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狠人

第十六章 狠人

        看木婉君的样子,自己要是不答应她,这个女人就算现在不死在自己面前,后半生也要把自己给毁了,有时候这女人的脑筋一拧起来,还真是要命。

        王无垠脑袋里各种念头转了转,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你说你想做我的奴婢?”王无垠平静的问道,”不是戏言么?”

        “婉君虽是女流之辈,但也言出如山,决心已下,就不会再悔改,怎敢欺诳恩主!”看到王无垠似乎有点意动,木婉君也升起一丝希望,双眼闪着光,认真的回答道。

        “我的奴婢,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做得了的!”王无垠故意用挑剔的眼神看着木婉君,“你不要只看到我在人前的风光,却不知道我在人后吃的苦遭的难,实话和你说,我现在之所以住在这里没住在火鸦堡,就是因为我和轩辕家断了关系了,以后我就不是轩辕家的女婿了,而我之所以和轩辕家断了关系,是因为我惹了一个厉害的仇家,我身边的人随时有可能会没命,你若想做我的奴婢,成了我的人,随时有可能会被我连累,要是落在我的仇家手上,你想死得痛快都是奢望,那些人折磨人的手段,是你没有见过的,你真想好了么?”

        王无垠的话,半真半假,想要吓唬一下木婉君,看看能不能让她知难而退。

        “婉君死都不怕,既然已经决议追随恩主,恩主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若不小心落在那仇家手上,不用恩主操心,婉君有自我了断的手段,绝不给恩主丢脸!”木婉君坚决的对着王无垠说道。

        尼玛,这个吓不住?

        “别人说我是香神,那是指我的香道造诣,香道造诣高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而且你对我是什么人喜欢干什么根本不了解……”王无垠故意露出邪恶冰冷的笑容,打量着木婉君,浑身一下子散发着一股黑暗的气息,“你若跟着我,可不止是当奴婢那么简单,而是犹如最低贱的奴隶,不仅有可能要被我连累,性命不保,还要做牛做马,不能把自己当人看,我叫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我的任何命令,哪怕再变态再无礼你再抵触也不能违抗,只能乖乖照做,你真的想要让自己成为我身边这样的存在么?这样的存在,有时候可能连别人家里饲养的宠物都不如,没有尊严,没有安慰,只是我身边廉价的人形工具,你会低贱卑微到尘埃之中,你真的想么?”

        木婉君的脸色微微白了百,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一脸坚决,“我愿意,恩主无论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而且绝不违逆!”

        “真的?”

        “婉君绝不反悔!”

        王无垠微微一笑,“好的,那我试试,看看你到底听不听话,听话就能留下!”

        “请恩主吩咐!“木婉君一下子来了精神。

        王无垠用手轻轻抬起了木婉君的下巴,“我不喜欢女人在我面前哭丧着脸,先给我笑一个……”

        木婉君脸一红,抹了抹眼泪,一下子对着王无垠笑了起来,犹如百花齐放。

        “嗯,不错,记住你的这个笑容,不要变,现在,把这个房间的地板打扫干净……“王无垠冷冷的指了指房间的地面,房间的地面光可鉴人,几乎没有一粒尘埃,根本无需打扫。

        木婉君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以为王无垠答应了,连忙提着裙子站起来,“恩主,我这就去找工具来打扫……”

        “我说过了,在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的工具,你不需要其他工具,你就是工具,你以为我刚刚是在和你开玩笑么?”王无垠的表情越来越冷,声音也越来越冰,和平时完全判若两人。

        “啊,那没有工具要怎么打扫?“木婉君有些傻眼了,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张,一脸愕然。

        “很简单,用你的舌头舔干净,至少舔到我觉得干净为止,这房间地面上的每一个角落,不能有一点遗漏……”王无垠继续冷冷的说道。

        这已经不是什么命令,而是赤果果的虐待和侮辱,还有对一个人人格的践踏,哪怕是真正的奴隶,恐怕也不能做到,能做到这一点的,可能只有机器和行尸走肉。

        木婉君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王无垠,浑身轻轻的颤抖着,脸色发白,没想到王无垠会要求她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命令和要求只是轻的,如果你想跟着我,你就最好忘了你是一个人,以后还有比这个更过分更恶心的事情要做,你想好……”看着木婉君那呆若木鸡站在房间里的样子,王无垠外表不变,但心中却松了一口气,王无垠站了起来,已经准备朝着外面走去,头也没有转过来,只有冰冷的声音传到木婉君的耳朵里,“记住,不要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有时候,冲动是一时的,但冲动后的痛苦和耻辱感却会跟随你一辈子,成为你一辈子的梦魇,你不适合跟着我,我们的关系也就这样了,你走吧,送客……”

