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良医在线阅读 - 第五章:银子回来了

第五章:银子回来了

        周恒抬眼,看向一脸疑惑的锦衣人,牵强的露出一个笑容,摇着头说道:

        “昨日看着老伯拎剑入庙,周某有些怕了,那是自保的说辞,这位薛大哥就住在灵山村中,与我家是邻居,昨日我遭歹人袭击落入湖中,是薛大哥救了我。”

        锦衣人上下看看周恒,昨日是无奈之举,没想到此人的医术了得,看着周恒如此坦诚解释,心中的戒备少了几分。

        “老夫姓庞名霄,叫老夫霄伯就行!不知周小郎中家中还有何人,是否都是行医之人?”

        周恒猜到这货一定会问这些,毕竟自己看着只有十五六岁,虽然个子很高,面上还是稚嫩了些,心下早已有了算计。

        叹息一声,露出一丝苦笑,说道:

        “我遇袭后头部受创,除了医术竟忘却一切,连国号和城镇都全部忘却。听薛大哥说,我家中只有一个祖父上月亡故,浑浑噩噩了月余才闯下祸端,烧毁了灵山村的田赋,所以想着尽快行医赚了银钱还给村中众人,因此昨夜才如此讨要诊费,此刻想想有些愧疚,望霄伯见谅。”

        周恒说得异常诚恳,毕竟这霄伯和那少年一看就不似寻常人,如若打听一番也能知道原委,莫不如自己说了。

        真真假假参杂其中,也不会引起怀疑。

        毕竟不知这个世界是否有身份牌或是黄册一类的东西,不过各村各县定会有统计户籍,关乎农耕兵役税收,这是国本。

        而失忆,就是最好的一个由头,至于原主的爷爷估计也是为了隐藏身份吧,不然不会找到这样一个隐秘的山村避祸。

        庞霄抬眸看向周恒,他的坦诚有些始料未及,这番话让他的心再度放下一些,如若周恒说那薛老大是自己下人,反倒要怀疑此人的居心了。

        荒野破庙,一个医术精湛之人,怎地就那么巧合在此休息?

        那少年拽拽庞霄的衣袖,说道:

        “霄伯休要再问了,这位周小郎中的医术了得,不过有此经历,也是让人唏嘘,去清平县休养的时日,让他陪着倒也安心。”

        庞霄一抱拳,尊敬地称了一声。

        “是。”

        话音刚落,庙门口传来一阵吆喝声。

        “吁!”

        庞霄赶紧迈步出了破庙,周恒也跟着朝外走。

        一出庙门,就见到有个车夫架着一辆驴车停在门前。

        驴车后面,跟着薛老大扶着一个老者,还有几个粗布打扮的中年人,见周恒出来,那老者赶紧朝前走了几步,颤巍巍地要施礼。

        周恒吓了一跳,看着老者连眉毛都是白的,拄着拐棍的样子,没有八十也有七十多岁了,让他给自己施礼似乎有些过了,赶紧快步走到老者近前,扶住他的手臂。

        “老人家,这是何故?”

        那老人一脸笑容,端详了一番周恒,拍拍他的手臂。

        “看来确如薛泰所说,你是不认得老夫了,失了记忆还能想着赔上银两是个诚信之人,有你祖父的风范,这个你拿着。”

        说着将一锭银子塞入周恒手中,看着失而复得的银子,周恒心下有些纠结,是不是......该客气一下?

        “还不知老伯怎么称呼?”

        薛老大恭敬地介绍道:“这是灵山村薛家族长。”

        周恒赶紧一躬到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面子是个屁,人家给你还了一半的银两,还想咋地?

        就是坑一把,说是那房子需要剩下的银子修葺,也没得话说。

        “薛老伯客气了,周恒被薛大哥救起,才知道事情原委,浑浑噩噩多时,给诸位乡亲添麻烦了,还有张大哥他的房屋需要修葺,这银子......”

        薛家族长一挥衣袖,看着周恒一脸的笑容。

        “十两银子补麦子的亏空足够了,至于你张大哥家的房子,之后老夫会找人帮着给他重新建起来。昨日,薛泰送来了你们挖的莲藕,我们吃了非常的可口,想来也可以拿出去换钱,这对灵山村是天大的恩惠啊,怎么能让你再搭上银两?”

