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父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009章 我是有证的人

第009章 我是有证的人

        阿方索没有骗方觉,他是真的没钱。

        或者可以这么说,现在他手头的钱要一分钱掰成两半用,如果真的要发薪水的话,也要先紧着球员们,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的顺位要靠后,别的不说,他阿方索不也是几个月没有发薪水了嘛?!

        当然,现在的情况下,可能阿方索都用不着给球员们发薪水了。

        方觉想要骂娘,看刚才主席先生对他的热乎劲儿,简直不要太亲切,一说到发薪水,就立刻变脸了。

        狗一样的资本家!

        按照正常的逻辑程序,主席先生用热情的态度接待了方觉,对于他为俱乐部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然后,他就该滚蛋了。

        阿方索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朝着方觉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接完电话,阿方索的面部表情更加阴沉了。

        “主席先生。”

        突然的声音把阿方索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就看到方觉竟然还在。

        “还有事情吗?方。”

        “主席先生。”方觉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是不是费尔南德兹先生辞职的事情,对俱乐部影响很大?”

        第一杀!

        “呃——”阿方索一愣,他在考虑怎么回答。

        “是不是就像是大家所说的那样子,没有教练愿意接手伊维萨?”方觉语气焦急问。

        第二杀!

        “我们正在联系……”阿方索脸色一变,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主席先生,你别骗我了,你刚才的电话我都听到了,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方觉摇头,表情略悲伤,“我只是关心球队,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我已经爱上了伊维萨,我和许许多多的伊维萨球迷一样,我们的爱球队,希望他能够走出困境,希望能够听到好消息……”

        阿方索看着伤心的员工,心情沉重,又是百感交集,他是真的被感动了:

        多好的员工啊!

        “放心吧,我们正在努力联系,一定会有教练愿意接手球队的。”阿方索宽慰说道,这话不仅仅是在宽慰方觉,也是在为自己打气,他现在全靠最后这点期待念想在支撑了。

        “会的,一定会的。”方觉用力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声音,是俱乐部总经理萨维奇。

        方觉舒了一口气,终于撑到了萨维奇返回。

        如果萨维奇再不回来,他没有借口继续逗留,那么就只能够提前揭牌,主动向阿方索毛遂自荐。

        尽管这样也未尝不可,但是,终究效果会差了一些。

        方觉考虑的不仅仅是和伊维萨签约,成为俱乐部的主教练,还要考虑签约后的事情。

        俱乐部的形势越是恶劣,阿方索越是焦急,他能获得的利益和话语权才最大。

        最好的结果就是,在阿方索最绝望、已经要放弃的时刻,他成为了阿方索的最后救命稻草!

        现在就期待萨维奇带来的最后的消息是坏消息了。

        ……

        萨维奇直接推门而入,总经理先生满头大汗。

        他看到或者没有注意到方觉,反正是没有理会他。

        阿方索最后的期待眼神看向萨维奇。

        萨维奇的脸色很难堪,看起来很沮丧,有些失魂落魄。

        阿方索猛然起身,身体前倾,他的心中咯噔一下,但是,还是报以最后的期待问,“卡罗尔怎么说?”

        “他拒绝了。”萨维奇摇头说道。

        狗一样的家伙啊!

        卡罗尔上赛季曾经短暂执教过丙级球队巴达隆纳,这也是卡罗尔第一次获得执教职业球队的机会。

        不过,他执教战绩是五战全败,然后就被解雇了。

        以如此糟糕的执教履历,卡罗尔下课之后就彻底失业了。

        上半赛季、伊维萨的财政危机还没有这么严重的时候,卡罗尔还曾经向阿方索毛遂自荐,阿方索压根看不上这家伙,压根没有理会。

        “他怎么会拒绝?”阿方索下意识问,对于卡罗尔这样的失败者来说,能够再次获得执教职业队的机会,这是非常难得的。

        “他说他已经够倒霉的了,不想要刚刚签约,俱乐部就破产,这会影响他的声誉。”萨维奇苦笑说。

        阿方索全部的力气随着这句话而消失,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身体向后仰靠,脸色灰暗。

        宾果!

        第三杀!

        方觉内心欢呼,表情凝重。

        他爱死这位卡罗尔先生了。

        “老板,你怎么了?”萨维奇一脸焦虑,上来推了阿方索一把:“老板,你没事吧。”

        卡罗尔的这番话对阿方索的打击是巨大的,如此这般狗一样的失败者,竟然都对伊维萨避之唯恐不及。

        可想而知,根本不会有人愿意接手执教伊维萨了。

        这位一直在努力,认为自己的球队还能够再最后拯救一下的主席先生,终于彻底绝望、准备认输了。

        “球队真的要完蛋了吗?”

