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新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恶霸

第七十二章:恶霸

        原始森林里,波涛如海,郁郁葱葱

        王晓从地上起身,在深林中终于打死两头豹子和一头野猪,正把猎物拖到一半,恍然一梦,拍打了一下脑袋,自语道:

        “我真笨,我不是有只手镯储物器呢,刚好派上用场。”

        王晓想到上次硬把一头老虎抗了回去,对自己有点无言,立即拿出手镯储物器起把猎物收了进去,向大道西边走去——

        王晓沿着大道向西走了十几里,终于到达老人口中所说的关隘小镇,此镇名为扬江镇,位于天斗星国西面,魏国的北面,月国的南面,是三国的接壤之处,还紧邻一些小国,具有“三不管地带”之称,是无恶不作的坏人聚集地。

        虽说是小镇,街上行人络绎不绝,杂货铺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帆樯林立,舟车络绎,好不热闹,最繁华的十字路口有很多家酒楼与客栈,风花雪月,一点都不比先前见过的城里差……

        王晓在小镇中转了一圈,把两头豹子卖给了一个屠户,手镯储物器中还留下一头野猪,是带回去分给大家,得到一些钱币后,在买了一些米面就回去了……

        刚到村寨口,寨门大开着,里面一片狼藉,从里面传出老弱妇孺无助的哭声,王晓心里一阵紧张,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那群马贼找到这里报复了,心顿时“咯噔”一下,快速冲了进去。

        只见好村里好几道门被砸坏,哭声遍处传来,地上还躺着一些人,脸上全是鲜血,一看就是被人殴打过,王晓心中非常沉重,想到最坏的一处,一下子冲到赵老伯家门前。

        只见老人花白的头发披散了下来,衣衫上沾满了灰尘,老人堆满皱纹的脸上出现一道道淤青,红肿了起来,苍老的容颜上流露出无助之色。

        星儿在一旁哭哭啼啼,很是伤心的用小衣袖为老人擦脸上的血迹。

        “晓哥哥…”

        见到王晓回来,星儿本来哭涸的双眼顿时重新滚落了出来,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见无力的坐在地上的赵老伯,又见如此可爱与懂事的星儿哭得这么伤心,王晓心里不是滋味,上前扶起老人,怒火中烧,道:

        “老伯,谁干的?是不是先前那群马贼找上门来了?我这就去端了他们的老巢!”

        王晓说着就要离去,赵老伯害怕他出事,一把将他拉住,道:

        “不是马贼,是镇上的恶霸来这里收‘税’,我们交不上,就被他们痛打一顿。”

        王晓扶起老人,牵着星儿走进饭馆里,既愤怒又不解问道:

        “交税?交什么税,老伯,你详细说给我听。

        赵老伯无力说道:“是他们自己规矩的,让我们每隔七天就要交一定的钱币和粮食给他们,交了就没事,不交的都要被他们毒打一顿,无奈我们自己都养不活,哪有钱交给他们啊…”

        星儿大眼通红,两行泪水不由自主掉落下来,哽咽道:

        “一群大坏蛋,抢了我们酒楼,还到这里来让我们交税…”

        “星儿不哭,晓哥哥不会让你们再受委屈,一定给你们出这口气。”

        王晓为星儿擦了一下眼泪,自己曾经说过,不能让他们吃苦,遭受别人的欺凌,见一老一小又被人欺负,想着心里就是一团火。

        “交税,交他妈的税,明显是来这里收取保护费,欺凌父老乡亲,村里都是老幼病残,这帮畜生怎么下得去手,小爷要让他们得不偿失,跪在这里跟大家认错……”

        王晓说把那把砍柴刀插在腰间,就要进去,见王晓这么冲动,深恐王晓做出什么事,急忙道:

        “孩子,你要去干嘛?”

        王晓现在心中怒火汹涌,回道:“去砍了这群狗niang养的。”

        王晓这一回答把赵老伯吓了一大跳,着急从凳子上起来拉住王晓,劝道:

        “孩子,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我看得出晓兄弟懂些修行,与寻常人不同。但是他们都是张家和陆家的人,在镇上都是有背景的家族,何况他们家族里还有人也在外修仙,我们惹不起的——”

        王晓听了两家族有修仙的人,顿时心里一沉,意识自己确实冲动了,差点莽撞,并不是怕那两个家族有修仙者,而且怕自己一个处理不当,反而会害了整个村寨的人,心里暗自道:

        “不能冲动,此事得从长计议一下,再找他们算账…”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到这样一个风烛残年的善良老人被人欺凌,再看到满身补丁的星儿,心疼无比,王晓心里很是愤怒,默默的在心里将这笔账记下,总有一天会替老人与星儿出气…

        ~~~~~~~~~~~~~~~~~~~~~~~~~~~~~~~~~~~~~~~~~~~~~~~

        王晓从手镯储存器里取出药草,用嘴嚼碎,在用热毛巾将嚼碎的药草包成一个药草,给老人敷了一下脸上的伤口,伤势才好转许多,将一老一小安慰下来,对赵老伯道:

        “老伯,我们这里还有一只野猪,还有这些米面,够我们吃上几天,我这就去弄好…”

        王晓说着掏出手镯储物器,将一头被自己打死的野猪放了出来,还有一小袋米面,然后掏出剩下的钱币放在老人满是摺皱的手中。

        刚丧子之痛得老人的手不停的颤抖,很是感激,想对王晓说很多话,而他不善言谈,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道:

        “这……”

        “老伯,如果你没把我当外人的话,就不用多说什么,收下就好…”

        “好好好!”

        最后野猪煮好了,赵老伯依然去邀请村寨的人吃野猪肉,顿时众人慢慢的好过一些,把王晓给他的钱币分成若干份,平分给大家。王晓见了,有些触动,这么善良的老人,竟然被人如此欺凌,心里揪心得很,更让他恨透那群恶霸。

        回想到星儿的话,同时心里有一丝不解,他们曾经有一座酒楼,似乎被别人夺去,王晓等众人散去后。问道:

        “老伯,听星儿提及过两次酒楼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老伯长叹一声,道:“我们曾经是有一处酒楼,是我父一辈留下的,自从我儿死后,留下我爷孙两人相依为命,酒楼便被别人占去…”

        “何人霸占?”

        老人无奈道:“是镇上的李家与陆家,他们见我们酒楼的生意太好,觉得抢了他们的买卖,他们自己不好动手,就请了我们之前遇到的那群马贼,如若我们不搬走,他们就不会放过我们祖孙两。”

        “他们光天化日之下抢酒楼,没人出来管这事吗?

        赵老伯叹气,道:“陆家与李家都是镇上有背景的大户,镇上虽有一些官兵,自顾不暇,没有人敢管,也没有一个人能管…”

        王晓想到扬江镇有‘三不管地带’之称,恶人聚集地,只留下这一老一小,无依无靠,生活在这种环境下,能猜想到被受欺负的一切,深深知道凡人有很多不幸之事,但是让他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等赵老伯儿子死后,才去霸占酒楼。

        王晓问了他,赵老伯就是闭嘴不言,怕王晓去招惹别人,连累到王晓自己,最终在王晓不停追问下,老人把星儿支了过去,回首往昔,一一说给王晓听……