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新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血魔

第四十七章:血魔

        王晓被这群人瞬间冲飞,胸口阵阵疼痛,直接摔飞出洞口外,让他感觉浑身筋骨都要断裂一样,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苦不堪言,没有残废已是万幸,自语道:

        “我招谁惹谁了,真是一群丧家之犬,真差点要了小爷的命。

        而那一页金书在剑皇坟冢内四处飞转,不管死伤多少人,依然挡不住自己的步伐,一群疯狂的人依然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当飞到了岩浆中央时,突然从岩浆里射出无数根巨大的火焰光柱,爆出恐怖的力量,争夺金书的人全部被气柱掀飞,上百个人连同金书散飞到岩浆池开外。

        就是神秘人与妖祖也都停止了战斗,不禁的闪到岩浆池空外,空中对决的候长老和道尘都散飞了出去,候长老趁机飞离出洞口去,而正巧被震飞的那一页金书也被弹飞到了洞口。

        此时,候长老身负重伤,见金书向自己飞来,候长老双眼出两道绿光,不敢相信这天大的好事生在自己头上,不顾身上流血的伤口,飞上去一把抓住那一页金书,眼神放出异彩,枯木一样的手臂不停颤抖着,冰冷的老脸开始兴奋的很。

        正当候长老把金书收藏到怀里,要飞逃出去时,被王晓一掌从后脑门猛劈了下去,砰了一声,直接把候长老倒地,王晓以为候长老已经晕了过去,正准备上前搜身,却没想到候长老晕乎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王晓惊讶道:

        “老不死的,命可真硬。”

        候长老爬了起来,摇摇晃晃,视线有些模糊,拼命摇了摇头,当看清楚是王晓时,鼻子都气歪了,怒道:

        “竟然是你,又是你!我孙子是你所杀,恨不得食汝肉,饮你血,寝其皮,啃你骨,我与不共戴…”

        见候长老重伤,王晓凌空又是一掌劈,候长老轰然倒地,昏阙了过去,王晓脸上流露出冷冷的笑意,道:

        “唧唧歪歪,你也有今天。”

        王晓用双指从候长老怀里夹出那一页金书,心里无比激动道:

        “想不到这些人为这一页金书拼得你死我活,多少人为此付出惨重的生命代价,最后竟然落到小爷手上。”

        王晓内心汹涌澎湃,心脏“怦怦怦”加跳动,神情流露出喜色,手中如同棒了一座宝藏似的。

        这页金书也不知道何物筑成,非常神秘,金色的光华在上面流转,灿烂生辉,照得王晓睁不开双眼,且入手时沉甸甸的,比其他金属还重上好几倍。

        “仅仅一页金纸,字迹非常微小,上面刻满了不下于万字…”

        王晓眯着眼,迅扫了一下手中这页光华璀璨的金纸,双眼被耀眼的光芒刺得红肿,正当他再次运足眼力时,金书突然从手中神秘消失了。

        王晓非常诧异道:“到嘴的肉飞了!经书不翼去了哪儿,不会让我空欢喜一场吧?”

        王晓感觉到左下腹那里一沉,有一丝凉意,现身体内不对,急忙内视,只见那一页金书缩小成一块,正漂浮在金红色小球周边,丝丝金辉散而出,光华流转。

        王晓收回目力,自语道:“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在单独好好研究一番。”

        王晓一时间感觉到很满足,想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和这群高手争夺什么,现在竟然捡漏了,从势不两立的候长老手中得到这天大的便宜,心里美美的。

        这里存在很大危机,王晓决定离去,刚迈出步伐,又担心韩赟在里面出什么事就不好了,犹豫了一会,调头又向墓殿内走了进去。

        宏大的墓殿里,所有人被岩浆池内冲出来的红色气柱,贯穿冢顶,蔚为壮观,声势浩大。

        扫出来的恐怖力量把一群人打翻地,伤痕累累,墓殿各处遍地都是尸体,参杂着浓浓的血腥味,此时空中只留下妖祖和神秘人在剑皇棺上空远远的对峙着。

        岩浆凶猛的翻涌,烟雾滚滚    ,整个墓殿开始动摇了起来,无数根火焰光柱冲天而起,不一会儿,撑破墓殿天顶,仿佛岩浆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就要冲了出来,里面开始摇摇晃晃,一块块巨石纷纷从墓顶上面掉落了下来。

        所有人惊慌的暴退开去,有的身受重伤来不及逃开,瞬间被巨型大石砸破了脑袋,压在巨石底下,只留部分手脚露在外面,帝皇坟冢内变成了一处人间炼狱。

        王晓内心非常急切,在里面四处张望,不停的寻找韩赟,终于在一堆蛮兽的尸体中,将尸体翻了过来,仔细查看,找到了他,还好没有什么大碍,王晓不停的拍打他的脸,真气不停的为他输入,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正在此时,突然一个巨大血球从外面气势汹汹的飞滚而来,血腥味比坟冢里面更盛几倍,熏鼻难闻,给人一种无穷的压抑感,从王晓们头上掠过,把王晓吓了一大跳,和韩赟急忙闪到了的另一边,躲得远远的。

        而这个巨大的血球冲进了洞穴后,停留在空中,只见坟冢里面残留的鲜血疯狂被它吸了进去,所有人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急忙飞闪,而死去的尸体上也形成一股股血流飞涌而去,恐怖如斯,坟冢四方中无数道血流让它得到更好的滋润,更壮大了许多,    随后直接向剑皇棺冲撞而去,意在剑皇棺。

        “妖孽,休得放肆!”

        神秘人见状,怒冲冠,瞬间化成无数道火红剑龙奔袭而去,自身化为一柄飞剑射去,想要阻止那个巨大的血球靠近剑皇棺。

        “蹦”了一声巨响,神秘人被血球弹飞出数丈之远,而后血球依然继续冲向剑皇棺,轰了一声,血球被剑皇棺冲出一根紫色气柱震散飞落,气势磅礴,翻江倒海一般,比岩浆里的火焰光柱更粗大好几倍,余波都很强烈,所有人再次被逼退。

        而血球被震散成千万颗血珠洒落在坟冢四周,血红妖艳,不停的在地上滚动,活下来的人见到后兢兢战战    惊恐失色,闪到了墓殿最边缘,有人惊道:

        “为什么如此妖邪,快看!那几滴血珠合成了一颗了。”

        而坟冢天顶直接被紫色巨柱穿破,爆炸开去,上方的窟窿扩许多倍,直插苍穹,宏伟的墓殿不断的摇颤,巨石不停的掉落在岩浆内…。

        散落在各处的血珠非常迅重新汇聚在一起,渐渐地恢复成原来的血球形态,所有人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妖魔,是由一颗颗血珠子组成。

        神秘人在空中威风凛凛,黑袍长飘,化出数道巨型剑影向血球射去,血球上出现无数个窟窿,火红剑气直接从血球上穿了过去,那些窟窿又疯狂愈合在一起,剑龙如入水一般,没有丝毫波动,对它毫无作用。

        神秘人另一边妖祖道:“老麻雀,你还不出手,你是想让血魔重生,让到你们妖族一块遭殃吗?”

        妖祖听到神秘人总是“老麻雀”的叫自己,十分抓狂,虽然妖祖对神秘人仇视得很,却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听了神秘人的话,人与妖皆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刚才生死搏斗的两个绝世强者为何联手了,妖祖展开羽翼里漫天飞羽飞出攻击那个血球,血球飞快的跳跃。

        而最惊讶的是韩赟和王晓,还有另一侧的断月儿,皆非常震撼,韩赟道:

        “这不是我们在外面看到了那个血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