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天心

第二十五章 天心

        闭关无日月,修炼有新天,三年的时间,眨眼既过……

        这一日,当天耀国的帝京城飘起大雪,皇宫内外一片素白,宫中花园里的梅花怒放之时,密室之中的王无垠终于睁开了眼睛,散开盘腿,平静的离开了密室。

        密室之外,鹤嘴的铜香炉在散发着袅袅的香气,外面大雪飘飞,房间里却温暖如春。

        房间里没有人,只是外面的花园里,却传来欢快的嬉笑声。

        王无垠平静的走到花园那边,就看到花园里一片寒梅在冰天雪地之中怒放,在寒风之中带来阵阵馨香,王无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神色,对闭关三年没有离开过密室一步的他来说,的确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这样自然的气息了。

        那带着梅花香味和冰雪气息的空气一吸入到体内,王无垠感觉自己全身的感知,又一下子复苏了过来。

        而就在那花园之中,两个美丽的女子,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的貂裘,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的貂裘,各自在花园之中打着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哈哈哈,妹妹,你来啊……”叶如芸转过一颗树干如虬龙一样的老梅树,躲开叶如瑄丢来的雪球,自己一个雪球砸过去,打在了叶如瑄的身上,一团雪花就一下子散开。

        “好啊,姐姐你欺负我……”

        那叶如瑄不服气,追着过来,一个个的雪球丢过来,两位天耀国的公主就在这花园里一边嬉闹,一边快活的笑着。

        两人都没有发现王无垠已经到来,直到玩了片刻之后,叶如芸一个雪球丢去,被一根梅花的枝丫一弹,朝着旁边飞去,没打中叶如瑄,却弹到了在了王无垠身边走廊的柱子上,在那暗红的柱子上留下一团雪白的印子。

        两位公主回头,才看到花园的门廊之下,不知何时,王无垠已经站在那里,正微笑的看着她们两个在玩耍。

        “啊,仙师出关了……”

        两女一惊,连忙过来给王无垠请安见礼,“叶如芸……叶如瑄见过仙师……“

        叶如芸半蹲在地上,脸色娇俏红润,犹如桃花,她半蹲在地上,一边说着,一边不安的看着王无垠,“还请仙师赎罪,刚刚我们两姐妹在这里打闹,没有在房间内恭迎仙师出关……”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们父皇的,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王无垠对着两女眨了眨眼睛,“要是你们真傻傻的守在里面,那才不好玩了,如此良辰美景,在这花园里赏花,打雪仗,不比等在屋子里好么!”

        两女听到王无垠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一起站了起来,“多谢仙师……”

        “嗯,对了,你们安排一下,我要沐浴更衣,呆会儿还要在这花园的亭子里饮酒赏梅……”

        “如芸这就去安排……”

        被王无垠使唤,两位公主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立刻就去安排准备了。

        ……

        片刻之后,全身脱光的王无垠泡在温暖的浴池之中,浴池之中热水氤氲,水面上洒满了花瓣,那沐浴的水里,还加上了几种名贵的药材,他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

        修为到了他这般境界,的确不需要再沐浴了,身上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有时候,沐浴也是一种放松和享受,可以让人迅速的从之前的修炼状态之中切换过来。

        泡在那舒服的热水里,王无垠才感觉,自己还是一个血肉之躯。

        这感觉,真好!

