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良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卖身契

第二百五十三章:卖身契

        张万询顿了顿,用力点点头,瞥了一眼周易安。

        “照顾好你师叔,尽量不要卷进去,我现在就去顺天府。”

        说着转身就走,周易安看看尸体。

        “子平你在此处,我上楼去看看。”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二楼破损栏杆正对面的屋子里面。

        围着一堆的人,苏五小姐一手掐着一个妖艳妇人的脖子,周围围着几个男子,手中拎着棍棒,一脸恶毒的样子。

        房间最里侧,秋娘手持一把匕首,抵在颈上,血顺着白皙的颈部流了下来,一脸决绝的样子。

        周恒和薛老大站在最外侧,见到周易安,只是顿了一下,想来他是忙完大理寺的事儿,来回春堂瞧一眼,不过此刻没有空打招呼。

        那苏五小姐脸上带着急切,朝着秋娘吼道:

        “你把刀放下,什么事儿都好商议,不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挂牌子就是挂牌子,又不是卖身到这里,我们给你作证。”

        秋娘摇摇头,一脸决绝的样子,完全听不进去,周恒急切地问道:

        “秋娘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秋娘瞥了一眼周恒,紧抿的唇微微有些颤抖。

        坚毅的脸上两行热泪瞬间滚落,周恒的心一颤,他能感觉到秋娘的必死之心,苏晓晓急了一跺脚说道:

        “你不说我说,这老鸨将秋娘挂牌子的文书,偷着伪造成卖身契,上面有她爹的亲笔字,还有秋娘的手印,昨夜将秋娘灌药送去买家,秋娘路上醒来,趁人不备逃了。

        不过,她爹被潇湘馆的人绑在外面要打死,无奈她才自投罗网,正巧被我瞧见,我追回来想要拦着,秋娘她爹不想拖累秋娘,从楼上跳下去了。”

        周恒瞬间懂了,抬手朝秋娘安抚道:

        “你别急,将刀放下,让我问问可好,你还欠着我的救命之恩,还没报恩怎么可以这样就死了?”

        秋娘身子一晃,朝周恒摇摇头。

        “周大夫你不要管,这事儿你管不了,他们身份贵重你无法抗衡的。”

        周恒眯起眼睛,看向老鸨,一个潇湘馆的老板,即便有再大的能力也做不出如此事,难道背后有什么人操控?

        苏晓晓急了,用力捏住老鸨的颈部,使劲儿摇晃着。

        “你装什么哑巴,到底怎么回事儿,说是不说?”

        老鸨虽然被掐着脖子,却一点儿都不害怕,瞪圆了眼睛吼道:

        “死丫头,有种你掐死我,我倒是看看,这京畿之地有谁干随意当街杀人,别看咱是下九流的老鸨,也是贱命一条,杀了我你一样脱不了干系。”

        周恒扯扯苏晓晓的袖子,示意她松开一些。

        那老鸨虽然不至于被掐死,但是如若留下伤痕,有些事儿就说不清楚了。

        苏晓晓白了一眼,不过也照着周恒的要求做了,松开老鸨的脖子,扯着她的衣领,还是不让她脱离自己的掌控。

        那老鸨啐了一口,也喘息两下,这才接着说道:

        “至于秋海棠,你们可别说我伪造卖身契,她爹将人卖给我们的,银子还了他的赌债,怎地得了银子还想反悔,别讹人,你这招数老娘二十年前就玩儿过,白纸黑字还有手印什么都齐全,说破大天我也站在理上。”

        周恒拉住要发火的苏晓晓,看着老鸨问道:

        “昨夜为何迷晕秋娘,既然是卖身为何她自己不知?”

        老鸨跟看傻子似的,盯着周恒。

        “你是不是傻,买了闺女还要闺女同意?她爹知晓她性子烈,心里也有了别的心思,所以说好了让人直接送过去,一手交钱一手叫人。”

        薛老大指着门口说道:

        “别说没用的,她爹已经死了,你想什么事儿都推到死人身上是吧?”

