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论道

第三十二章 论道

        “我没醉……我还能喝……这次就当补上兄弟你结婚的喜酒了……呃……来剑山要塞这么多天,今天好高兴……前几天我们出去执行任务了……不在要塞……所以你去找也没有找到……等我龙虎境大圆满……我也去飞龙谷渡劫……闯出名号,兄弟你……你等我……”

        王无垠扶着踉踉跄跄满脸通红的宫子炎从如意香店后院的门中走了出来,宫子炎一边走一边满嘴胡话,一辆华丽马车,已经等在门口。

        此刻要塞内的天色刚刚黑下来,这一顿饭,王无垠和宫子炎觥筹交错,一直从下午喝到了现在,年份上百年的老酒,两个人足足喝了六坛,喝到最后,王无垠没事,宫子炎却有些醉了,莫晓蝶说要带宫子炎回去了,这一顿饭,才终于落下帷幕。

        “小蝶姑娘,宫兄就交给你了!”把宫子炎扶上马车,王无垠对旁边的莫晓蝶说道。

        “放心吧,我会把这个醉鬼带回去的!”莫晓蝶说着,还是忍不住又认真打量了一眼王无垠,看到旁边没有人,低声问了一句,“你真已经……龙虎境大圆满了?”

        “嗯,不错,这中间有些奇遇,一言难尽!”王无垠点了点回应道。

        “果然天才都会有奇遇……”莫晓蝶羡慕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想到了什么,又叮嘱道,“听说飞龙谷渡劫异常凶险,那是剑山要塞的修士与鳞妖一族的战场,你自己多小心,这忙我们可帮不上了,我和宫子炎若想要到飞龙谷渡劫,就算一切顺利,估计最快也要三五年以后了,这修行之路,半点没有侥幸!”

        “我既然想要去飞龙谷,自然要准备一番,你和宫兄都是天资卓绝之人,我其实就走了一点狗屎运,你们迟早也会追上来的!”

        “行了,别安慰我了,我现在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莫晓蝶说着,脸色重新转为认真,“对了,别忘记你答应我要给走制的的晓蝶香,我过几天要来取的,以后我的香也包在你身上了!”

        王无垠哈哈一笑,“放心吧!”

        莫晓蝶上了马车,那马车也没有什么车夫,拉车的是一头调教好的类似犀牛的灵兽,莫晓蝶只是吩咐了要到哪里去,那拉车的灵兽自己就迈开腿,带着两人走远了。

        一直看到车子驶出小巷,王无垠才转身重新返回院子。

        这个时候的轩辕未央心情不错,刚才一顿饭,确定了王无垠和莫晓蝶果然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没有牵扯,而且还从莫晓蝶与宫子炎的口中得知王无垠当初在药王城风光的时候也规规矩矩的,没有惹出什么风流债来,她总算对王无垠的人品多了一点信心。

        送完了宫子炎,王无垠又把轩辕未央,玉蝉送到了外面。

        轩辕家的那辆华丽的大马车也在等候着轩辕未央。

        “你答应的,三日后你就回来啊,可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还有,那个叫木婉君的,烟视媚行,不像正经人,我看着就生气,你可不许去见她,若是让我知道她再勾引你,我保证这要塞之中绝无她半寸容身之地,这三日我就让韫珠在这里照顾你,那些女人来取香的话,这活交给韫珠就行,你只管安心制香……”

        轩辕未央已经拿出王夫人的风范,在离开之前,又语气温柔的细细的叮嘱了王无垠一番,她走了不说,却是把韫珠留在这里了,说是照顾,实则是有些不放心王无垠,把韫珠留下来看着王无垠,还不让王无垠再接触其他来取香的女人。

        王无垠之前都没有发现轩辕未央醋劲儿这么大,今天也才算是见识了轩辕未央厉害的另外一面。

        看着轩辕家的华丽马车离开,王无垠才又和韫珠关起门来,回到了院子里。

        这些日子不见,王无垠发现,韫珠身上,比起之前,已经多了一种特别的风情,虽然看起来依然婉约温柔,只是眉宇间,已经多了一丝熟媚气息,整个人看起来玉润了不少。

        “韫珠,我发现这些日子不见,你又漂亮了许多……”王无垠摸着下巴,调戏了韫珠一句。

        在王无垠的目光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韫珠似乎有些羞怯,“小姐交代要好好照顾姑爷,我去帮姑爷收拾一下房间……”。

        说完话,韫珠就急匆匆的朝着王无垠的房间走去了,这如意香店的后院有三层小楼,王无垠的房间,就在三楼楼梯的尽头,之前轩辕未央已经带着韫珠和玉蝉两个侍女检查过一遍,看到房间里干净整洁,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轩辕未央才放下心来。

        王无垠重新回到饭厅。

        戚老头还在饭厅里喝着小酒,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看到王无垠进来,戚老头就又猥琐的笑了起来,“小子,你虽艳福不浅,但轩辕家的这个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以后有你受的,想要在那丫头的眼皮底下风流快活,怕是难了!”

        “这可不劳你费心了,我感觉自己还能罩得住!”王无垠耸了耸肩。

        ”嘿嘿嘿,希望你小子以后也能这么自信!”戚老头滋的汲呷了一口小酒,眼睛都眯了起来,“你今日的决定有些仓促啊,我原本以为你还可以再坚持几日,等名声再大一点再收手,没想到你今日就决定了!”

