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来之则安

第十一章 来之则安

        婚礼没有外面的宾客到来,就在这火鸦堡内举行,火鸦堡里面张灯结彩,喜乐阵阵,周围来来往往身上穿着喜庆新衣的都是火鸦堡里的仆役,侍卫,每个人都笑容满面,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王无垠就像木偶一样,不能说,不能动,像被妖怪抓走的唐僧,被洗拔干净,打扮一新,只能瞪大了眼睛,就在众人的目光下完成了和轩辕未央的婚礼,然后被人送到了火鸦堡内一个院子的洞房之中。

        一直来到洞房,王无垠的脑袋都是懵的。

        刚才恭贺拜喜的人中,那些仆役护卫之人的名字他是记不住了,但轩辕千秋身边的几个徒弟来恭喜的时候,那几个人看他的眼神,王无垠倒是记忆犹新。

        白天那个要把自己押到牢房里审问的冷面中年男,叫度冷风,是轩辕千秋的弟子,传承的是轩辕千秋的武道造诣,也是这火鸦堡内的侍卫统领,侯爵级高手。

        除了度冷风之外,这火鸦堡内,还有轩辕千秋的五个弟子,那五个弟子,各有背景,都是剑山要塞的阵符师,无论是在这剑山要塞,还是在外面,都是独当一面大名鼎鼎的人物。

        刚才看到轩辕未央的那六个师兄弟的时候,如果不是在堂上,王无垠甚至怀疑轩辕未央的那几个师兄会把自己当众解剖了看看自己肚子里有什么东西。

        回到洞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洞房内红烛高炙,到处喜气洋洋,金碧辉煌,那张大床上,被褥帐幔,鲜红无比,到处都是刺金的鸾凤和鸣的刺绣图案,王无垠看上去,只觉触目惊心,浑然不知道这火鸦堡里,怎么能在短短的一日时间变出这么多的东西来的。

        更让王无垠触目惊心的,是轩辕未央。

        隔着重重帐幔,王无垠看到轩辕未央凤冠霞帔,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就端坐在房间的额大床上。

        轩辕未央身边,是两个同样穿着大红色喜庆彩衣的漂亮侍女。

        几个府内的侍女把王无垠一松到这里,帐幔背后的六双眼睛,就全部盯在了王无垠的身上。

        轩辕未央身边的那两个侍女掀开帐幔,走了出来,其中一个身材婀娜高挑的长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的侍女看了一眼把王无垠送到这里的那几个侍女,微微一笑,“小姐姑爷要休息了,你们下去吧……”

        “是!”送王无垠来的四个侍女盈盈一礼,然后后退着离开了洞房。

        “吱……哐啷……”洞房的门被从外面关起的声音让王无垠心惊肉跳,只是那几个侍女一离开,那两个侍女走过来,一左一右亲昵的搀扶着王无垠的胳膊,把王无垠搀扶到了那张大床之上,坐下。

        其中一个侍女在王无垠身上轻轻一点,王无垠就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

        只是……

        尼玛的,王无垠细细感觉观察了一下,此刻房间内,不说已经是公爵的轩辕未央,就连轩辕未央身边这两个侍女的修为,貌似都是五气境,比自己足足高出两大个境界,战爵应该是伯爵一级。

        这就是天道家族的底蕴么,连轩辕未央身边的侍女,都这么强大。

        而且,怎么这种时候,自己不是要和轩辕未央休息了么,这两个侍女还在这里杵着?

        轩辕未央身边另外一个面若芙蓉的侍女已经倒了两杯酒,端到了轩辕未央和王无垠的面前,柔声说道,“小姐,姑爷,请喝合卺酒!”

