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布置

第六章 布置

        直接找了一个律师,出了20000元的保释金,在维斯纳警察局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在警局警察下班的时候,王无垠终于看到他找的律师,带着一个50多岁的老头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

        看到王无垠的车就停在警察局外面的路边,那个律师指了指这边的车,就直接带着那个老头走了过来。

        王无垠也下了车,看着走在律师身边的那个老头,那个老头就是克鲁夫,熟悉他的人则会在他的名字前加一个“老”字,克鲁夫就是维斯纳城的一个老混混,嗜酒如命,就靠小偷小摸过日子。

        克鲁夫的确不年轻了,他身材瘦小,头发稀稀疏疏,胡子都白了,穿得就像一个流浪汉一样,似乎因为酒精的原因,鼻子和脸颊有些发红,一走出警察局,他的那一双眼睛就滴溜溜的转来转去,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活脱脱的大老鼠,个人形象,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夏先生您好,您要的人我已经帮您保释出来了……”

        “谢谢,辛苦了……”

        “如果夏先生有任何的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带着公文包的律师很客气,说着话,就双手递给了宇海东一张他的名片,宇海东接过名片收了起来。

        “海东,你开车送奥金律师回去吧,送完奥金律师后你就不用过来了,明天早上去酒店等我就行……”王无垠对宇海东说道。

        “啊,先生,那您呢?”

        “不用担心,我想和克鲁夫先生好好聊聊,我自己会回酒店!”

        听到王无垠这样吩咐,宇海东就开着车带着律师离开了。

        “是你把我保释出来的?”克鲁夫的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王无垠的脸上转悠着,有些狐疑的味道,“是列夫让你们来的么?”

        “我不认识什么列夫!”王无垠摇了摇头。

        “啊,那你为什么要保我?”克鲁夫一下子警惕了起来。

        “我想请你帮个忙!”

        克鲁夫再次从头到脚打量了王无垠一遍,眨了眨眼睛,狡猾的说道,“先生,老克鲁夫可没请你保释我,所以我不欠你什么人情,找我帮忙要付钱,而且要看我愿不愿意,危险的活儿我可不接……”

        王无垠笑了笑,“原来你不想出来,还想在里面呆着,那好,明天我让律师去帮你办理取消保释的手续,我就损失一点钱,你可以继续到里面呆着好了……”

        “啊,别……”刚刚还一脸狡猾的克鲁夫一下子满脸堆笑,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我刚刚在开玩笑,开玩笑,这个,你能不能请我喝一杯吃点东西,有什么事咱们再商量,警察局里的伙食可不怎么样……”

        “东西你可以自己慢慢去吃,想喝多少酒都没关系……”王无垠拿出一把钞票,不多不少,大概上万的样子,在克鲁夫面前晃了晃,”我就在这里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回答得让我满意,这些钱就是你的,应该够你花一阵子……”

        克鲁夫看着王无垠手上的钞票,舔了舔嘴唇,“先生您先问什么问题?”

        “你还记得这个东西吧?”王无垠拿出了那个玻璃天鹅摆件,声音越发的温和了,“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克鲁夫的双眼就盯着王无垠拿出的那个玻璃天鹅摆件,想都没想就开口回答,“这个东西是我两年前从城外的一个别墅里弄出来的,二十块钱就卖给了旧货市场的老约翰……”

        “那栋别墅是什么样的?”

        “那就是一栋无人问津的别墅,就在萨拉镇外的一片林子旁边,听说别墅的主人是一个无儿无女的工程师,那个工程师死后,别墅就空置了,我也是偶尔发现那栋别墅没有人,所以有时会悄悄溜进去住两天,避避风头,这个……缺钱的时候就会把别墅里的东西弄出一点来卖……”

        对自己的行为,克鲁夫倒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甚至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在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居然没耍什么小心眼,一字一句说的都是实话。

        “这东西之前放在别墅的什么地方?”

        “我想想,应该是放在别墅的书房里,那书房里有一个柜子,里面就放着不少这样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问着问题,王无垠的眼睛慢慢的也亮了起来,“除了这个东西,你还从别墅里拿出过什么东西?”

        “我想想,有一套茶具,一套餐具,还有两个玻璃摆件,一个黄铜工艺品,一个瓷盘,两个相框,几本书,那书拿出来也不值钱……”

        “有没有拿过什么大件的东西,比如说雕塑什么的?”

        克鲁夫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他摇了摇头,“没有,我记得那书房里有一个黑曜石的石雕,但那东西太重,我一个人不方便携带,而且我问过老约翰,黑曜石的东西不怎么值钱,所以我就没有动……”

        “那栋别墅被烧毁了,你知道里面的东西去哪儿了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当时我因为犯事被警察抓住,在警局被关了几个月,等到我离开警局的时候,才知道因为暴乱,那别墅被人烧毁了……”

        “你知道那栋别墅里的东西去哪里了么?”

        “不知道,那时维斯纳那么混乱,到处打砸抢烧,连国防军都来了,谁知道那别墅里的东西去了哪里!”

        听着这样的回答,忙活了大半天,王无垠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希望又破灭了,那鸿蒙古树的碎片果然不是那么好找的,关键是隔的时间有点长,而且也不知道谁接触过那别墅里的东西,要是隔的时间近一点的话,他还可以用秘法来解决很多问题……

        王无垠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应该认识不少人吧?”

        “当然,这维斯纳城里,我认识的人多了!”

        “你以后就帮我做事吧,我是你的老板,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我想知道那间别墅里面的东西,特别是你刚刚说的那件黑曜石的石雕到底去了哪里,你留心帮我打听这件事,但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让你去做这件事……“王无垠的双眼的神光闪了闪,刚刚这话,他一说出来,魔音控魂秘法就已经把话中的内容深深的镌刻到了克鲁夫的身体和意识的深处,成为了克鲁夫生命中最执着的一部分。

        克鲁夫自己都没发现,就在这不知不觉中,他看王无垠的目光都变了,就像忠狗看主人一样,“好的,老板你放心,我知道怎么打听消息……”

        “好了,这些钱你拿去,有线索的话可以给我打这个电话……”

        王无垠给了克鲁夫一些钱,告诉了他一个电话号码,克鲁夫拿着钱,记住了那个电话号码,高兴的走了。

        虽然东西没找到,但收了一颗小棋子帮自己去打听那东西的线索,聊胜于无吧。

        东西不好找,看来还要再想想其他的法子……

        王无垠随后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酒店,到赌场逛了一圈,在故意输光了两万块的筹码之后,就回房间修炼去了。

        ……

        后面接连一个月,王无垠就和宇海东在维斯纳城和附近的几座城市到处转悠,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王无垠想要的消息。

        就在这些天转悠的时候,王无垠也做了一件事,他租下了维斯纳城里一个想要转手的老面粉厂的厂区,然后让宇海东找人在那老面粉厂的基础上做了一番很有新意的翻新,弄成地球上那种有怀旧气息的艺术社区的模样,把老面粉厂厂区内最大的车间里改造成了一个博物馆的模样,然后在厂区外面挂上了一个黑曜石艺术馆的招牌。

        至于王无垠摇身一变,就成了这黑曜石艺术馆的馆长和一个雕塑艺术家,随后他就在维斯纳的各种媒体上打起了广告,开始高价收集民间的各种黑曜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