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垠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道别

第十六章 道别

        对屠天来说,王无垠的话和刚刚在他体内转了一圈的那道恐怖气劲就如醍醐灌顶一样,让他瞬间就有所悟,整个人一下子就沉浸自己领悟的东西里,身体在空中呆呆的一动不动,已经浑然忘我……

        看到屠天没动,王无垠也没动,而是就一直在旁边守候着,因为屠天此刻的状态,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防御,刚刚两人的战斗动静太大,已经把地下的一下东西惊动了,但不敢靠近过来,屠天的这种状态万年难得一遇,不能贸然打断,在这种地方,必须有人守在身边才行。

        屠天的身体就像雕塑一样,在空中一动不动的就呆了两天。

        两天后,随着屠天长长的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他才重新恢复了过来,只是再次恢复过来的屠天,身上的那种犹如狂狮一样的气息,已经消失无踪,整个人比起以前多出了一种恬淡平静的气质。

        “原来是……这样……“屠天叹息了一声。

        “恭喜前辈!”王无垠也笑了起来,屠天这一次领悟,百年之内,就有希望进阶至尊,化鱼成龙,真是可喜可贺。

        恢复过来的屠天却对着王无垠行了一个礼,“多谢道友解我心中块垒,让屠天得悟大道,未来屠天能进阶至尊之境,都亏道友今日所赐!”

        这一礼,太过郑重,而且对王无垠称呼也变了,王无垠连忙还礼,”前辈客气了,我能有今日,多亏前辈当日教我神猿变,让我领悟良多,前辈未来进阶至尊,也是自己无数年苦修厚积薄发的结果,无垠不敢贪功!“

        屠天笑了笑,抬头看了看那头顶上数万里外的穹顶,“我即刻就要闭关,明日你离开,我就不送你了,只是你要是回不来,我必去找你,今日在这里,我就以这坛酒送你吧,希望还有再见之日!“

        屠天说着,一挥手,直接就丢了一坛酒过来,王无垠接住,屠天自己手上也拿着一坛,他拍开那坛酒,和王无垠遥遥一举,然后就一仰头,大口大口的喝起坛中美酒。

        王无垠也拍开了那一坛酒,和屠天对饮,一坛酒喝完,两人相视一笑,丢下酒坛。

        “不送了……”屠天对王无垠说道。

        “前辈多保重!”王无垠对着屠天说了一声,下一秒,整个人的身形也就在屠天面前直接消失了,走得干脆利落。

        王无垠消失,屠天在原地呆呆的又站了一会儿,看着王无垠消失的方向,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唏嘘起来,轻轻摇了摇头,“原本我以为他刚刚进阶合道不过几日,现在应该是合道境初阶,看来,我又错了,合道境与至尊境的壁垒在他心中早已经荡然无存,而且还能一眼看透我的关节到底卡在哪里,至尊未必有这样的眼光,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只合道境初阶呢,刚刚应该问问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合道境的修为,完全不同于其他境界,这个境界讲究的就是感悟,是与道合一,感悟大道之变化奥妙,感悟到哪一步,修为就能水涨船高到哪一步……

        屠天怀疑王无垠此刻的境界也许已经远远超过了合道境的前三阶,甚至有可能到了高阶,但这个想法太吓人了,才短短几日而已,他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

        自言自语说完,屠天苦笑了一下,整个人的身形随后也如飞而去,开始闭关冲击最后的壁垒。

        曾经那个仰望他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可以让他仰望了,他必须追上去,就算够不到,追两步也是好的……

        ……

        “宫兄,还在这里喝酒么?”王无垠走上酒楼,一眼就看到宫子炎正和两个美女修士坐在酒楼靠窗的桌子边上,正在说着什么。

        听到王无垠的声音,宫子炎浑身一机灵,一下子转过头来,整个人的屁股就像安了弹簧一样,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无垠,实在没想到王无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会亲自来找他。