        轩辕未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双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一杯,然后看着王无垠。

        王无垠盯着托盘上的酒杯,半响未动,说来奇怪,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反而前所未有的宁静了下来,从那个山洞开始,获得万劫宝珠以来的种种经历,一幕幕如闪电一样的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

        就连此刻,结婚,也是如此的戏剧性,就像自己当初得到万劫宝珠一样,莫名其妙的,自己就成了眼前这个女子的夫婿了。

        经历过太多的九死一生,见识过太多的闻所未闻,宇宙之无垠浩瀚,他总算见过冰山之一角,一辈子活到现在,经历之奇,王无垠觉得地球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自己人生,犹如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场大梦,一场刺激无比的生死游戏,只是在这游戏中,自己始终如棋子一般,常常身不由己,到了今天,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其实这个世间,哪里有什么道理好讲的,一切不过是夹杂交织着这天地间亿万生灵贪嗔痴疑慢的因缘厉害而已,看得透,斩得开,能刚能柔,才是真手腕,大自在。

        一颗棋子要成为棋手,没有手腕,看不穿这棋盘,怎么行?

        一斧劈开混沌天,原来我是自由人!

        王无垠心中原本还有些根节,但就在这突然之间,心中一念至此,根节瞬间消失,王无垠有一种破茧重生的感觉。

        尸山血海万千苦难见过无数,开天辟地的事情都看到过了,眼前的这洞房花烛的一点小阵仗,自己又有什么可担心的,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几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不成。

        王无垠刚刚沉默良久,没有端起酒杯,洞房内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那个端着杯盘的侍女不由柔声提醒了一句,”姑爷,请和小姐喝合卺酒!“

        这一句话一下子让王无垠从脑海的思绪之中回过神来,他看向轩辕未央,那端着酒杯的轩辕未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瞪着自己,但她脸颊上的那一丝因为愤怒而带来的红晕,显示这个女人已经处在即将爆发的边缘,只是在强自压抑着而已。

        对一个一向高傲的女人来说,这个时候能主动端起合卺酒的酒杯,估计她已经觉得这样的姿态已经够低了。

        细细看去,轩辕未央今日一番梳妆,和之前所见又有不同,当真是国色天香,妩媚动人。

        就在轩辕未央忍不住要把自己的酒杯放下之时,王无垠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下子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个酒杯,对轩辕未央说道,“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有一种恍然如梦之感,刚刚我想到过去的一些事情,有些走神,还请夫人见谅!”

        王无垠的变化有些出乎轩辕未央的预料,特别是王无垠那一声夫人,估计对轩辕未央有些触动,她脸上的神色一下子柔和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之后,说了一句,“今日这事,却是委屈你了!”

        “能与夫人喜结连理,这样的委屈,多少人巴不得呢,我倒不介意再多委屈几次!“王无垠笑着说道。

        “那你之前的不情愿,都是装的?”轩辕未央两道秀美一挑,眼神一下子又凛冽了起来。

        “也并非是装,只是男子汉大丈夫,今日来这火鸦堡一趟,却被人抢亲了,糊里糊涂的多了一个老婆,一时有点不适应,抢亲这种事,我觉得一向应该男人来干差不多!”

        “那为何眼前又适应了?”轩辕未央言辞锋利,让王无垠感觉自己成了智取威虎山的那个***。

        “如此良辰美景,洞房花烛,夫人国色天香,岂可辜负!”

        “你一向如此油嘴滑舌?”

        王无垠一本正经,“今日我若在这里呆若木石,浑然不动,才是对夫人最大的不尊重,夫人以后一辈子必定都要记恨于我,夫人已经是公爵一级的强者,惹下这样的仇敌,我以后的日子那还过不过了!”

        站在两人身边的那两个侍女听了王无垠的话,只是强忍着没笑出来。

        轩辕未央再无话说,只是脸色已经彻底柔和了下来,她瞪了了王无垠一眼,和王无垠碰了一下酒杯,正要双手端着酒杯喝下那合卺酒,却被王无垠叫住了。

        “夫人且慢!”

        “怎么?”

        “在我家乡,合卺酒不是如此喝的?”

        “那要如何喝?”

