乎没有什么难度。

        “行,那就我先来吧!”王无垠在树上,看了看晒场之中巡逻的那些护卫,等到一个护卫刚刚从离他们最近的院墙处巡逻过去,王无垠的身形,就如大鸟一样,猛的从两人所在大树上跃起,一直跃到七八十米的高空之中,然后召唤出飞剑,脚在飞剑上一点,身形无声无息之间,就在空中飞跃了百米的距离,直接从一队巡逻护卫的头上飞了过去,来到那艘飞舟的上空,然后如一片羽毛一样落到了飞舟的甲板上,神不知鬼不觉。

        虽然知道王无垠很强,但宫子炎还是被王无垠吓了一跳,脚不沾地飞跃这么远的距离,就算他是龙虎境的高手他也做不到啊,近乎变态的轻功,再加上有飞剑助阵,这简直就像三花境高手从这里直接飞过去一样。

        王无垠前脚落到飞舟之上,刚刚藏好自己的身形,就看到宫子炎也从树上飞跃了进来,像一缕青烟一样,整个人直接贴着晒场里的地面,一个闪动就是几十米,在利用两个晒场之中的木棚遮挡身形,躲过一队巡逻人员之后,宫子炎也轻松的跑到了飞舟上来。

        两个人从飞舟的甲板上来到飞舟的尾部,果然如宫子炎所说的一样,这里有个入口可以进入到飞舟底部的货仓之中,两个人进入飞舟底部的货仓,货仓很大,几乎占据了飞舟长度的三分之二,而且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东西,也没有人,只有一些绳子网兜之类的杂物。

        不过好在那货仓比较高,货仓的顶部还有一根根的龙骨结构的横梁,两人看了看,就直接在货仓的顶部龙骨的间隙之中隐藏起身形,然后耐心的等着。

        不到半个小时,飞舟外面就热闹了起来,传来了车马到来的声音。

        “打开舱门……”

        随着这个声音,货仓头部的舱门被打开,然后有灯光亮起,一个个的箱子,随着一麻袋一麻袋的药材,就被人从外面搬了进来,一切有条不紊,那些把东西搬进来的人,也没想到货仓顶上的龙骨间隙之中还藏着人。

        在折腾了二十多分钟,在货仓之中搬进了大堆的箱子几百麻袋药材之后,把这些东西用绳子网兜固定好,再检查了一遍,搬东西的人就离开了,货仓的门也关了起来,货仓里面重新恢复了黑暗。

        再等两分钟,飞舟轻轻一震,就已经从地面上飘了起来。

        确定不会有人再进入货仓,王无垠和宫子炎从货仓顶部的龙骨间隙之中飘身而下。

        两个人来到一个木箱之前,王无垠拿出一把匕首,把那木箱钉着的钉子撬开,打开木箱一看,木箱里面装着一个麻袋,解开麻袋一看,里面果然有一个修士,那个修士三十多岁的样子,紧闭双眼,已经昏迷。

        又打开一个木箱,那木箱里也有一个女性的修士,那个女修士双眼紧闭,脸上有些泪痕,整个人昏迷不醒,衣衫还有些不整,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肌,看样子已经被人侵犯过。

        再探查一下其他木箱,都是如此,木箱里装着麻袋,麻袋里装着人,那些人中男女都有!

        至于其他的那些麻袋里,倒是一些药材,看起来也是用来掩人耳目用的。

        数了数这里的木箱,宫子炎也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仓库里的木箱两百多个,这也意味着这一批被送来的人就有两百多人。

        “妈的,这些畜生,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宫子炎咬了咬牙,看到王无垠在探查那木箱里病人的情况,宫子炎又来到王无垠的身边,“这两个人情况怎么样?”

        “箱子里的人,都中了惊魂散的毒,无法调动真气,而且浑身酸软,神志昏沉!”

        “你有解药么?”

        “有!“王无垠点了点头,”不过现在就给他们解开恐怕会功亏一篑!”

        宫子炎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现在的这些人被装在麻袋里,一旦神志清醒,恢复自由,绝对会闹出事情来,就算他和王无垠解释,那醒来的人,也未必会听他们两个的。

        “我有一个主意!”看着木箱里的人,王无垠突然说道。

        “什么主意?”