        “这些日子也差不多了,靠那些人的嘴巴,我这香道大宗师的名声,估计很快就能传遍剑山要塞了,大宗师出手,自然只在精不在多,以后想要找我求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人就是这样,越不容易得到的东西也才越珍贵,而珍贵的东西也才能打出名声来!“

        “你这奸滑的模样倒有几分轩辕千秋的风范!”戚老头翻着怪眼看着王无垠,“我看你小子以后名声起来了,可以定一条规矩,谁要找你求香,就以身相许一次,如此风流个几百年,红颜知己遍天下,以后老了想起来也才有意思!”

        王无垠哈哈一笑,直接坐到了戚老头的旁边,看到戚老头的杯子空了,就给戚老头倒了一杯酒,自己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起酒杯,对戚老头说道,“这些日子多谢你老照顾,倾囊相授,这杯酒我敬你……”

        “你敬我一杯也应该,我这造化门压箱底的本事都传给你了,让你占了大便宜,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像你小子这样的怪物!”戚老头叹了一口气,一口就把那酒干了,“不说别的,我原本也以为自己的香道本事也能排进天下前三,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短时间就完全领悟了《生死造化经》,掌握了其中的毒道与香道,更气人的是你小子还学了《玄天紫微宝丹经》,毒道,香道,丹道三者合一,居然能让《生死造化经》的香道再进一步,不服不行,等将来你修为到了我这境界,那就真了不得了……“

        王无垠喝了一口酒,从容说道,“大道恒一,只是人心万千,各出机巧强解大道,才变化出万千秘法枢机,将毒道,香道,丹道一分为三,实则三者哪有分得那么开的,《生死造化经》中许多东西,是毒是药,是生是杀,只是一念之间,丹道也可制毒,也能杀人,那万千丹法之中,有一门丹法别出心裁,称之为气丹,寻常丹药,以口舌肠胃为进入人体之门窍,吞而食之即可,而气丹一脉,以皮肤万千毛孔和鼻肺为进入人体之门窍,嗅而吸之,沐而熏之就是用丹之法,却是与香道殊途同归,三道合一,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只是存乎一心而已,一心既存,则有始有终!“

        “好个大道恒一人心万千,存乎一心有始有终!”戚老头拍掌赞叹,“那我且问你,你可知要学习《生死造化经》为何非要将香道毒道放在一起研习,不习香道则不可习毒道!”

        “前些日子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只是后来我才突然明白了造化门中一干祖师之良苦用心,造化门中若无此等安排,恐怕《生死造化经》也传不到前辈手上,这造化门早就灰飞烟灭断了传承了!”

        “有何用心?”

        “我曾听过一句话,叫身怀利刃,则杀心四起,若是《生死造化经》中只有毒道,这《生死造化经》就犹如利刃,揣在怀中,迟早要伤人伤己,毒以杀人,香以养人,这香道存心,既是爱人之道,心中若无这爱人之道,研习毒经,则是自取毁灭而已!若无这阴阳平衡,心中无这爱人之道,这造化门也就不是造化门,干脆改名叫天毒门算了,当然,像你老这样的爱人之道,我还是有点学不来的……”王无垠笑嘻嘻的看着戚老头。

        戚老头看着王无垠半晌,突然叹了一口气,“遇到你小子也是造孽,我可是一直没有收过徒弟的,教过你这般的怪物,以后还让我如何再能教其他人,再看其他人,那岂不是如看石头木头一样,这造化门的传承,搞不好要断在我手上,若我以后没有徒弟,自己一不小心又挂了,你小子就要负责帮我把这造化门的香火传下去,不能让造化门的香火断在我手上,这是你欠我的……”

        “好!”王无垠干脆利落的说道。

        看到王无垠这么干脆,戚老头突然又觉得有点牙疼,“你小子也太没良心了,答应得这么干脆,是觉得我一定会挂了不成,我这一身修为,虽然还不到合道境,比不了屠天那个武疯子,但也是尊王一级的人物,普通天道家族的家主见到我都要赔笑,腰杆都不敢挺直,我若用毒,十个武疯子也没我杀人厉害,你就这么对我没信心!”

        “好,你老以后活个亿万年,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王无垠连忙举手投降。

        “不行!”戚老头一下子眼睛瞪直了,“你小子已经答应了,敢反悔试试,这造化门的传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若反悔,我就算做鬼也每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臭骂你,吐你口水,你在啪啪啪时我就在旁边看着,叫一堆鬼朋鬼友来围观,然后咒你不举……”

        尼玛!

        这个老不修!

        王无垠瞪着戚老头,戚老头也瞪着王无垠,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片刻,突然又一起笑了起来。

        戚老头笑着笑着,手一动,造化门传承的那个造化宝塔就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他一边往嘴里丢着花生,一边轻描淡写的说着,那神情,就像他放在桌子上的不是造化门的传承重宝,而是一颗大白菜一样,“行了,你既然答应了,这个东西你以后就收着,反正这东西你也知道怎么用,以后你替我教徒弟的时候用得到,仪式还是要有的……”

        王无垠沉默了两秒钟,笑了笑,也就把那造化宝塔收了起来,“行,我就替你老收着,你老什么时候想要,告诉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