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香道大宗师

第三十章 香道大宗师

        排队是漫长的,需要耐心的,如意香店外面的队伍前进得很慢,但尾巴却越来越长,这么多的女修士在这里排着队,如意香店的门口,俨然已经成了这条街上的一道风景线,让不少经过这里的人都忍不住驻足侧目,打听这些女人在这里究竟是为何在排队。

        如意香店里差不多一分钟才出来一个人,然后才能进去一个人,这么长的队伍,宫子炎和莫晓蝶差不多都要排得没有耐心了,但看到前面连轩辕家的轩辕未央都排在队伍里,而且他们后面已经多了一串尾巴,两个人于是又耐着性子排着队,这一排,就足足排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差不多到中午,看到轩辕未央主仆三人都进入到香店之后,才终于轮到了宫子炎和莫晓蝶。

        一个贼兮兮的,看起来有些猥琐的老头就守在香店的门口,伸出手臂,拦着要进去的人,一双眼睛则光明正大的在排队的人身上扫来扫去,等到香店里又出来一个春风满面的女修士,莫晓蝶一步就跨进了香店,宫子炎想要进去,却被那个猥琐的老头一下子拦住了。

        “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呢?”刚刚还对着莫晓蝶笑得一脸灿烂的那个老头看到宫子炎走过来,一下子就板起了脸。

        “大爷,我和她是一起的?”宫子炎依旧保持着风度,微笑着和那个老头说道。

        “店里人太多了,只能出来一个进去一个,要是每个人都往里面挤,店里的人都没有办法呆了……“那个老头毫不给面子。

        “那刚才轩辕家的三个女的为何可以一起进去了?”宫子炎低声反问。

        “贵客自然可以带人进去!”那个老头说着,还用怀疑的目光在宫子炎身上打量了一遍,脸色不善,”小子,里面差不多都是女客,人又多,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想进去揩油……“

        这个贼兮兮一脸猥琐的死老头居然怀疑自己的人品?宫子炎无语了,这老头是什么眼神,自己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怀疑过想要去占女人便宜的,从来都是女人想来占自己便宜好吧……

        在门口被堵着啰嗦了几句,不过好在时间也不长,里面又有一个女子出来,宫子炎终于可以进到店里了。

        如意香店的店门口摆放着一个雕刻的折叠金箔底屏风,屏风上是百花齐放的图案,看起来非常有格调,转过屏风才到店里。

        “莫大小姐,刚刚你也不等我一下……”

        那店里还排着队,有二十多个女子,宫子炎刚刚从屏风后面转过来,就看到莫晓蝶站在屏风后面的过道上,整个人动也不动,表情是目瞪口呆,似乎根本没听到他刚刚说的话。

        “怎么这副表情,中蛊了……”宫子炎还伸手在莫晓蝶的脸面前晃了晃。

        要在平时,莫晓蝶绝对一巴掌就把他的手拍开了,还给他一个白眼,但此刻,莫晓蝶却动也没有动,就像根本没看到宫子炎的手一样,只是在喃喃自语,“你看看那边,我是不是眼花了……”

        宫子炎顺着莫晓蝶的目光看过去,一瞬间,脸上表情,也和莫晓蝶一样,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靠!

        虽然多日未见王无垠,但宫子炎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个被一群女修士团团围住,整个人犹如置身在花丛之中的人,不是王无垠是谁。

        看在宫子炎眼中,多日未见的王无垠,比起以前来似乎变帅了一点,整个人的气色非常好,不,或许那已经不是气色好不好了,而是感觉王无垠的整个人身上从内到外都光彩熠熠,似乎修为大进,气质也更加的深邃,但人还是那个人。

        还有,王无垠的穿着也变了,此刻的王无垠,穿着一身白色的粗麻长袍,衣服虽然朴实,没有什么花俏,但就是在这朴实中透着一股大巧若拙的从容和潇洒不羁,王无垠端坐在一张桌子前,就像给人看病一样,身前团团转转挤满了女修士,宫子炎和莫晓蝶就是透过王无垠身边人群的缝隙,才看到了王无垠的模样。

        难道……难道这里的香道大宗师就是无垠老弟?无垠老弟你果然是深藏不露,真人不露相啊……

        宫子炎佩服得五体投地。

        之前排在宫子炎和莫晓蝶前面的轩辕未央主仆三人已经来到了王无垠的旁边,宫子炎看到轩辕未央居然在用一种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着王无垠,这表情宫子炎太熟悉了,这是女人捉奸时吃醋发怒,但又端着架子,不得不保持风度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不止是轩辕未央,就连轩辕未央身边的那两个极品侍女也是一副“同仇敌忾”的表情看着王无垠。

        宫子炎对自己对女人的判断极有自信,一看到轩辕未央看王无垠的模样,他的脑袋就懵了,不知道王无垠何时居然把轩辕未央都拿下了,更不知道过去这些天,王无垠到底经历了什么。

        凌天华那个白痴,居然说无垠老弟欠了赌场的钱在这里做苦工?轩辕未央什么身份,无垠老弟连轩辕未央都搞定了,还会缺那点钱?轩辕未央这样的女人,难道会让她的男人欠钱出来做苦工?

