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跃马大明在线阅读 - 第700章 时代已经变了

第700章 时代已经变了

        “爷,正白旗原来有90多个牛录,镶白旗有80多个,这都是当年太……都是老奴留给多尔衮兄弟的财产。入关后,他们应该又有所整编,过百应该是正常的。现在的大清国,当属两白旗最盛,再便是两黄旗……”

        城墙上,布木布泰边走便给徐长青介绍大清国的一些基础构架。

        模范军对此虽是有着诸多情报汇总,却不如布木布泰更为详实,特别是旗下的大小主子。

        以往倒也没什么,但此时清军分成了上百股出来,就有必要了解下这些大小主子的性子了。

        布木布泰今天穿的极为惊艳。

        是一件非常接近后世的绣花旗袍,翠绿色打底,上面绣着诸多璀璨娇艳的梅花,曼妙的小蛮腰下,开口中映衬出她修长笔挺的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正好跟一束梅花融为一体,着实是勾人眼球。

        她本就天赋惊人,又是大清国正儿八经的太后,气场更是没的说,此时又精心装扮,便是徐长青都只觉惊艳。

        不出意外,徐长青无意间透露给她的这个小创意,在她和李幼薇、吴三妹、朱媺娖、顾横波几女合伙后,必将成为新的潮流,又要让天下的女人好好掏掏腰包,给海城‘赚外汇’了。

        不过徐长青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到了正事上。

        此时的谭拜部只是个开始,大风浪马上就要来了!

        布木布泰见徐长青很快转移了注意力,芳心中不由微微失落。

        这些时日徐长青忙前忙后,又出征一个多月,已经快三个月没有碰她了,关键她的肚子也不争气,着实是让她感觉到了很大压力。

        若是再不能把握机会,为徐长青生个一儿半女的,她的青春都快留不住了,以后的路,可想而知……

        布木布泰的大局观俨然没的说。

        见不能用这方面勾住徐长青,便迅速转移了目标,汇聚到正事上,很肃穆的道:“爷,多尔衮此时应该也是被逼急了,大清国内部问题还是很严重的,若是奴婢所料不错,他们应该不会直接长驱直入,而是要先在海城汇总。或许,爷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做些事情……”

        徐长青不由点头,赞赏的看了布木布泰一眼。

        这个女人,不仅能干,更是能干。

        却也正是因为如此,徐长青一直对她保留着一些戒心,不过看着她的美眸深处明显有些失落的模样,徐长青心里也微微叹息一声,或许,可以试着给她个机会?

        想着,徐长青不由一笑:“嗯,不错,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

        布木布泰顿时恍如被抛弃了一般,原本明亮的美眸就恍如失去了光彩的星辰,一下子便暗淡下来。

        苏茉儿也是一个机灵,下意识便谦卑的垂下了头。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徐长青竟然……

        可徐长青已经发了话,她们根本没有了选择……

        幽幽夜风拂过,两女恍如被抛弃在旷野中的精致娃娃,艰难的深深跪倒在地上,目送徐长青离去。

        然而,就在她们都快要绝望,只感到漫无天日的黑暗时,已经走出十几步的徐长青忽然拍了下脑门子,回身道:“瞧我这脑子,太后,苏茉儿,你们还没吃饭吧?来,过来陪爷先吃个夜宵再说。”

        “嗳?”

        两女都是一愣,下一瞬,恍如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又一下子活过来,赶忙恭敬对徐长青行礼,快步跟上去。

        ……

        如同布木布泰所说的一样,清军并不是长驱直入,而是逐步向海城汇总,次日一大早,又有两部正蓝旗和镶黄旗的精骑赶过来。

        但这两部人不多,只有两三个牛录、一千多两千人的规模。

        他们也跟谭拜部一样,围绕着海城便如同雨点般分散的扎下营来,时而派出游骑骚扰喝骂,却是绝不敢动真格的。

        昨日虽是美人在侧,但徐长青却起的很早,一大早便过来继续查看敌情。

        而且,昨夜徐长青并未让儿郎们有任何动作,开炮都是没有,完全是对谭拜部放纵的姿态。

        这倒不是徐长青真的想招抚谭拜。

        如果有这个可行性的话,徐长青当然想尝试一下,但目前这个阶段,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谭拜可不是豪格,不是大清国的‘失意派’,他本身就是多尔衮的奴才,此时正当时,怎可能被轻易招抚?

        主要是谭拜这厮有点亡命的。

        老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对付谭拜这种亡命,必须要勾着来,否则,便是会进入到他的套路里。

        他此时这么排布,未尝没有‘以身试法’,试试模范军热气球的威势,为他们的后续力量总结经验的意思。

        徐长青又怎能让他如愿,为了他这条小鱼便大动干戈?

        这边,谭拜看着徐长青的帅旗竖起来,两只眼圈明显有点发黑,直咬牙切齿!

        徐长青这尼堪,着实太狡猾了,轻而易举的便是让他一夜都不痛快。

        可此时谭拜也涨了急性,只敢按部就班的来,绝不敢再去挑衅徐长青。

        否则万一徐长青真的又有动作,他万一要是扛不住,坏了大清国的大事,那可就百死都难赎其罪了。

        看着谭拜今天明显老实了,徐长青也不由暗暗点头。

        究竟是名将,调整能力还是很强大的。

        不过,谭拜越是苟,也让徐长青的心里愈发的有底气。

        撸羊毛、割韭菜的时候,很快就要到了!