        周恒恍悟,原来是觉得那莲藕味道不错呀。

        确实这东西湖边自己生长,采了拿去换银子就行,农闲的时候,或者寻常妇人和孩童就可以劳作,算是给村里带来一笔外财。

        不过这样食用有些寡淡了,不利于贩卖,如若改进一下,做成可口的小吃能卖上几倍的价钱,至于配方似乎也能换些银两。

        周恒眼珠一转,朝薛老大笑笑,说道:

        “薛大哥,还劳烦你将庙内的公子抱上车,记着裹着被子。”

        “抱?为啥?”

        周恒用手挡住嘴巴,低声说道:“那公子腿上有伤,我医治的时候将一条腿的裤腿剪了,所以......”

        这回没等周恒说完,薛老大点点头,转身进了破庙。

        周恒这才拉住薛家族长的手,低声说道:

        “薛老伯,这莲藕如若就这样煮了吃,口味上有些寡淡,也不利于售卖,可以找人做成几种吃食,再者莲藕本身就有食疗功效,拿出去能卖高价,免得你们刚刚拿出去贩卖,就有人过来跟风采挖。”

        薛家族长一听,瞬间眸光一亮。

        “如此甚好啊,不过要如何做呢?”

        周恒一时间有些犯了难,烹饪不是说说就能会的,这个要手把手教,而自己要去清平县,暂时是不想回此地了,要如何安排呢?

        扫了一眼驴车,周恒瞬间笑了起来。

        “薛老伯,要不然找个会厨艺的人驾车,跟随我们去清平县,我给那位公子诊治之余,教他几种小吃的做法,然后他回来教会大家,集中出去贩卖,您看如何?”

        薛家族长回身看看众人,一个个都摇摇头,露出一脸的尴尬。

        “我家内人做饭,不过她怎会驾车?”

        “我家也是。”

        “对啊!”

        ......

        就在几人争论的时候,薛老大已经裹着被子,打横抱着那位公子从破庙出来,还不算傻,走到门口知道先侧身,然后迈步出门来到驴车边。

        庞霄早已跳上车,长剑不知去哪儿了,他伸出右手接住那位公子,将其放在车上。

        村中的驴车没有那般奢华,不过也铺了厚厚的被子,毕竟要运送伤者,车主还是非常细心的。

        周恒瞥了庞霄一眼,昨日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他一直没有伸出左手。

        持剑、掏银子、打水,所有的动作都是右手为之,难道他左臂受伤了?

        周恒眨么眨么眼睛,如若是这样就好了,岂不是又来了生意?

        就在这时,薛家族长朝薛老大喊了一声。

        “薛泰,你过来!”

        薛老大赶紧快步跑过来,弯下身子站在老人面前。

        “刚刚周家小郎君说了,这莲藕可以制作一些特殊的吃食售卖,我想派人去学一下,可这几人都不擅厨艺。

        自幼你拉扯铭宇长大,洗衣做饭不在话下,你就赶车送这位贵公子和周家小郎君去清平县吧。空闲之余跟着小郎君学学,然后回来再教众人,正好沿途也护着小郎君些,毕竟他大病初愈,你看怎样?”

        薛老大侧头看了一眼周恒,稍微顿了顿。

        “家中二弟不会做吃食,还请族长照拂,小子这就驾车走。”

        “好好,那就一路小心。”

        说着让开道路,薛老大没什么废话,牵着毛驴的缰绳,就要挑头。

        周恒忽的想起,自己的急救箱还藏在大殿里面,一转身再度窜回庙里。

        钻到佛像后面,在那处隐秘位置掀开麦草,箱子还在里面,周恒长处一口气,还好箱子还在,自己怎么能糊涂地将箱子落下。

        拉着箱子上的背带,将其从缝隙出拽出来,周恒抠着弹簧锁,将箱子打开,这实属是下意识的动作,毕竟急诊医生接过备品后,第一要务就是清点。

        就在箱子开启的瞬间,周恒怔住了!

        “这是咋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