        上次王无垠派人来请他到武神宫中饮酒,就已经让他在剑山要塞的修士朋友圈中赚足了威风和面子,至于王无垠来找他这种事,他想都不敢想。

        “无垠兄,你……你怎么来了……”任凭宫子炎平时潇洒不羁,但这个时候,也稍微有些乱了方寸,显得有些激动——没办法,王无垠此时此刻的地位,带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刚刚和宫子炎坐在一桌的那两个女修士,和宫子炎一样,看着走上楼梯的王无垠,目瞪口呆,其中一个女修士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此刻来到酒楼找宫子炎的,真的是无垠天尊。

        刚刚宫子炎和她们吹嘘认识无垠天尊,她们还觉得宫子炎在吹牛,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原本还有些喧闹的整个酒楼,在这一刻,突然一片安静,所有人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呆呆的看着王无垠来到宫子炎的桌子旁。

        “我来是和宫兄道别的,明日我就要走了,想和宫兄再喝一次酒,所以不请自来,宫兄此刻有美女相伴,不介意我再添个杯吧!”

        “请坐……请坐……”宫子炎连忙请王无垠坐下,和宫子炎喝酒的那两个女子一直到此刻都感觉头晕晕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王无垠和宫子炎就在这酒楼上喝酒聊天,谈笑风生,追忆往昔。

        宫子炎还在感叹莫晓蝶这一次闭关数年,错过了和王无垠见面的这次机会,将来不知道会不会肠子都悔青了……

        不知何时,酒楼的老板开始承担起小二的职责,开始给王无垠他们的那一桌上送来酒楼珍藏的最好的酒菜,而原本酒楼上的食客们,一个个都静悄悄的下了楼,不敢在酒楼上再喧哗,更没有人敢留下听听王无垠和宫子炎在聊天叙旧些什么事——酒楼的二楼上,一下子就空了下来,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有王无垠他们一桌客人。

        天尊可以屈尊降贵来这里找朋友喝酒毫不介意,但酒楼上喝酒的人却不能没有点眼力见,敢与天尊在这里平起平坐看热闹,酒楼的掌柜则适时免了所有人的单,在把所有客人送走之后,整个酒楼就关了门。

        整个酒楼,从老板到掌柜,从厨师到小二,就在伺候王无垠他们那一桌。

        等到了傍晚时分,看到王无垠他们那一桌喝得酣畅淋漓,差不多要喝好了,心里还打着鼓的酒楼老板在整个酒楼掌柜小二和后厨一干人的目光的注视和鼓励下,鼓足了勇气,吞咽了两口口水,满脸笑容的来到王无垠他们桌边。

        “今日天尊莅临,小店真是不甚荣幸蓬荜生辉,不知天尊能否为小店题一幅字,留下一副墨宝以供后人纪念瞻仰?”

        “哈哈哈,我今日要题了字,以后我这朋友来这里,可都要免单啊!”王无垠笑着开玩笑道。

        “免单,免单,当然免单,天尊的朋友来小店是小店的荣幸,以后都免单……”酒楼老板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行,那就取纸笔来……”

        酒楼老板一挥手,那早就准备好的纸笔迅速的就被人送了上来。

        一群人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王无垠,一个个都在想王无垠要为酒楼题什么字。

        王无垠拿着毛笔,沾了墨汁,看着那铺开的白纸,只是微微想了想,在那纸上写上一行谁都想不到的大字,笔笔画画犹如刀剑枪戟,充满难言的韵味。

        ——众妖尊听好,再有为祸人族者,我回来必斩之!

        一行字写成,字字大放光明,金光照耀穿过酒楼照到十条街之外,引得大街上无数人扭头看过来,那落笔之纸,也变得犹如金铁,重于万斤,轰然压碎了纸下的木桌,但整副字却不染尘埃,不落凡尘,诡异的悬浮在空中。

        “老板,你发达了,以后你这酒楼一定是剑山要塞第一名楼,就干脆改名为斩妖楼吧……”宫子炎看完王无垠写的那一副字,直接对酒楼老板说道。

        “斩妖楼,斩妖楼,这酒楼以后就叫斩妖楼……”酒楼老板看着那副传家之宝,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

        这一天晚上,轩辕未央像一团火一样,紧紧的抱着王无垠,在王无垠耳边说道,“让我给你生一个孩子吧……”

        “我也要……”不服输的姬映雪也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