        浴室隔壁的屋子里传来一些淅淅索索的动静,王无垠没有看,他的意识之中,就已经出现了一副清晰的画面——天耀国的两位公主身穿薄纱,曼妙的身躯在薄纱之中若隐若现,正略带踌躇的犹豫着要不要进入到这边的浴室来服侍王无垠沐浴。

        这样的机会,对两位公主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但两位公主又有些不好意思……

        “两位公主就不要进来了,我习惯一个人沐浴,无需让人伺候……”王无垠的声音直接传到两位公主的耳中,两位公主也才消停下来。

        泡完澡,王无垠离开浴池,两位公主已经各自面带绯红的等在外面,准备好衣服,然后服侍王无垠把新的衣服穿上。

        “这是父皇这两年特异让人收集的龙须蚕的蚕丝混上天青银的银丝织造的布料,找了三百六十名秀女,按仙师的身材所制的衣服,仙师可还满意?”看着王无垠穿好衣服,戴上头冠,两位公主看王无垠的眼神都在发光。

        王无垠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身上那一身华贵无比,刺绣着周天星宿的暗金色长袍,也点了点头,“不错!”

        “仙师满意就好!”

        “你们两个这几年在这里照顾我也辛苦了,这是送你们的东西……”王无垠说着,手上一动,就多了两个精巧的雪白玉瓶,然后把那两个玉瓶一人一个递给了两位公主。

        “啊,仙师还送给我们礼物,里面是什么东西?”叶如瑄接过一个玉瓶,好奇的问道。

        “里面是我炼制的驻颜丹,你们一人一颗,这驻颜丹吃下之后,你们的容貌,在你们有生之年,都会保持在现在的状态,青春永驻,容颜不老……”王无垠平静的说道。

        驻颜丹对王无垠来说不是什么高阶的丹药,一颗驻颜丹,对修士来说其实并不能让一个修士的容貌永远不变,如果一个修士活个几千几万年那种,驻颜丹也有不管用的时候,那个时候需要驻颜就要更高阶的丹药或者天才地宝,要么就进阶驻世境。

        但对叶如芸和叶如瑄这两位只是稍有修炼根基的公主来说,未来她们的修炼境界也是可见的,不可能超过炼体境大成,她们两个也不可能活几千几万年,所以在她们的有生之年,千年之内,让她们的容貌青春永驻,却不是一句空话。

        “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两位公主拿着手上的玉瓶,喃喃自语,都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这可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啊。

        “多谢仙师大恩……”叶如芸和叶如瑄互相看了一眼,直接跪在地上,对王无垠磕头行礼。

        “这东西你们这两天找时间吃了就好,切莫声张让人知道,要让人知道了,又会惹出事端,对你们未必是好事……”王无垠交代道,这两颗丹药要是流传出去,对这两位公主来说,会惹出大麻烦,她们未必能保得住手上的丹药。

        跪在地上的两位公主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起身,各自小心翼翼的把王无垠给她们的丹药瓶收好。

        ……

        来到花园的亭子,一身皇袍的叶梓天已经在亭中等候,亭子里的桌子上,已经放好了美酒美食。

        就这片刻的功夫,亭子的周围,已经被宫里的太监用玉帘和屏风隔离开来,让风雪不飞入到亭中,那玉帘和屏风的外面的地面上,还安置了几个精巧的散热铜炉,保持着亭子周围的空气温度。

        “仙师今日出关,真是可喜可贺……”叶梓天大笑着对王无垠行礼,然后客气的请王无垠上座,亲自给王无垠倒酒。

        把王无垠带到这里的两位公主,已经自觉退下,整个花园内,就只有王无垠和叶梓天两人在亭子里喝酒赏花,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数年未见,陛下功力又有精进……”王无垠笑着看了叶梓天一眼,这三年看来叶梓天也没放下修炼,叶梓天的境界,已经到了内壮境的后期第七层,比之前提高了一个小境界,以后叶梓天如果能再进几步,叶梓天就能突破四重楼,到达食气境了同时,这三年,叶梓天的头上,也悄然多了几根白发,在他身上,也更显威严。

        叶梓天的功力还在精进,只是势头,却已经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现在的叶梓天,已经在接近他生命和修炼的巅峰。

        叶梓天身为帝王,要处理国事,后宫佳丽如云,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修炼上,再过几十年,等到他体力渐衰,想要进阶四重楼,恐怕就难了。

        一切,从开始选择的时候,其实皆已经注定!