        再次顺着轩辕未央的目光看过去,宫子炎终于知道轩辕未央为什么会吃醋了。

        此刻,一个穿着粉红色薄如轻纱的长裙的女人就站在王无垠的面前,那个女人长得极为美艳,而且身段风流,上凸下翘,远远看去,那个女人胸前一对硕大的山峰,几乎要从长裙下的抹胸之中蹦出来一样,虽然隔着一张桌子,但那个女人俯下身,半个上身想要依偎在王无垠身上一样,一边和王无垠说着话,一边还卷起袖子,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臂,娇柔无骨的轻轻晃动着袖子,在王无垠面前用袖子轻轻飘荡,扇着风,和王无垠说着话。

        而随着女人的动作,她胸口的那两座山峰,也在领口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就像两团大果冻,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女人声音软软喏喏,带着娇嗲,让人听了感觉骨头都会发酥一样。

        剑山要塞之中的修士难以计数,背景各异,像眼前这样的女修士,虽然不多,但也绝不是没有。

        “这位大师,终于轮到奴家了,你闻闻看,奴家身上所佩戴的这香囊中的香丸可是来自于小云州天下第一香店制香宗师颜如水之手,托了好大的人情才弄到,听说大师能闻香识人,只要轻轻一嗅就能调制出最适合一个人的香味,不知大师看这香味和奴家合适不合适,需不需要再调一下?“

        此刻的王无垠,已经发现轩辕未央带着玉蝉和韫珠来到店里,他也看到了刚刚走到店里的宫子炎和莫晓蝶,眼前的场面稍微有点尴尬,他也没想到一下子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被轩辕未央撞见了。

        王无垠目不斜视,也不看眼前这个女子俯身下来的那沟壑之中的风景,身体微微后靠,而只是看着女子的面孔,在清了清嗓子之后,就一本正经的说道,“姑娘所带的香囊之中的香丸是星檀,九芷草,云中花,天麝,和采用九蒸之法秘制的玫瑰花精搭配起来的味道,这香丸并无不妥,只是与姑娘搭配的话,却还有点问题!“

        “哦,有何问题,还请大师指教!”那个女子估计第一次来,一脸不信。

        “姑娘所修功法,必属火性,天麝香虽是奇珍,但与火性功法一结合,却会发生许多变化,犹如火上浇油,姑娘嗅着这香虽然舒服,但这香却少了几分收敛之意,火性功法,辅佐之香,不能火上浇油,必须以水调之,才能达到水火相济的妙用所在,如果我猜的不差,姑娘这些日子在修行功法,特别是到了午夜十二点之后,全身真气过阴跷脉必然会有一丝凝滞之感,还会产生一丝刺痛……“

        听到王无垠的话,那个女子原本还带着妩媚笑意的脸上,那笑意一丝丝的完全收敛住了,显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显然完全被王无垠说中了,她那风流的勾人姿态也慢慢收敛,身子也端正了许多,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听大师如此一说,这用香岂不是犹如用药一样,其中还有诸多变化?”

        “即将无限意,寄此一缕香,是香是药,一念之间而已!”王无垠一排从容的宗师风范,侃侃而谈,“那天麝之香能与人之气血精元结合,其香性调还有前性,中性,后性,余性,化性,变性之分,用香在用天麝的时候最需要谨慎,其性调最难掌控的,就是变性,也正是它的这变性,会与姑娘的火属性功法相和,发生新的变化,我观姑娘气色,这些日子估计因为我之前所说的异状,已经求医问药,吃了不少丹药,只是阴跷脉之异状并未半点改善,说来说去,只是未找到症结所在而已……”

        那个女人已经有些着急了,“大师,如此说来,我若是不再携带这香囊,我现在的问题,是否就能化解?”

        “姑娘携带这香丸是不是已经有了五年以上的时间?”王无垠问道。

        “不错,刚好五年零三个月,当年我求得七粒香丸,一直使用到现在……”

        王无垠摇了摇头,“经年累月,天麝之香的变性之调已经融入到姑娘身体气脉之中,有了依赖,想要解除,哪里会那么容易,如果姑娘贸然丢掉此香囊,我断定姑娘不出两月,现在的阴跷脉之症结必然要扩散到身体其他经脉之中,到那时将更棘手!”

        那个女人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