        “要喝交杯酒!”

        “何谓交杯酒?”

        “交杯酒要这样喝……”

        在王无垠的教导下,轩辕未央和王无垠一起喝了一杯交杯酒,酒一喝完,轩辕未央的耳朵上多了一丝红晕,那洞房之内的气氛,一下子就暧昧了起来,放下酒杯,旁边的那个高挑的侍女,已经把外面那一层厚厚的帷幕用金钩放下,把王无垠和轩辕未央坐在一起的那一张大床,笼罩了起来,华丽又旖旎。

        而酒一下肚,还没过几秒钟,王无垠就感觉一股热气,从自己的小腹上窜了起来。

        我靠,那酒中,被人下了东西,不对,不是酒里被人下了东西,而是这合卺酒的酿造原料之中多了两味东西,那两味东西不是毒药,反而有强筋壮骨补精益髓之效,只是酿在酒中,对女人来说是滋补,对男人来说却有催发男人的本能的能力,他刚刚一下没有尝出来。

        王无垠一下子就感觉燥热起来。

        而让他心跳加速的,是轩辕未央身边的那两个漂亮侍女,在他喝下酒之后,两个侍女含羞带怯,但又坦然的各自脱下了她们身上穿着的长裙,露出被两层轻纱包裹若隐若现的曼妙身躯,一起走了过来,跪在王无垠面前,“奴婢为姑爷更衣……”

        说着话,那两个漂亮侍女中的一个已经给王无垠脱下了鞋子,另外一个则解开了王无垠的腰带,动作亲昵,居然一点都不避讳,旁边的轩辕未央则端坐着,除了脸色有些发红之外,也没有生气。

        “夫人,她们这是……”王无垠有些口干舌燥的问道。

        洞房花烛不是一对一么,这是什么路数?

        “这是玉蝉……”轩辕未央指着那个给王无垠脱鞋子的身材高挑长着一对丹凤眼的侍女,又指了指给王无垠脱腰带的那个面若芙蓉的侍女,“这是韫珠……”

        “今晚她们……他们……不离开么?”

        “玉蝉和韫珠是跟随我多年的闺中侍女,今夜她们不会离开,会在这里教我……不懂的东西……她们先来,我先看着……“轩辕未央声音有一丝颤抖,脸终于红了起来。

        看着韫珠和玉蝉这两个美丽侍女满脸通红手指颤抖却又故作镇定的模样,王无垠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是祖神星上大家族的小姐出嫁的优良传统啊,这闺中侍女,身份既是小姐的侍女,也是小姐心腹,关键时刻,亲自上阵,为小姐减负分忧……

        看着眼前的这一主二仆,轩辕未央高傲冷艳,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雍容气质,那个叫玉蝉的丰满高挑,妩媚中带着性感,还有那个韫珠,温柔可人,秀美灵动,这三人都是一时之选,各有气质。

        药力之下,王无垠心中的那座火山,早已经爆发了,今晚若不把这一主二仆彻底拿下,调教得乖乖听话,他王无垠可真成了被人抢亲过门的小媳妇了。

        闺帷之间是男女之间的另外一个战场,作为男人,为了尊严,这个时候,只有征服一条路,要彻彻底底毫无保留的征服,而不是和人讲道理,因为这世间从来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想到这里,王无垠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握住了韫珠和玉蝉有些颤抖的手,问了一句话,“你们懂么?”

        “姑爷,家里的嬷嬷以前……教过的,我们学了一些……!”玉蝉低着头,用有一丝颤抖的声音说道。

        “哦,嬷嬷怎么教的,让我看看,也让夫人学学……”王无垠的嘴角挑起了一抹微笑,就像大灰狼露出的尾巴,轻轻抬起了玉蝉的下巴,用食指轻轻摩挲着玉蝉的嘴唇……

        ……

        洞房之中的烛影摇曳,重重帷幕帐幔之中,某个家伙,彻底变身成了大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