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新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挑衅

第二十章:挑衅

        由于韩赟是金色命泉,世间极少罕见,青云三位长老向碧游宫宫主说明了情况,正式让韩赟晋升为碧幽宫入室弟子,从而穿的紫蓝色衣服也变成了白袍,衣服也代表着身份,紫蓝相间的都为外门弟子。

        王晓也是为这位朋友感到高兴,因为这样一来,会受到碧幽宫的眷顾,对修行上有许多好处,明天所有碧幽宫内门弟子,有机会进入碧幽宫藏经阁第一层进行修炼。

        得到藏经阁里的两位长老亲自传法,藏经阁又这两位修为高深的长老把守,以往除了碧游宫宫主以外,就是青云三人长老想要进去,也需要向两人请示,才可进入。

        内门弟子只有半年才有一次的机会进去藏经阁,叶凡没有想过去那里修行,毕竟自己不是碧幽宫弟子,总感觉不太好。

        青云长老不一会来到他们的住处,对他说道,宫主特意给他开了一扇后门,王晓兄弟可以一同前去…。

        星光点点,闪闪烁烁,月光均匀地洒在碧游宫各处,剔透,朴素而纯净,碧瓦朱甍的楼阙。

        此时,王晓和韩赟正在楼阙之上,两人遥望着星空,看向彼岸…

        “兄弟,恭喜你,不但开辟了命泉,还成为碧幽宫入室弟子,真为你感到高兴。”

        王晓端着一杯倒满酒的酒杯与韩赟碰撞相饮,他们旁边的砖瓦上面,还有一坛仙材泡所泡的好酒。

        “?我也没有想到以后的道路会是这样,我等你混沌体出世,到时候我两一起出去打出个名堂。”

        “好,哈哈哈”两人又碰了一次酒杯,然后边喝边说到修行上,几个月下来,他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两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满面通红,差不多一个时辰后,两人后仰而躺,看着天上的星星,对于他们而言,此时是另一种新生。

        “你说这黑衣老头天天给我们强调,修炼者不准喝酒,让戒荤,戒色,而他呢!自己房里偏偏藏着这么好的美酒佳良,你说这些假清高的人是不是很自私,有酒大家一起喝不好吗?”

        两人开始有些酒话,在那里畅说了起来。

        “就是,要不是我手巧眼快,差点就被糟老头子现了,下次继续去偷他的,这…这酒太有味道了。”

        “等有空我们去宫外抓几只野禽上这里来烤着吃,你看看我肚子,感觉不到一点油水,三月不知肉味了啊!这修行真苦,可怜的小肚肚。”

        王晓摸着自己的肚子,两人现在差不多是两个伶仃大醉的小孩子。

        “是谁在楼顶上面,大半夜的不睡觉,在上面撒尿,给老子滚下来。”

        王晓听到下面有叫骂声,把一块青瓦移开一个缝,只见楼下周仓和其他几个人在下面,很是恼火的冲着楼顶,大声叫骂道:“是谁在尿,我上来削死你们!”

        下面的人很生气的朝楼顶上面叫嚣,操起手腕,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气得火冒三丈,一副很想打人的模样。

        只见王晓旁边的韩赟躺,在楼顶另一边,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说着酒话,道:

        “好爽,真的好爽,来来…王晓,我们在干一杯。”

        听到下面的骂声,也不知韩赟是清醒还是不清醒回了一句,道:“我削你大爷!”

        楼下的人彻底炸了,人声杂乱,怒道:“是哪个小王八蛋,你他妈的在上面给我等着。”

        只见楼下的人拿着衣服穿上,准备上来找他们的麻烦,王晓见状,拍了拍韩赟的脸,急道:

        “你还爽,你把人家的床都尿没了,别人今晚怎么睡,这哪是人干的事?”

