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奴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奴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求求你们,放我出去……”

        旁边那狭窄的牢房内,一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修士正抓着牢房的栅栏,把一张苍白的脸贴在栅栏上,绝望而又虚弱的伸出那只剩下皮包骨一样的手掌,在栅栏外胡乱的挥舞着,想要让牢房外抬着王无垠他们经过的人留步。

        “闭嘴,把手缩回去……”一个穿着黑衣的狱卒凶神恶煞的冲过来,拿出手上的短棍,带着一股恶风,狠狠抽在那从牢房之中伸出的手掌上。

        骨瘦如柴的手掌又怎么经得起如此残暴的对待,在那短棍狠狠抽过来的时候,伸出牢房之外的腕骨发出清脆的断裂之声,苍白断裂的骨头从紧紧包着骨头的皮肤下面刺出,手腕一下子血肉模糊,那个牢房里的人惨叫一声,就缩回手,倒在了牢房之内。

        “鬼叫什么,不想活了,改天把你血放干了,就把你拖出去烧了,呸……”刚刚抽人的狱卒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又掂着手上的短棍,猥亵的目光则在刚刚被抬进来的那些修士身上扫来扫去,在看到抬进来的人中有两个女修士的时候,那个狱卒嘿嘿怪笑着,还伸手过来在那女修士的身上摸了一把,“这次又来了几个新鲜的,咱们可以换换口味了,嘿嘿嘿……”

        对这样的情况,抬着王无垠他们进来的人眼皮也没有撩一下,已经见怪不怪,其他的那些狱卒,也没有人朝着这边看上一眼,就像关在牢房内的,不是人,而是牲畜一样。

        王无垠的眼睛微闭,就从那眼角的余光之中,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个被抽断腕骨的牢房的旁边,还关着一个人,不过那个人貌似已经傻了,整个人痴痴呆呆的坐在牢房内,对着牢房外傻笑着,头发和胡须乱糟糟的,全部纠结在了一起。

        旁边的那一个个牢房之内关押的修士,疯癫者有之,麻木者有之,大叫者有之,还有的修士,则趴在栅栏上,一语不发,只是看着王无垠他们被人抬进来。

        “哐啷……”一道牢房的栅栏打开,抬着王无垠的那两个人,直接就把王无垠丢到了牢房之中,在离开前,从一个药瓶之中抽出一根长长的银针,在王无垠的脖子上扎了一下,然后就关起门离开了。

        那些和王无垠一起被弄进来的修士,也大多被关押在王无垠附近的牢房里。

        王无垠细细感觉了一下,银针上是惊魂散的解药,但却不是完整的解药,这解药,只能让人能醒过来,身体重新恢复活动的能力,但体内的真气,还是无法恢复正常的运转,凝滞艰涩,丹田犹如铅块。

        这种状态下,人就算清醒过来,就算能活动,但还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在这里完全变成了软脚虾。

        牢房的门重新关上,在外面用锁锁住,然后把王无垠他们搬进来的人,就离开了,整个山腹中的地牢内,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阴恻恻的,死气沉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惨叫声,傻笑声,被放血之人在铁架上的的挣扎声,还有狱卒的脚步声,在那黝黑阴沉的通道之中回荡……

        王无垠闭着眼睛等了几分钟,一直等到旁边的牢房里有被掳掠绑架进来的修士醒过来,发现所处的环境,开始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他才不紧不慢的假装悠悠醒过来。

        “这是在什么地方?”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

        “快放我出去!”

        “老子是万岁堂的人,在虎尾城敢绑架老子,小心万岁堂灭了你们……”

        “你们要钱么,只要放我出去,我让我兄弟给你们!“

        那些醒来的修士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这些人醒来之后,发现在一个陌生阴森的环境,就开始在牢房里大叫起来,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那个叫嚣自己是万岁堂的人的修士,就在王无垠对面,那个人一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在虎尾城或者虎尾城附近。

        醒过来的王无垠没有叫,而是来到栅栏的门口,打量着这里。

        牢房和牢房之间,用栅栏隔离起来,那栅栏是由鸡蛋粗的钢条组成,栅栏之间的空隙只有一拳多的距离,除非会缩骨功,否则关在里面的人出不去,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说,王无垠只是用手摸了摸那栅栏,心中就有数了。

        这栅栏用的只是普通的钢条,对那些没有恢复修为的人来说坚不可摧,但这点强度,对修为尽在的他来说,就和纸糊的一样,他随时可以离开。

        王无垠在心里冷冷一笑。

        牢房的外面的过道上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火把在烈烈燃烧着,至于狱卒和看守,几乎是一条通道上只能看到一个,那些狱卒和看守残暴又懒散,根本不担心这里的人能逃出去,所以对这边醒过来的这些人的叫嚣,也习以为常,看到这边关进来的人在大叫,都没有人理会。

        “你为什么不叫呢?”

        就在王无垠打量着外面情况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王无垠回头,就看到自己旁边的牢房里,一个满头银发穿得破破烂烂的老头,正趴在他旁边的牢房的栅栏上,用一双枯瘦的手,抓着栅栏,正盯着他。

        那个老头的脸实在有些可怖,在那垂下的一丝丝银发后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整张脸都被毁了,老头的左眼的眼眶黑漆漆的,连眼珠都了,所以那个老头是用一只眼珠盯着王无垠。

        “如果叫几声就能离开这里的话,我倒不介意叫几声!”王无垠对那个老头说道。

        那个老头咧嘴笑了起来,这让他脸上的那些疤痕看起来更可怖,“你很特别,以后不疯不死的话,倒可以陪我一起在这里聊聊天……“

        “以前没有人陪你聊天么?”王无垠走到了那个老头旁边。

        “有,就在你住的这间牢房里,之前也有人和我聊天,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就在昨天,被他们架在铁架上,放干了身体内的最后一滴鲜血,睁着眼睛死在了外面的过道上,然后拿出去烧了,这也是来到这里的大多数血奴的命运,身体的气血精元一旦被榨干,就会像狗一样被他们处理掉,然后又换一批新的来,嘿嘿嘿嘿,看你身体比较壮,估计可以坚持得比较长……”老头看着王无垠怪笑起来,在这阴森的牢房之中,胆小的人看到他的面容,听着这笑声,估计能被吓出一身冷汗。

        “血奴?”王无垠皱了皱眉头。

        “嘿嘿,这是他们对我们的称呼……”

        “他们要我们的鲜血干什么?”

        “炼药,修炼邪门功法,人血可是大药啊,谁知道呢……”

        只是这个老头一句话,王无垠就已经能知道,所有关在这里的人,估计都没见过吸血虫妖兽……

        “他们把我们的血拿出什么地方你知道么?”

        老头愣愣的看着王无垠,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足足过了半分钟,才嘿嘿笑了两声,放低了声音说道,“你问这些干什么,我怎么感觉你以为自己还可以离开这里?”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王无垠对着老头笑了笑,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侧过身体,挡着外面的视线,双手抓住了两间牢房中间的栅栏,就在那个老头震惊的眼神之中,稍微用力,就把那两根钢条像面条一样的拉弯了,然后一秒钟不到,又若无其事的把那两根钢条恢复了原状。

        那个老头看着王无垠,嘴巴微张,一只独眼瞬间一亮……

        “听我的话,可以带你离开!”王无垠低声对那个老头说道,“想要离开就点点头!”

        那个老头猛的点头,喉咙抖动,吞咽了一口口水,低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