        ……

        中午时分,又有几部清军赶过来,不过规模更小,都是一个牛录出头的规模。

        “主公,情况有些不妙啊。鞑子这次分的够彻底的。”

        李岩皱着眉头低低道。

        战时,海城和模范军的核心,也临时搬到了南门这边。

        张龙道:“大帅,要不要咱们的夜不收去冲冲阵试试?放任他们如此肆意也不是办法,不若先灭几个鞑子,压压他们的势头。”

        红娘子众将也都是点头。

        徐长青想了一会儿,却是摇了摇头:“不着急。现在他们人还太少,再等等看。”

        众人都有些不爽,却只能暂时安耐住性子。

        傍晚。

        又有几部清军赶到了,而且,有大人物过来了,是代善的王旗!

        俨然,哪怕老东西身体不太好,已经行将木就般,却是依然不想放过此次这个机会。

        代善的两红旗被分成了数部,极为零碎,基本上一个牛录就是一股,也使得本来不是太满的旷野上,一下子充实了不少,基本上已经到了值得动手的标准。

        军方众将再次建议空袭,徐长青思虑好一阵,还是拒绝了。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正如教父的名言,这种时候,不动俨然比动更有威慑力!

        不过徐长青却是派了使者,去了代善的中军。

        这种状态,肯定不能派高官,保不定代善怒火攻心,直接拿使者动手,这就不值了。

        过去的只是个普通辅兵。

        甚至,他马都没有,完全靠‘11’路过去的。

        刚刚下城不久,他便被诸多清军游骑迅速盯上了,吓的忙连连大吼:“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我是模范军的使者,奉了我家大帅的命令,有话要带给大贝勒代善爷……”

        “艹,什么玩意儿?徐长青居然让这么个人来带话,这分明是瞧不起咱们大清国啊!”

        “都别拦着我,我要剐了这个模范军的狗尼堪!”

        “别乱来!出了事你承担得起吗?让他过来!”

        诸多清军游骑一片噪杂,却都没人敢对这个可怜的辅兵动手。

        这便是威望的效用力。

        换做几年之前,他们大清国哪能允许人如此侮辱他们?

        可此时,这些嚣张的主子爷们也不敢乱来了,就生怕破坏了此时的大环境。

        辅兵眼见这般,也逐渐放松下来,大摇大摆的直奔代善的中军。

        代善此时正跟谭拜等一众大小主子简单军议,商议接下来的分工和行程。

        宽甸之败,着实对代善打击很大,本来胖乎乎、很有威势的身材,此时消瘦了不少,看起来颇为的单薄,若不是心里一直有一口气强撑着,恐怕躺在床上就起不来。

        罗洛宏和罗洛欢也都沉稳了不少,再没有年轻人的浮躁,很少说话,眼神里却都充满了坚定。

        “贝勒爷,等三五日内,我大军主力汇聚齐全,我想先入曲阜!贝勒爷您无需派太多人,只需一两个牛录便可。届时,若有收获,奴才必定给贝勒爷您贴补周全。”

        谭拜恭敬的对代善表态。

        两红旗此时虽是式微,但代善的面子谭拜可不敢不给,这老家伙只要还活着,便不是能让人轻易无视的人物。

        或许交好代善不会有什么好处,但,若一旦与他交恶,随便哪里使点绊子,就足够他谭拜喝一壶的了。

        代善也很满意谭拜的态度,笑着点了点头,刚要表扬谭拜一番,承下这个人情,忽然有奴才过来禀报,模范军的使者过来了。

        待听完奴才的禀报,谭拜顿时就要跳起来:“贝勒爷,此人,您不能见那。这分明是徐长青在羞辱咱们大清国啊!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若宰了,杀鸡儆猴!”

        代善微微有些皱眉。

        没想到他都很看好的谭拜,一看到徐长青的人居然这么失态,忙是询问谭拜怎么回事。

        谭拜只能咬牙切齿的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呼。”

        代善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笑道:“谭拜,你这狗奴才挺机灵的,怎么就着了徐长青的道?放松点,不要着急。咱们的面子,天下人都看的到,又何须急于这一时一地?”

        “额……”

        谭拜也回过神来,他有点着相了,这可绝不是个好兆头,照这样下去,他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徐长青带进阴沟里。

        忙恭敬对代善行礼:“谢贝勒爷提点。”

        代善温润的对谭拜点点头,笑道:“把人带进来,咱们先看看徐长青说什么。”

        谭拜也来了精神,偷偷看看代善,又迅速看向门口,他也想看看,老辣的代善,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到底会怎么处理。

        “模范军使者见过贝勒爷!贝勒爷,这是我家大帅的亲笔信,请您查看!”

        辅兵到了这里反而更不怯场了,哪怕就算死在这里,他也必将是模范军、整个海城的英雄。

        所以,就算面对这火堆边一窝的大小主子,他也是挺胸抬头,不虚一丝一毫!

        毕竟,他此时代表的可是徐长青和模范军、以及海城、乃至整个大明的脸面!

        这是多少人一辈子求都求不来的福分。

        然而!

        就算是代善的城府,看到了徐长青的信后,脸色也是陡然色变,额头上的青筋都忍不住暴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