        叶梓天很高兴,一边和王无垠喝酒,一边说着天耀国的国事,天牢关一战之后,蛮族四分五裂,蛮族中的打部落为争夺王庭,征战不休,互相攻打,一些小部落为了求生,四散奔逃,其中有两只蛮族的小部落,居然投靠了天耀国,请求天耀国庇护。

        而天耀国开海禁之后,国力也是蒸蒸日上,海洋贸易带来了巨额的赋税和强大的水军,天耀国几个港口的税收一年比一年多,增量恐怖,常年为祸沿海的几股海盗,也被荡平。

        此刻的天耀国,在叶梓天的手上,已经有进入盛世的兆头,作为天耀国皇帝的叶梓天的权势威名,也是轰传四海,让周围的不少小国又羡又敬。

        说着说着,叶梓天突然一脸惭愧,自罚了一杯酒,“还请仙师见谅,这些年我已经安排了无数人手到处寻找亿年碧金玉,花大价钱收购,但无论是蛮族还是海外,都没有找到新的亿年碧金玉,实在愧对仙师期待……”

        王无垠很想和叶梓天说这个星球上以后也不会再有亿年碧金玉了,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安慰,“那亿年碧金玉有缘者得之,陛下不用着急,慢慢来吧……”

        “仙师放心,我已经安排了刘冉担任寻宝使,坐镇沿海大港,搜集打听海外亿年碧金玉的消息,一有消息,我一定为仙师取来……”

        那刘冉,就是刘公公,叶梓天的忠狗,能力不差,忠心耿耿,倒是个办事的材料,叶梓天把他派出去,那是代表叶梓天对这件事真是上了心,不是随便说说给王无垠交差。

        王无垠点了点头,端起一杯酒,”这杯酒我敬陛下,就祝天耀国国运昌隆,也祝陛下子孙延绵,福泽无尽……”

        叶梓天很高兴的和王无垠喝了一杯酒,然后有连忙给王无垠倒上。

        王无垠再次端起酒杯,“这第二杯酒,我却想要与陛下告辞了,这次出关,也到了我要离开天耀国的时候了……”

        “什么,仙师要离开天耀国……”叶梓天一下子脸色一变,端着酒杯的手一抖,酒杯里的酒都洒了出来。

        王无垠微微笑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与陛下的缘分,也就在这一杯酒之中了……”

        自己已经元婴境大圆满,渡劫之后就要进阶凝法境,而这凤羽星上已经没有鸿蒙古树的碎片,自己留在凤羽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连想要获得一点劫点都难,王无垠当然要走。

        “仙师要走了,那……我,还有……还有那天耀国怎么办?”叶梓天已经习惯了有王无垠这样强大的依靠,乍然听到王无垠要离开,也也难免有些惊慌,失去了镇定。

        王无垠一脸正色,“天耀国未来如何,并非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天耀国的这无数百姓,陛下的这江山社稷如舟,这天下百姓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陛下想要叶家万世昌盛,就请谨记,这舟上坐着的人,切莫以为手上有浆就能在舟上肆意妄为,浆是权柄,民心却是天心,天心若变了,万丈狂澜之下,什么浆都没有用,一切皆可倾覆,即使如我,也不能逆天行事,顺应民心,敬天爱人,既是富国强民之道,也是叶家长存之理,食天下之粟者,不为天下谋福利,造太平,天道不容,必受其咎!“

        “江山社稷如舟,这天下百姓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浆是权柄,民心却是天心,实天下之粟者,不为天下人谋福利,造太平,天道不容,必受其咎……”叶梓天喃喃自语,等他从这几句含义深刻震动人心的话中清醒过来,却发现,身边之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仙师……仙师……”叶梓天失态的冲出亭子,只见亭子外,不知何时,已经大雪漫天,而王无垠,却仙踪缥缈,似已消失在那冥冥苍穹之中,只有刚才亭中之语,还在他耳边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