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乐不思蜀

第十一章 乐不思蜀

        半个月后,大中午,火鸦堡……

        轩辕千秋依然在王无垠当初见到他的那个亭子之中,赤着脚,身穿长袍,不修边幅,一副懒散的模样,在喂着池塘里的金鱼。

        亭子中放着一张桌案,摆放着笔墨纸张,他喂一下金鱼,又回到桌案面前,拿起笔,在纸上画两笔,那跃然纸上的,正是池塘之中的一尾尾金鱼,活灵活现。

        那个身穿黑衣的老奴恭敬的站在亭子之外,躬身禀告着。

        “……叶孤道今天早上才从黑魔岭回来,然后就派弟子送来贺礼,那贺礼,正是黑魔岭上的百足天蜈的的一对刀足,叶孤道的弟子还旁敲侧击,询问姑爷的消息,老奴已经打发了,说姑爷和小姐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这次刚好在剑山要塞遇到,就完婚了……”

        轩辕千秋停下手中的笔,也没有回头,自顾自的说着,表情有些头疼的模样,“叶孤道这个老东西,进阶纯阳境这么多年,这次终于可以封王了,这是来向我嘚瑟呢,黑魔岭上的那只百足天蜈,他惦记了几十年,这次终于斩杀证道,剑山要塞之中,又多一个王级坐镇,我这里也轻松点,只是那个老东西脸皮最厚,又小气,估计等不了几天,他就要来找我要符器,到时候他要来,你就说我闭关,一概不见……”

        “叶孤道这次封王,估计会举行升座大殿,也算是要塞之中的大事,老爷要送什么贺礼?”

        “上次那老东西来我这里一趟,把我的龙心砚给顺走了,还死不承认,这次他若举行升座大典,什么都别送,就送一个空木盒,里面写张纸条,字条上就写龙心砚三个字,这老东西想占我便宜,没门……”轩辕千秋此刻的语气,就像是小孩在赌气,若是让旁人听到了,恐怕要掉一地眼球。

        至于轩辕千秋所说的那个叶孤道,大名鼎鼎,在这剑山要塞之中,也是有数的顶级高手之一,是剑山要塞中有名的剑道强者。

        “还有一件事,过两日古家的古同长老会带古家子弟来剑山要塞历练封爵,听说古家这次来的人很多,大概有五千多人,他们已经预定了要塞的镇威东营作为驻地……”

        “嗯,知道了,到时候让子腾代表我去拜访一下,给古家送几件子意炼制的阵符就行了!”

        “是!”

        “对了……“轩辕千秋突然想起一件事,转过头来,眉毛挑了挑,“这沁心园中,未央几日没有出来了……”

        黑衣老奴低着头,“咳咳……老爷不是吩咐洞房之夜就启动沁心园的防护罩,把小姐和姑爷在里面关上一段时间让他们……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么,那沁心园中的防护罩一直都在,无人能出来……”

        轩辕千秋有些诧异,“未央那丫头脾气可不好,这几日难道就没有出来闹过,要你打开防护罩?”

        “这些日子,小姐一直未曾走出房间……”

        “那姑爷呢?”

        “也没有走出来过!”

        “未央身边的那两个侍女呢?”

        “据园外值守的几个侍女禀告,七日前玉蝉和韫珠从房间中走出来,去果园采了一点新鲜水果,又返回了房间,这些日子一直都未再出现过,而且……”

        “而且什么?”

        “咳……咳……值守园外的几个侍女说玉蝉和韫珠行动有些不便……”

        轩辕千秋的脸色一下子古怪起来,有些牙疼的模样,但又忍不住笑了两声,似乎感觉自己笑有些不对,他的脸又故意板了起来,故作严肃,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摆了摆手,下了一个令,“沁心园中的防护罩可以撤销了,一切如常,守在园外的人都撤了……”

        “好,那要不要让人去看看小姐……”

        “不用了,未央和她身边的那两个丫头,最弱都是伯爵境,她们要出来的,自己会出来的,若是未央那丫头和她身边的那两个侍女有人从园中出来了,就让姑爷来见我!”

        “是!”

        “下去吧……”

        等到那个黑衣老奴离开了亭子,轩辕千秋才用只有他能听得到的声音,低低的骂了一声,“臭小子,你还真不客气啊……”

        ……

        此刻,沁心园中,一阵阵奇怪的声音正从房间里传出来。

        “啊……啊……姑爷……不要这样……我……我不行了……”玉蝉娇滴滴的喘息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姑爷你别欺负我了……我这几天可什么都听姑爷你的……呜呜呜,你找……韫珠……韫珠她能受得了……”

        这个声音之后,是王无垠得意的笑声从屋子里传出来,犹如大魔王在狂欢,“……好,看你这些日子这么乖……那就换韫珠来……”

        只是几秒钟后,韫珠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别啊……姑爷……我也受不了了……”韫珠也在喘息着,连连求饶,“姑爷……我痒……你别弄了……”

        “还敢不听话么?”

