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良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看热闹还是看人

第三百二十五章:看热闹还是看人

        丢下阿昌,周恒带着薛老大直接乘车朝山下走。

        路过庄子,看到主院儿里面围了不少人,周恒放下窗帘,拍拍车厢门。

        薛老大将马车停下,挑开帘儿。

        “咋了?”

        周恒制止主院儿,“卿云现在就在主院儿住是吧,这是干什么呢,围了这么多妇人孩子?”

        薛老大瞥了一眼周恒,看向院子里面,果然院子门口就围着一群人,薛老大忍住好奇心,回身看向周恒。

        “公子要去看热闹,还是看人?”

        周恒一顿,“看热闹也是看人,既然我们都来北山了,总不至于过门不入吧,我瞧着剧院已经出来主体形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找到人手,这个演戏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行的。”

        薛老大撇撇嘴,嘟囔着放下马凳。

        “反正你是总有理由,这白姑娘我瞧着就是有别的心思,从认识的时候就如此,之后又在对面的潇湘馆挂牌子,还追着去宫里跳舞,直至她养父又卖了她,我们生生赔了一千两银子,你如若想娶她,咱也没话说,可这算咋回事儿?”

        周恒顿住动作,今天薛老大说话阴阳怪气的。

        “有话你就直说,怎么兜这么大的圈子,我不过是想要搞一个剧院,思来想去只有她最合适,怎么就聊到娶她的话题上了?难道谁说什么了?”

        薛老大摇摇头,叹息一声,上下看看周恒。

        “公子是聪明人,难道看不出苏五小姐为什么不同意,太后将她许配给世子?”

        周恒没回答,眼中尽是警惕的神色,这个问题让周恒浑身冒寒气。

        “别如此八卦,苏五小姐是将门虎女,她可选择的人家众多,不要任意揣测,也别将我拉上,我只是救她一命,当初看着是个女子,所以动了恻隐之心,别无他想。”

        薛老大一脸的无奈。

        “可是所有人都看得明白,虽然她名义上是和刘秀儿小姐交好,可她一次次去周府,真的只是姐妹情深?”

        周恒伸手,制止了薛老大的话。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没说过我没听过,我对苏五小姐没有任何心思,也未曾单独接触过,即便这样她有任何心思与我无关,我并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

        薛老大目光下移,周恒瞪圆了眼睛。

        “少乱看,说了是不娶妻,不是身体原因,世子虽然有可能是身体的问题,我完全没问题,我只是想查明身世,找寻到记忆,再考虑其他。”

        薛老大没想到,周恒对自己的记忆有如此执着,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话有些重了。

        “没想就没想,我只是提醒你一下,那苏五小姐不是寻常人,就是我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找这么个媳妇真的要三思。”

        周恒自是知道薛老大担忧自己,起身跳下马车。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咱就安心赚银子,将这些产业搞好,等天气转暖,我会派人去孙老伯说过的川南去看看,或许那里有什么蛛丝马迹。”

        薛老大点点头,“如若需要我去跑一趟。”

        周恒看向薛老大,笑了起来。

        “话说回来,你可曾对我祖父有什么印象?”

        薛老大想了想,“当初周老爷子到灵山村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很怪异,毕竟穿着打扮,看着就不是乡下人,还带着傻乎乎的你,后来见他每日上山采药,还给你熬药治病,我们就慢慢理解了。

        毕竟灵山村南侧都是丛山峻岭,原本就有很多大夫去采药的,估计是想要找也名贵药材,还没银子,只能自己动手了,后来薛盛南媳妇早产后血崩,大半夜没法去请请郎中,这才请了周老爷子过去医治。

        没想到几针下去,血就止住了,村里人至此对周老爷子更加尊敬,这也是为何你烧了税粮,村里也没将你交出去的原因。”

        周恒顿住动作,看向薛老大。

        “之前我就问过你,我祖父葬在哪儿,当时你说有空回去看,可是到了清平县一直忙着,后来还赶上瘟疫,这事儿就耽搁了,难道我祖父没有葬在灵山村?”

        薛老大搓搓手,看看周恒。

        “周老爷子去世,还是族长张罗办的丧事,不过周老爷子临终交代,不要留坟茔,烧了尸身骨灰撒入湖中就行,如若你今后能清醒,问起来这些也不用去祭扫,人死了心里留个念想就行,不要去深究这些。”

        周恒一把抓住薛老大的手臂,这周老爷子的话,太过意味深刻了,难道有什么隐情。

        “我祖父叫什么?”

        薛老大瞪大了眼睛,在手掌上写了三个字。

        “他和族长的说过,他叫周治群,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想不起来吧?”

        周恒摇摇头,不过他的内心是真的震惊。

        因为这个名字除了姓氏,与他外祖的完全一致,之前真的没有仔细想过,现在重重疑惑都在眼前浮现,难道......难道......

        薛老大见周恒不说话,只是垂着头,脸上表情少有的严肃,这让薛老大有些担心,抬手摇摇周恒的肩膀。

        “公子你怎么了,这是想起来什么了,还是想不明白?”

        周恒叹息一声,看来之后真的要去灵山村和川南仔细探查一番,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冒牌货,所以刻意回避这个问题,现在反过头来看,这些似乎和他的身世有着什么联系。

        “没事,也不知我祖父可留下什么东西,比如信件什么的。”

        薛老大摆摆手,“这个我就不晓得了,不过你祖父真是个好人,铭宇高烧的时候,他瞧见了直接给熬了药送来,我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退热了。

        当初你痴傻的时候,与现在不大一样,如今仔细看看长相,你和他很眉眼看着有那么几分相似,不过孙儿像祖父这个是当然的,就是没听说你父母的事儿,周老爷子也从未提及,只说你是个可怜孩子,没爹没娘是他一手带大的。”

        周恒盯着薛老大的眼睛,仔细看看他。

        “那我祖父可曾留下什么东西?”

        薛老大摇摇头,“没听说,当时他去世前毫无征兆,只是匆匆交代了几句话,就撒手人寰了,人已经去了这么久,你也别多想了。”

        周恒点点头,现在说多了也没有意义,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薛老大将马车靠边,也跟着走过来,虽然围着的人多,不过他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周恒,自打认识周恒,很少见到他如此样子。

        或许是想念家人吧,自己如若想念还能记起他们的样子,而周恒却什么都想不起来,看着就觉得挺可怜。

        二人站在人群后面,在这个位置能看到院子里面的人更多,此时已经没有特别的冷,一个个看热闹的人都翘首期盼,似乎等待着什么。

        薛老大见前面有个老太太似乎是个健谈的人,赶紧问道:

        “老妈妈,这里面在做什么?”

        老太太回身看了一眼薛老大,见他一脸老实像,也没有多想一脸笑意的说道:

        “你不是我们庄子上的人吧,这里每日午后都招募人员,偶尔也唱曲儿排演什么剧目,是啥我也不晓得,反正挺好看的,比听戏有意思。”

        周恒恍悟,看来卿云已经着手招人了,并且在排演剧目,顿时他也来了兴致,抻头朝里面看去。

        那个老太太瞥了一眼周恒,见他穿着还不错,长相更是俊秀,伸手抓住周恒的手腕。

        “我瞧着,这个小郎君长的就非常俊俏,你何不进去试一试,如若行了可以留下来,据说那主演一月有五两银子呢,也不出力就是说说词儿,多好的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