        王无垠走到了客厅的门口,已经有侍女走了进来,要送木婉君离开,但就在王无垠要跨步离开客厅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他的背后响起,“主人……”

        王无垠回头,只看到木婉君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依然微笑的看着他,“主人不就是想看婉君把房间的地面舔干净么,只要主人喜欢,婉君做什么都行,只是那样舔起来未免太过无趣,主人看了也不会觉得是享受,还请主人稍待,婉君精通歌舞之技,可以一边歌舞一边为主人把房间舔干净,一定能让主人看得尽兴!“

        木婉君说着,也不管旁边是不是有侍女在场,直接就拉开自己的腰带,一下子就把外面穿着的长裙哗啦的一声褪到了脚下。

        木婉君的长裙里自然还穿着衣服,只是这样一来,那身体暴露出来的的也就多了,一切若隐若现。

        刚刚走进房间的琉璃宫侍女,看到木婉君都开始坦然的脱衣服,连忙低着头,一眼都不敢多看,就想要后退离开,但却被木婉君叫住了,木婉君神色平静的吩咐,“听说琉璃宫的中还有乐师演奏,让乐师来一下,在这里给我伴奏,我要为主人表演……”

        居然还不介意让外人来看?

        这木婉君是不是在唬自己?

        王无垠心中翻滚着这些念头,脸上却笑着,显露出毫不介意的神色,对着走进房间的侍女点了点头,”把乐师叫进来,我也想看看她的这舞要怎么跳?“

        侍女连忙退下离开,眨眼的功夫,一个四人的乐班迅速来到了房间里,那乐班的人都是青春女子,手上拿着琴鼓等乐器。

        看到乐班到来,木婉君吩咐来一曲《蝶恋泉》,等到乐班的音乐一响起,她真的就穿着那薄薄的衣裙,一下子跪在地上,开始随着音乐跳起舞来。

        木婉君的身体柔弱无骨,极具美感和魅惑,犹如飞舞的蝴蝶,她一边跳着舞,一边对着王无垠灿烂的笑着,她所有的动作,双脚都不离开地面,而就在那舞蹈之中,有一个动作,在她要下腰的时候,她居然真伸出舌头,像蝴蝶喝水一样,俯下身,双手像蝴蝶的翅膀一样灵动的舞动着,要去舔地面。

        “停……”

        就在木婉君的舌头要和地面接触的瞬间,只差一丝的时候,王无垠终于叫了停。

        木婉君可以表演下去,但王无垠却受不了,绷不住了,他杀过人,但还真没有这么作践过人,这木婉君,够狠,简直太狠了,还真要去舔地面了。

        王无垠挥了挥手,那乐班的人迅速离开,房间里就只由剩下他和木婉君两个人。

        “把衣服穿起来吧……”王无垠吩咐道。

        “婉君还没有舔完呢,主人不要婉君再舔下去了么?”,木婉君楚楚可人的看着王无垠。

        “这关你过了,你就留下吧!”王无垠无奈说道。

        “谢主人!”木婉君真笑了起来,把她在地上的长裙重新穿起来,恢复了端庄的模样。

        眨眼的功夫,那长裙又规规矩矩的穿在了木婉君的身上,木婉君刚刚系好腰带,那手上还拿着两块肉的神算子就风风火火的冲到了客厅,“宗主……宗主……刚刚谁说还没舔完,这里也有东西吃么……”

        看到木婉君正站在王无垠面前整理着裙装,神算子的剩下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他的那一双小眼睛在木婉君身上瞟了瞟,又在王无垠身上瞟了瞟,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你们继续……姑娘你继续……“

        继续你个头!

        只是一看神算子那猥琐的表情,王无垠就知道神算子脑袋里在转什么龌龊念头,这老东西耳朵倒挺尖的,这么远都听得见,他也懒得解释,直接就把沙发上的同一个垫子朝着神算子砸了过去,“滚!”

        神算子连忙抱头鼠窜……

        ……

        几个小时后,在约定的时间来到,琉璃宫华灯初上之时,莫夫人终于来取她的莫愁香了。

        跟着莫夫人一起来的,还有姬映雪与另外一个气质高雅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