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同伙

第二章 同伙

        出租车刺眼的灯光突然照到了那条漆黑的小巷之内,一下子就把小巷内此刻的情景和正在发生的罪恶展现在了灯光之下。

        小巷里的三个男人,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吓了一跳,用手遮挡着眼睛,眯着眼睛朝着这边看过来。

        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女子,已经被逼到了小巷的一角,女人嘴上被贴上了一块胶布,身上的衬衣被撕开,因为穿着裙子,可以看到雪白的大腿在灯光下分外刺眼,与那肮脏漆黑的小巷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女子膝盖和腿上的淤青也清晰可见。

        灯光下,可以看到那个女子的双手已经被一条男人的皮带给绑了起来,整个人惊恐无比的面对着三个身强体壮的大汉。

        在出租车停下的时候,那个女子正被一个大汉揪着头发,抽着耳光,犹如待宰的羔羊。

        至于那三个大汉,从外貌和肤色上看就知道,不是夏族人,也不是斯洛族人,看到他们,王无垠想到的就是草原上的肮脏鬣狗。

        这几个人,就是难民,也是毒瘤。

        看到停在巷子口的不是警车,那三个难民一点都不紧张,而是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的,一个人掏出匕首,一个人捡起地上的一个钢管,直接走了过来,还有一个家伙,则在那里控制住那个可怜的女人,让那个可怜的女人不能动,一只手还伸到那个女人的衣服里摸着,脸上带着猥亵的笑容,毫无顾忌的转头看着这边。

        “先生,你自己小心,要是被他们打了,你都找不到说理的地方,警察也不会管的,那些肮脏的政客在包庇着这些畜生,前些天《维斯纳城日报》才刊登了几个难民QJ女性的新闻,就被新闻管理署勒令撤销了报道,那些肮脏的政客不能让媒体出现不利于这些畜生的报道,咱们的市长昨天才去难民营慰问……”

        看着那走过来的两个人,出租车司机有些紧张,他一边骂着远东共和国的政客,一边吞咽着口水,都不敢让车熄火,车一停下就挂了倒挡,已经做出随时跑路的架势。

        “放心吧,你稍等一下……”王无垠拍了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朝着那两个人走过去。

        王无垠扫了一眼,这三个难民的身上,都没有枪,这倒是好事,要是有枪的话,自己要轻易把这三个垃圾收拾了,恐怕还会吓到旁边的人。

        想到要动拳脚,王无垠笑了,他都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有和人用这样的办法动过手了。

        这样渣渣,他看一眼就能让他们成灰,但偏偏这里不方便展现太过强悍的力量,所以,就当玩玩,回忆一下在地球上的岁月……

        那两个走过来的家伙原本都想直接动手,等看到王无垠身上穿的还算体面的时候,那两个家伙,居然一下子笑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咱们今晚运气不错,居然还有这样的白痴送上门来让咱们抢……”拿着匕首的那个家伙用手指转着匕首,对旁边拿着钢管的那个人说道。

        “小子,把你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把钱包手表和值钱的东西都放下,你可以滚了……“拿着钢管的那个人用钢管指着王无垠,嚣张的说道。

        王无垠笑了,脚步不停,直接朝着他们两个走了过去,”你们现在跪在地上,自己抽自己十个耳光,我会考虑放过你们……“

        “****……”

        拿着匕首的那个家伙嘴里骂了一句难听的话,眼露凶光,然后想也不想,就一个箭步朝着王无垠冲了过来,手上那一尺长的匕首,半点都没有留手,直接朝着王无垠的肚子上猛刺过来,丝毫不顾忌王无垠的死活。

        要是一个普通人面对这样的攻击,随时有可能丧命。

        在匕首刺到身上之前,王无垠的身体微微一侧,然后一脚就踹了出去,这一脚有点损,直接踹在那个垃圾的胯下。

        王无垠这一脚,直接把那个家伙的蛋都踢碎了,没有要命,但也重伤,直接让他以为做不了男人。

        “嗷……”拿着匕首的那个家伙发出一声难听的哀嚎,抱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直接痛晕了。

        拿着钢管的那个人已经冲了过来,刚刚他只看到同伴被踹到,具体被踹在哪里他却不知道,他手上的钢管,带着一股恶风,狠狠的朝着王无垠的脑袋砸了下来,按那力度,这钢管砸在普通人的脑袋上,绝对颅骨粉碎,也有性命之忧。

        还是轻巧的闪身,胯下一脚,效果同样是鸡飞蛋打,痛到昏迷。

        当啷……

        钢管落在小巷的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拿钢管的那个家伙倒在地上,身体蜷缩着就像一只丢到锅里的虾子。

        王无垠朝着控制着那个女人的第三个家伙走了过去。

        看到王无垠很轻松的就干倒了自己的两个同伴,那个正看着那个女人的家伙被吓得一个机灵,想都不想,就要去把揣在身上的匕首拿出来。

        王无垠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就在那个家伙拿出匕首的时候,王无垠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抓住那个家伙的手腕,一个背摔,就重重把那个家伙砸在地上,然后一脚干脆利落的踩下去,在一声短促的惨叫之后,这最后一个家伙同样鸡飞蛋打,痛得晕死了过去。