        一个悲伤的声音响起。

        萨维奇愤怒的看向方觉。

        阿方索则是更加颓然和痛苦。

        第四杀!

        ……

        “方,你在这里做什么?”萨维奇生气问道,他想要轰走方觉,他担心这家伙继续口无遮拦,这会更加刺激到阿方索。

        “是我叫他来的,不要责怪他。”阿方索有气无力说道,“他也是关心球队。”

        看了一眼方觉,从这个中国员工的眼眸中看到了悲伤,阿方索心中感动,这是对球队的真爱啊。

        “主席先生,也许,也许会有奇迹的。”萨维奇说道,“我再去联系,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接受邀请……”

        “不用了。”阿方索无力的摇头。

        连卡罗尔那狗一样的家伙都拒绝执教伊维萨,不会有傻子会同意执教的。

        是的,傻子。

        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傻子才会同意执教伊维萨。

        自己也是傻子,竟然还相信会有奇迹。

        “不要放弃啊!”方觉痛心疾呼,“主席先生,伊维萨,伊维萨。”

        他已经悲伤的说不出话来了。

        萨维奇见状,心中也是更加难受,他上来拍了拍方觉的肩膀,他被感动了。

        伊维萨是他的球队,球队要完蛋了,他是最痛苦的,他以为没有人会理解他的这种痛苦,但是,现在看到方觉的样子,阿方索突然有一种负罪感:原来最爱球队的,除了自己,还有像是方这样的纯粹的工作人员球迷啊。

        这是最纯粹的,不掺杂任何利益考量的爱啊!

        阿方索老泪纵横,多好的人啊,球队走到现在的地步,都是自己的责任,是自己害的他如此伤心的。

        掏出支票本,阿方索刷刷刷的几笔,然后签字。

        刺啦,撕下支票,走向了方觉。

        “这是?”方觉抬起头,眼角通红。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伊维萨俱乐部也将成为历史了。”阿方索捏着支票,“感谢你为球队一直以来的工作和付出,这是欠下的薪水,你拿着吧,好好再找个工作。”

        方觉看着支票,有些犹豫,他张了张嘴巴,犹豫该怎么开口。

        “错了,主席先生。”萨维奇在一旁说道。

        “什么?”

        “金额错了。”萨维奇说道,“这只是方作为网络管理员的薪水,他还兼职了剪草工和水管工。”

        阿方索愣住了,他突然有些舍不得。

        “其实,还兼职了球童。”方觉语气悲伤,“别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傻瓜,俱乐部不发薪水,我竟然还做那么多的工作,但是,我对自己说,球队现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不能当逃兵,哪怕现在球队困难,暂时欠下我的薪水,但是,等球队情况好转之后,主席先生肯定会补发薪水的,奎罗斯那帮家伙还骂我傻!”

        “我对自己说,这不是钱的事情,我愿意付出!”方觉说,“但是,奎罗兹那狗一样的家伙说,要是主席先生不加倍补上工资,就是忘恩负义,我说,不能这么说,你这话太过分了,主席先生是好人啊。”

        阿方索表情有些僵硬。

        萨维奇眼睛红红的,多好的人啊,他看向了阿方索先生。

        阿方索没有说话,给萨维奇使了个眼色。

        萨维奇秒懂,立刻拿起计算器噼里啪啦,然后说出了一个数字:8963.6欧元。

        阿方索:……。

        ……

        在支票本上写上8963.6的数字,然后在签名的时候,阿方索的表情无比的认真,甚至是有些吓人。

        萨维奇在一旁感叹,主席先生现在心中一定是既难过又感动,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情啊。

        将新签好的支票递给了方觉。

        “其实,如果你不想……”

        阿方索话音未落,支票就脱离了他的右手。

        方觉将支票小心的折叠好,放进了兜里,他表情沉重,“我知道,我只要补发全额的薪水就可以了,双倍的薪水不该拿,但是,我知道,这是主席先生的心意,我不拿的话,主席先生会伤心,所以,我只能接受这份心意。”

        阿方索张了张嘴巴,最终只是叹口气,没有说话。

        方觉和有些表情僵硬的阿方索主席拥抱,又和萨维奇经理先生拥抱,告别离开。

        他推开门,一只脚已经探出去了,却是突然停下脚步,扭过头来,脸色连连变化,眼神闪烁,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是惊喜,是犹豫,还有一些羞赧和不确定。

        “那个,我刚想起来,我是有教练证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