        “我代替他们中的一个,躲在麻袋里,等到了目的地之后,让他们把我当做被掳来的人带进去,打入他们内部,看看他们要干什么,那就什么都清楚了……”

        宫子炎被王无垠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不行,你不要命了!”

        “我功力未失,还有空间装备,自然有自保的能力,这个计划看起来危险,但却出其不意,其实没有那么危险,大不了我就逃出来!”王无垠看着宫子炎,“这是可以最快弄清楚那些人底牌的办法,如果不这样,就算等到飞舟到了目的地,我们也无法确定那只吸血虫妖兽,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关押这些人的地方,一定有很多看守,除非硬闯,打草惊蛇,否则我们两个人没有办法混进去,而不确定那只吸血虫所在,这件事就不算完!”

        宫子炎也沉吟了起来,”那要是飞舟的目的地就是吸血虫妖兽的藏身之地,你如果真遇到那只吸血虫呢?“

        “你别忘了,我在药神谷就遇到过那只吸血虫妖兽,要是这次真再次遇到那只吸血虫妖兽,我也有自保的办法!”王无垠自信的说道。

        宫子炎有些意动,思考片刻,“那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等到了目的地,我混进去之后,你就先离开,我想办法摸清楚他们的底细之后,会逃出来和你汇合,到时再商量对策,如果我两天之内没有出来和你汇合,那就是遇到了麻烦,到时候,你就随机应变吧,至少要让药王城的人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

        两个人商量片刻,确定了行动细节,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王无垠把麻袋里的那个修士拖了出来,给了宫子炎惊魂散的解药,宫子炎把那个修士藏在仓库顶部的龙骨间隙之中,然后帮助王无垠重新钻到麻袋里,扎好麻袋,钉好箱子,随后自己也藏身到那龙骨的缝隙之中。

        而麻袋之中的王无垠,则弄乱自己的头发,再用秘法改变了一下自己的面目,也装成中毒的样子,然后就耐心的等着。

        不到一个小时,飞舟就停了下来,飞舟前面的舱门打开,大批人涌了进来,开始把飞舟里的东西搬走。

        宫子炎就看着装着王无垠的那个箱子被两个人抬走,离开了飞舟。

        等到一个小时候,飞舟上彻底没有人了,飞舟外面的一切喧闹归于寂静,宫子炎把那个还在昏迷中的修士从藏身的龙骨缝隙之中带了下来,悄悄离开了飞舟。

        飞舟的外面,是一片建立在半山腰上的宽阔广场,这广场估计就是用来起降飞舟的,那广场的旁边,是一个占地颇大的庄园,那庄园看起来富丽堂皇,颇为气派,现在已经是深夜,到处乌漆嘛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下了货的飞舟已经没有几个人在看着,防守已经松懈下来,只是远处的庄园还有灯火透亮,人影重重,看样子有不少人。

        记住了这个庄园和周围的地形,宫子炎带着那个人,迅速离开。

        却说王无垠,被人带着离开飞舟,透过麻袋和箱子留下的缝隙,王无垠看到自己和那一个个的木箱被人运到了旁边的庄园之中,带到了一个仓库里。

        等到把他们带到仓库里的人全部离开,那仓库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洞口,露出一道暗门,然后又是另外一批人从仓库的地下洞口之中走上来,一个个的打开木箱和麻袋,把木箱和麻袋里的人,抬着转移到了地下洞口之中。

        仓库的地下密道在深入地下几十米后,来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阴恻恻的,不见天日,就建立在山腹之中,放眼看去,整个山腹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犹如蜂巢一样不到三平米的狭窄阴暗的牢房,那牢房里全部关押着被掳掠到这里来的修士。

        这里,居然有一个地牢,而地牢内,到处都是那些被关押修士们凄惨的叫声……

        王无垠看到那些被关押在这里的一个个修士,就像被圈养在笼子里的牲畜一样,被人从笼子里面提出来,固定在铁架上,强行从身体内抽血……

        许多关押在这里的修士,已经疯了!

        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