        看到这兄弟干出这等事,王晓甩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些,扶起韩赟就跑,两人在楼顶扭扭歪歪,砖瓦声响个不停,感觉一不下小心就要从顶上跌下去。

        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大睡,当什么都没生一样。

        清晨,碧幽宫虽然和那些神门有些微不足道,纵然如此,宫中也有近千修士,年轻的弟子多达数百人。

        外门弟子只能在藏经阁外得到一些浅薄的传授,王晓韩赟们两人进入到藏经阁,进入藏经阁的内门弟子有几十来个,十五岁到四十岁男女老少皆有,有的朝气蓬勃,面孔稚嫩,有的面色沧桑。

        藏经阁位于碧游宫最高端,分为三层,虽不是什么富丽堂皇的建筑,却透着有着古色古香的韵味,别具一格,建筑左右两侧是两处绝壁。

        几十个人来到藏经阁后,周仓和他的大师兄一行人站立在王晓,韩赟的右侧,男女皆有,面带不善不时的扫向韩赟,王晓两人。

        “师兄,你身上怎么有股味”

        一位女弟子捏着鼻子臭不可闻?在周仓旁边用手扇着。

        “那你离我远点,别让我知道是哪个小王八蛋,让我逮到了,非扒了他的皮。”

        周仓冷哼一声,很生气的说道,其他人憋住笑声没敢笑出口

        王晓碰了一下韩赟,笑?道:“兄弟,你昨晚上干的好事。”

        韩赟却一无所知的样子,茫然道:“我干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干呀!”

        “嗖”了一声,两道神虹破空而来,到达藏经阁那扇古老的大门前,其中一个老人手一挥,藏经阁的大门瞬间敞开,严肃道:“大家随我进来”

        几十个人争先恐后向藏经阁内涌去,而周仓趁此时,故意一下子用力碰撞到韩赟身上,要不是王晓一把拉住,估计韩赟就摔倒了,看到那人影匆匆忙忙的冲了上去。

        两人也没有在意,想到可能是因为来到藏经阁一时激动,才如此不小心。

        第一层藏经阁里两侧摆书架上摆放着,一些古经和一些修行秘籍,藏经阁两位老人古井无波的盘坐在藏经阁内的正中央,开始为众人传道玄法,声音很平静,?讲了关于踏入修仙者路后,要注重基础,打好根基与一些修行细节,虽两位老人给人感觉没有一丝感情,但讲了很详细。

        王晓听了有些无趣,讲了很多前面都是青云长老们传授过的…。

        一个时辰后,传道结束,藏经阁的老人对藏经阁的人,面无表情,道:

        “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这里面的经书,你们可以自由翻看,但不能带出去。”

        几十人纷纷起身,书架两旁翻阅着修行经书,有的人向老人那里走去,请教修行之法,而王晓,韩赟两人走到一处书架,开始翻阅。

        “呦,大师兄,这不是我们碧幽宫里开辟出金色命泉那小子?”

        周仓和他的大师兄几个人走了过来,话语里带着讽刺的味道。

        王晓,韩赟抬头瞟了一眼周仓几人,突然想到进门时撞向韩赟的就是此人,现在两人想到这人,刚才肯定是故意的,但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几人,感觉这几个人来者不善。

        碧幽宫的大师兄道:“是啊!人家是金色命泉,了不得,了不得…”

        周仓对他的大师兄继续道道:“金色命泉,我感觉不像呀!倒是像…”

        他的大师兄一副着急的样子道:“说话你别说一半呀,快说说像什么”

        “哎,大师兄,这还用我说吗?当然是金色的粪便咯?”

        “哈哈哈…!”

        周仓说完,一群人在那里大笑了起来,几个人在那里对王晓们冷嘲热讽嘲笑了起来,而另一个人嘲笑道:

        “在他旁边那废人怎么也跟了进来,看来乌鸦也想变凤凰了。”

        哈哈哈…

        王晓,韩赟两人并没有搭理他们,继续观阅手中的经书,见王晓两人不吃这一套,几个人突然停止了笑声,有些自找没趣。

        周仓向王晓们走了上去,暗自用力故意撞向韩赟的左肩,韩赟手上的书籍一下子掉落在地上,韩赟感觉到左肩隐隐作痛,当场就要作。

        而周仓一副贱样,笑道:“不好意思,金色命泉,不对,金色粪便,没撞痛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