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还是凡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墨气 紫气 两相斗

第五十章 墨气 紫气 两相斗

        嗡嗡……

        小炅和酆生如同身处浓墨倒扣砚台之下,黑暗并且沉重。

        黑浓墨色在周身飘动不定,如雪白宣纸之上泼洒墨汁一般。

        诡异之音越看越明显。

        小炅强压内心恐惧,将酆生护在身后。

        句句真言被小炅送出嘴边。

        定——

        夺——

        乾——

        坤——

        虚——

        尼——

        界——……

        ……

        一句娇嫩的玉声传来。

        “有病。”

        这咒语似乎对这黑汽儿不去作用。

        ……

        一面面狐狐脸狰狞扑来。

        这狐狸正是消失已久的墨狐,四项八神老三。

        一股妖气扑面而来,黑气腾腾浓如黑墨翻滚不定,已经将二人团团围住。

        不再只是简单的风声云雾了,就像在黑暗空间一般,只有赤红宝剑光芒照射周围一尺红光,无任何亮光可见,千万只眼睛盯着他二人,嗅着。

        因为酆生身上有五行灵珠的气息,吸引着墨狐的注意。

        一声惨叫

        “啊~别在缠着我啦!”

        小炅酆生以及墨狐都是一惊。

        随之墨气消散,盘空而起,与黑色天空融为一体。

        ……

        只见惨叫声音处邪气腾腾,紫光冲天,隐约还能看见紫气中有一白衬衫男人,他显然从之前的红色火焰变成了紫色,杀气更重,血腥味更浓。

        正在追逐这这个破衣酒鬼。

        ……

        那人看似老头,毛发都已经花白,只不过有些脏灰灰的,不过实际年龄,也就四十多岁,在前面跑,一边跑还一边念叨。

        “别缠着我啦……。”

        墨狐只是上前看个究竟,不了却被厉鬼缠身,鬼哭的声音甚是吓人。

        ~

        墨狐墨袍一抖怒道:“快离本尊远些!不然让你消尼三界。”

        这话语柔和间带着一丝威慑力。

        墨狐对面传来一声撕裂的回音道:“你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只狐狸,能奈我何?”

        两团浓汽儿撞击,却不再理会小炅酆生还有那老酒鬼。

        酒徒跑到小炅面前,见到有外人来,又是朝着相反的地方狂奔不止,在黑夜里就没怎么看见他抬腿就消失无踪。

        ……

        天道轮回返阎罗,厉鬼冤魂不消散。

        神差鬼使唤不动,唯有除魔善始终。

        ……

        看着厉鬼颜色显然已经夺取五百人以上人的性命,厉气非比一般,墨狐刚刚神坐破关,就撞见这等不吉利的鬼魂厉鬼,有所怨言大怒道:“小小年纪如此厉汽儿,本尊刚刚破关,便降服余你。”

        墨狐欲抚周身并无一件法器,却也神通无边的硬跟着厉鬼厮打一起。

        两团黑气缠绵不绝。

        小炅和酆生还不明原因,就朝着奔跑之人追了去~

        气喘不定的的小炅道:“这人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跑的跟兔子似的,呼呼~。”

        这酒鬼,从帮助过那厉鬼之后,也是受其庇护,居然没死,脑神经错乱疯癫,受到厉鬼缠身,逃脱不离,每日不断奔跑,所以飞奔如鹿。

        酒鬼对其地形熟悉,跑的甚快,所以小炅和酆生以飞行之势,都没能捕捉到酒鬼,小炅只好放出云回老虎,帮其透视寻得。

        老虎腾空而起,对此等厉地也是略知一二,俯视大地甚是惊讶,一脸虎头尽是褶皱皱肌。

        问道:“此地是哪幽冥界不成,阴气甚是重重?”

        小炅答道:“云回,这里不是幽冥之地,是一匿迹村子,我需要你寻找一人……。”

        老虎定立四蹄,虎眼金光崔灿,漫步斜视,四下查明,观目之眼,嘴下念叨。

        “此地居然乃阳间之地却有阴间气魄,多有几分吓人之境啊!……。”

        虎头一定,观目一间破旧房屋,死盯动态影像,虎眼一眨,眼眸红纹尽无,抬头答道:“就在前面那间破旧红房之内颤抖不止。”

        虎爪一抬示意方向。

        云回听声虎而一动,回头观望魔气争斗,抖动紧丝肌肉,玉步而去。

        小炅惊色上前:“哦!好你个奔狂,藏在这里,还真能想得出来。”

        好一个奔狂,居然藏在火炕的炕洞之内,而内有乾坤,宽阔无边,内设有烛灯蜡台,座椅等家常应用物品。

        若真要是有外人来此,又怎么可能会找到着样隐秘的地界,八成是看地道战看多了。

        小炅灵机一动,淫脸笑眯道:“我们准备些柴火。”

        酆生几天没笑过的小脸,微微敲了一下嘴角,心领神会,点了点头,便四处搜寻去了。

        二人吧木材树枝放入炕洞之内。

        二人捂嘴偷笑。

        还没等小炅动作,酆生兴奋的口吐火焰,点燃了火炕口处的木材树枝,小炅也是为之一惊。

        小炅映这火红的眼目,转睛望酆道:“你是什么时候学的,我还没教你,居然会纳气吐火啦?”