        老鸨嗤笑一声,抬手捋顺了一下鬓边杂乱的头发,拨开苏晓晓的手,这回苏晓晓没在动手。

        “不瞒你说,还真没这必要,如若不是他卖的,我们岂不是自找麻烦,再者为啥他要一心求死?”

        老鸨整理了一下衣领,周恒不得不承认这老鸨说得是实情,如若只是骗人写了卖身契,要么报官要么去找人求救,至少有一搏的可能,如今这样子,再看看秋娘一脸决绝的神色,看来她也已经看透,是她爹将她卖了。

        那老鸨朝周恒笑了笑,虽然风华不在,能看出来这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

        “这潇湘馆,虽然看似是个附庸风雅的地方,可我们就是下九流,就是一群婊子,无论是贱籍还是官妓,即便是挂牌子的,来了这里一天,一辈子就是个妓,你想死就死,我也不拦着,如若不是有人看上你,我也没想买你。”

        秋娘抓着匕首的手,再度举起来,苏晓晓急了。

        “你这人是傻了怎地,卖了多少钱,我帮你赎身就是了,干嘛要死啊!”

        秋娘摇摇头,看向老鸨目光里面带着一丝了然。

        “既然是这张脸惹的祸,那就毁了吧。”

        说着动作飞快,匕首瞬间在脸颊上划了深深的两刀,血瞬间涌出,秋娘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匕首再度下移,放在颈部。

        “你说得不错,人都有自己的命,自幼被养父捡了,养了我十八年,苟延残喘,即便卖了我,我也不能怨他,那我就将这命还他,多谢苏小姐和周大夫,你们的恩情来世再报吧。”

        周恒抬手,制止了秋娘的动作。

        “能听我说一句话吗?”

        秋娘没再动,周恒看了一眼老鸨,将苏晓晓拽到自己身后。

        虽然苏晓晓有些不满,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也没什么好办法了,秋娘一心求死,这老鸨又说的头头是道。

        周恒看着老鸨说道:

        “开门做生意,谁都不想惹事儿,都想和气生财是吧。”

        “这是自然。”

        “秋娘她爹的所为,我们可以认,卖女愧疚自杀,这不关你我的的事儿,我也不管你是否找好下家,或者被什么人指使,前面这些种种,我们都可以不计较。”

        老鸨似乎想要辩驳什么,周恒抬手笑着说道:

        “别急着辩驳,都是聪明人,说太白就没意思了,她爹卖了她多少钱,我赔给你,这一页就翻过去了,不然官府过来查,不用多说,让这潇湘馆先封它十天半个月还是可以的,我想你的损失,就不是卖秋娘那点儿银子能够的吧?”

        老鸨眯起眼,上下看看周恒。

        “你是大夫?不对,是回春堂的老板?”

        周恒点点头,“卖身契我看看吧,多少银子,我付你?”

        那老鸨瞥了一眼秋娘,“可是人家要人,怎么办?”

        周恒笑了,“能开得了这个买卖的人,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再者秋娘脸已经毁了,难道要她胳膊腿都断了,这样无法弹唱歌舞才肯罢休?再或者是一具冰冷的尸身,我想那样你更无法交代吧?”

        说到最后,周恒脸上的笑容已经带着寒意。

        老鸨看了周恒一眼,赶紧错开目光,那眼神太吓人了,比那位更吓人。

        稍微顿了顿,这才说道:

        “秋娘她爹得了一千两银子,卖身契在我身上,见钱就给你。”

        周恒朝身后摆手,“薛老大去柜上取银子。”

        薛老大咬咬牙,一跺脚转身下楼,片刻拿回来一堆银票,周恒举着银票,老鸨倒也识相,赶紧从袖口掏出一张卖身契,周恒接过来递给苏晓晓。

        “看一遍!”

        苏晓晓一怔,“啊,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