        “韫珠不敢了……不敢了……啊……以后姑爷要韫珠干什么韫珠就干什么……求求你……姑爷,别弄了……”

        “行,你们两个这么听话,那韫珠就你按着夫人的手,玉蝉按着夫人的腿,别让她乱动,我让她好好尝尝我的厉害,看她这次什么时候才求饶,哼哼……”

        “韫珠,玉蝉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啊……”轩辕未央的声音接着也从房间里传出来,一边喘息一边求饶,还有身躯在扭动,“啊……不要弄我……啊……要死了……”

        “你求饶我就饶了你……”王无垠怪笑着。

        “我求饶……我求饶……”轩辕未央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房间里,桌子旁边,轩辕未央脸红如霞,被玉蝉和韫珠两个侍女按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只是身体在忍不住的扭动着,王无垠一脸怪笑,就蹲在她旁边,用一只手拖着轩辕未央那完美无瑕的一只玉足,手上拿着一根羽毛,在用羽毛轻轻的刷着轩辕未央的足底,在挠着轩辕未央脚底的痒痒……

        这一招,只要是正常人,几乎没有人能忍受得住。

        轩辕未央长这么大,估计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弄过,一下子就忍不住求饶了。

        四个人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桌麻将,麻将是王无垠从空间装备之中拿出来的,是王无垠自己用玉石做的,这几日,无聊休息之时,王无垠已经教会了房间中的三女打麻将,玩起了游戏,刚刚王无垠自摸胡了,一杀三,可以处罚人,所以就脱下三女的袜子,用羽毛轮流挠三人的足心,三人忍不住,自然求饶。

        这个时候的王无垠,也是一身懒散,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长衫,随意系着一根腰带,袒胸露腹,显露着几分恣意风流的模样。

        而此刻的轩辕未央,玉蝉和韫珠三人,虽然是在和王无垠嬉闹,身上也都穿着轻薄的长裙轻纱,一件抹胸,各自春意盎然,风光无限,稍一打闹,那轻纱之下,春光乍泄,已经有些遮掩不住。

        高傲冷艳如轩辕未央,这几日在这洞房之中,也被王无垠的各种游戏收拾得服服帖帖,一点矜持高傲已经被王无垠彻底粉碎。

        闺帷之中,只论高兴,不论身份高低,更不用功夫修为,这是王无垠这几日给三人订下的规矩。

        看到轩辕未央眼泪差不多都下来了,娇躯乱颤,连连求饶,王无垠才收了那根羽毛,不再挠轩辕未央的脚心,哈哈大笑着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前,哗啦哗啦搓起了麻将,“来,来,来,咱们继续……”

        脸色红红的三女整理了一下裙裳,再次坐到桌子前,哗啦哗啦的继续搓起了麻将。

        “要是我这次赢了,看如何治你……”轩辕未央瞪了王无垠一眼,又看向玉蝉和韫珠二人,“你们两个也是,这几日,都被他教坏了……”

        玉蝉和韫珠互相看了一眼,玉蝉小声的说了一句,“姑爷都夸小姐学得最快……”

        轩辕未央的脸色更红了。

        “这一次我要再来一个自摸,处罚可要升级了哦……”王无垠哈哈大笑着,瞟了三女一眼,大灰狼的尾巴又露了出来。

        三女含羞不语,只是搓着牌,丢骰子,然后取牌,哗啦哗啦的开始打了起来。

        ”东风……“王无垠第一个出了牌。

        王无垠的下家是玉蝉,玉蝉熟练的摸牌,打牌,“白板……”

        轮到韫珠,“红中……”

        “碰……”轩辕未央得意的看了王无垠一眼……

        ……

        几分钟后,轩辕未央打出一张牌,“一万……”

        “哈哈哈哈……”王无垠大笑着,把自己面前的牌推倒,“胡了……”,王无垠一万和八筒作对子,胡两头牌,轩辕未央刚好放炮。

        “多谢夫人点炮……”王无垠食指大动,搓了搓手,拿出八张麻将的花牌,在桌子上放成一排,“夫人请摸一张,看看夫人想要什么赏赐!”

        红着脸的轩辕未央摸了一张花牌,翻开,是梅兰竹菊中的竹,她惊叫一声,脸更红了。

        不过这也不是她第一次翻到这张牌,只是这闺中之戏,有些难为情而已。

        王无垠微笑的看着轩辕未央,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轩辕未央最后还是站了起来,乖乖来到王无垠的面前……

        不过就在这时,屋子里的光线突然一亮,院子外面那一层琉璃一样的防护罩,一下子没了,那照到院子里的阳光,就像没有了中间的阻拦,一下子亮了许多。

        王无垠愣了一下,轩辕未央却松了一口气,只是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了。

        “夫人,你耍赖……”王无垠大叫起来。

        轩辕未央的声音已经从屋子的里间传来,似乎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傲镇定,“夫君自己说的,这防护罩什么时候撤了,咱们就什么时候结束游戏出去走走啊,玉蝉,韫珠,过来帮我沐浴更衣!”

        “是,夫人!”玉蝉和韫珠已经站了起来,身形款款,就朝着里屋走去。

        王无垠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照进来的阳光,算了算时间,也笑了,他站了起来,换了一身干净得体的衣服,在镜子里照着看看,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走出房间,离开了园子。

        十分钟后,王无垠就再次见到了还在喂鱼的轩辕千秋。

        轩辕千秋看了王无垠一眼,眼皮动了动,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话音一落,轩辕千秋就抓住了王无垠的手,一阵天旋地转,犹如空间穿梭,王无垠和轩辕千秋,已经来到了一处阴暗的所在,这里,似乎是一间牢房,牢房的阴影中,有一个人,被无数的锁链缠绕着,身上的气息,犹如洪荒猛兽……

        “轩辕千秋,你带这么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莫不是要给我补补身子,嘿嘿嘿嘿……”阴影中被锁链锁住的那个人开了口,一股阴森霸道的气息就笼罩过来,让人不寒而栗。

        ……

        ps:想歪的要自己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