        二人没有放进去多少木材,只是用烟熏着。

        坏笑片刻,听见几声屏息很久重重的咳嗽,不一会钻出一混身漆黑的黑人儿,酒徒趴在地上长吸片刻,眼睛滴溜溜一转,想跑,却被老虎拦住。

        嗷嗷~

        小炅赫剑照亮了整个屋子,迈步道:“看你还向哪里跑?奔狂。”

        小炅大笑不止,酆生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醉人儿,黑里透着粉红显然以有醉酒之意了,见云回虎开口说话,便跪地求饶

        “饶命呀,饶命呀!爷爷们。”

        小炅喝道:“爷爷有话问你。”

        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回答:“饶命,我被厉鬼缠身呀,痛苦不堪,每天只能一醉解苦哦!说起我为什么没死,就是当年帮助过着厉鬼,我现在是实在是生不如死啊!”

        酆生询问:“那旗杆上死人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尸体,绝不是我杀掉的,我只是为了吸引他注意,别在纠缠我的招数。”

        他把原因结尾尽数吐了个痛快。

        小炅安慰道:“你放心,他这样十恶不赦,我们便灭了他;让他死不悔改,便让他让他…。”

        “涅槃不在重生?”

        咚………

        而另一边,墨狐和厉鬼打的火热,僵持到了天亮。

        这厉鬼厉汽儿太过重,成了不小的气候,却在炎炎夏日下,都不会被散去厉魂,紫气依然冲天云日。

        墨狐斗的已是疲惫,墨气消减了大半,空中清晰可见一只黑色狐狸,胯下却是一只淡墨色的墨麒麟,摆尾抬头甚是疲倦之色,协云伴雾,幽幽浮空。

        胯下麒麟腾空跃起化作黑雾,罩天遮日,尽显饕餮之口,大放黑雾,瞬时间浓墨里自然游走。

        刚刚日出的太阳又被遮挡。

        小炅、酆生、老虎、醉汉、四对眼目乱逛,只见黑屋内少了处身影,小炅紧握赫剑,放出更亮的赤色亮光。

        奔狂不知道又奔跑去了何处,老虎眨了眨眼也没看见动向。

        众人不住理会消失的奔狂醉汉,望去天空处那团争斗。

        这村屯,本来就已经荒废,现在显着更加荒凉不堪,因两股煞气争斗,几乎将大部分建筑夷为平地。

        小炅等人悬空而去。

        墨狐墨脸一甩,望去小炅那把赤光宝剑,大惊却不诧异道:“仙家子弟?赫剑在手,火传之人!?”

        想当年自己的情郎也用过这把剑,但见到此剑却没有多想,因为火传时这把剑就不在属于自己。

        墨狐对火传之人确实有些敬畏之心,因为她和火猴七徒以恋人相称,因为墨狐投奔黑暗之主后,便断了联系。

        小炅和酆生深深吸引着墨狐的目光。

        说到黑暗之主,大家也都很熟悉,就是四项八神之首“四憩”等等,说的是老大四憩的另一个身份黑暗之主之一。

        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就连四项八神,半数人都不清楚黑暗之主是谁?

        她是黑暗里的一只恶魔,也是七徒死因的根本原因。

        墨狐关静思,可谁知道刚出关门,又和前缘相会,天意弄人,造化无常啊。

        小炅以为那墨舞和奔狂描绘的人是一个,便朝着他们,抬手大叫:“你这状元郎!怨念极深报的私怨还不肯罢手,却夺魂村人,实属不赦,今日,我三人,额!我仨便除去你这恶鬼、厉鬼。”

        紫气张出怒脸道:“小孩,你真是早死。”

        说完扑面而来,血腥先到~

        墨狐见状手屈一指,命麒麟,扑救小炅等人。

        墨麒麟摇头晃脑吐得正嗨,愣住,但还是毅然决然的,跃上前去,救了小炅等人,天空失去了墨色,更加清楚的看到,原来紫气和黑墨不是一人,另有一只活跃的麒麟,飞舞周边。

        厉鬼气急败坏与麒麟争斗起来。

        墨狐狐状而来问道:“你们是何人?”

        小炅四处寻了半天却不知道是从狐狸嘴里说出来的。

        四望而问:“谁?是谁在说话?别装神神弄鬼的,出来。”

        酆生安静的拍了拍小炅,指着墨狐。

        小炅盯目眯眼道:“是是你说的话?”

        小炅随后回答:“我叫完颜垚炅,他叫酆生,你又是何人啊?神仙?要怪?”

        墨狐不作声便飞去助阵麒麟。

        墨狐只是瞄了一眼酆生。

        这狐狸心想,世上竟有如此愚钝神,凡胎肉体,居然没有看过邪魔异录,不识的狐尊就是墨狐,但是旁边的这小子倒是有几分慧眼。

        墨狐自己也没听过这等名号仙字,便以小仙、弱道画为一谈,不愿理会飞走离去。

        小炅问答无信怒道:“你也太没礼貌了,怎么走了?我也见到大小仙家神仙无数,还第一次见你…。”

        还没等小炅追问喝怒说完,墨狐的黑雾形成的长刀就已经架在了小炅的脖子上了。

        狐音而道:“开天辟地以来,我还从来没听过有你这等名号的?不过这赫剑到是有所耳闻!”

        小炅酆生不敢多动,斜眼看着冰凉的锋刃。

        墨狐迟疑片刻道:“我不是神仙,想要命就别打扰我杀了那厉鬼。”

        小炅战战兢兢道:“我我们可以帮你,我们知道他叫什么,和和一切信息。”

        墨狐是何等狐物,需要一个小毛孩来帮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炅说完,墨狐挤了下墨眼便飞走,墨狐万年修为,居然和这几年修炼的厉鬼不分高低层次,也是十分恼火。

        …

        但在另一边小炅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已经快要报警了。

        但是爸爸寻找时却发现了踪迹……。

        酆生的孝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