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审问

第七章 审问

        “叶如芸……叶如瑄见过仙师……”

        王无垠刚刚从修炼密室中走出来,门外的两个身着宫装的美丽女子,就已经对着他拜下。

        这两个女子,叶如芸二十多岁,叶如瑄十八九岁,俱都是眉目如画肤白如瑄身段婀娜各有千秋的大美人。

        叶如芸和叶如瑄,是天耀国皇帝叶梓天众多女儿之中最出众的两位,叶如芸的封号长宁公主,叶如瑄封号长安公主,王无垠在皇宫住下之后,叶梓天直接就把他的两个女儿派来照顾王无垠的起居,以示尊重。

        当然,作为皇帝,叶梓天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如果王无垠看上他的女儿,无论是收为弟子也好,还是其他也罢,叶梓天都乐见其成,这也是叶梓天拉拢王无垠的法子。

        见识过的王无垠的手段能力之后,别说是两个公主,就是二十个公主,都不是什么问题。

        除了公主之外,这皇宫之中的几个皇子,也经常在王无垠身边晃悠着,对王无垠执弟子礼,恭敬无比。

        王无垠看了看两个公主的脸色,就知道这两个公主这些天都在这里轮流值守,没有休息好,虽然名为公主,可是在自己面前却犹如宫里的婢女一样。

        要是一般的女子,恐怕暗地里早就怨气冲天,满腹牢骚,或者坚持不下去了,但这叶如芸和叶如瑄不愧是叶梓天的女儿之中最出众的人物,她们也知道她们承担的角色是什么,居然一点抱怨都没有,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身段,就在这里干起普通宫女干的事情来。

        这几日王无垠虽然在密室之中,但上面发生的事情,却一点都逃不过王无垠的耳目,这两个女子在上面,当真一句牢骚都没发过。

        “以后我闭关,你们不用守在外面,正常休息即可,有什么需要我会叫你们的!”王无垠说道。

        两位公主互相看了一眼,长宁公主叶如芸开了口,“仙师要沐浴更衣么,如芸这就去安排……”

        长宁公主叶如芸个子高,身段有些丰满,脾气热情,相比起来,长安公主叶如瑄则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知性,平时话也不多。

        王无垠微微一笑,“不用了,修行到了我这境界,一身尘垢不生,点尘不染,已经无需再洗漱……”

        ”那仙师是否需要用膳?“长安公主叶如瑄在一旁体贴的问道。

        “也不用了……“

        看到王无垠闭关这些日子,身上点尘不染,而且还能辟谷绝食依然生龙活虎,两个公主都羡慕的看着王无垠,而王无垠却没有再说太多,而是迅速进入正题,“那日我在城楼上抓到的那个老道士怎么样了?”

        “那个老道士已经醒来了,父皇用仙师给的封神钉,封住了那个老道的修为,他现在关押在天牢之中!”

        “审讯了么?”

        “审讯了!”

        “他交代了什么没有?”

        “那个老道封闭了自己的神识,难以审讯,而且还口出狂言,威胁朝廷,说要是我们敢对他怎样,会有人让帝京城片瓦不存……”

        “我去一趟天牢吧,亲自审讯!”

        ……

        半个小时后,王无垠出现在帝京城的天牢之中。

        这天牢现在已经人满为患,关押着无数涉嫌叛乱的朝中的高官显贵,那个老道士,关押在天牢的最下一层的铁屋之中,戒备森严。

        天牢之中非常阴暗,带着一股瘆人的寒气,上面隐隐约约传来审讯人犯时的惨叫,那墙壁上燃烧的火把,在给这阴暗的天牢带来一丝光明的同时,也让那原本就不算透气的天牢最下一层的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松油的味道。

        王无垠只是轻轻挥了挥手,身边天牢的牢监护卫包括陪同王无垠来这里的二皇子等人,全部走得一干二净,那铁屋之中,一下子就只剩下王无垠和那个穿着青色道袍的老道。

        王无垠站着,那个老道则铁锁加身,盘膝坐在铁屋的床上,一直闭着眼睛。

        王无垠打量了那老道几眼,发现那老道只是神色委顿,脸色苍白,衣服上有些血迹,不过那是之前在城楼交手的时候留下的,这几天在这里,应该没有人给这个老道动过刑。

        “行了,别装了,这里只有你我,咱们聊聊吧……”王无垠看着老道,平静的说道。

        听到王无垠的话,那个老道原本紧紧闭着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他用仇恨惊惧的眼光看着王无垠,沙哑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百变星君!”王无垠平静的说道,百变星君,这名号是王无垠当时随口说的,等说完之后,他才发现这貌似是周星星同学拍的电影的名字,然后就拿来用了,反正这星球上也不可能有人知道这百变星君的来历就是了。