        王无垠扯开那个女子嘴上的胶布,解开捆着那个女子手腕的皮带,让那个女人重新恢复了自由。

        ……

        “我叫薇拉,谢谢,前面路口我就到家了,在那里可以下车……”

        重新上了车,只是五分钟不到,王无垠救下的那个女子就到了要下车的地方。

        叫薇拉的女子长得很漂亮,只是惊魂未定,按她的说法,她是维斯纳艺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为了赚钱,晚上都在城里的酒吧给人表演,今天晚上她从酒吧出来,才发现钱包丢了,叫不到车,不得已自己走了一段夜路,却没想到差点被那几个垃圾给害了。

        前面的路口有灯光,旁边就是一个居民小区,出租车司机就在那居民区的门口停了车,然后看着薇拉紧紧裹着她的大衣,低着头,在给王无垠道谢之后就快步走到了那居民区中。

        出租车重新开动起来。

        “先生,你是一个好人……”出租车司机有些佩服的对王无垠说道,“而且身手不赖,刚才你那几脚,实在太厉害了,应该是在武馆里练过很长时间吧,我认识几个武馆里的人,他们出手都没有你那么快!”

        “嗯,练过几天……”王无垠笑了笑。

        “那个薇拉的姑娘长得很漂亮,刚才她离开的时候,要是先生你说送她回去,她不会拒绝的……”出租车司机别有深意的说道。

        “我想她现在应该想要一个人呆一会儿,没有女生喜欢让人看自己脸上的伤痕……”

        “先生,你很了解女人……”

        “嗯,一般……”

        两个人正在聊着天,突然之间,那司机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猛的一脚刹车,让车停住了。

        王无垠看向那出租车司机,只见那出租车司机不知为何,脸色一下子有些发白,变得无比难看。

        “怎么了?”王无垠问道。

        “先生,糟了,我刚刚想起一件事……”出租车司机脸色难看,“那几个难民,他们……他们刚刚已经看到了我的车牌,我送你回去的时候忘记遮挡车牌了……”

        “嗯,应该看到了吧,这个有什么关系?”

        “要是他们看我的车牌,等他们醒过来,一定能通过车牌找到我……”出租车司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害怕起来,又有些懊恼,之前想着救人,又拿了王无垠给的一万块钱,有些激动,他忘记车开回去的时候遮挡车牌了。

        “难道他们还会来找你?”

        “先生,你不知道,那些难民都是一伙儿的,而且他们还有帮派,无恶不作,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惹到他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会被报复,要是让他们找到我,我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出租车司机着急的说着,然后咬了咬牙,一打方向盘,出租车又朝着来时的路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回去。

        从那出租车司机那咬牙切齿的脸上,王无垠已经感觉到了一点什么。

        离开那条小巷才十多分钟,出租车又停在了那条小巷外面的巷口。

        所幸两人离开这里的时间还不长,这里又有些偏僻,黑灯瞎火的,晚上没有人会走这种地方,那三个人还躺在地上,没有醒过来。

        下了车的出租车司机有些紧张,他关了车灯,拿出一个手电,看看周围没有人,才随着王无垠一起下了车,来到倒在地上的那两个垃圾面前,拿起地上的匕首,整个人紧张得浑身颤抖。

        王无垠倒显得很轻松,他用脚挑起地上的那根钢管,拿在手上,对着躺在地上的一个垃圾的脑袋就是两下,打得那个家伙脑袋崩裂,眼看就是活不成了,然后王无垠对着出租车司机挑了挑眉毛。

        拿着匕首的出租车司机咬了咬牙,对着另外一个垃圾的胸口就是几刀刺了下去,然后站起来,剧烈的喘息着,只是休息了两秒,又走向另外一个垃圾,这一次,那出租车司机没有犹豫,直接几刀刺下去。

        刚刚倒在地上的这三个垃圾,眨眼的功夫,也就被王无垠和出租车司机干掉了。

        出租车司机走了回来,杀了两个人后,脸上的神情反而镇定了下来。

        王无垠对着出租车司机笑了笑,接过他手上的匕首,“走吧……”

        两个人重新上车,出租车司机开车,王无垠坐在后面,在车辆经过一座大桥的时候,王无垠直接把车上的钢管和匕首从窗口丢了出去,落在了大桥下面的河里。

        这种感觉很怪,原本的陌生人,一起干了这种可以掉脑袋的事情后,感觉就建立了某种信任和默契。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终于驶到了帝国大饭店,那是一个远远一看就金碧辉煌的地方,特别显眼,饭店的外面,就是一片占地广大的园林和马场,很有派头。

        出租车直接驶到了饭店门口,然后站在饭店的使者礼貌的打开了车门。

        王无垠拍拍出租车司机的肩膀,又在他口袋里放了两万块钱,“明天早上你来酒店找我……”

        出租车司机看看口袋里的钱,又看看王无垠,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点什么,连忙问了一句,“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呃,我叫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