        “百变星君……”那个老道喃喃自语,咂摸了一下这个名字,”没听过……“

        “哈哈,这世界如此之大,修士如过江之鲫,你又知道几个,我介绍完自己了,轮到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何门何派,说说吧……“

        那老道眼中闪过一丝诡诈的光彩,然后开了口,“贫道姓石,道号飞鹤真人,也是一介散修,无门无派,只有几个相交的朋友,道友与我也是同道中人,何必互相为难呢,如果我早知道道友有心插手这天耀国之事,我自当退避三舍,不与道友相争,这天下之大,以你我的修为,要找一个供奉的俗世皇朝,也不是难事,如果道友放了我,我就离开这天耀国,保证不再插手天耀国之事……”

        听到这话,王无垠惋惜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之前我看道友与我是同道,所以才给道友两分礼遇和体面,可惜啊,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那老道脸色微微变了变,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道友此话何意,我怎么不明白!”

        “原本想省点事,与你坦诚相待,大家聊聊就行,你既然心存狡诈,还要在我面前卖弄聪明,那我就成全你!”王无垠一笑,手上不知何时就多了一根七寸多长,遍布细密的血红色符文的黑色长针。

        看到那黑色长针,感觉到那长针上传来的气息有些恐怖,那个老道脸色猛的一变,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就往后缩了缩,扯动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道友,你想如何?”

        “这是我炼制的夺魂针,刺入头顶之后,会让人很痛苦,这夺魂针的功效,就是可以让人好好聊天,不说假话……”王无垠说完,手上那黑色的长针咻的一声,一下子就飞了过去,从那个老道的头顶百会穴之中一下子刺了进去。

        “啊……”那个老道脸色一白,夺魂针刺入的瞬间,那个老道身体颤抖,疼得怪叫。

        “好了,现在,我问,你答,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王无垠平静的问道。

        “贫道刚才说过了,贫道姓……啊……”石字还没有说出来,几股鲜血就从老道的耳朵和鼻孔之中流淌了出来,那个老道一下子眼睛瞪圆,布满血丝,额头上青筋暴起,身体扭动,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像丢到锅里的鱼一样扭动,打滚,一边扭动一边凄厉的惨叫,身体抽搐,犹如在遭受天下最恐怖的刑罚一样。

        “我问问题,你说实话,那就不疼,你若说了半个字的假话,那夺魂针会让你尝尝裂魂之苦,可以把你疼得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我说……我说……我说……求求你让这夺魂针停下来……”那老道一边大声惨叫,一边求饶。

        “回答我的问题,这痛苦就能停下来……”

        “贫道姓宇……叫宇伯光……”那打着滚的老道连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说来也奇怪,他一说出自己的真名之后,他身上那撕心裂肺痛入魂魄的痛苦,一下子就消失了,只是短短几秒,那老道躺在地上,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大口的喘息着,身心余悸犹在,惊恐的看着王无垠。

        “你是散修?“

        “我……“宇伯光刚想说自己是散修,但脑海之中的夺魂针微微一震,刚刚那种生不如此的感觉似乎又要回来了,话已经到了嘴边,他连忙咽下,重新换了一句话,”我……我不是散修,我是云天门的长老……“

        “你们云天门山门在何处?”

        “云天门的山门在东荒云天圣山!”

        “你们云天门掌门叫什么名字?“

        “我们云天门的掌门叫太乘风,外号大风仙人……”

        “是何修为?”

        “十年前刚刚进阶……啊……“说到这里,宇伯光又是一声惨叫,继续在地上打滚,滚了一圈之后,他大叫,“元婴境,元婴境,我们掌门刚刚进阶元婴境……”

        王无垠冷冷一笑,“除了你们掌门之外,云天门还有什么厉害一点的人物?”

        “除了掌门之外,云天门还有一个大长老,大长老的修为,已经到了凝法境,是这凤羽星上最强者之一……”

        听到这星球上居然有凝法境的修士,王无垠的脸色也慢慢开始严肃起来,“凝法境,这凤羽星上修为到了凝法境的人多不多?’

        “在这凤羽星上,修为到了凝法境就已经差不多到顶了,云天门历代宗师掌门,能修行到凝法境的都是凤毛麟角……”

        “你是如何卷入到这天耀国的叛乱中来的……”

        “除了你们云天门之外,还有哪些厉害的宗门和修士?”

        随着一个个的问题问出,王无垠心中,渐渐也就明白这云天门和凤羽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